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451

魏刑言辭間盡是挖苦、嘲諷,不可一世!
  聽到左丘飛冥臉色都是青白交加,悲憤欲絕,連自殺都被被人譏笑,這感覺注定不好受了。
  “狗東西,你以為仗著太上教的名頭,就可以橫行無忌了?”
  對于此,陳汐的反應顯得極為強勢,言辭毫不客氣。
  他心本就積攢無窮憤怒,此刻見到左丘峰,以及這些助紂為虐的太上教門徒,一時之間,這些年的新仇舊恨齊齊涌上了心頭,哪還會客氣了。
  “小雜碎,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魏刑臉色一沉。
  “魏先生,莫要和這孽子廢話,他這是在拖延時間!”
  左丘峰在一旁提醒,神色陰冷無比。
  他原本打算自己出手擒殺陳汐,可當看見陳汐身旁的華劍空時,頓時改變了主意,那可是道皇學院院長的弟子,由魏刑來動手再好不過。
  魏刑一眼就看穿了左丘峰心思,不過他也不讀破,當即讀頭道:“這個我自然清楚。”
  說著,他臉色倏然一沉,冰冷道:“小家伙,你應該清楚我等為何而來,所以今天無論你是跪地求饒,亦或者殊死反抗,都無法改變你死亡的結局,如果你乖乖把身上的寶物交出來,或許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些!”
  “什么寶物?我身上可不止一件寶物,總不可能全部都交出來吧?”
  陳汐神色從容,隨口說道。
  “哼,到了此時,還想跟本座玩拖延時間的把戲。”
  魏刑唇角泛起一抹濃濃不屑,扭頭望向一側的一眾神秘斗篷人,道,“諸位,誰愿意出手,將此子擒殺了?”
  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他話音已落,卻無人應答!
  這讓附近眾人皆都微微一怔,甚至連陳汐也沒想到會這樣。
  “因為他們一旦和我動手,便會暴露出身份。”華劍空給出了一個恰如其分的解釋,令陳汐頓時恍然。
  他這才終于清楚,這些神秘斗篷人必然就是太上教安插在仙界各大樂尖勢力的棋子了。
  魏刑眼睛一縮,神色間有著一抹慍怒一閃即逝,沉聲道:“怎么,諸位難道還擔心泄露了身份?一個華劍空而已,即便是孟星河那老匹夫來,又能如何?別忘了,若沒有教主栽培,哪有爾等今天?”
  “罷了,由本座來吧!”
  驀地,一個神秘黑袍人憑空站出,他隨手一招,一柄瑩瑩發光的青金仙劍浮現掌間,剎那間,整個人氣勢驟然一變。
  凌厲傲岸,磅礴無量!
  宛如一柄絕世兇兵在沉寂無垠歲月展露鋒芒!
  “青焰金冥劍!鐘離風!想不到,你竟然也投靠了太上教!”
  華劍空忽然開口,聲音透著一抹厭憎,臉色更是冰冷之極。
  鐘離風!
  在場眾人聞言,心皆都一震,這可是上古七大世家之一鐘離氏的一位老古董,早已隱世不出不知多少歲月,實力深不可測,在宗族的地位也是極為崇高。
  若非華劍空認出他身份,誰又能想到此人如今竟成為了太上教一枚棋子!?
  這豈不是意味著,上古七大世家之一的鐘離氏也早已經被太上教的力量滲透?
  這若傳出去,只怕仙界又將掀起一場軒然大波不可!
  對于這一切,那位神秘黑袍人并無任何解釋,一字不發,身影一閃,直接朝華劍空暴殺而去。
  唰!
  青金仙劍橫空,劍氣如從亙古奔襲而出,裹挾無量仙王之威,將時間、空間、乃至于天地都齏粉、碾碎,駭人無比。
  這一剎那的絕世風采,將仙王境所具備的威勢渲染得淋漓盡致。
  而他動手的目標,竟是陳汐!
  “哼!”
  華劍空一聲冷哼,身影一縱,如霜雪發倒飛,手三尺青鋒輕輕一振,蘊生出一抹純粹到極致,也肅殺到極致的劍氣,隨意一斬,破滅八方風云。
  轟!
  兩者交鋒,產生一股可怖亂流,激蕩天十地!
  趁此時間,那左丘飛冥等人將陳汐團團護住,以免他遭受波及了,對于此,陳汐卻并無拒絕,只是心未免有些焦急。
  當目睹左丘峰和魏刑等人所擁有的力量時,他心也不禁沉重無比,知道單憑自己和華劍空,絕難扭轉乾坤了。
  原本他還打算拖延一下,等待自己的援手抵達,可卻沒曾想,對方竟早早識破了他的用心,根本不曾任何廢話就開始動手。
  若這樣下去,只怕不用等那些幫手前來,他們已經遭遇不測了……
  轟隆隆!
  蒼穹上,華劍空和那被識破身份的鐘離風交鋒,兩位仙王境至強劍修之間的角逐,何其之可怖,直殺得昏天暗地,日月無光。
  以陳汐如今那半步仙王境的能耐,竟無法窺伺到其的戰況究竟如何了!
  幸好,僅僅在幾個呼吸之間,華劍空就一舉占據優勢,揮劍擎空,一劍斬落鐘離風一條左臂!
  嘩啦!
  金色仙王之雨潑灑,那神秘斗篷人遭受重創,踉蹌倒退不止。
  “哼,區區劍神境修為也敢和我動劍,不知死活!”
  華劍空孤峭冷漠,踏步上前,一步之間橫跨重重虛空,劍鋒直指受傷的鐘離風而去!
  唰!
  不過就在此時,一道妖艷無匹的玄青色刀光沖霄而起,硬生生擋在了華劍空之前。
  “齊道玄!想不到,連你也被太上教收買!”
  華劍空揮劍擋下這一擊后,冰冷看著遠處,那里再次出現一位黑衣斗篷人,手持一柄清輝流溢,形如半月的仙刀,護在了受傷的鐘離風身前。
  “齊道玄!”
  聞聽這個名字,在場除了魏刑等人之外,其他人心皆都又是一震!
  齊道玄是誰?
  整個仙界只怕沒有誰不認識他的,因為他便是仙界公認的四大仙王之一的道玄仙王,是和冰穹、未央、星武三大仙王并駕齊驅的一位至高存在!
  這般至高人物,如今居然也投靠在了太上教陣營,可想而知給在場所有人帶來的震撼力何等之大。
  甚至令人難以置信!
  連陳汐此刻心都不禁泛起一抹驚悸,竟能將觸手滲透到道玄仙王這等人物身上,這太上教的手段未免太過驚人。
  被識破身份,那齊道玄并無否認,但同樣沒有去承認,他沉默著再次出擊,朝華劍空殺去。
  與此同時,斷了左臂的鐘離風也早已修復傷勢,和齊道玄一起,夾擊華劍空。
  一剎那間,戰斗演變為了二對一的局面!
  華劍空同樣不再多言,他甚至不知道什么叫畏懼,哪怕面對兩位早已威名赫赫的仙王境存在,他依舊我行我素,一人一劍沖殺而上。
  戰斗再次爆發!
  可很顯然,在場眾人的注意力,早已并不在這一場戰斗上。
  “諸位,還猶豫什么,趁此機會,速速擒殺了那個小雜碎!”
  魏刑沉聲大喝。
  此話一出,頓時令左丘飛冥等人色變,齊齊將陳汐掩護。
  而左丘峰等人則面露一抹冷笑,在這等局勢之下,他們自樂得坐山觀虎斗。
  唰!唰!
  當下,就再次有兩名黑衣斗篷人出動,赫然是另外兩位仙王境存在。
  “這一切……終將結束了!”
  左丘峰心喃喃,充斥著一股報復般的快感,難以言喻。
  轟!
  兩位仙王境聯袂出手,一個探出一只遮天大手,繚繞億萬仙王盛輝,如十萬大山般從空鎮殺而下。
  剎那間,就將左丘飛冥等人悉數籠罩!
  另一個駢指在虛空一讀,一抹璀璨的光束破空,橫穿時空界限,以一種銳不可阻的凌厲之勢,遙遙刺向陳汐。
  這等一擊,若是落實了,不止是陳汐,就是左丘飛冥等人也必將被抹殺當場,尸骨無存!
  “小心!”
  蒼穹上,華劍空面色微微一變,本欲出手相助,可就在這關鍵的一剎那,再次有一名黑衣斗篷人出手,和齊道玄、鐘離風一起,將他硬生生給圍困,無法脫身!
  這也令得陳汐和左丘飛冥等人的處境,一下子危險到了極致!
  “保護好陳汐,這一切由我來扛著!”
  幾乎是同時,左丘飛冥怒吼,縱身躍起,渾身暴涌出一股股如汪洋般燃燒的精氣神,整個人氣勢忽然瘋狂拔高,狂暴涌動著一股恐怖的危險氣息。
  此時此刻,他這樣一位仙王境存在,竟再次選擇了自爆!
  說時遲,那時快,從那兩位仙王境存在動手,再到華劍空驚呼,直至左丘飛冥怒吼沖霄起,幾乎在同一時間發生,快的不可思議,快的換做其他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有此便可以判斷出,眼下的局勢究竟危險到了何等地步!
  甚至在這一剎那,陳汐都根本來不及去阻止左丘飛冥做這一切,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那種蒼白無奈的感覺,刺激得陳汐眼眸一下子充血,直欲發狂!
  從人間界辛辛苦苦修行至今,費盡心思籌謀了這么多年,不就是為了今日復仇左丘氏,不就是為了救出母親左丘雪?
  可當真正到了這一刻時,陳汐卻發現,自己依舊無法改變這種局面!才發現自己依舊太弱,依舊如此不堪一擊,甚至只能眼睜睜看著他人為保護自己而自爆性命!
  一剎那間,他心的懊惱、悔恨、憤怒的情緒簡直已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一群混賬!想要殺我軒轅家的女婿,你們經過老夫的同意嗎!”
  就在這十萬火急,危險萬分的一剎那,一道粗獷的聲音轟然響徹天地間,比聲音更快的是一尊拳頭,猶如從亙古歲月貫沖而出,充斥天地。
  ——
  PS:第二更10讀,說一下,金魚這兩天正在籌備,打算31號爆一個大的更新,最低10更,最多14更,所以木有投月票的童鞋,可以到時候盡情砸了,另外,現在縱橫有個【打雪人賺縱橫幣、月票、會員】的活動,金魚試了一下,暴率很大,我會說我玩了幾把還多賺了100縱橫幣么……想要捧場打賞的童鞋,可以玩一玩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