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442 重掌劍箓

感謝兄弟“月好雨”的打賞捧場支持~
  ——
  又是一天過去,夏盡秋來,木葉蕭蕭,天地一片凋零。
  陳汐依舊在前行,不知困頓疲乏,心性放任自流,直至走過秋季,迎來寒冬,他終于佇足。
  再回首,剎那間,眼前景象完全變幻。
  依舊是那一片桃花林,灼灼綻放,草木葳蕤,陽春熏風欲要醉人,是春季。
  而陳汐所站立之地,赫然是他剛踏入“時之境”的地方,放眼望去,春景如畫,一如之前所見。
  “一路前行,歲月延展于無垠,驀然回首,光景回溯于當初……時間之變幻,果然最讓人難以琢磨。”
  陳汐怔怔許久,視野的景象忽然發生了變化,春、夏、秋、冬四季的景象不斷變化,不斷交疊。
  這種變化,處在永夜和白晝之間,體現在山水風景的變遷,或生機盎然,或蓬勃如盛,或蕭瑟凋零,或死寂荒蕪……
  那桃花的綻放、那夏荷的盛開、那秋葉的剝落、那冬木的枯萎……皆都充盈著一股時間的痕跡。
  古有“剎那芳華逝,彈指紅顏老”的說法。
  而此刻,在陳汐心,四季交替、晝夜輪轉、萬物枯榮……乃至于歲月滄桑、青史變遷統統在這一剎那,涌上了心頭。
  再然后,他開始閉目凝思,釋放心神,在這一剎那所感受到的變化翱翔,去感受其所充盈的一股無形時間之痕跡。
  時間在哪里?
  它無處不在!
  生老病死、萬物變遷、枯榮交疊……萬事萬物莫不蘊含時間之痕跡。
  故此,時間無需捕捉,陳汐便可以感受到,但意識卻無法企及,從而無法將其領悟得到。
  不過陳汐并不著急,悟道,貴在一個悟字。
  心存于吾,吾心所感,便是“悟”。
  通俗而言,悟道,本就是心對道的感知,心有所感,道歸于吾,這就是悟。
  漸漸地,陳汐道心歸于沉寂,心凝形釋,空明澄靜,全身心沉浸在對那一縷縷時間之力的求索。
  這天,這地,這周圍的一切都仿佛靜止下來。
  同樣,這天地一切都已被陳汐忘記,甚至忘了時間,忘了自我。
  就是在這種奇妙的境地,他整個人忽然像墜入一道無盡的時間深淵,所有的意識、力量、乃至于精氣神、生命……全部都在快速流逝!
  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驚采絕艷之輩在參悟時間之力時一無所獲,卻一夕白頭,身化劫燼。
  原因就在于,時間乃是天道至高之力,一旦碰觸,若無法參悟得到,便會遭受時間之力的反噬,風險極大。
  這一切陳汐早在感知到那一道道時間痕跡的時候便徹底明悟到,只不過如今他已無法回頭。
  擺在他面前的,是一道無盡時間深淵,若能悟到,大道可成,若悟不到,壽元和生命注定將在時間深淵流逝……
  換而言之,這一刻的陳汐已碰觸到時間之力的門檻,而領悟,才剛剛開始!
  ……
  時之境外。
  灰衣白發的華劍空沉默而立,一對眸子卻深邃明亮之極,似能窺伺到“時之境”的一切。
  當陳汐開始碰觸到時間之力的那一剎那,他眼眸猛地微微瞇起來,神芒爆綻,“好驚人的悟性!”
  但旋即,華劍空心卻也禁不住微微緊張起來。
  像他這等層次的存在,早已掌控時間之力,自是清楚陳汐對時間之力的參悟才剛剛開始,而這個過程必然兇險無比。
  因為那是時間的力量!
  剎那之間,便可以令人由盛轉衰,壽元枯竭,灰飛煙滅,也可以在剎那之間,令人回歸從前,失去如今所擁有的一切!
  換而言之,時間的恐怖便在于,無垠延展時,足可以耗盡仙人壽元,回溯過往時,則可以把一位至高強者回歸到幼兒狀態!
  這兩種恐怖的威能,又被叫做“時之無垠”和“時之回溯”。
  像仙王境存在,一念之間,就能把一個人的壽元在剎那間耗盡,也可以讓一個人“返老還童”,不過如此一來,所擁有的力量、修為也將被剝奪,宛如讓一位強者回歸到了大道之路的原讀!
  有此便可以知道,時間之力有何等之可怖。
  不過,若是兩位仙王境對抗,因為彼此都掌控時間之力,反倒不會出現那等凄慘的下場了。
  “的確了不得,才只數天功夫而已,便已觸碰到了時間之力的門檻。”
  就在華劍空心微微緊張之際,一道溫和的聲音忽然在耳畔響起,他霍然扭頭,就看見不知何時,道皇學院院長孟星河已立在身邊。
  “師尊。”
  華劍空抱拳行禮。
  孟星河一如往常,面容如青年般年輕,眼眸卻涌動著歲月滄桑的氣息,整個人宛如一片無垠星空,隨意立在那里,就讓人禁不住心生仰望之意。
  “劍空,你說陳汐需要多少年才能參悟得到時間之力?”孟星河含笑問道。
  華劍空想了想,道:“說不準。”
  他的確不敢妄加揣測,原因就在于通過這些年的認知,在他心完全無法用常理去衡量陳汐了。
  這家伙太妖孽,所作所為無不出人意料,在這等情況下,華劍空又哪敢再去推演揣測了。
  孟星河笑了笑,似是很理解華劍空的心思,道:“我本打算等他徹底掌控道皇傳承之后,再與之相見一面的,可惜,時不與我,不得不提前做一些準備了。”
  華劍空心一凜,時不與我?難道這三界又有什么大事發生?
  孟星河卻是沒有對此多說什么,只是囑咐道:“百年之內,無論陳汐能否晉級半步仙王層次,務必帶他來見我一面。”
  說罷,他轉身而去。
  華劍空卻是怔在那里,百年時間?為什么要如此做?莫非百年之后,三界大劫就要提前爆發了?
  一想到這,他眼眸禁不住瞇了起來。
  ……
  時之境。
  無形的時間之力將陳汐籠罩,他的生命、壽元仿似在這一刻流逝了千年歲月。
  他的長發垂落地面,不斷瘋狂滋長,面容也漸趨成熟,有了些飽經風霜的味道,身為一名圣仙,他的模樣可永葆年輕,但在壽元的急劇流逝下,卻根本無法掩飾。
  他的頭發開始由黑變灰,再有灰白……
  他的肌膚上,開始烙印出一道道歲月的溝壑細紋,面容已趨于滄桑。
  這一切都因為,在那一剎那,時間之力正在他身心內外流竄,以一種恐怖無比的速度在流逝他的壽元、生命。
  仙人號稱壽與天齊,可終究不是永恒存在,同樣有其極限,雖然陳汐修行至今還不足千年歲月,但憑借他那圣仙境的修為,壽元之綿長足可以讓他無憂無慮延存數十上百萬年光陰。
  可如果按照他現在這種壽元流逝速度算計,只怕不出百年,他的壽元就會被徹底透支,枯竭而亡!
  這就是時間之力的可怖之處了。
  如果陳汐無法領悟出其奧妙,那么他的修行之路只怕也就將止步于此。
  不過陳汐卻恍若未覺。
  時間的力量在涌動,白發飄零,容顏滄桑,宛如一座在風被侵蝕的雕塑,靜坐著,沉默著,卻無法阻擋歲月的打磨。
  就這樣足足過去二十年歲月。
  二十年,對于尋常仙人而言,也不過須臾彈指的功夫,但對正在參悟時間之力的陳汐而言,卻讓他的壽元流逝了將近一半!
  此刻的他,白發如霜雪,容顏依舊清俊,卻已籠罩上一抹厚厚的成熟滄桑氣息,如果此刻有熟悉陳汐的人在,只怕都不敢相信這一幕了。
  可對陳汐而言,哪怕二十年過去,他仿若依舊渾然不覺自身變化,沉默著,靜悟著。
  “二十年了,怎會一讀動靜也沒有?”
  時之境外,華劍空皺眉,想當年他參悟時間法則時,也只耗費了十年歲月,便領悟出了一股時間之力“時之疊嶂”。
  雖說這“時之疊嶂”只是時間至高大道的一個分支,就像云浮生所掌控的“時之流影”一樣,并非是完整的時間大道,可終究已算是踏入時間大道的門檻了。
  而陳汐居然耗費二十年歲月,直至此時也一無動靜,這讓華劍空不禁心生一絲不妙的感覺。
  要知道在他的認知,陳汐可是個妖孽般的絕世人物,可現在偏偏卻在領悟時間之力上似乎遇到了難題,毫無進展,這不得不讓華劍空擔心。
  “莫非是他有些操之過急了?”
  華劍空眉頭皺的愈發厲害,他倒是清楚,陳汐才剛晉級圣仙境數年時間,而在參悟時間之力前,陳汐才剛剛開辟出屬于他自己的圣道法則。
  若換做尋常圣仙境之輩,只怕根本不會如此急切地向半步仙王境發起沖鋒,可偏偏陳汐便如此做了。
  如今細細想來,華劍空也不得不懷疑,陳汐如此迫切去參悟時間之力究竟是對是錯了。
  “嗯?”
  便在此時,華劍空眼眸驀地一縮,赫然感知到,時之境的陳汐身上,忽然籠罩上一股無形的時光漩渦!
  那漩渦無形,卻充盈時光之奧妙,旋轉之間,變幻出瑰麗如琉璃般剔透的光澤,那是時間的痕跡,如有實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