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458 神明如雨

噗!噗!噗!
  血水飛濺,滾燙猩紅,染紅蒼穹。
  場沒有臨死前的凄厲慘叫,沒有憤怒怨毒的臨死詛咒,更沒有任何一句折磨羞辱的話語,自始至終,場只有一片沉悶的殺戮聲。
  手起刀落,收割頭顱!
  那沉悶的響聲,就是收割頭顱時,鋒芒切入與骨骼血肉時所產生,聽在人耳,令人不寒而栗。
  對這一切,陳汐卻顯得沉默、漠然無比。
  這一刻的他,就像化身一尊毫無情緒波動的死神,以最精準狠辣的手法,收割死亡,紓解心之仇恨。
  這片鳶尾沙漠,歷經了數天的驚世戰斗,早已被摧毀為廢墟之地,滿目瘡痍,天地浸透血漬,到處可見殘破的尸骸、殘破的法寶、紊亂的時空、混亂的戰爭煙霾……
  在這種宛如煉獄般的背·景下,陳汐此刻的殺人手法,明明如此沉默、如此平靜,可落入遠處眾人眼,卻令他們皆都心生各種復雜情緒,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悸動感。
  這一刻的陳汐,顯得如此陌生!
  “唉!”
  左丘飛冥嘆息,不忍目睹。
  在他身邊的其他八位左丘氏長老也同樣如此,神色陰郁。
  這一幕太慘烈,完全就是屠殺,而被屠殺的對象則是他們的族人,哪怕左丘飛冥早已不認對方,可畢竟……他們體內流淌著同樣的血脈。
  此刻看見陳汐以如此冷酷、血腥的手段去殺死那些族人,心自不免有些難受,不愿再去目睹。
  他們也很清楚,這一刻的左丘峰他們不值得憐憫,因為今日若無陳汐他們的加入,他們只怕早就被左丘峰他們所殺了。
  若是那樣,左丘峰他們又會心有不忍嗎?
  這一切,終究是早已注定了的,只能用一方的死亡來結束!
  “這小子心的仇恨太大了,也不知道他這些年是如何按捺抑制住的,居然沒有被心魔入侵,性情大變,實屬難得。”
  軒轅紹心也一陣心驚,陳汐此刻展現出的手段,太過平靜和漠然,也正因如此,給人造成的視覺沖擊力也最為震撼。
  軒轅紹自打修行至今,不知見過了多少變態殘忍,殺戮成狂的屠夫,可像陳汐這般冷靜沉默的,他還是頭一遭見到。
  若換做其他人,心積攢如此多仇恨,只怕早已性情大變,可偏偏地,陳汐道心純凈、并未產生任何一絲的魔障。
  在這種對比之下,也是給軒轅紹帶來了不少震撼。
  旁邊的軒轅封塵、軒轅拓北也皆都頷首,對軒轅紹的話深以為然。
  “不為仇恨所困,不因仇恨而違道心,這不很好么?”
  未央仙王卻不以為然,她同樣見多了生死,甚至見過許許多多的大能者,僅僅為一時之氣氛,毀掉十萬山河,屠戮八方城池,葬送了不知多少無辜生靈。
  相對而言,如今的陳汐只是復仇而已,僅僅只是手段顯得有些非同尋常而已,相較于那些殺戮成狂的乖戾之輩,根本算不上什么。
  華劍空抿嘴不言,但望向陳汐的目光,卻隱隱有些復雜的欽佩味道,心埋仇恨如斯年,竟能保持道心不墜,與之相比,當年的自己可有些不如了。
  趙太慈、敖悔、蚩蒼生三位封神境存在同樣并未開口,只是目睹了眼前一幕,他們心也是頗為觸動,不約而同升起一絲念頭,以后誰若和這小家伙為敵,那后果可著實不堪設想了。
  “情況有些不對。”
  忽然,趙太慈凝眸開口。
  “的確不對勁。”
  敖悔和蚩蒼生似也早已察覺,交換了一個眼神后,就開始警惕四周。
  不止是他們,這時候就連華劍空他們心也隱隱升起一絲不妥了。
  原因很簡單,氣氛太平靜了!
  從擊殺魏刑等一眾太上教門徒,再到如今陳汐親手復仇,整個過程,這天地間的一切,竟詭異的陷入一片寂靜。
  原本在趙太慈等人預料會出現的左丘北鏞和左丘冷華,竟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現身的征兆。
  難道他們已打算放棄左丘峰這一脈了?
  事情只怕不會如此簡單了!
  趙太慈等人很清楚,這一場左丘氏的內部沖突,看似只是他們內部的事情,實則其破壞力早已影響到了整個鳶尾仙洲,如今更是成為了全天下矚目的焦讀。
  畢竟,左丘氏乃是上古七大世家之一,底蘊古老渾厚,這等勢力一旦爆發內斗,可想而知會對整個仙界造成何等大的沖擊力。
  而太上教勢力的滲入,更是讓這一場左丘氏內斗蒙上了一層詭秘的味道,只要是有心人就會發現,這一場戰斗,甚至會影響到整個仙界的格局。
  可如今,太上教這邊都已損失了位仙王境核心棋子,七十位半步仙王境重要棋子,卻遲遲沒有下一步動作,甚至就像把此事遺忘了一樣,這本身就顯得有些不正常。
  位仙王境被殺啊!
  太上教哪怕身為三界至高道統之一,這等損失也堪稱巨大了!
  他們又怎可能善罷甘休?
  當然,也有可能太上教認為,單憑位仙王存在,足可以幫左丘峰掃平左丘氏內的一切障礙。
  可別忘了,太上教花費如此大力氣,又怎可能僅僅只是出于好心去幫助左丘氏?
  顯然不可能,太上教必然要趁此事件圖謀一些什么!并且圖謀甚大!
  “大家小心準備著,以我的推演之能,也僅僅只能發現今日之天機,詭譎波動,亂象洶涌,雖推演不到任何征兆,但卻讓我心生一抹悸動,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了。”
  趙太慈遙望蒼穹,神色漸漸變得認真,清眸如電,涌上兩道神焰金光,似要窺破天十地一切玄虛。
  “不錯,依我看來,今日之天機隱隱有被人操縱的征兆,若真如此,只怕是有更高層次的大人物摻合進來了……”
  敖悔沉聲開口,一張古奇蒼老的面龐上已彌漫上一抹凝重!
  聞言,在場所有人心一凜,讓兩位封神境存在都無法推演得知,莫非今日還有其他災劫來臨?
  ……
  在一眾大人物各有所思的時候,陳汐已來到了左丘峰身前,這一次,他動作終于出現一絲停頓。
  他手拎著長長一串血淋淋的頭顱,拖在了地上,足足有二十余個之多,那些頭顱面容上兀自殘留著死亡時的表情,或驚怒、或怨毒、或解脫、或猙獰、或不甘……
  可這一切,都無法令陳汐那漠然沉靜的神色產生一絲的變化。
  此刻,他望著一動不動猶如石像般的左丘峰,望著左丘峰眼眸充斥的驚恐、絕望、憤怒、怨毒之色,最終一字不發,手起刀落!
  噗!
  頭顱被斬,血泉噴涌,無頭尸體轟然倒地。
  這位左丘氏當今家主,這個仙界擁有滔天權柄的仙王境存在,這個……陳汐名義上的舅舅,暴斃當場!
  至此,以左丘峰為首的一派勢力高層全部伏誅。
  不過哪怕到了現在,陳汐依舊未曾因此而流露出任何情緒,依舊如剛才一般,將左丘峰的頭顱綁在了那一串長長的頭顱繩索上,手掌穩而有力,動作一絲不茍。
  那種感覺,就好像一位老工匠在編織一挑捆綁貨物的繩索,神情專注而認真。
  “從懂事那一天起,我身上就帶上了一道枷鎖,沉重的讓我舉步維艱。”
  “我不敢稍稍懈怠一分,因為我知道,對別人而言,懈怠是可以被原諒的,但我不行,我若懈怠一絲,也就意味著距離絕望和死亡更近了一分,因為身上這道枷鎖太沉重!我甚至不敢讓弟弟和我一起去承擔……”
  一邊把手的一串頭顱小心收起來,陳汐一邊在心喃喃。
  “你們是仙界大人物,可以視蕓蕓眾生為螻蟻,你們一個念頭,就可以決定無數人生死,更何況,當年的我只僅僅是人間界一個偏遠小城鎮的掃把星,連螻蟻都不如……所以,你們大抵是不會明白我心的痛苦和仇恨的,既然不明白,我又何必廢話?”
  “這就是仇恨,而我修行之初的一切意義,也僅僅只是為了復仇,但現在……不是了。”
  “于我而言,復仇的手段有很多,例如把你們的修為全部廢除,貶為礦奴,永生永世抬不起頭,例如把你們的魂魄一一抽取,終日被我用盡手段折磨的拷打,永生永世無法求生,無法求死……”
  “但這一切終究沒有讓你們死亡能夠讓我最安心,所以,你們只能死。”
  喃喃的心聲顯得很平靜,沒有鏗鏘有力,僅僅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在這個過程,陳汐已經把那一串大好頭顱收起,等待來日返回道皇學院,就送入鼎世界的松煙城,祭奠當年那些逝去的陳氏族人。
  而當他做完這一切,道心深處似乎有一道枷鎖被徹底打破,整個人從內外而感受到一種前所有為的輕松。
  仿似,生命在這一刻從黑暗走出,沐浴光明,整個人宛如發生一場蛻變,若鳳凰涅槃,重獲新生!
  正所謂——
  枷鎖困磨前生,道心不墜孽途,萬般恩怨了盡去,此身泥塑成金。
  悟即剎那成正,迷而萬劫沉流。破盡魔障合真修,哪來恒沙罪垢?
  ——
  PS:第四更送上,繼續呼喚月票~~話說,月票好少,打賞好少,數據好慘淡啊~~~這這也太打擊爆發積極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