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455 末法漩渦

(內容已修改完……)
  戰斗依舊在持續。
  陳汐沉默、肅殺、凌厲,隨著戰斗的延續,氣勢非但沒有衰減,反而節節攀升,大有橫掃天地,席卷八荒之勢。
  若非親眼所見,絕難想象如今的陳汐,已強大了這般地步,堪稱是絕世妖孽。
  戰場中——
  血雨滂沱。
  慘呼驚天。
  宛如血色煉獄在重臨人間。
  直至后來,魏刑心中發寒,根本不敢再有遲疑,厲聲命令左丘峰一系的其他高層大人物也加入到了戰局中。
  這些左丘氏大人物攏共三十余人,個個都有半步仙王境界,原本還不情愿出手,但他們也清楚,一旦任憑陳汐如此殺伐下去,那么等這些太上教的狗死光之后,就輪到他們了。
  故而,他們最終還是加入了戰局。
  一下子,陳汐的對手再次多出三十余個,并且有了這些左丘氏長老加入,的確給陳汐增加了不少壓力。
  “這些該死的東西!竟和太上教的走狗一起對付阿雪的兒子!”
  “簡直是不要臉到了極致!”
  “真恨不得現在殺光了這些混賬!”
  目睹這一幕,左丘飛冥等人都氣得渾身哆嗦,心中又是憤怒又是悲涼,他們本是同族人,流淌著同樣的血脈,可如今卻已反目成仇,兵戈相向,相互殘殺……
  何其悲哀!
  甚至,為了殘殺族人,他們不惜借助臭名昭著的太上教之力,若是左丘氏先祖有靈,只怕也會被這一幕活活再氣死不可。
  ……
  這一切對陳汐而言,的確壓力增加不少。
  不過,他卻不驚反喜。
  相較于太上教那些重要棋子,他更希望親手滅殺了這些左丘氏的混賬!
  若非是他們,自己母親左丘雪何至于被囚禁起來?自己陳氏族人又怎可能被屠戮殆盡,差點滅門?
  陳汐此來,本就是為復仇左丘氏,此刻他們竟主動送上門來,陳汐自是不會拒絕這等絕佳的復仇機會了。
  殺!
  下一刻,陳汐就把打擊重點放在了左丘氏這些高層大人物身上,出手狠辣無情,不給對方留下任何生機!
  轟!
  一名左丘氏長老閃避不及,直接被陳汐一掌摧斷脖頸,化作一具無頭尸體,橫飛出去,暴斃當場。
  “該死的孽子!早知如此,當年就不該留你一命!”
  另一名黑衣老者怒吼,暴怒如狂,手臂一展,施展空間奧義,化作萬千無形掌影,朝陳汐轟殺而去。
  陳汐自始至終一言不發,冷漠肅殺,腳步一沓,虛空爆碎,而他整個人倏然消失原地。
  下一刻,他身影已出現黑衣老者身前,猛地探手攥住對方脖頸,狠狠一扭,硬生生將對方頭顱擰了下來。
  嘩啦,一股濃稠血漿從那黑衣老者脖頸中噴出,灑了陳汐全身,染紅衣衫,映襯得他臉色愈發漠然冷酷,透著一抹鐵血無情的味道。
  嘭!
  隨手抓爆手中頭顱,陳汐身影一閃,在虛空中劃出一道殘影,再次朝一側的一名左丘氏長老撲殺而去。
  這些年積攢在陳汐心中的仇恨,此刻就像般,涌遍全身,刺激得他每一寸肌膚都在戰斗。
  他需要發泄!
  因為他已經隱忍了太多年,為此付出了無盡的汗水和鮮血,為此歷經了無數的殺伐和戰斗!
  如今,他終于等到了這一天,哪還按捺得住?
  若不宣泄,這一切仇恨就會化作一道無法釋懷的心結,甚至會成為他的一個魔障,阻斷他的道途!
  殺!
  殺!
  殺!
  這一刻的陳汐,甚至忘了那蒼穹之上正在爆發的仙王之戰,忘了他的對手究竟有多少個,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宣泄!
  宣泄仇恨!
  只有敵人的鮮血和死亡,才能撫平他心中的恨!
  片片血雨交織著斷肢殘臂飛灑,凄厲慘叫猶如催命的死亡之曲,不斷在場中激蕩,刺激得陳汐站意愈發強盛,如燃燒的熔漿,要焚化蒼穹!
  這一刻,無論是魏刑等太上教之人,還是左丘氏一眾長老,皆都心驚發現,陳汐像變成另一個人。
  他雙眸充盈殷紅血色,濃密烏黑長發飛揚,渾身氣勢愈發強盛,也愈發暴戾,仿似有一頭遠古兇獸在其體內復蘇,欲要擇人而噬!
  在這等情況下,他們不斷敗退,不斷有人被殺,任憑如何掙扎反抗,竟無法阻止陳汐一分一毫。
  這太恐怖!
  令人膽寒,包括魏刑在內的所有人皆都亡魂大冒,斗志也是隨之寸寸崩潰,快要扛不住這種致命的壓力。
  誰能想象,這一切竟是陳汐一人造成?
  其實他們根本就不清楚,論及修為,如今的陳汐是同輩半步仙王境的百倍有余,自身更擁有蒼梧幼苗之助,保證了仙力不會枯竭的問題。
  在道心修為上,早在圣仙境時,他就臻至到了“心嬰”地步,能夠和真正的仙王境存在比肩,根本不是半步仙王境層次可以比擬,這也保證了他持久作戰的底蘊。
  在劍道修為上,他臻至到了劍神圓滿境,連道皇學院中的大多數老古董,都遠遠被陳汐甩在身后。
  在道意修為上,那就更別提了,單單是他自己開辟出的“符之圣道”,都足以碾壓天下任何圣仙境存在,如今晉級半步仙王層次,他的符之圣道和時間、空間、生死三大至高道意也是相融在一起,可想而知其威力有何等恐怖。
  至于戰斗經驗、戰斗意志等等其他方面……哪怕陳汐還沒踏足頂尖地步,可也不是尋常之輩能夠媲美。
  這一切綜合在一起,就化作了陳汐如今所具備的恐怖戰斗力,在這等情況下,面對和自己同樣境的一群對手,試問,陳汐怎可能畏懼了?
  甚至在仇恨的刺激下,他所爆發出的戰斗力比之往常還有更強盛三分!
  而魏刑等人雖身為半步仙王存在,可又拿什么和陳汐比?換句話說,此刻的他們,根本就沒有資格和陳汐比!
  ……
  斗志一旦崩潰,注定兵敗如山倒。
  面對猶如魔神臨世般無法撼動一絲一毫的陳汐,魏刑等一眾半步仙王境存在心中已被一抹濃濃的恐懼取代。
  這一刻的他們,就像瀕臨死地的駱駝,只需要一根稻草的力量,就可以讓他們徹底崩潰!
  “啊——!”
  不過就在此時,蒼穹上驀地響徹一道凄厲無比的慘叫,聲音之刺耳,不僅令魏刑等人心中一顫。
  連陷入暴怒近乎瘋狂狀態中的陳汐,在此刻也猛地心中一震,恢復了少許清醒。
  不止如此,遠處的左丘飛冥等人,也都在此刻齊齊把目光望向了蒼穹,面露震駭之色。
  嘩啦啦!
  蒼穹上開始瓢潑金色的血雨,燦然熾盛,照亮天地。
  “煌臨老祖!”
  蒼穹上,左丘峰悲慟怒吼。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那一片金燦燦的仙王光雨,竟是左丘煌臨所流,而左丘煌臨整個人,如今則化作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骸,漂浮半空……
  一位仙王境存在,竟然隕落了!
  眾人皆都倒吸一口涼氣,顯然,剛才那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正是左丘煌臨所發出。
  而做成這一切的,自然就是仙王!
  此刻的她,衣袂飄舞,身影飄搖,清美無匹的玉容上一片超然睥睨之色,整個人籠罩在一抹淡紫色神輝中,宛如一尊女神祗般。
  實在很難想象,她究竟動用了何等法門,竟能夠在以一對二的局勢下,將左丘煌臨給斬殺。
  “要不要我幫你?”
  半空中,點點輕笑,望向陳汐。
  “若是可以,你還是先幫幫他吧。”
  陳汐搖頭,然后將目光望向另一側蒼穹中,那里,華正在以一敵三廝殺,不過戰斗進行至今,他已隱隱有些被壓制的跡象了。
  不止是華劍空這般的戰斗,包括軒轅紹、軒轅封塵、軒轅拓北他們那邊的戰斗,同樣在一直持續著,哪怕是左丘煌臨身死,也沒有影響到他們。
  不過相較而言,還是華劍空的處境有些不妙。
  所以陳汐才建議點點去幫華劍空一把。
  “聽你的。”
  點點應允下來,眼眸不經意一瞥左丘峰,道,“剛才這老家伙替你擋下了一擊,才會被我所殺,現在可再沒有人能替你出頭了。”
  說著,她素手一晃,兩輪紫鉞蒸騰而起,一輪朝左丘峰破殺而去,另一輪則撕裂重重虛空,朝華劍空的對手擊殺而去。
  陳汐見此,心中大定,局勢正在朝他們這邊傾斜,而他要做的,就是趁現在,將眼前這些家伙徹底解決了!
  一想到這,陳汐便不再遲疑,不過正在他欲要動手那一剎那,目光不經意一瞥,猛地注意到,左丘煌臨那一具尸骸上,此刻竟籠罩上一股奇異的力量,似乎他的精氣神、乃至于血肉、念頭都在一點點凝聚復活……
  災厄重生丹!
  這一幕,陳汐曾在斬殺冰釋天時見到過,哪會不明白,這左丘煌臨必然也是吞服了這樣能夠瞬間重生的丹藥!
  幾乎下意識地,陳汐就要閃身憑空而去,施展終結之力,將其徹底抹殺了,可惜,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就在他剛意識到這一點,左丘煌臨重新復活。
  這一幕,瞬間震撼全場!
  ——
  PS:第2、3、4、5、6章分別在11、12、13、14、15點,求月票!2014年最后一個月的最后一天,,把月票統統砸出來吧,讓我們爆個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