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439 無量結界

劍廬洞府。
  陳汐正在低頭翻閱一塊玉簡,里邊記載著的就是軒轅破曉宣布那一道消息后所引發的各種傳聞。
  玉簡是阿秀送來的,此刻她便慵懶坐在旁邊。
  “居然還有人揣測你我結為了道侶?”
  陳汐放下手中玉簡,一臉古怪地看向阿秀。
  阿秀撇了撇瑩潤小嘴,隨口道:“猜測而已,難道你還想當真不成?”說著,她清眸流轉,俏生生瞥了陳汐一眼。
  那一轉眸間的風情,別有一番驚人的嫵媚味道。
  陳汐干咳一聲,連忙轉移話題:“不過這次還要多謝你了,說實話,能夠得到軒轅氏的全力幫助,大大出了我的意料。”
  “你不是還送給我爺爺一顆道果之靈么?他若再不表示表示,那可就太過分了。”阿秀漫不經心說道。
  “爺爺?”陳汐愕然,“原來軒轅破曉前輩是你爺爺?”
  阿秀沒好氣道:“整個仙界都知道,偏偏就你現在才明白,簡直是沒心沒肺。”
  陳汐有些汗顏,他的確沒怎么關注過阿秀的出身,也僅僅知道她是軒轅氏的小公主,至于她的父親、母親、祖父是誰,他可從沒去打探過。
  倒不是不關心對方,而是他感覺這完全沒必要,他和阿秀交好,可不是因為對方出身有多么顯赫。
  “不對。”忽然,陳汐又搖了搖頭。
  “什么不對?”阿秀挑眉道。
  “我去參加壽宴時,你已經告訴我軒轅氏會支持我,而那時我可還沒來得及送出那一顆道果之靈呢。”
  說到這,陳汐一臉認真地看著阿秀,“阿秀,我心中一直有個疑惑,你能否告訴我究竟為何要一直幫助我?”
  這個問題悶在陳汐心中太久了,并非是他懷疑阿秀別有企圖,而是自打他認識阿秀一來,她就一直在默默幫助自己,直至如今,更是令得整個軒轅氏成為自己的依仗,他若再裝糊涂下去,那何止是沒心沒肺,簡直就跟狼心狗肺沒什么區別。
  這一刻的陳汐,神情前所未有的認真,眸光湛湛,看得阿秀心中也禁不住一陣慌亂,不敢與之對視。
  阿秀低下頭,黛眉微蹙,精致靈秀的瑩白臉頰上一片掙扎之色,顯得很是猶豫。
  陳汐沒有著急,靜靜看著阿秀。
  氣氛一時有些沉寂。
  好半響,阿秀才一咬貝齒,抬起螓,沒好氣地瞪了陳汐一眼,氣鼓鼓道:“好吧,我告訴你總行了吧。”
  陳汐苦笑:“我不是在逼你,只是……你幫我太多了,再這樣下去,我以后只怕會寢食難安。”
  “什么寢食難安?我看你這家伙疑心病也太重了。”阿秀哼了一聲,旋即又咬了咬瑩潤的唇,最終輕嘆道,“其實……等你救出左丘雪阿姨時,就會明白一切的。”
  陳汐眼睛頓時瞪圓了,這一切難道還和自己母親有關?這可出乎了他的意料。
  “怎么說呢,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父親還不是軒轅氏之主,曾經和左丘雪阿姨一起在仙界闖蕩……”
  阿秀深吸一口氣,最終還是把一切娓娓道來,清脆悅耳的聲音在洞府中回蕩不休。
  原來阿秀的父親,也就是當今軒轅氏之主軒轅紹年輕時候,也曾是左丘雪的愛慕者之一,為了虜獲左丘雪的芳心,軒轅紹甚至離家出走,形影不離地跟隨在左丘雪身邊數百年之久。
  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左丘雪一直把軒轅紹當做兄長看待,軒轅紹也清楚這一點,不免有些黯然傷神,可依舊在苦苦挽留,可惜,輾轉多年之后,他依舊無法打動左丘雪芳心,徹底死心。
  不過軒轅紹倒也是個奇男子,歷經這一場情劫之后,徹底頓悟,不再癡戀左丘雪,而是把她當做了知心好友看待。
  直至后來,他更是和左丘雪商定,來日若彼此育有子女,當互結連理,締結姻緣,也算一樁喜緣。
  左丘雪自是答應了,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左丘雪依舊單身,而陳汐的父親陳靈鈞還沒有出現……
  得知這一切,陳汐驚得下巴差點掉地上:“這么說,你我之間還有可能是……指腹為婚的那種關系?”
  聽到指腹為婚四字,阿秀俏臉升起一抹紅霞,旋即就沒好氣道:“這是我父親和你母親達成的協議,關我什么事?”
  陳汐撓撓頭:“呃,我只是有些震驚而已,萬一咱倆都是男兒,或者都是女子,你說他們這協議會怎么辦?”
  阿秀顯然也在很早之前思考過這個問題,毫不猶豫答道:“自然是義結金蘭,充當好兄弟好姐妹了唄。”
  陳汐啞然:“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哼!你可別以為我傻乎乎地看上了你,要和你結為道侶。”
  阿秀驕傲地瞥了陳汐一眼,“當年我從父親那里得知此事的時候,心中就很是憤怒,我還沒出生呢,怎么就給我找了個道侶?于是我連夜離家出走,在叔祖的幫助下前往了人間界。”
  陳汐怔然道:“當時你該不會就是來找我了吧?”
  阿秀哼道:“那是當然,我當時可是一直在想,該用什么辦法把你狠狠修理一頓,讓你乖乖放棄這個念想,甚至我都已做出決定,真不行就把你殺人滅口了!”
  說到這,她惡狠狠瞪了陳汐一眼,旋即又禁不住噗嗤笑出聲來,笑得眼睛都彎了,“幸好當我見到你時,對你的印象還不錯,烹飪的菜肴也好吃,勉勉強強就沒有收拾你。”
  陳汐徹底無語,事情的前因后果居然會是這樣的!
  當然,他也知道阿秀開玩笑的成分居多,不過事實應該便是如此了,這也很好解釋了當年在人間界時,阿秀為何會一直在不遺余力地幫助自己。
  而如今軒轅氏又宣布支持自己,必然也有當今家主軒轅紹在其中出力,畢竟按照阿秀所言,軒轅紹也算是和自己母親左丘雪有著一段深厚友誼了。
  意識到這一點,陳汐忽然有些佩服自己那位未曾謀面的老爹了,自己母親當年可是上古世家左丘氏的繼承人,天之驕女般的存在,連軒轅紹這等蓋世人物都沒能虜獲她的芳心,而自己老爹身為一個人間界小家族出身的修士,居然能贏得母親的芳心,這等手腕著實了得啊。
  見陳汐唇角微微上翹,阿秀似一下子看穿他心中所想一般,不禁哼道:“你是不是認為我父親不如你父親?”
  陳汐一怔,苦笑道:“這有什么好比較的嗎?”
  阿秀撇了撇小嘴:“別以為你父親是人間界一個小修士,按照我父親所說,你父親來歷可很不簡單,否則他才不會眼睜睜看著你父親把左丘雪阿姨拐走呢。”
  陳汐心中一凜,軒轅紹可是軒轅氏當今家主,他居然說自己父親陳靈鈞的來歷不簡單?這是什么意思?
  不經意地,他又想起了這些年自己所聽聞過的有關父親陳靈鈞的消息。
  他記得九華劍派掌教凌空子曾言,當年玄寰域中曾召開一場妙華盛會,匯聚了當時各大大勢力中最頂尖的人物參與,由當時的羽化圣地掌教妙云機帶隊,一起前往北冥海上,目的便是為了謀取一件圣物星辰洞府。
  后來,星辰洞府被陳汐母親左丘雪獲得,妙云機等人本欲聯手搶奪,卻被左丘雪一一擊敗,最后還是陳汐父親陳靈鈞出面,放過了妙云機等人。
  也正因為這一場恩怨,讓妙云機等一眾玄寰域大人物欠下了陳靈鈞一個人情,也正因如此,才有了后來陳靈鈞在羽化圣地等大人物的幫助下從一處秘境進入仙界的事情。(詳細見748章)
  當時陳汐對父親的印象并不清晰,僅僅認為父親陳靈鈞實力之所以能夠如此強大,大致離不開母親左丘雪的幫助。
  再后來,陳汐見到了白婉晴,從白婉晴口中他又了解到更多當年的往事,不過白婉晴對陳靈鈞的了解也并不多,只是讓陳汐明白了一點,他父親陳靈鈞實力比他所預料的還要更強大。
  直至進入仙界,他才從靈白口中得知,原來父親陳靈鈞在抵達仙界之后,早已進入了鴻蒙遺地,且令得踏天大圣都聽說了不少有關父親陳靈鈞的傳聞。
  可惜,當陳汐抵達鴻蒙遺地時,再次和父親失之交臂,而所得到的線索也極其有限,但是從那時起他就隱約明白,自己的父親絕對不簡單了,可這一切終究無法得到印證。
  而此時,當從阿秀口中得知,父親陳靈鈞甚至讓當今軒轅氏家主軒轅紹都認為他不簡單,陳汐非但沒有什么豁然開朗的感覺,反而愈迷惘了。
  父親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
  若他只是一個尋常的人間界小修士,又怎可能虜獲母親左丘雪的芳心?怎可能進入鴻蒙遺地?又怎可能令軒轅紹都認為他很不簡單?
  “其實你大可不必想這么多,等你救出左丘雪阿姨時,或許就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了。”阿秀在一旁開口道。
  陳汐頓時從沉思中清醒,旋即便點頭堅定道:“你說的不錯,我肯定會把母親從鳶尾仙獄中救出來的,很快!”
  ——
  ps:有童鞋反應這幾天的情節有些平淡,嗯,以前是挖坑,現在是埋坑,免不了牽扯到以往的一些恩怨舊事,不過很快就沒了,因為馬上就是復仇左丘氏的章節了,恩怨解決之后,陳汐的大道之路注定會更精彩~
  第二章1o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