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447 道玄仙王

看見陳汐一副無語的模樣,附近一眾賓客大人物非但沒止語,反而愈發起勁地說教起陳汐來。
  那副架勢,儼然把陳汐當做了后生晚輩來淳淳教誨。
  如果換做其他子弟,他們這些大人物當然不會如此“熱心”,關鍵就在于陳汐實在太有名了,乃是當今仙界年輕一代最赫赫有名的一顆明星。
  如今能有機會指點出陳汐的不足,他們焉能錯過了?
  歸根究底,他們無非也是為了在陳汐面前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倒也談不上多大的惡意了。
  “不錯,即便你的壽禮能被宣布出來,也只是一時風光而已,更何況你敢保證拿出的壽禮能壓住其他壽禮的風頭么?你這么做,可有些得不償失啊。”
  “何止是得不償失,這么做反而會惹得不少賓客不愉快,你一個后生晚輩,卻要跟那些老家伙爭風頭,恐怕會被人笑話不知分寸的。”
  一眾賓客你一句我一言地指點陳汐,皆都一副前輩高人關照后生晚輩的姿態,讓陳汐又是一陣哭笑不得。
  只是送一件壽禮而已,至于嗎?
  “陳汐你別搭理這些老東西,他們明顯是嫉妒你拿出的壽禮能被司儀宣讀出來罷了,說到底,就是一種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心理作祟。”
  阿秀卻是在一旁輕笑不已,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陳汐揉了揉眉宇,很是無奈,他當然也清楚這些老家伙的心思,若是跟他們辯駁,非引發一場口誅筆伐不可,所以他只能閉嘴。
  幸好這些倚老賣老的大人物并無什么惡意,否則陳汐可懶得聽他們扯淡。
  似看出陳汐那不以為然的心思,一位賓客頓時露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正要再次開口指點陳汐,就在此時,大殿司儀的一句話頓時將他注意力吸引。
  “這最后一件寶物,乃是道皇學院內院第一弟子陳汐所送出,此寶堪稱是三界罕見,亙古難覓,其價值簡直是無法估量!”
  遠處的司儀,雙手捧著一方玉盒,神色激動,聲如洪鐘,毫不掩飾自己的溢美之詞,一下子就把整個大殿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
  眾人皆都驚詫,有些不敢相信,這可是壓軸壽禮,按理說也是一眾壽禮中最為珍貴稀罕的,而陳汐再了得,所拿出的壽禮又如何能夠和那些底蘊古老的勢力相比?
  三界罕見?
  亙古難覓?
  價值無法估量?
  可能嗎?
  不過因為這是軒轅氏的司儀所言,再未確認之前,他們心中懷疑歸懷疑,可誰也不敢開口去質疑了。
  一時之間,眾人皆都把目光望向了那司儀手中所捧著的玉盒上,倒要看看其中是何等寶物了。
  不過令眾人失望的是,司儀下一刻就一臉歉然地開口道:“由于此寶太過驚人,征得陳汐小友同意,此次便不再宣布于眾。”
  眾人頓時嘩然,居然連名字都不公布?如此看來,要么是其中的寶物根本就比不過其他壽禮,軒轅氏此舉,無非是為了捧一捧陳汐這個晚輩。
  要么就是那其中的寶物的確曠世罕見,一旦暴露出來,足以引起諸多事端,所以才會將其來歷隱瞞了下來。
  那么究竟是哪一種可能呢?
  眾人從司儀口中得不到答案,于是把目光紛紛望向了陳汐,讓得后者頓時成為了大殿矚目的焦點。
  陳汐自然清楚自己送出去的壽禮是什么,也很清楚那位司儀為何要隱匿下寶物來歷,不過他可不會說給其他人聽了。
  “哈哈哈,諸位還是放過這小家伙吧,不過老夫可以保證,這件壽禮之罕見,同樣出乎了老夫的意料,堪稱是天大的驚喜了。”
  便在此時,軒轅破曉大笑出聲,幫陳汐解圍。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敢確認,陳汐所拿出的壽禮恐怕還真是一件了不得的瑰寶了,畢竟軒轅破曉可是一位仙王境存在,他身為此次壽宴的主角,完全沒必要去故弄玄虛了。
  不過如此一來,眾人心中卻是愈發好奇,那寶物究竟是什么,居然讓軒轅破曉這位剛晉級仙王境的老古董都認為是一種天大的驚喜,這可了不得的很啊。
  當然,因為軒轅破曉之前已經說了“放過”陳汐,所以他們自不會厚著臉皮再去詢問陳汐了。
  唯獨陳汐身邊的那些賓客大人物心中頗為不是滋味,之前他們還在諄諄教誨陳汐,儼然一副前輩指點晚輩的模樣。
  可如今倒好,雖說沒弄清楚陳汐所送壽禮是何物,可光是這份壽禮能充當壓軸戲,且獲得軒轅破曉的驚喜都足以證明,此物是何等之不凡了。
  這逆轉般的變化就像一道無形耳光似的,打得他們臉頰火辣辣的疼痛,再不敢在陳汐面前倚老賣老刷存在感了。
  阿秀看見這一幕,禁不住掩嘴輕笑,一對剪水似的眸子都笑成了月牙,開心極了。
  “你瞧瞧這些老東西的嘴臉,變化真快。”阿秀傳音給陳汐。
  陳汐聳了聳肩,很是無奈,對天發誓,他可真沒想過用這種方式去還擊這些大人物們了,自始至終都是他們自找的,誰又能奈何?
  接下來的壽宴上并未再發生什么波折,陳汐在中途便離開,沒辦法,接下來的壽宴完全變成了一眾大人物在一起談天說地的場合,他也插不上什么話,還不如早早離開。
  離開的時候,他自然也把戚小雨和柳劍恒給帶走了。
  ……
  而就在陳汐剛返回劍廬洞府中不久,軒轅破曉在壽宴上向來自四面八方的仙界大人物們宣布:“自今以后,誰要是和陳汐過不去,那就是和整個軒轅氏過不去!”
  此話一出,不亞于平地起驚雷,令全場震驚!
  再這樣一個重要時刻,軒轅破曉代表整個軒轅氏忽然宣布這樣一件事,如何不讓人浮想聯翩?
  大多數人都猜測,這一切只怕是和陳汐與左丘氏之間的恩怨有關了!
  畢竟,現如今整個仙界都清楚,陳汐已經和左丘氏徹底撕破臉皮,如今軒轅破曉竟然當著諸多大人物的面宣布這樣一件事,顯然就是要幫陳汐出頭了!
  換而言之,以后若左丘氏敢找陳汐麻煩,或者陳汐去找左丘氏麻煩,軒轅氏必然不會袖手旁觀了!
  若這個猜測是真的,那可就未免太過震撼人心。
  要知道,無論是軒轅氏,還是左丘氏,可都是位列上古七大世家的存在,如今卻因為一個陳汐隱隱形成了對抗關系,這若傳出去,必然會引起整個仙界各大勢力的震動了!
  而軒轅氏為何要這么做?
  有人揣測是因為陳汐和軒轅氏的小公主軒轅秀交好,兩人極有可能早已在軒轅氏一眾老古董的見證下,締結為了道侶關系。
  也有人揣測,軒轅氏之所以這么做,應該和陳汐在壽宴上送出的那一份壽禮有關,畢竟當時連軒轅破曉也親口說陳汐的壽禮給了他一個天大驚喜。
  對于一位仙王境而言,能夠稱得上天大驚喜的壽禮又怎可能尋常了?
  當然,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揣測,但毋庸置疑,軒轅氏這一個宣告一出,必然會使得左丘氏在對付陳汐時,面臨更大的壓力。
  有些心思剔透的人甚至發現,現如今的陳汐,看似毫無背?景,實則其所擁有的底蘊早已達到了一種駭人地步。
  首先,他乃是道皇學院內院弟子第一人,天賦超群,戰力驚艷無雙,在仙界中的威名更是如日中天,且其本身更獲得了道皇傳承!
  也就是說,單單是他擁有這樣一個身份,他未來極有可能會接掌道皇學院的院長之職!
  眾所周知,道皇學院可是仙界第一大學院,能夠擔任其院長的自古至今又有幾個?放眼整個仙界各大勢力,又有幾個人的地位能夠和道皇學院院長相提并論?
  再次,陳汐如今又獲得了上古七大世家之一軒轅氏的全力支持,如此一來,誰還敢再把他當做一個毫無背?景可言的年輕一代子弟?
  如果說以前陳汐所擁有的威名,完全是他個人所拼斗出來,那么如今他在獲得道皇傳承和獲得軒轅氏支持后,其所擁有的威名中,已蒙上了一層又一層令人敬畏的色彩!
  在這等情況下,早已和陳汐勢不兩立的左丘氏又會做出怎樣的反應?
  軒轅氏和左丘氏之間又會否因為陳汐爆發一場全面沖突?
  道皇學院呢?面對這樣一場紛爭又會做出怎樣的抉擇?
  當軒轅氏宣告出這個消息之后,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僅僅不到一天的時間,就令得整個仙界都開始關注這件事,關注這其中的紛爭和對抗。
  當然,還有一個更讓人好奇的問題,當日在軒轅破曉的壽宴上,陳汐所送出的那份壽禮究竟是何物?
  對于這一切陳汐并不清楚,但卻早已猜到了。
  原因很簡單,在參加壽宴之前,阿秀就告訴了他軒轅氏做出的這個決定,而他也正因為這個決定,才會送給了軒轅破曉一個天大的驚喜。
  這不是利益互換,嚴格而言可以叫投桃報李,只不過他們雙方所贈送的東西都有些驚世駭俗罷了。
  ——
  Ps:再鄭重公布一遍,本書首發縱橫中文網,歡迎其他渠道看書的小伙伴來縱橫找金魚玩~~然后,求一下月票好伐?月末了,小伙伴們犒勞一下病怏怏依舊堅持一線碼字工作的金魚吧,最后,晚安大家,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