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457 院長駕臨

左丘峰的嘶吼,響徹全場。
  兩位老祖宗?
  自然就是左丘氏那兩位封神境存在——左丘北鏞、左丘冷華!
  聽到這個詞眼,左丘煌臨等一眾左丘氏高層皆都精神一振,原本被恐懼淹沒的心中重新燃起一抹希望。
  魏刑等一眾太上教門徒也都心中一動,面露一抹希冀之色。
  對方雖足足有三位封神境存在,可只要左丘氏這兩位老祖宗出現,哪怕無法扭轉乾坤,可也足夠化解這一場生死危機了!
  甚至……就是帶著他們一起逃命總歸是可行的吧?
  ……
  聽到左丘峰的求助聲音,左丘飛冥等人也意識到什么,頓時臉色一沉,心中憤恨不已。
  這一場左丘氏內亂發展到如今這般地步,雖說這兩位老祖宗沒有親自出手,可卻一直在背后支持著左丘峰一系,在這等情況下,左丘飛冥等人根本不可能會對這兩位老祖宗心存任何好感了。
  陳汐卻并不清楚這些,不過當他從左丘飛冥得知這一切時,心中也不免吃驚,萬沒想到,左丘氏中竟還有兩位封神境坐鎮了!
  “幸好,這次邀請了趙太慈他們三位前輩前來助陣,否則,后果著實不堪設想了。”陳汐瞥了一眼身旁的趙太慈、敖九悔、蚩蒼生三人,心中暗自慶幸。
  并且他已看出,趙太慈三人之所以遲遲不動手,明顯就是在等待左丘北鏞和左丘冷華的出現。
  不過,令陳汐意外的是,隨著左丘峰這一聲吶喊求助發出后,場中卻一點動靜也無,許久也不見有人前來相助!
  這是怎么回事?
  不止是陳汐心中疑惑,華劍空、未央仙王、軒轅紹等人也都暗自皺眉,都這個時候了,那左丘氏的兩位封神境還不出現,難道他們真打算眼睜睜看著左丘峰等人被屠?
  久久無人應答!
  這讓左丘峰等人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刷白慘淡,原本心中生出的一抹希望,頓時又被無盡絕望所取代。
  怎么會這樣?
  兩位老祖宗呢?
  難道他們已經打算放棄我等了?
  左丘峰心中僅存的一絲支柱也在這一刻轟然倒塌,忍不住大喊:“為什么?為什么?兩位老祖你們快出來啊!難道你們要眼睜睜看著我左丘氏萬載基業毀于一旦?!”
  近乎瘋狂的吶喊響徹天地,滾蕩不休,卻依舊無人應答。
  見此,趙太慈也是眉頭一皺,絕美如少女般的玉容上泛起一抹不耐:“罷了,他們既然龜縮著不出來,我們便先動手先滅了這些家伙吧。”
  敖九悔和蚩蒼生皆都點頭。
  此話一出,就像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徹底令左丘峰、魏刑等人崩潰。
  “逃!”
  “快逃!”
  “該死!該死!”
  一陣慌亂的大呼聲響徹,無論是左丘峰等人,還是魏刑等一眾太上教門徒,在這一刻皆都不約而同選擇了逃亡。
  那等模樣,簡直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腿了。
  原因無他,封神境太可怖,哪怕是仙王境在其面前也只有逃命的份兒,那等差距,就好像螞蟻和蒼鷹的區別。
  一個是三界中至高存在,另一個則早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兩相一對比,高下立分。
  所以,他們只能逃!
  “恩怨不斷,平添煩惱,諸位,還是留下來吧!”
  這一切,似早已在趙太慈預料中,她忽然輕輕一嘆,下一刻,探手一指蒼穹。
  轟!
  輕描淡寫一個動作,卻猶如天降一道神旨,一股神性氣息倏然彌漫天地。
  時間、空間、飛塵、光線……乃至于大道氣息、天地仙力,整個世界所有一切都被一股無形而晦澀的神性氣息禁錮,仿似在這一剎那間,萬事萬物都陷入到一種絕對的靜止、凍結狀態中!
  一指之間,乾坤靜止,大道臣服!
  這等驚世手段,也只有傳說中的神明才能擁有。
  那些原本撕裂虛空挪移而去的左丘峰、魏刑等人,此刻就像凍結在冰層中的魚兒,身影猛地一滯,再無法動彈!
  遠遠望去,他們一個個奇形怪狀,保留著逃跑的姿勢,可卻像一具具雕塑般一動不動,極為滑稽。
  可這一幕看在陳汐眼中,卻令他憑生無盡震撼。
  要知道,那其中可有不少仙王境存在,每一個在仙界中都擁有至高之力,可如今,卻竟抵不過趙太慈的隨手一指!
  這等力量,何其之恐怖?
  以往,在封神之域中目睹仙王對決,都讓陳汐心生震撼,憑生諸多渺茫之感,如今又看見一位封神境存在動手,那一刻所產生的震撼力,簡直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是的,這是陳汐第一次看見“神”的力量!
  雖沒有親身體驗,可看著遠處那些陷入靜止中的一道道身影,看著那些仙王境如同枷鎖的囚徒般無法掙扎,就足以證明神之力有何等可怖了。
  其實也正如此,這等力量已根本不是三界能夠擁有,而是超出了三界范疇,達到了另一個高度,其威力自不會普通了。
  不止是陳汐,就連華劍空、軒轅紹、軒轅封塵、軒轅拓北等人也都面露驚容,對此等神力產生一抹忌憚。
  唯獨未央仙王,眸中泛起一抹熾熱,因為她如今同樣只差一線,就能封神證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故而她比其他人更了解神之力的可怖之處。
  嘭!嘭!嘭!……
  一陣爆碎聲不斷響起,能夠清楚看見,那魏刑以及他附近的那些神秘斗篷人,無論修為高低,在此刻他們的身軀全部像易碎的琉璃般,齊齊爆碎、化作濃稠血雨,被磨滅在一股股無形的神性力量中。
  僅僅一個呼吸之間!
  魏刑和太上教九位仙王境核心棋子、二十五位重要棋子,在同一時刻身隕道消、灰飛煙滅!
  這一幕何止是可怖,簡直是駭人聽聞!
  一下子隕落九位仙王境存在,這若是傳入仙界,勢必會引起一場滔天轟動!
  就是華劍空等人看見這一幕,也禁不住一陣震驚,倒并非是憐憫魏刑等人,而是他們同為仙王境存在,擱在仙界中走到哪里都受人崇敬膜拜,威勢至高,可在面對一尊神明時,所有的驕傲、自負、至高全都蕩然無存。
  這就叫差距!
  對三界蕓蕓眾生而言,他們是仙王,是只能仰望的存在,而他們這些仙王在神明面前,也也只能去仰望,和仰望他們的那些蕓蕓眾生也沒什么區別。
  “這一切就交給你了。”
  忽然,趙太慈扭頭,望向了陳汐。
  場中,隨著魏刑等人被抹殺,如今只剩下了左丘峰、左丘煌臨以及約莫二十余位左丘氏長老。
  他們被一股神性之力禁制,思維仍在,只是根本無法動彈絲毫,連待宰羊羔都不如,起碼羊羔還能掙扎一下,而他們連一根手指頭都無法動彈!
  陳汐心中一震,頓時明白了趙太慈話中意思,深吸一口氣,鄭重道:“多謝前輩成全!”
  說罷,他轉身朝左丘峰等人踏步而去。這一場仇怨,終究是他和左丘氏之間的!所以,也自當由他親自動手來解決這一切,是殺是剮,完全看他自己心意。
  因為這是他的心結,是他心中的一道枷鎖,唯有打破解開,方才能除盡心魔!
  ……
  當看見陳汐一步步而來,左丘峰等人心中禁不住涌出一抹絕望,又是驚怒又是恐懼,偏偏根本無法發出一絲聲音,無法動彈一絲一毫。
  換而言之,此刻的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死亡步步接近!
  這種被人掌控生死的感覺,他們都不知多少歲月沒有體會過,如今卻只能坐以待斃,其中滋味,非親身體驗根本無法描摹出來。
  甚至,這種無助、憤怒、惶恐、絕望、悲哀的感覺刺激得他們快要崩潰,如果可以,他們寧愿轟轟烈烈廝殺一場而亡,也不愿如此憋屈地以這種方式去等待死亡降臨。
  這等手段何止是殘忍,簡直是殘暴!
  看似無聲無息,沒有任何折磨,可對他們的內心沖擊和摧殘,卻如同在煉獄中煎熬一般,直恨不得早早自殺了結了自己性命。
  可悲哀的是……他們此刻連自殺的力量都被剝奪!
  噗!
  復仇開始,一名左丘氏長老被抹殺,頭顱被收割,拎在了陳汐手中,尸體轟然墜地,徹底斃命。
  這一刻的陳汐,神色平靜的沒有任何情緒波動,宛如徹底化身無情的劊子手,一步步踏出,收割了一個又一個血腥頭顱。
  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多說一字,更沒有流露出仇怨得報之后的任何一絲的情緒,顯得極為平靜、甚至是漠然。
  這么多年的仇怨積攢心中,還有什么可說的?
  如果廢話可以救活那些逝去的陳氏族人,如果憐憫可以撫平心中的仇恨,他又何必一路廝殺至今?
  所以,他不愿再多說!
  所以,他決不會憐憫!
  這些仇恨,終究需要血和死亡來清洗,別無他法!
  甚至,以免在這一刻出現任何意外,他的動作顯得干脆利落無比,精準狠辣無比,根本不曾有一絲的遲疑,也根本沒有浪費任一絲的時間。
  因為他要的,就是復仇!
  僅此而已。
  ——
  ps:看了這一章,或許不少童鞋會感覺陳汐復仇的有些倉促,甚至無趣,但在金魚看來,復仇時對敵人的竭斯底里咆哮、無休止的羞辱、甚至是癲狂熱血的殺戮……這一切,終究不適合陳汐,這種感覺很微妙,說不出來。
  最后,這一些解釋是免費的,不要錢,再說明白一些,每一章章末的解釋都不要錢……
  第4更下午1點發~~~求月票啊啊啊啊~~~小伙伴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