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448 紛至沓來

孟星河說罷,便盤膝而坐,正待靜修一番,心中卻憑生一絲異樣動靜,久久無法入定。
  他眉頭一皺,猛地睜開眼睛,神色已逐漸變得嚴肅起來,甚至帶著一抹凝重。
  “心潮起落難自定,緣隨法劫不落空,這其中……難道還有另外的變數不成?”
  孟星河長身而起,負手踱步,一對幽邃的眸子里涌動著智慧般的光澤,仔細看去,無窮玄機幻滅其中,顯然,他正在默默推演著什么。
  “此劫蹊蹺,竟莫能窺之!”
  許久之后,孟星河霍然止步,眸子里冷電流竄,蒸騰起億萬神光,直似要勘破虛無,洞察萬古。
  “劫、劫、劫,常坐無量觀,本相不自如,既推演不得,倒不如出去走一遭!”
  達到孟星河這等境界,早已念通鬼神,心照萬古,可推演三界之機變,很清楚任何一絲異常征兆,背后往往暗藏著諸多可怕玄機。
  或許是劫、或許是運、或許是因果羈絆、或許是……殺機!
  正是基于這種認知,他當即決定,要外出走一遭!
  不過就在孟星河剛邁開腳步,他的動作卻又戛然而止,眉宇間涌上一抹怔然,忽然笑道:“看來不必外出了,有貴客降臨。”
  話音剛落。
  一道修長身影猶如一抹清冽流光似的,如夢似幻,逐漸映現在秘境中,而后一個唇紅齒白,天然一抹風流的錦衣少年施施然走了出來。
  ……
  太上境。
  洶洶萬丈火山流淌熔漿,亙古不休,永世延存。
  山之巔,燧人廷盤膝而坐,身籠億萬火光,燃燒蒼穹,聲勢駭人之極。
  “老祖,弟子已調動安插在仙界中的核心棋子九位,重要棋子六十九位,如今只差一步,便可定鼎乾坤!”
  被左丘空依為臂膀的魏先生魏刑此刻卻匍匐跪倒在地,恭恭敬敬開口。
  “呵,你好大的膽子!連教主親手安插的核心棋子也敢妄動!”
  燧人廷睜開眼睛,眸子中神火洶洶,冰冷掃視了一眼地上的魏刑,他自是清楚,所謂重要棋子,指的是那些太上教安插在仙界中的半步仙王境高手,
  而這核心棋子,則是太上教安插在仙界各大頂尖勢力中的仙王境高手!
  每一顆核心棋子,皆都是太上教主在這無垠歲月中親自所布置,連燧人廷都沒有資格插手此事,畢竟這可是仙王境存在,牽扯太大,身份一旦暴露,足可以讓如今的仙界陷入一場驚世大地震中!
  像如今的仙界眾生,也僅僅知道四大仙王的存在,至于仙界暗地里有多少仙王境存在,也只有那些頂尖大勢力中的一小撮人清楚。
  為什么會如此?
  很簡單,仙王境強者,已佇足在仙界至高行列,這等力量乃是維系一個頂尖大勢力的中流砥柱,誰也敢輕易暴露了?
  這就好比是殺手锏,越是神秘,方才越有威懾力,一旦暴露,反而會引起諸多危險風波。
  而對太上教而言,那些核心棋子的存在,就更不能見光了,要知道那些核心棋子中,大多都是來自仙界各大頂尖勢力中,身份尊崇無比,一旦被人知道是太上教的棋子,那還了得?
  見燧人廷不悅,魏刑心中一顫,渾身都禁不住冷汗直流,連忙道:“啟稟老祖,弟子也是為了盡快擒殺陳汐,帶回道厄之劍和河圖碎片,絕無任何違逆犯上之心。”
  燧人廷卻是忽然笑了:“本座只是說你膽大包天,可沒有說你做錯了。”
  喜怒無常!
  這就是魏刑心中對燧人廷的評價,不過他可不敢說出來。
  “現如今局勢如何?”燧人廷收斂笑容,漠然問道。
  “不出三天,大局可定!屆時左丘雪以及那些左丘氏逆賊皆會被我太上教掌控,不愁陳汐不主動送上門來。”
  魏刑連忙回答。
  “三天……”
  燧人廷喃喃,腦海中不經意間想起了前些日子教主的囑咐,許久之后,他才回過神來,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魏刑,道:“好了,你且回去,爭取盡快將此事辦妥了。”
  “弟子領命。”魏刑連忙叩領命。
  轟!
  不過就在魏刑剛剛起身,一道驚天霹靂忽然從蒼穹撕裂而下,紫光熾盛,扭曲如驚龍,充斥著一股無上恐怖的氣勢。
  這一道紫色神電來的太突兀,嚇得魏刑渾身一哆嗦,差點跌坐在地,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半步仙王境存在,可卻被一抹驚雷嚇成這樣,可見這驚雷中充斥的威勢有何等恐怖了。
  不過這一道雷霆并非針對魏刑,甫一降臨,便化作一道瀲滟光的紫色符詔,滴溜溜懸浮在半空中。
  依稀能夠看見,那紫色符詔充斥磅礴神性氣息,其內神文扭曲如蚯蚓,晦澀古老,卻釋放出令天地失色的威勢。
  看見這一道紫色符詔,燧人廷面色一肅,猛地起身,躬身行禮:“弟子燧人廷聽令。”
  “時機已到,拿著此令,開始行動吧。”
  一道渺渺冥冥、淡漠毫無感情的威嚴聲音倏然響徹天地之間。
  噗通一聲,那魏刑被這一道聲音中所充斥的無上氣息震懾,雙膝一軟直接跪倒在地!
  “弟子得令。”
  燧人廷深吸一口氣,雙手托著,恭恭敬敬將那一道紫色符詔迎接手中,小心收了起來。
  至此,那天地間充斥的無上威勢,方才消弭不見。
  魏刑此刻也回過神來,渾身已是被冷汗浸透,心中禁不住驚悸“教主!那肯定是教主的聲音!怪不得如此了得,怪不得啊……”
  “你還留在這里作甚?”
  看見狼狽跪地的魏刑,燧人廷不由眉頭一皺,冷聲喝斥。
  魏刑心中一顫,連忙爬起來,轉身匆匆而去,再不敢在此多逗留一分,只是心中未免有些好奇,教主所謂的行動,又是什么?
  唰!
  燧人廷同樣沒有再停留,身影一閃,已消失不見。
  ……
  鳶尾仙洲。
  和仙界其他仙洲一樣,鳶尾仙洲同樣用著極為廣袤的疆域,生存著數以億計的蕓蕓眾生,極為繁華鼎盛。
  但近段時間,鳶尾仙洲卻一片動蕩,到處腥風血雨,兵荒馬亂,令得生存在此的蕓蕓眾生皆都惶恐不安,人人自危。
  原因就在于,現如今上古七大世家之一的左丘氏,如今徹底爆了內亂!
  這可是鳶尾仙洲中勢力最為渾厚,底蘊最為古老,權勢最為強大的頂尖勢力,儼然如同鳶尾仙洲的主宰,如今徹底生內亂,可想而知所造成的破壞力有何等驚人。
  甚至,這一場內亂不斷蔓延,波及了鳶尾仙洲中諸多勢力,引起了不知多少場血腥殺伐,幾乎天天都有恐怖的戰斗爆,到處都有仙城被毀,至于在這一場災禍中傷亡的人數,早已無法統計了。
  總之,這一場爆于左丘氏內的沖突,可謂是牽一而動全身,令如今的鳶尾仙洲也陷入到一場大地震之中。
  并且這種地震還在持續上演,越演越烈!
  沒有人知道,直至今日,這一場內亂已達到了最為慘烈的關鍵一刻。
  ……
  鳶尾沙漠。
  原本金黃色的沙漠,如今則化為了濃稠的血色,蒼穹、大地、沙礫……皆都像在血水中浸泡過,血淋淋染紅了一切。
  遠遠一望,宛如一片血色煉獄!
  此刻,正有著一場驚天戰爭爆。
  “殺!”
  一只青筋暴突的大手憑空而起,遮天避地,狠狠拍打而去,將虛空都拍爛、砸碎、齏粉,駭人無比。
  轟!
  三十六道赤色如火仙劍直沖九霄,引動億萬神火罡煞,狠狠斬在這一只青筋暴突的大手上,兩者相撞,產生一股恐怖余波,將方圓十萬里內的一切全部齏粉,虛空脊梁崩碎,化作了無數黑洞碎片!
  “六弟,何必冥頑不靈?”
  另一側,震天吶喊聲中,一柄血色戰刀裹挾滔天之力,碾碎虛空,橫斬而去,刀身所充斥的玄金仙王氣,似匹練般,將乾坤斬碎、陰陽分裂!
  “哼!休要廢話!你寧愿當太上教的狗,我可不愿!”
  一桿金燦燦擎天粗大的鐵棒橫空,狠狠轟砸而下!玄光狂暴,棍影重重,威勢無量!
  像這樣的激烈巔峰戰斗,幾乎生在鳶尾沙漠的每一處區域,而動手之人,赫然都是左丘氏中的高層大人物。
  甚至這一場戰斗中最弱的,都擁有著半步仙王境修為!
  一時之間,這一片天地都被滾滾戰爭之氣充斥,到處虛空崩碎、大道破滅、無盡神光洪流擴散四周,諸般頂尖仙寶法門橫掃十方,令得一切都陷入到一場大混亂、大崩滅之中。
  遠遠望去,仿若太古戰場重現,神魔廝殺、戰爭之氣激蕩九天十地。
  這一幕實在太可怖,這等層次的對決也實在太駭人,換做圣仙境前來,都只能望而卻步,一旦波及其中,必然是有死無生的下場。
  而在這戰場外圍,正有一群人佇立,遙望遠處的慘烈戰場。
  那為之人面容威儀,氣度雍容,赫然正是左丘氏當今家主左丘峰!
  他此刻神色漠然,負手凝視遠處戰場,靜靜等候著。
  因為他很清楚,按照眼前這種局勢展,或許用不了多少時間,眼前這一場慘烈的戰斗就將落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