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444 各方行動

太上境。
  那一座熔漿四溢,火光沖霄的萬丈山峰上,燧人廷盤膝而坐,宛如一尊火中神祗般,儀態威嚴至高。
  “一只小螻蟻而已,卻折損了兩位半步仙王和教中的一位侍道門徒,魏刑,你讓本座很失望。”
  燧人廷開口,聲音平淡,不含一絲感情波動。
  在那火山之前,那被左丘峰稱作“魏先生”的魏刑心中一震,額頭汗漬彌漫,連忙躬身道:“啟稟燧人老祖,那陳汐降臨人間界,實力定然超不過大羅金仙境,這次計劃之所以失敗,或許是這陳汐背后有高人出手,否則以左丘氏兩位半步仙王的手段,定然不會死在他手中了。”
  “高人相助?”燧人廷霍然睜開眼眸,冷電激射,漠然道,“這就是你給本座的解釋?”
  “弟子知罪,請老祖責罰!”魏刑噗通一聲跪倒,心中愈發惶恐,噤若寒蟬,不敢再為自己辯解。
  他只是一個侍道門徒而已,燧人廷若是對他心生不滿,隨手都能滅了他,根本不帶商量的。
  其實他心中也頗為委屈,誰曾想到在人間界中,連兩位半步仙王都會遭遇不測?這不怪他的計劃有紕漏,只怪那名叫陳汐的小東西太古怪!
  “那小東西身上攜帶道厄之劍、河圖碎片、又和神衍山大有關聯,的確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燧人廷沉默半響,方才漠然開口道。
  不過,還不等他多說,一道宏大的聲音倏然在這片天地中響徹——“燧人師兄,速速前來碧靈宮,教主有事相囑!”
  “有勞畢荀師弟相告。”
  燧人廷猛地起身,遙遙朝著極遠處的虛空一抱拳,這才朝那魏先生道:“你暫且在此等候,本座去去便回。”
  魏刑連忙躬身行禮,直至燧人廷的身影消失不見,他這才長松一口氣,暗自思忖,教主召喚,又是為了何事?
  ……
  “百年之內,不得再踏入三界一步……”
  一炷香后,燧人廷返回,只不過他雙眉緊皺,明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之前他抵達碧靈宮時,并未見到太上教主,但卻收到了太上教主的一股意念傳音,囑咐他百年之內,不得再踏入三界。
  而其中原因雖未明說,但燧人廷大致還是能夠猜得出來,定然是和三界動蕩有關,否則教主決不至于會親自來囑咐自己。
  “看來……百年之內,當有大劫降臨了……”半響之后,燧人廷才深吸一口氣,確認了某種想法。
  “魏刑。”燧人廷開口。
  “弟子在。”魏刑一直在等待,聞言連忙躬身行禮。
  “原本本座打算親自動手,不過現如今本座另有要事,既然如此,本座便再給你一次機會,百年之內,必須擒殺陳汐!為了方便你辦事,教中布局在仙界中的棋子,皆可以交由你來掌用。”
  燧人廷沉吟,徐徐開口,“本座的要求只有一個,帶回道厄之劍和河圖碎片。”
  聞言,魏刑精神陡振:“弟子定不負老祖厚望!”
  唰!
  燧人廷將一枚令牌丟了出去,旋即神色變得嚴峻,冷冷道:“記住!百年之內若你還無法完成任務,到時候可別怪本座無情!”
  ……
  仙界,道皇學院。
  一處秘境中,灰衣白發的華劍空盤膝而坐。
  在他身后,星羅萬象盤當空懸浮,映照億萬清冽星輝。
  嗡!
  忽然,一陣奇異波動泛起,而后,那星羅萬象盤中光芒一閃,涌現出一條通道來。
  正自閉目靜修的華劍空登時被驚醒,長身而起,抬眼望了過去,果然就看見陳汐的身影從中走了出來。
  “回來了。”
  華劍空含笑問道。
  “前輩。”
  陳汐拱手,返回熟悉的仙界中,他心中莫名其妙長松了一口氣,能夠清楚感覺到,自身被封印的力量已是全部恢復。
  這種重新掌控力量的感覺讓他心中很踏實。
  “事情都辦完了?”
  華劍空問道。
  陳汐點了點頭,人間界的事情,的確可以告一段落了,唯一遺憾的就是沒能前往紫荊白家和白婉晴他們謀面。
  “院長讓我告訴你,等你徹底掌握道皇傳承時,便會親自和你見一次面,如今你既然已返回仙界,那就靜心在學院中潛修吧。”
  華劍空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向提出了一個建議。
  “嗯,晚輩明白。”
  陳汐再次點頭,其實自打得知季禺便是太古道皇之后,他就已經清楚,當今院長只怕早已知道了自己身份。
  至于華劍空是否知道自己身份,他就不清楚了。
  不過陳汐此刻也懶得理會這些,或許等徹底掌握道皇傳承時,就能從當今院長口中得知一切了。
  接下來華劍空沒有再多說,帶著陳汐離開了這處秘境,一直把他送到了劍廬洞府,方才離開。
  ……
  呼~
  盤膝坐在自己的洞府中,陳汐一刻也不停歇,查探了一番禹皇九州鼎,發現并未發生什么異常,頓時暗松了一口氣。
  這可是仙界,如今禹皇九州鼎中不止收納著古庭小世界,還有整個九華劍派高層和弟子,一旦被仙界天道之力察覺,絕對后患無窮。
  “有小鼎前輩和第二分身在禹皇九州鼎中相照應,應該不會出現什么意外……”陳汐默默思忖著。
  禹皇九州鼎乃是鴻蒙時期的鎮界神物,分作九尊神鼎,每一尊鼎中都有著一方世界,神異之極。
  第二分身一直在其中修煉“神冥九鼎身”功法,進境神速,如今已將此功法修煉至了第三重境界,肉身修為淬煉到了大羅境界,擱在仙界中,足以碾壓任何大羅境存在了。
  不過這等修煉進度,比之本尊的修為境界,依舊差了一籌。
  陳汐也不奢望第二分身能幫到自己多大忙,自始至終都把第二分身當做了自己的一條后路,若是本尊萬一出現什么不測時,第二分身便可以派出用場。
  如今禹皇九州鼎中又收取了古庭小世界和九華劍派上下,第二分身在其中修煉之余,同時也可以和其中的那些親友交流,倒也算一件愜意之事。
  像現在,陳汐的第二分身便在松煙城中正在和弟弟陳昊交談。
  “道皇傳承……”
  半響后,陳汐把思緒轉移在了識海中的那一道玉簡烙印上,那便是道皇傳承,可惜卻被河圖碎片的力量籠罩,任憑他如何嘗試著去參悟都無濟于事。
  “罷了,這傳承早晚會被我所獲,現如今還是安心修煉,爭取把不滅神紋給徹底融合了,到得那時,就足可以開辟出屬于自己的符之圣道了。”
  陳汐沉思許久,最終做出了決斷。
  在人間界的一場經歷,讓他愈發感受到,只怕用不了多久三界動蕩就會全面爆發。
  尤為重要的是,當時左丘鴻、左丘博云和冰釋天的出現時,讓陳汐嗅到了一絲極為危險的氣息,深切明白左丘氏和太上教明顯已盯上自己許久,甚至不排除這兩大勢力已正在籌謀著對付自己的行動。
  在這種情況下,陳汐愈發不敢懈怠自己。
  當然,他也很清楚現如今自己若真的和左丘氏全面開戰,倒也并不擔心失敗,因為這些年他已籌謀了諸多手段,若是他開口向左丘氏宣戰,絕對會有許多通天人物前來相助。
  像女媧道宮的石禹、相柳璃、刀堯、孫無恨、龐杜,像未央仙洲的未央仙王,他們如今雖是仙王境界,可別忘了,他們各自都已活得了一顆道果之靈,并且若不出什么意外,百年內足可以踏入封神境!
  不止如此,就是道皇學院中的蚩蒼生、華劍空、趙太慈、敖九悔四位老古董,也都各自從陳汐那里獲得了一顆道果之靈,若他們知道陳汐和左丘氏開戰,必然也不會袖手旁觀了。
  除此之外,像辰盟成員、像阿秀背后的軒轅氏……皆都會成為陳汐的有力支持者。
  可以說,這些年陳汐在到皇學院中早已經營出了屬于他自己的人脈和勢力,一旦徹底爆發,絕對會令整個仙界震動。
  唯一令陳汐不滿的就是自己的修為了,才只是圣仙境界,也正因此,他才會遲遲沒有向左丘氏宣戰。
  所以對于現如今的陳汐而言,當務之急就是修煉,全力提升修為!不止是為了復仇左丘氏,還要對抗太上教、要對抗那即將來臨的三界大劫!
  想通這一切,陳汐也無心思去理會其他事情,當即就在星辰世界中閉關起來。
  ……
  花開花落,春去秋來。
  距離陳汐閉關已經過去三年時間,而在星辰世界中已整整過去了十五年歲月。
  對于仙界中人而言,三年時間,也不過彈指功夫而已,并不算什么,要知道,有些老古董甚至閉關一次可都要成千上萬年之久!
  時間,對于仙界任何修道者而言,皆都漫長無比,卻又極為緊迫,因為他們每一次修煉,都要耗費太多時間。
  這一天,阿秀突然造訪,驚醒了正在修煉中的陳汐。
  “邀請我去參加軒轅破曉前輩的壽宴?”
  當得知阿秀的來意,陳汐不由一怔,他并不清楚軒轅破曉是誰,但想來只不過是一場壽宴而已,為何會邀請自己頭上?
  ——
  Ps:今晚沒了,病愈會繼續任性,也謝謝大家關心,金魚已經抓了中藥,打了點滴,正在努力療傷,大家也要注意身體,這陣子感冒發燒似乎很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