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449 對決爆發

轟隆隆!轟隆隆!
  鳶尾沙漠上,戰火燎天,各種無上仙寶橫空飛撞,仙霞爆綻、將天地打破,虛空齏粉,各種恐怖亂流充斥激蕩,令乾坤失色,日月無光。
  這一場激戰已爆發三天三夜,整個鳶尾沙漠每一寸土壤都浸泡仙血、染紅蒼穹,宛如血色煉獄,處處都彌漫著濃烈的戰爭、血腥、死亡之氣。
  若擱在外界,像這等仙界巔峰強者之間的對決,只怕早已毀滅不知多少的仙城,葬送多少無辜生靈了。
  幸好這是鳶尾沙漠,足足有數千萬范圍之廣袤,環境惡劣無比,故而并無多少生命延存于其,方才讓這一場恐怖滔天的戰斗沒有禍及多少無辜之輩。
  不過即便如此,當這一場驚世戰斗落幕時,整個鳶尾沙漠只怕必將在戰火覆滅,消失于世間,化為一片廢墟死絕之地。
  整整三天了!
  戰場之外,左丘氏家主左丘峰也冷眼旁觀了三天,戰斗至此,左丘飛冥一系核心力量已被摧垮七七八八,唯剩下寥寥一小部分人在負隅頑抗。
  而反觀左丘峰這邊,同樣也損失不少精銳力量,但相較而言,這些損耗完全在左丘峰的承受范圍之內。
  不過他依舊高興不起來,很簡單,這一場戰斗終究是左丘氏內部的沖突,無論敵我,皆都是左丘氏族人,身軀內流淌著左丘氏的血脈,同族相殘,誰又能高興得起來?
  換而言之,若非形勢所逼,左丘峰斷然不會采取如此鐵血無情的手段了!
  可沒辦法,誰讓這些家伙逼迫自己呢?
  左丘峰面無表情,遙遙望著遠處戰場,聽著那戰場傳來的慘呼聲、廝殺聲、怒罵聲……心并無任何一絲的憐憫,自古至今能夠成大事者,哪個不是鐵血無情,心狠手辣之輩?
  所謂慈不掌兵,便是如此。
  左丘峰自認,換做其他人在他這個位置上,同樣會采取這樣的冷酷手段,畢竟……這一場矛盾已嚴重影響到了家族內部穩定,以及他的家主之位。
  所以,他必須這么做!
  “要怪,就怪你們和我作對,哪怕先祖復生,也沒有任何理由來怪罪于我了……”左丘峰心喃喃。
  “啟稟族長,敵人已只剩下十七人,逆賊左丘飛冥兀自死不悔改,負隅頑抗,而我們這邊損失名半步仙王境長老,另有三十五名半步仙王和煌臨老祖在持續作戰,形勢對我方完全占據優勢。”
  便在此時,一名魁梧年憑空而現,拱手朝左丘峰說道。
  左丘峰猛地從沉思清醒,漠然道:“繼續打壓,決不能放走一個!”
  “喏!”
  魁梧年肅然領命,轉身而去。
  “哈哈哈,恭喜左丘家主了,按照這種形勢,不出一個時辰,大局可定!”一旁的魏刑見此,不禁大笑出聲,恭賀不已。
  左丘峰聞言,心卻微微有些不舒服,嘴上卻是不咸不淡道:“這還要多謝魏先生鼎力支持啊。”
  說著,他不經意瞥了一眼魏刑身后。
  那里立著位身披黑色斗篷,渾身氣息晦澀無比的身影,那黑色斗篷充斥著一股神異的力量,令人根本無法窺伺到這人的模樣,顯得極為神秘。
  但左丘峰很清楚,這位神秘斗篷人便是七尊仙王境存在!是太上教在這無垠歲月安插在仙界各大樂尖勢力的核心棋子!
  這樣的通天角色,自然不可能自曝身份了。
  左丘峰才懶得理會這些神秘斗篷人在仙界扮演著怎樣的角色,但心卻不敢有任何大意,相反,自打魏刑將這些核心棋子帶來之后,就讓他心變得警惕無比。
  這些神秘斗篷人總計有個,除此之外,魏刑身邊還另有十名半步仙王境的強者,這些強者同樣帶著黑色斗篷,同樣是太上教安插在仙界的棋子。
  簡而言之,單單是這次魏刑所帶來的強者,都有位仙王境存在,十名半步仙王境存在,這樣一股恐怖勢力聚合在一起,甚至都可以橫掃仙界那些樂尖大勢力了!
  面對這等力量,左丘峰心如何能不警惕了?
  若僅僅只是為了和左丘氏合作,一起擒殺陳汐,左丘峰自不擔心什么,可怕就怕這魏刑所代表的太上教勢力在對付了陳汐之后,順手也將他們左丘氏滲透控制了!
  這才是左丘峰最為警惕和戒備的。
  “其實,如果左丘家主愿意,魏某絕對敢保證,分分鐘便能輕松解決掉眼前這一場戰亂了。”
  在左丘峰思緒如飛之際,魏刑再次笑吟吟開口,眉宇間涌動著強烈的自信。
  “不必了,這終究是我左丘氏內部的事情,外人插手可說不過去。”
  左丘峰心一凜,斷然拒絕。
  在這一場戰斗爆發之初,他便拒絕了魏刑指揮那些盟軍一起對付左丘飛冥等一眾叛徒。
  原因正如他所言,這畢竟是左丘氏自己的事情,他又怎可能眼睜睜看著別人去屠戮自己的族人?
  這樣的事情一旦發生,哪怕他日后能繼續坐穩家主之位,但左丘氏那些族人只怕會對此心生各種芥蒂了。
  簡單而言,此次左丘峰之所以答應和魏刑合作,無非是要借助太上教的力量,去威懾、敲打那些和自己對抗的族人。
  而真正要動手清理這些族人時,他是決不會借助太上教力量的,這是他的底線,為的就是防范太上教勢力對左丘氏的滲透和掌控。
  見此,魏刑不再多言,心卻是冷笑不已。
  在他看來,左丘峰此舉何止是愚蠢,簡直是蠢不可言,若非因為他三番兩次拒絕自己,這一場內亂只怕早在三天前就被鎮壓撫平了。
  可惜,這左丘峰偏偏不答應如此做。
  這讓魏刑心也是極為不滿,要知道他此次可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才請來個仙王境核心棋子,以及十位半步仙王境重要棋子。
  這樣一股恐怖力量,若是加入這一場戰斗,可想而知會能發揮出多強大的力量,可如今卻因為左丘峰的拒絕,這支力量卻只能蟄伏在此,做一個旁觀者了。
  這讓魏刑心又如何能甘心了?
  “哼,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若非忌憚你左丘氏族還有兩個封神境老不死坐鎮,老子早殺了你這愚蠢無比的白癡東西了!”
  魏刑心也是頗為憤恨,可卻也只能忍耐著,幸好,這一場內亂已經快要解決了,而他的目標便是擒下左丘飛冥等幾個重要之輩,以此來要挾陳汐主動送上門來,從而達到奪走道厄之劍和河圖碎片的目的。
  這才是魏刑最關心的。
  “啟稟族長,敵人已只剩下人,已被煌臨老祖他們牢牢困住!是徹底抹殺,還是留他們一線性命,單憑族長吩咐!”
  一炷香后,那威猛年再次來報。
  “終于到了這一刻……這一場延續數百年的內訌也是時候徹底解決了!”
  左丘峰精神一振,深吸一口氣,揮手道:“走,我們一起去看看!”
  說罷,他和那威猛年一起憑空挪移而去。
  “我們也跟上!”
  魏刑見此,眸子精芒一閃,用意念傳達了一聲,便帶著那些神秘斗篷人一起跟隨了上去。
  ……
  鳶尾沙漠深處。
  戰斗出現了一種短暫的停滯狀態。
  以左丘煌臨為首的左丘氏高層大人物,分立四面八方,形成一個嚴密的陣型,將左丘飛冥等人死死困在央,徹底斷了所有退路。
  “三弟,放手吧,這些日子我們左丘氏已經流了太多血,死了太多族人。你應該清楚,正是你的一念之差,才釀成了今日的一場慘劇。”
  左丘煌臨雙手負背,嘆息開口。
  “哼,二哥,你該不會忘了當年大哥是如何死的吧?是太上教!到得如今,你們卻居然依舊執迷不悟,借助太上教力量來戕害族人,簡直是罪該萬死!”
  左丘飛冥神色怒發須張,渾身染血,怒瞪的眼眸充斥殷紅血色,猶如一頭瀕臨絕境殊死掙扎的困獸。
  在他身邊,僅剩的八位左丘氏高層長老也都是一臉憤怒,神色間寫滿了無盡仇恨,他們一系眾多同伴在這幾天內被無情屠戮,早已令他們憤恨到了極致。
  “當年的事情,本就是大哥做錯了,孰是孰非,我也懶得和你爭辯,念在彼此血脈相連的情分上,我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現在認錯,我可以出面保你們一命。”
  左丘煌臨略帶憐憫地看著左丘飛冥等人,聲音帶著一股勝利者獨有的高高在上味道。
  “煌臨老祖所言極是,只要爾等愿意投誠,我以族長的名義起誓,保證給爾等留下一條活路,這么做,也是不忍心咱們左丘氏再動蕩下去,以免淪為外界笑柄。”
  這時候,左丘峰也是抵達到場,凜然開口出聲。
  不止是左丘峰,魏刑也帶著一眾人馬悉數趕到,佇足在一側,目光戲謔地望著左丘飛冥等人,猶如盯上獵物的禿鷲,殘忍無情。
  “投降?哈哈哈,你以為我會像你們一樣,給他們這些太上教充當走狗?”
  左丘飛冥目光從左丘煌臨、左丘峰、魏刑等人身上一一掃過,知道大勢已去,想起這些天逝去的那些族人,心禁不住悲愴欲狂,再忍不住憤怒大笑出聲。
  ——
  PS:今晚2更一起發了,刷新一下,應該可以看到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