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440 五衰之氣

轟隆隆!
  鄧塵、飛靈兩位老祖甫一出動,就運轉最強一擊,神威浩瀚,崩碎十方風云。
  與此同時,掌教溫華庭也是猛地出動,不過卻是帶著其他一眾長老猛地撕裂虛空,朝山門深處暴掠而去。
  “不知死活!”
  面對鄧塵、飛靈兩位老祖的夾擊,冰釋天臉色一寒,眸中暴戾之氣大盛,猛地縱身而出,腳踏罡斗,指天打地,兩掌狠狠一震,仙罡震天滅地,撕割陰陽,可怖無比。
  砰!砰!
  鄧塵被一擊按在胸膛,七竅流血,整個人如破爛沙包似的墜落地面,而飛靈更為凄慘,硬生生被冰釋天震碎全身骨骼,整個人差點當場被殺。
  不過即便如此,飛靈已瀕臨重傷垂死的邊緣。
  幾乎是剎那間,勝負立分!
  這鄧塵、飛靈老祖坐鎮九華劍派不知多少歲月,放眼整個玄寰域,都是屬于那種佇足金字塔巔峰的存在。
  可玄寰域終究是玄寰域,是人間界的一部分,面對來自至高道統太上教的冰釋天,根本就不夠看的。
  那種差距,就好像病貓和猛虎的區別,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所以說鄧塵二人的失敗也在情理之中。
  “兩條老狗!還欲要殺身成仁,為其他人贏得一絲生機,本座偏偏不讓你們如愿!本座要讓你們親眼看著,敢違逆本座的,究竟會落得怎樣一個下場!”
  冰釋天冷哼,清秀的臉頰上霸道睥睨,一把就抓住重傷垂死的鄧塵和飛靈,而后身影一閃,就憑空朝九華劍派山門深處掠去。
  他剛才自然注意到溫華庭等人逃跑的一幕,可他并不在乎,現如今整個九華劍派都在他的氣機鎖定中,他們就是想逃都斷無可能!
  轟隆隆!
  冰釋天步伐不疾不徐,像老練的獵人,只不過隨著他一步步進入九華劍派中,沿途所過,一座座山峰崩塌、各種古老建筑崩碎、那些還來不及逃竄的珍奇異獸、皆都無一幸免,還來不及發出慘嚎,就被鎮殺當場。
  迎賓大殿。
  真傳五峰。
  宗門大殿。
  道藏山峰。
  ……
  九華劍派偌大的基業、就在冰釋天舉手投足之間,分崩離析,破損傾塌,原本如仙境似的修道圣地,卻已化作了滿目瘡痍,處處皆廢墟。
  “冰-釋-天-你不得好死!”
  鄧塵和風霆兩位老古董重傷垂死,被冰釋天控制在身邊,眼睜睜看見了這樣一幕,直氣得目眥欲裂、眼角淌血,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壓而出,投出無盡的憤怒。
  在他們心中,九華劍派儼然如同自己的一部分,而今卻被冰釋天一路摧垮,如何不讓人憤怒?
  對于此,冰釋天輕笑不已:“當年,陳汐不也是如此對待我天衍道宗的?要怪只能怪你們和陳汐沾染上了關系,活該受到牽累。”
  說話時,他身影倏然徑直,目光如冷電似的望向了一處建筑,撫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道:“那里就是你們九華劍派的血魂劍洞吧?聽聞這劍洞攻擊九十九層,乃是由混沌神蓮的一部分遺骸所化,神秘莫測,也不知是真是假。”
  鄧塵和風霆聞言,皆都色變,萬沒想到冰釋天竟會得知此事了。
  “他們……現在都藏在其下吧?”
  冰釋天瞥了兩人一眼,就笑了出來,笑容卻是冰冷肅殺一片,“好心讓你們投降,你們偏偏不愿,看來,也只好把你們全都送上路了。”
  轟!
  說話時,他探出手臂,遙遙隔空一按,那一處古老建筑轟然崩塌,露出一道秘境入口,被一層禁制所籠罩。
  那赫然是血魂劍洞的入口。
  “你敢!”
  鄧塵和飛靈憤怒咆哮,臉頰猙獰。
  “呵呵,本座為什么不敢?就是如今陳汐從仙界返回,本座也照殺不誤!”
  冰釋天唇角泛起一抹濃濃的不屑,他能感覺到,心中那壓抑許久的仇怨、憤恨正在宣泄,可這遠遠還不夠!
  他要徹底把九華劍派抹除了!如此方才能一解心頭之恨!
  “你們兩條老狗好好看著,本座究竟敢不敢滅了你們九華劍派!”冰釋天驀地一聲仰天大笑,隨手祭出一柄仙劍,紫光蒸騰,彌漫無量神威。
  唰!
  他隨手一揮,一抹滔天紫色劍氣挾帶可怖災厄之力劈斬而下,恰似紫色銀河倒卷,齏粉虛空,斬斷陰陽,聲勢駭人無比。
  血魂劍洞中,掌教溫華庭等一眾高層剎那間臉色變幻,目露絕望,這一擊太盛,只怕要將血魂劍洞徹底毀掉啊!
  “冰!釋!天!”
  便在這十萬火急的一剎那,一道冰冷徹骨的聲音倏然響徹天地,伴隨聲音,一道峻拔身影倏然憑空出現,隨手一抓,就將那一道紫色劍氣寸寸捏爆,化作齏粉。
  這人一襲青衫,清俊的面龐上籠罩著無盡冰冷殺機,赫然是陳汐!
  “陳汐!”
  血魂劍洞之下,當看見陳汐那熟悉的身影出現,原本處于絕望中的溫華庭等人猛地精神一振,皆都激動無比。
  “陳汐長老回來了!”
  “老天,這下我們總算有救了!”
  不止是溫華庭他們,就連早早躲藏在血魂劍洞中的一眾九華弟子也看見了陳汐,皆都發出歡呼,亢奮無比。
  他們之前突遭大劫,內心著實惶恐到了極致,而陳汐的出現,不亞于撕裂黑暗的一道曙光,讓他們重新看到了希望。
  “不要太過樂觀,想當年陳汐所斬殺的只不過是冰釋天的一具分身,如今情況交之當年可有些不同了。”
  風霆老祖冷靜之后,不禁皺眉出聲。
  溫華庭等一種高層大人物聞言,心中也都是咯噔一聲,是啊,當年的冰釋天已經是仙界中的翹楚人物,而陳汐才剛進入仙界數百年時間而已,此次重臨人間界,又是否會是冰釋天的對手?
  這一切,都還不好說啊!
  一時之間,氣氛反而有些沉悶下來,不少長老皆甚至禁不住為陳汐擔憂起來。
  ……
  說時遲,那時快,從陳汐出現,到捏碎那一抹劍氣也僅僅不過剎那時間而已,當溫華庭他們認出陳汐時,冰釋天同樣也注意到了陳汐。
  “陳汐!”
  冰釋天看著這個令他仇恨數百年歲月的對手忽然出現,心中也是猛地咯噔一聲,他可不是溫華庭他們,不清楚陳汐在仙界的威名。
  相反,陳汐在仙界中所做出的一件件轟動天下的事跡,他都清楚無比,明白若是擱在仙界中,自己只怕根本不是其對手了。
  可現在……
  這可是人間界!
  他冰釋天手持中央紫蘅仙帝頒下的仙界符詔而降臨,而陳汐呢?只怕是使用某種禁忌秘法私自下界的!
  并且他已經注意到,陳汐如今所擁有的氣息,和自己一樣同樣僅此于大羅金仙層次,如此一來,他冰釋天又有何懼?
  一想到這,冰釋天猛地精神一振,眼神暴戾無比,好像抓捕到了獵物。
  “哈哈哈,沒想到,你這該死的東西竟會送上門來,誠然,你在仙界中號稱絕世人物,深受道皇學院一眾老古董器重,可不湊巧的是,這里是人間界!任憑你在仙界有若大威能,在人間界也得受天道之力限制!”
  冰釋天負手而立,身上衣衫飄飄,鎮定自若。
  “你不也一樣?”
  陳汐眸光如電冰冷,遙遙鎖定冰釋天,聲音中殺機四溢。
  之前,他一路上看見了那破損的護山大禁、傾塌的山門、塌陷的一座座真傳山峰、宮殿、道場……
  剛開始他還以為是有域外異族大軍來犯,哪會想到,這一切竟是冰釋天所為?
  一看到這家伙,陳汐就禁不住想起以往的種種仇怨,再目睹這被破壞的滿目瘡痍的景象,讓得他徹底動了真怒,已下定決心,這次無論如何也要滅了這混賬!
  “你說錯了,今日之相遇,可和以往皆都不一樣!”
  冰釋天慢條斯理開口,說著他目光一瞥,看了看身邊被他控制的鄧塵和飛靈,“你看,他們可在我手中,你會眼睜睜看著他們死在我手中嗎?”
  說到最后,他已禁不住冷笑出聲,威脅十足。
  這正是令陳汐投鼠忌器的地方,若非如此,他哪會耐著性子跟冰釋天聊天,直接一上來就動手了。
  “卑鄙!”
  “這該死的東西,沒想到竟如此無恥!”
  溫華庭他們也都目睹到這一幕,皆都禁不住暴怒出聲,憤恨之極。
  而陳汐,則沉默了!
  他在壓制自己心中的殺機和仇恨,直至許久,才面無表情說道:“放了他們,我讓你安然離開。”
  “哈哈哈,到了這時候,你居然還如此大言不慚!”
  冰釋天想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忍不住大笑出聲,好半響才收斂笑容,悠悠說道,“陳汐,別癡心妄想了,若想他們活命也可以,你現在就給我跪下,哀求我放過他們,或許會打動我的惻隱之心,隨手就把他們放了。”
  跪下?
  一聽到這個帶著濃濃羞辱味道的字眼,陳汐心中的殺機又差點控制不住,目光一時冰冷到了極致。
  見此,冰釋天心中愈發暢快,嘴上卻是猛地厲聲大喝:“怎么,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他們死掉?趕緊給本座跪下!否則十息之內,本座必殺此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