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45 圖謀甚大


  第三更!拜求收藏!
  ——
  潛龍榜大比進行至此,浮屠試練塔四象境內的兩千名年輕一代紫府修士,已慘死二百余人,捏爆玉符被傳送出塔外的有一千五百余人,兀自堅持戰斗的,則僅剩下不到三百人。
  在這慘死的二百余人中,很大一部分是被那九名來歷神秘的陌生修士偷襲刺殺而死,令人觸目心驚。
  這些慘死的修士大多來自龍淵城各大勢力,年輕、潛力大,資質絕佳,每一個都被宗門寄予厚望,然而,此刻卻皆慘死倒地,身隕道消,對各家宗門而言,損失可謂是慘重無比。在以往的潛龍榜大比中,根本就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而造成這一切的兇手,皆是那九名神秘的陌生修士!
  慶幸的是,四象境原本就不大,很快,僅剩的各家宗門弟子便發現蹊蹺,當即聯合一起,以翡冷翠和邱冷為首,朝那九名神秘的陌生修士殺去。
  看到這一幕,立在浮屠試練塔外的眾人,緊繃的神經終于松緩了許多,只要能殺死這九人,比賽或許還能順利進行下去。
  然而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眼看就要把那九名神秘陌生修士包圍住了,在那僅剩的三百名各家弟子中,竟然有五十多人突然反水,對身邊的各大勢力子弟痛下殺手,只一瞬間,再次有四十多人殞命當場!
  這突然叛變的五十多名修士,竟然是與那九名神秘的陌生修士一伙的!
  這驟然之間的變化,不僅令浮屠塔外的眾人驚住了,就是浮屠塔內的各家子弟,也都被打的措手不及。
  局勢,也在這瞬間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翡冷翠和邱冷為首的各家子弟,如今已只剩下不到二百人,而他們的對手,則已從九人變成了六十五人!
  并且這些面孔陌生的神秘修士,似是一直在隱藏實力,直至此刻叛變,才展露出自己的真正實力,一個個強橫之極,雖比不得翡冷翠和邱冷,但卻穩穩勝過其他各家子弟一籌。所以哪怕他們只有六十五人,反而隱隱還處于優勢地位。
  戰斗很快爆發。
  在那六十五個神秘陌生修士的聯手下,一個個龍淵城各家勢力的子弟捏爆了手中傳送玉符,含恨離開,甚至有些來不及逃命的,徑直被斬殺當場。
  戰斗之慘烈,畫面之血腥,令浮屠塔外的所有人的面色都是難看之極,心中就像壓了一塊巨石,直喘不過氣來。
  并且所有人都注意到,那些神秘的陌生修士哪怕戰斗至死,也決不捏爆傳送玉符,就像對生死漠然之極的死士一樣,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
  也正是因為這些家伙一個個狠辣無情,漠視死亡,片刻后整個戰場上已只剩下翡冷翠、邱冷等十余人,而反觀敵人,卻仍舊有三十二人虎視眈眈。
  完了!
  這是浮屠塔外所有人心中唯一的念頭,事實也并不出他們所料。
  “咱們走吧,再戰斗下去已經無意義了。這些人根本不是來參加潛龍榜大比的。”翡冷翠一邊吃力地抵擋著四周如潮水的攻擊,一邊朝旁邊的陳昊說道。
  “的確如此,這些家伙一個個心狠手辣,無情冷酷,根本不像是我南疆之人。”旁邊的邱冷也說道:“走吧,咱們出去還可以活命,這些家伙一旦出去,恐怕會被各位師門長輩擒拿下來,抽筋扒皮,嚴刑拷打,死無葬身之地。”
  “好!走!”陳昊一劍劈退一名敵人,捏爆了手中傳送玉符。
  砰!砰!砰……
  幾乎在同時,翡冷翠等人也相繼捏爆傳送玉符,消失原地。
  一瞬間,整個四象境內,竟似是只剩下了那三十二個神秘的陌生修士。
  “機會終于來了,這座浮屠塔可是佛家流傳下來的仙器,雖已殘破損壞,器靈也湮滅無蹤,但只要落在我手中,給我百年的時間,我一定可以完好修復它!”在浮屠塔外,極遠處的一個陰影中,一個一襲黑袍的女子緩緩說道,聲音低沉冰冷,她整個人遮擋在黑袍中,看不出其樣貌,顯得神秘之極。
  “恭喜梵殿主,只要剩下的三十二名魔靈衛中有十人能進入浮屠塔最高層,就能夠掌控此仙器之核心,到時候這件無上仙器就是您的了,也只有您這等身份,才配得上這等法寶!”在黑袍女子旁邊,一個同樣全身遮擋在黑袍中的中年男子恭敬說道。
  “莫要高興過早,這浮屠塔外邊可有著不少好手,風冥,你做好準備,待會三十二名魔靈衛一旦得手,你我同時出手接應,拿過浮屠塔轉身就走。”被稱作梵殿主的黑袍女子緩緩說道。
  “喏!不過梵殿主,那三十二名魔靈衛……”名叫風冥的黑袍男子猶疑道。
  “死便死了,到時候主上問起來,由我來解釋。”
  “那再好不過了。”
  “嗯?”黑袍女子似是察覺到什么,驀地朝浮屠塔表面望去,寬松的黑色帽子下,投射出一對寒冷徹骨的眼神,以及一截精致白膩如美玉般的下巴。
  ——
  ——
  完了!
  這次潛龍榜大比,各家門派的損失,可謂是慘重之極!
  都是這些該死的家伙,好好一場潛龍榜大比,卻硬是成了一處血流成河的戰場,等這些家伙出來,非把他們碎尸萬段,挫骨揚灰不可!
  浮屠塔外,望著立在四象境的那三十二名神秘陌生的修士,在場所有人心中都是沉重無比,憤怒無比。
  “咦!那是……”
  “陳汐!竟然是陳汐!他竟然還沒有離開!”
  “嗯?他朝那三十二人惡徒飛掠過去了,難道要以一己之力滅殺他們嗎?”
  “都什么時候了,別開玩笑了好不好,那些人可不是蘇家子弟能相比,他們一個個心狠手辣,不懼生死,每一個人的戰斗力,甚至都能夠與流云劍宗的翡冷翠相比,陳汐再厲害,碰上這三十二人也是只有逃命的份兒了。”
  在場眾人驀地發現,在四象境中,陳汐正在朝那三十二個神秘的陌生修士靠近,不由發出一聲聲驚呼。
  “這小子到了這個時候還逞強,真是找死!不過,最好這小子逃出來為好……”
  玉臺上,蘇家家主蘇震天望著浮屠塔內的陳汐,想起慘死的六個黃庭修士和一個兩儀金丹境修士,想起慘死的九十六名年輕精銳的蘇家子弟,他心中就涌出一股滔天恨意,恨不得現在就抓住陳汐,用盡一切酷刑狠狠炮制他!
  ——
  ——
  當陳汐趕到青碧森林時,就看到無數具尸體橫躺地面,血流成河,死狀凄慘無比,他心中猛地一揪,神念擴撒而出,仔細掃過所有尸體,直至確認并沒有弟弟和杜清溪他們,這才暗自松了口氣。
  不過,這樣血腥殘忍的一幕,依舊令他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因為他隱隱約約感覺到,似乎這四象境內發生了一場自己不知道的異變……
  “嗯?那里還有一個人。”便在這時,極遠處的森林中驀地響起一道聲音,伴隨著聲音,幾十道身影像一片滾滾飄來的烏云一般,眨眼間便已出現在陳汐面前。赫然便是那三十二名神秘的陌生修士,也就是那神魔的梵殿主口中的魔靈衛。
  不過這一切陳汐皆不知道,但是他卻敏銳發現,這些人身上殺氣濃郁之極,衣衫上還染盡鮮血,明顯剛經歷過一場惡戰。
  陳汐指著地上那些尸體,問道:“這些人都是你們殺的?”
  “不錯,如今你們龍淵城各大勢力的子弟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你一個人了,我勸你還是自己滾出去為好,免得丟了自己的狗命。”一個有著一頭醒目白發的男子踱步而出,正是那個名叫陸平的修士。
  滾出去?狗命?
  陳汐眼眸一瞇,面無表情道:“哦,這么說,你們都不是龍淵城的修士了?若我猜測不錯,你們或許連南疆的修士都不是。”
  “哼,你以為我會告訴你?”陸平不屑一哼,旋即揮手道:“快滾,快滾,你這小雜碎廢話怎么這么多,別逼著我等出手啊,否則你這條狗命活不到明天了!”
  被人連續辱罵,陳汐再好的性子也不由勃然大怒,心中殺機頓起,嘴上卻平靜道:“你們殺了這么多人,恐怕出去也得死,既然如此,可否告訴我,你們此來所圖何物?莫非是這座寶塔?”
  在陳汐看來,這些家伙的行為太不正常了,似是毫不擔心自己的安危,也決非為了潛龍榜大比的名次和獎勵。那么,他們肯定是有所圖謀,并且圖謀甚大,否則決不會在各大勢力宗主的眼皮子底下,如此肆無忌憚地殺人。
  “你怎么……”陸平愕然道,旋即猛地反應過來,及時閉上了嘴巴。
  可惜已經晚了,陳汐此刻已經可以確定,這些家伙就是為了這座寶塔而來,畢竟這寶塔當年可是一件仙器,雖說已經殘破損毀,可是對于能修復它的人而言,無疑是一件夢寐以求的絕世寶物。
  “看來這些家伙手中,應該有修復寶塔的方法,若是能落入我手中,豈非等于白白撿了一件仙器?”陳汐砰然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