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452 乘龍遨游

聲如驚雷,粗獷豪烈,響徹天地間。
  然而那一尊拳頭,卻比聲音更快了無數倍,仿似橫貫無垠時空而至,所過之處,時空幻滅,混沌激蕩,看似簡簡單單,威勢卻無處不在!
  一拳之威,甚至將天地充斥,欲要將這乾坤枷鎖都打破,端的是驚天動地,霸震山河。
  轟!
  一陣恐怖的轟鳴聲涌現,猶如怒浪卷蒼穹,擴散天十地。
  這一剎那,陳汐腦袋嗡的一聲,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耳只聽到一陣驚呼聲響起。
  “破道戰拳!”
  “軒轅氏家主軒轅紹!”
  “該死!”
  當陳汐視野恢復清明,就看見身旁已多了一位雄峻高大、身披紫袍,濃眉大眼,威勢睥睨傲岸的年。
  他隨意一立著,渾身便彌漫著一股巍峨如蒼穹般的霸道之氣,就像一尊遠古神魔般,氣吞萬里山河。
  此人,想必就是阿秀的父親軒轅紹了!
  瀕臨絕境,重獲生機,令得陳汐心充斥的憤怒、悔恨情緒也是得到紓解,尤其當看見左丘飛冥并未自爆身亡時,他心再忍不住輕舒了一口氣。
  而在蒼穹之上,華劍空依舊在奮戰,以一敵三,竟渾然不落下風,顯得極為強悍!
  這可是仙王境對決!
  其還有一位威名震仙界的道玄仙王,一位上古世家鐘離氏隱世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古董鐘離風。
  另外一位雖不知姓名,可戰斗力卻完全不遜色于道玄仙王和鐘離風,而華劍空能夠做到以一敵三,可見其戰力有何等驚人了。
  旋即,陳汐就把目光望向了遠處,就見左丘峰、魏刑等人,皆都一臉陰沉地望向自己這邊的軒轅紹,眸子里蘊含著冰冷森然之意。
  顯然是在憤恨軒轅紹突兀殺來,打亂了他們的行動。
  “軒轅紹!這孽子什么時候成為了你軒轅氏的女婿?莫非你以為單憑你一人,便可以扭轉眼前局面?”
  左丘峰沉聲開口,“我勸你還是盡早離開,不要攙和進這一場渾水,否則……只怕你可就有來無回了!”
  “哈哈,左丘峰,這么多年不見你居然還如此不要臉,阿雪當年答應我的事情,整個仙界誰人不知道?偏偏你這老混蛋裝聾作啞,如今更是和太上教這些狗崽子同流合污,簡直是不要臉之極!”
  軒轅紹仰天大笑,他面容威儀睥睨,雙眸開闔如電,一言一語充斥著一股天上地下唯吾獨尊的霸氣,雖只寥寥一人,卻有力擋千軍之勢,顯得極為特別。
  尤其是,他還毫不客氣直罵左丘峰不要臉,罵魏刑等人狗崽子,其膽魄之盛,也是令人咂舌。
  此話一出,頓時令左丘峰、魏刑等人勃然色變,臉色陰沉不已。
  陳汐再則一旁聽到暗自苦笑,他當然知道軒轅紹所說的是什么,只是被軒轅紹一口一個女婿地叫著,終究有些不自在。
  “軒轅紹!你休要猖狂!真當我左丘氏奈何你不得?”
  左丘峰沉聲厲喝。
  “左丘家主,不要再和他廢話,既然這位軒轅家主眼巴巴來了,那就留下來吧!”
  魏刑森然一笑,揮了揮手。
  唰唰唰!
  當下就有三位黑衣斗篷人站出,值得一提的是,剛才朝陳汐動手的那兩位仙王境存在也在其。
  可惜的是,他們就差一絲就能滅殺陳汐,卻被突然殺來的軒轅紹一拳給破壞掉。
  “喲嗬,好大的口氣!就憑這些藏頭藏腳的貨色,也想留住我軒轅紹,要戰便戰!老子忍耐了這么多年,早就想宰幾頭太上教的狗東西發泄發泄了!”
  軒轅紹不屑冷哼,身影一挺,渾身氣勢愈發霸道睥睨,驚擾天地,令萬物都陷入哀鳴顫抖,似在向他臣服。
  “殺!給我殺了這大言不慚的匹夫!”
  魏刑暴怒出聲。
  “哼!想要以多欺少?真當我軒轅氏無人了?”
  然而還不等那三名神秘斗篷人出動,一道乖戾沙啞的聲音再次響徹天地,伴隨聲音,兩道身影撕裂虛空而至。
  一個灰發銀袍老者,一個燕頜虎須的年,兩者模樣不同,但氣勢卻同樣的強盛,赫然是兩位仙王境存在!
  “軒轅封塵!軒轅拓北!”
  左丘峰眼眸一縮,認出來人赫然是那軒轅氏的兩位老古董,和左丘氏的左丘煌臨、左丘飛冥、以及鐘離氏的鐘離風都是同一輩分的存在!
  想想也是,左丘氏都擁有數位仙王境存在坐鎮,身為上古七大世家之一的軒轅氏,又怎可能不如左丘氏了?
  這還不包括如今已征得仙王大道的軒轅破曉,細算起來,軒轅氏的底蘊甚至比左丘氏還有渾厚三分。
  看見這兩位軒轅氏的老古董出現,陳汐心愈發鎮定,他清楚,應該是阿秀已經把自己的行動告之了軒轅氏。
  不出意外,只要時間拖得越久,局勢便會對自己越有利!
  而魏刑的臉色則猛地一沉,又多出兩個軒轅氏的仙王境,也就意味著眼前局勢已開始逐漸產生一絲逆轉的征兆了。
  這可不是什么好事!
  幸好,他們如今依舊占據絕對優勢。
  一想到這,魏刑知道再不能拖下去了,當即傳音給他身后僅剩的三位神秘斗篷人:“三位,局勢似乎有些不妥,一起動手吧,趁早結束了這一場斗爭。”
  那僅剩的三位神秘斗篷人互望一眼,當即也是站出來,和之前那三名神秘斗篷人一起,遙遙和遠處的軒轅紹、軒轅封塵、軒轅拓北對峙。
  對一,同樣占據絕對優勢!
  這讓魏刑安心不少,但出于謹慎心思,他還是傳音給左丘峰:“左丘家主,局勢可有些不妙了,你若再袖手旁觀,只怕結局可不是你們左丘氏能扛得住的。”
  左丘峰臉色陰沉:“魏先生放心,我等自不會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
  說話時,他也是傳音給左丘煌臨等人,讓他們做好出手的準備。
  “三對,兩位感覺怎樣?”
  對面,看著遠處的位神秘斗篷人,軒轅紹忽然笑了,扭頭問身邊的軒轅封塵二人。
  “還可以。”
  “只能拼了。”
  軒轅封塵和軒轅拓北回答的都很輕松。
  “好!那就動手吧!華劍空那小子只怕撐不了多久了……”
  說話時,軒轅紹瞥了一眼在蒼穹上激戰的華劍空,就收回目光,然后一步跨出,渾身氣息再次暴涌,如淵如獄,似驚龍蘇醒。
  “前輩,不著急動手,時間拖越久越好。”陳汐見此,禁不住在一側飛快道,“用不了多久,局勢只會對咱們越來越有利。”
  “哼!你小子給我呆一邊去,你若被人打殘了,阿秀那丫頭非撕了我不可!”
  軒轅紹笑罵了一聲,旋即,踏步而出。
  轟!
  寥寥一步,卻似天降驚雷,天搖地動。
  戰斗,一觸即發!
  然而,就在此時,再次有著一道淡紫色神輝,倏然劃破蒼穹而至,紫芒流轉之間,勾勒出一道曼妙修長的綽約倩影,婀娜飄逸,清麗出塵。
  原本正欲動手的軒轅紹等人頓時止步,幾乎是同時,那位神秘黑袍人的身影也倏然停滯。
  這一刻,場目光齊齊落在了這一道突兀而來的倩影上。
  她面容清美,瑩白額頭飽滿,閃爍著慧光,黛眉如柳,星眸靈動,有一種出塵超然的美麗,正是讀讀,也就是未央仙王!
  “未央仙王!”
  在場眾人皆都認出來者身份,眼眸齊齊一凝,彼此皆都不確定未央此來,究竟是屬于哪一個陣營。
  唯獨陳汐微微有些意外之后,就驚喜道:“讀讀?你……怎么來了?”
  “遇到這么大的事情,你又不通知我,我只能自己來了。”未央仙王嗔怪似的瞪了陳汐一眼,飄然來到了陳汐身邊。
  陳汐不禁有些慚愧:“此事發生太突然,令我也有些措手不及,對了,你不是在閉關么?”
  “只差一線,便可踏入封神門檻,不過你有急事,我那還顧得上什么封神不封神?”讀讀笑著傳音,并不打算把這消息讓其他人得知了。
  陳汐心不禁涌出一抹感動,他很清楚,對于一名正在沖擊封神境的仙王而言,硬生生止閉關是何等殘忍的事情,甚至有可能因此徹底失去那一場封神機緣。
  而讀讀為了幫助自己,偏偏就這樣做了,這讓陳汐如何不感動?
  看見陳汐和未央仙王交談,關系明顯不同尋常,軒轅紹等人微微一怔,便欣然不已,多出一個幫手,他們自樂的看見,尤其這未央仙王的能耐可是非同尋常,有她加入,局勢必將對他們愈發有利。
  而左丘峰、魏刑等人的臉色則又是一沉,終于敢確認,這未央仙王是陳汐請來的。
  換而言之,陳汐那邊在這一刻又多出了一位仙王境幫手!
  這讓他們心焉能不驚怒,若任由這種局勢發展下去,之前他們所占取的絕對優勢,也勢必將會被打破了!
  “這個未央仙王,就交給我和煌臨老祖對付了!魏先生,動手吧,再不能有任何猶豫,否則時間越久,變數只會更多!”
  左丘峰神色陰沉,咬牙開口,做出決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