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446 一劍倏至

陳汐搖頭笑道:“沒事。”
  對于如今的陳汐而言,廢了左丘亭一條右臂的確不算事,就是殺了左丘亭,他都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
  可很顯然,他這樣的答復,卻令阿秀無法滿意,于是她直接拉過一旁一位侍者問起了事情的緣由。
  那侍者哪會不認得這位軒轅氏的小公主,當即就恭恭敬敬把剛才發生的一切和盤托出。
  “你們……居然讓小雨來侍奉賓客?”
  得知這一切,阿秀頓時眼睛一瞪,惱火道,“這是誰安排的?”一派興師問罪的模樣。
  那侍者心中咯噔一聲,嚇得說不出話來。
  陳汐之前也在疑惑,戚小雨可是自己安排在軒轅氏的,怎會淪為了仆從婢女一類的角色?若這是真的,陳汐心中只會更不舒服。
  戚小雨卻在一旁低聲解釋道:“不怪他們,是族中缺少迎賓的人手,我閑來無事就來幫忙了,可又不知道該怎么做,所以就……就……這樣了。”
  陳汐頓時恍然,探手拍了拍戚小雨肩膀,哭笑不得地嘆了口氣道:“你這丫頭未免太善良了,以后可不要再這么做了。”
  戚小雨連忙點頭。
  不過即便如此,陳汐還是暗自決定,這次參加壽宴結束后,就把戚小雨和柳劍恒帶走,將兩人一起安置在禹皇九州鼎中,這樣一來,他們也能夠和九華劍派那些門人相見,自不會再“寄人籬下”了。
  “還有那個左丘亭,還真夠有膽子的,居然敢在我軒轅氏的地盤上撒野,等回頭再找他算賬!”
  阿秀兀自余怒未消,這次是她邀請陳汐來參加壽宴的,可卻在自家地盤上發生這樣的事情,這讓她哪能不生氣了。
  “好了,這可是軒轅破曉前輩的壽宴,不要讓這點小事影響了自己心情。”陳汐啞然,主動安慰了阿秀一句。
  阿秀哼唧了幾聲,這才作罷。
  ……
  這一場小風波轉瞬即逝。
  陳汐帶著戚小雨和阿秀一起,來到了大殿一角坐下,飲酒品茗,倒也頗為清閑。
  不過陳汐還是能夠注意到,大殿中不少目光都在有意無意地打量著自己,目光中并無多少惡意,以好奇居多。
  對于這一切,陳汐早已坦然,哪怕他自己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認,現如今的仙界中,只怕沒有誰不認得自己的。
  這就是威名,尤其是當陳汐斬殺左丘空、徹底和上古七大世家之一的左丘氏撕破臉皮之后,他在仙界中的名望已是達到了如日中天,天下無人不識君的地步。
  當看見他出現在軒轅破曉的壽宴上,自然會引起各方大人物的關注。
  尤其是,之前他還動手打斷了左丘亭的胳膊,雖說他本意只是為了替戚小雨出一口惡氣,但落入其他人眼中,意義卻變得有些耐人尋味了。
  或者說,大多數人認為,正是因為陳汐和左丘氏關系交惡,才會借此機會狠狠羞辱了那左丘亭一番。
  當然,陳汐才不會承認這一點。
  “吉時到——!”
  很快,一道清亮的聲音在大殿中響徹,伴隨聲音,一行人從大殿一側魚貫而出,將在座所有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那一行人為首的是一名瘦削高峻的中年男子,濃眉如刀,眸光如電,身披一襲簡約黑袍,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一股迫人的殺伐鐵血之氣,攝魂奪魄。
  此人,赫然就是擁有著“鐵血王”稱號的軒轅氏老古董軒轅破曉!
  當看見他出現,在座一眾賓客皆都神色一肅,仔細朝軒轅破曉打量而去。
  對于他們這些賓客而言,此次前來明面是是為了給軒轅破曉祝壽,實則也是為了要看看,閉關八千年而出的軒轅破曉,此次如此勞師動眾地大擺壽宴又是出于怎樣的動機。
  “果然,這老家伙已經晉級仙王境了……”
  人群中,一名身材低矮的黃袍中年眼眸一瞇,心中禁不住驚嘆,“軒轅破曉、軒轅破天、軒轅破軍三兄弟之中,終于出現了一位仙王境存在,這若傳出去,可足以震驚仙界了。”
  這黃袍中年名叫鐘離塵,乃是上古七大世家之一鐘離氏族中的一名長老,此次也是為軒轅破曉祝壽而來。
  這一刻不止是這鐘離塵,在場不少大人物也是從軒轅破曉所展現出的氣度中判斷出,對方閉關八千年之后,竟已臻至了仙王之境!
  一時之間,他們望向軒轅破曉的目光都變得不同了。
  陳汐也同樣察覺到,他雖然如今只有圣仙境界,可別忘了他可不止一次和仙王境至高存在接觸過,對那種至高偉岸的氣息極為敏銳,自是一眼就判斷了出來。
  若換做其他圣仙境存在,只怕就無法看出這一切了。
  歸根究底,無非是一句話:眼界的不同,能夠看到的東西也不同。
  陳汐如今的眼界,早已盯到了封神境層次之上,能夠分辨出軒轅破曉這位大人物晉級仙王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怪不得這次壽宴如此隆重,原來是軒轅破曉晉級仙王境了……”陳汐若有所思,隱約明白了軒轅氏舉辦此次壽宴的目的,就是要無聲地展露一下自己的底蘊和肌肉,從而達到威懾其他勢力的作用。
  當然,這僅僅只是陳汐的推測。
  “哈哈哈,八千年未曾現身世間,想不到今日竟能得到這么多同道前來慶賀,老夫在此多謝諸位了。”
  這時候,軒轅破曉立在大殿中央大笑出聲,聲音宏大,頗為豪爽。
  其他賓客見此,也是連忙作揖,上前一一向軒轅破曉道賀。
  既然是道賀,自當送上壽禮,并且這等壽禮還要由司儀大聲宣布出來,倒并非是為了炫耀,僅僅是為了添加一些喜慶氛圍罷了。
  就像現在,大殿一側早已堆放好一堆壽禮,大多由各式各樣的精美玉盒呈現,一位司儀模樣的中年就站在一旁,一一宣告各種壽禮的名字以及來源。
  “上古世家姬氏,龍瑞寶王玉佩一對!”
  “上古世家姜氏,明光萬妙散一瓶!”
  “上古世家木氏,太阿九黎鐘一樽!”
  ……
  隨著司儀每念出一件壽禮,必然引起場中一陣熱切議論和艷羨,那些寶物可都無一不是天地間難得一見的瑰寶、奇珍,價值無量,沒有大底蘊的勢力根本就拿不出來。
  就像那上古世家姬氏拿出的一對龍瑞寶王玉佩,乃是一件罕見的祥瑞至寶,佩戴在身,可以聚攏天地氣運,引來祥瑞臨身,端的是神妙無比。
  這就是上古世家的底蘊,當然也是因為此次壽宴的主角是軒轅破曉這位擁有“鐵血王”稱號的老古董,換做其他尋常人物,也根本不可能讓姬氏拿出這等瑰寶來當賀禮了。
  “這些上古世家,底蘊果然一個比一個渾厚啊。”
  陳汐在一旁聽得也是咂舌不已,那些壽禮中有許多他都還不認得,可毋庸置疑,那些寶物的價值絕對驚人無比。
  “冒昧問一句,陳汐小友此次送了些什么壽禮,能否讓我等開開眼?”
  忽然,一道聲音在旁邊響起,陳汐抬頭望去,就見一名玄衣披身,頭戴羽冠的中年正笑吟吟看著自己。
  不止是這玄衣中年,附近不少賓客的目光也都好奇打量而來,似要目睹一下陳汐這個后生晚輩此次又準備了什么壽禮。
  為什么說陳汐是后生晚輩呢,很簡單,能夠蒞臨這大殿中的,幾乎都是仙界各大頂尖勢力中的大人物,像陳汐這樣的年輕一輩只有寥寥幾人而已。
  陳汐并不認得對方,但嘴上卻是含笑道:“不好意思,在下的壽禮已經送出了,前輩若想知道,或許待會司儀便會公布出來。”
  他說的是實話,和阿秀一起抵達此地時,他就將壽禮裝在玉盒中交給了阿秀,然后由阿秀交給了軒轅氏族人。
  可他的回答,卻引來不少賓客的驚詫,甚至是……狐疑。
  原因很簡單,能夠被宣布出來的壽禮,必然是經過精挑細選能拎得上臺面的,若是壽禮太普通還宣布出來,這就跟打臉似的,反而會惹起諸多不愉快。
  像陳汐旁邊這些賓客,說起來也是來自仙界各大頂尖勢力中的大人物,可他們拿出的壽禮,也有不少是沒機會被宣布出來的。
  這倒并非是他們拿出的壽禮不珍貴,而是和那些上古世家拿出的壽禮一比,立馬就顯得普通起來了,若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宣布出來的話,他們自己也顏面無光。
  所以在聽到陳汐居然說待會司儀會宣布他的壽禮時,這些賓客的反應才會如此驚詫,以至于有些狐疑。
  “哦?這么說陳汐小友為了這次壽禮,可是下了一筆血本啊。”那玄衣中年含笑開口,聲音中卻已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譏諷。
  似是在說,年輕人為了出一次風頭,有必要如此拼嗎?
  “陳汐小友,咱們雖說之前并不相識,可老夫還是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壽禮貴在心意,可別為了一時意氣,被人當做冤大頭了。”
  另一個賓客開口,一副指點后生晚輩的模樣。
  陳汐怔了怔,不禁摸了摸鼻子,只是送一件壽禮而已,有必要如此上綱上線么?
  __
  Ps:第二更在10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