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44 高歌猛進


  第二更!拜求收藏!還差320枚收藏就破2000了,懇請大家收藏一下,助俺一臂之力。
  ——
  “那三個家伙是誰!好殘忍的手段!”
  “好像不是龍淵城各大勢力的子弟,莫非是外來修士?”
  “好毒辣,招招斃命,這三人修為如此之高,怎會從來都沒聽說過他們的名字?”
  “是啊,浮屠試煉塔,本就是試煉所用,可不是殺人游戲,這三人太狠了!”
  浮屠試練塔外,喧嘩一片,幾乎所有人都被畫面中一幕幕的血腥場面驚住了,在以往的潛龍榜大比中,何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試煉而已,技不如人,捏爆傳送玉符就行了,這三人卻是卑鄙狠辣,偷襲刺殺,招招斃命,竟是沒有留活口的打算!
  寶塔內翡冷翠和邱冷的戰斗,幾乎吸引了近五百名修士前往觀戰,而此刻,在那三人的偷襲下,只盞茶時間便已死去六十多人,并且這個數字還在上漲之中,若是繼續下去,那些觀戰的修士豈非要被一網打盡?
  面對這種變故,連玉臺上各家宗主也坐不住了。
  “諸位道兄,你們可認出這三人是何來歷?”流云劍宗掌教凌空子面色凝重道。
  “看不出來。”
  “不知。”
  “古怪,這三人的身法簡直是見所未見,也不知是傳自何門何派。”
  其他各家宗主皆神色陰沉凝重,搖頭不已。
  那三人偷襲刺殺的修士中,大多數都來自他們各自的門下,并且能進入寶塔第二層四象境,資質和天賦已經是極為不俗,這樣的弟子,每死掉一個,對他們而言就是一筆慘重的損失。
  “這三人既然不是咱們龍淵城各大勢力的子弟,必然是來自其他地方的外來修士,而外來修士想要參加潛龍榜大比,就必須在楚魂衛報名,領取令牌。”
  凌空子扭頭對身后的一名燕頜虎目的中年說道,“清川,去楚魂衛查一查,必須查出這三人的來歷,然后匯報于我。”
  “遵命。”名叫清川的中年知道事態緊急,當即領命而去。
  “凌道友,這浮屠試煉塔內只能出,不能進,若任由這三人這么下去,咱們各家門下的弟子豈非要被屠戮一空?”瓊華宗宗主星韻夫人面若寒霜道。
  “唉,為今之計,也只能希望寶塔內的子弟能驚醒古來,發現這三人,保存自身性命了。”凌空子搖頭嘆息道。
  浮屠試練塔本就是一件傳說中的仙器,雖已破損,但以他們的能力,也只能每十年打開其大門一次,令門下弟子進入其中進行試煉,而此刻,想要再打開寶塔大門,根本就不可能了。
  “快看!那里也有三個家伙,在對其他修士進行刺殺!啊,那邊也有!”便在這時,人群中響起一聲驚呼。
  然后眾人就看到,在整個寶塔四象境內,還有著另外兩批人,在悄無聲息地對各大勢力的子弟進行殺戮。這兩批人都是三人一組,所施展的身份跟之前所看見的那三人,如出一轍。很顯然,這總計九人的陌生修士都是一伙的!
  此刻在寶塔內試煉的各家子弟,已經有許多人察覺出不妥,紛紛停下手中戰斗,開始聯手一起,與那些猶如幽靈般突然出現的陌生修士戰斗。
  不過令所有人驚詫的是,這九個身法古怪的修士,實力竟是強大之極,每一個都幾乎不弱于翡冷翠,起碼都有著紫府八重左右的修為,并且手中的武器皆是清一色的黃階極品法寶,雖然是三人一組,但戰斗力之強,依舊殺的其他弟子潰不成軍,最終無奈地捏爆傳送玉符,逃出了寶塔。
  這九個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在場所有人心中都是沉重無比,原本盛況空前的潛龍榜大比,也似乎被抹上了一層陰霾。
  ——
  ——
  陳汐渾然沒有注意到,四象境內正在進行著一場詭異無比的變化。他此刻正立在一座金色的萬丈金山上,眼眸灼熱地盯著身前這塊金光刺目之極的金屬。
  他來到這白虎之地后,就察覺到一絲庚金之氣,循著氣息奔來,就看到了一塊渾圓如球的巨大巖石。
  這塊巖石跟他之前所見到的那棵光禿禿的百丈大樹一樣,水火不侵,飛劍難傷,堅硬無比。不過陳汐早有方法,喚出白魁,咔嚓咔嚓就把這巨大巖石啃得一干二凈,露出最核心處的一塊金屬。
  這塊金屬散發著濃郁庚金之氣,它通體金色,棱角分明,就像一柄巴掌大小的璞玉,所散發出的金色光芒,如刀如劍,竟割得陳汐皮膚隱隱作痛,要知道,他如今的身軀早已被淬煉得堅硬無比,堪比法寶,卻依舊感到渾身如針扎一般,由此可見,這金光究竟有多鋒利了。
  “好濃郁的庚金之氣,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塊金屬跟那株溢散乙木之氣的小樹苗一樣,都是了不得的罕見珍寶啊!”
  陳汐心中贊嘆連連,并且他注意到,這塊金屬下方,赫然也有著一層混沌息壤,似乎這塊金屬也是由混沌息壤孕育而出的寶貝。
  “青龍之地、白虎之地都證明存在這種寶貝,那么朱雀之地、玄武之地肯定也同樣級別的寶貝了……”
  一邊想著,陳汐一邊伸手朝那混沌息壤抓去,熟悉的一幕再次出現,混沌息壤連同這塊金屬再次被巫力卷入體內,涌現在背脊上的巫紋內。
  戍土巫紋內原本就有著一塊混沌息壤,兩相融合,體積瞬間暴漲了一倍不止,而在庚金巫紋內,一塊金光耀眼的金屬漂浮不定,并且庚金巫紋與戍土巫紋之間,也是貫通了一股聯系。
  此刻,在陳汐背脊上,三個巫紋并排出現。
  中間是戍土巫紋,其內漂浮著一塊晦澀黑灰的混沌息壤。
  左邊是乙木巫紋,其內是一株青翠欲滴的小樹苗。
  右邊是庚金巫紋,其內則是一塊金光璀璨的金屬。
  三個巫紋之間,以混沌息壤為軸,貫通了一絲聯系,宛如貫通了一座五行虹橋。混沌息壤中溢散出的古老磅礴氣息,分別涌入青翠欲滴的小樹苗和金光璀璨的金屬內,而后轉化出精純的乙木之氣和庚金之氣,涌入陳汐的血肉之內,化為滾滾浩蕩的巫力。
  轟!
  渾厚的庚金之氣甫一化作巫力,就像一把把鋒利的小刀,在陳汐的血肉、皮膜、筋骨之間沖刷著,一遍遍剔除其內隱藏極深的雜質、污垢,只幾個呼吸之間,陳汐就感覺渾身輕了幾兩,血肉臟腑干凈透徹,筋骨穴竅雪白如晶,仿似還散發著一絲濛濛金光,宛如鍍上了一層柔韌之極的金色的膜,顯得神圣無比。
  又是幾個呼吸之后,陳汐渾身一顫,整個身軀內猛地發出轟鳴雷暴之聲,而在其背脊上,戍土巫紋的下方,則再次多出一個巫紋,紋路暴烈張揚,肆意乖張,正是丙火巫紋。
  這一刻,陳汐竟是再次進階,達到了煉體紫府四重,丙火之境!
  “一天內兩次進階,還都沒怎么修煉,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陳汐感覺自己就像被天上掉下的餡餅砸中了,砸暈了,心中反而擔心這一切都是幻覺,感到不真實……
  呼!
  陳汐深呼吸一口,握了握拳頭,感覺一股從未有過的強大力量感涌遍全身,仿佛一拳就能齏粉一座大山。
  當然,這是一種錯覺,不過陳汐如今的力量,比之一天前暴漲了數倍之多,若是換做現在與蘇家的一百多名子弟戰斗,他完全有信心滅掉所有人!
  暈暈乎乎的陳汐沒有再停留,馬不停蹄地朝朱雀之地奔去,毫無例外的,他再次獲得一枚拳頭大小,通體如菱形,溢散著丙火之氣的火晶,以及一塊混沌息壤。
  他的實力,再次飆升一個境界,達到煉體紫府五重——壬水之境!
  并且歷經丙火巫力的淬煉拷打,陳汐的身軀再次強大了許多,簡直就像在火爐內千錘百煉過的兵刃,完美無缺。
  再然后就是玄武之地。
  當獲得到最后一顆涌散出壬水之氣的水珠和混沌息壤時,陳汐反而沒有了震驚,或者已經麻木了。
  此刻,在他的背脊上,中間是戍土巫紋,左右是乙木巫紋,庚金巫紋,上下是壬水巫紋和丙火巫紋。五個巫紋內皆有著一件罕見之極的珍寶,以混沌息壤為核心,聯系在一起,遙相呼應。
  并且陳汐注意到,戍土、乙木、庚金、壬水、丙火五個巫紋之間,所形成了循序往返的聯系,就像五行相生相克一樣,相互補益,相互促進,周而復始,渾然天成,那玄妙神秘的聯系,宛如天地之間永恒長存的無上法則一樣,透著一股令人敬畏的神秘氣息。
  而他體內的巫力,以星煞之力為本源,又融合了戍土、乙木、庚金、壬水、丙火五種屬性,變得愈發蒼涼、浩瀚、神秘、古老,猶如那荒古以前的天生神魔之力,威力無窮。
  神魔煉體流,本就是脫胎于荒古時期的天生神魔中,那些強大的神魔天生擁有著恐怖之極的巫力,焚江煮海,叱咤宙宇,睥睨天下。
  如今的陳汐,無疑已擁有了與荒古神魔一樣的潛質,只要在煉體道路上勤修不綴,終有一日照樣可以成長為荒古神魔般的恐怖存在。
  “這次能夠在一日內連續突破三個境界,白魁這小家伙功不可沒,怪不得季禺前輩說貔貅乃是天下一等一的瑞獸,能夠蘊積氣運,如此算來,我今日所經歷的一切際遇,跟白魁也是分不開的啊。”
  直至這一刻,陳汐才深刻體會到白魁存在的價值,以前他只把這小家伙當做了耗費自己法寶的吃貨看待,如今可再不敢這么認為了。
  并且今日若沒有白魁一口一口吃掉那些水火不侵飛劍難傷的樹根、巖石……他也只能入寶山而空手而歸,根本不可能擁有這么多的機遇。
  “也不知此刻四象境內的戰斗如何了,弟弟和杜清溪他們又能否堅持到進入寶塔第三層”
  陳汐想了想,終究放心不下,當即站起身子,朝青龍之地的青碧森林中飛掠而去。
  ——
  PS:上一章出現的名叫蒼木的修士,為了行文需要,已經修改為“鐘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