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459 太上誅神

鳶尾沙漠上,蒼穹染血,大地滿目瘡痍。
  歷經一場驚世對決之后,諸多仙王境隕落,金色血液浸染乾坤,殘破尸骨遍布大地,其還有諸多強橫仙寶遺落其,成為無主之物。
  如果沒有陳汐等人存在,像這樣一片區域,很快就會吸引來無數仙界強者前來尋寶,從這些隕落的大人物身上“撞機緣”。
  這三界分布的諸多秘境,大多便是有此而來。
  一場對決,其生死恩怨再波瀾壯闊,當落下帷幕之后,就只剩下了那些殘骸、廢墟、浸染的仙血、遺落的仙寶……成為外界人眼的“藏寶之地”。
  但很顯然,眼前這一切還未到落幕之時。
  當斬殺左丘峰,將一串血淋淋的頭顱收起來之后,陳汐的目光便落在了那些遺落的仙寶上。
  仇怨已了,眼下自是收獲的時候。
  而很顯然,這次的收獲若能得手,絕對超乎想象。
  畢竟,在這一場歷時多天的激烈對決,隕落了太多大人物,其單單是仙王境存在便有十余個之多,其他半步仙王境存在更是不下上百號。
  可以想象,像這等大人物手的寶物,又怎可能少了?
  非但不會少,且每一件仙寶若擱在外界,絕對可以引來無數人的爭奪!
  “小心!”
  不過還不等陳汐行動,整個人倏然被一股晦澀的神性力量籠罩,而后不受控制地出現在了趙太慈他們身邊。
  也就在他甫一站定身軀,在他原本所站立的區域上空,倏然涌現出一道幽邃黑暗的時空漩渦!
  “末法漩渦!果然,我就知道太上教不會就此收手的!”
  當目睹那一道黑暗漩渦,身為一尊封神境存在的趙太慈居然眼眸一凝,面露一抹驚容,猛地叱道:“快退!”
  唰!
  她身影一閃,和敖悔、蚩蒼生一起,帶著陳汐等人齊齊身影一閃,剎那間,已挪移出這一片區域。
  不過,這鳶尾沙漠不知何時起,籠罩上一股恐怖而神秘的力量,竟讓得趙太慈他們三位封神境存在也無法打破逾越!
  這讓他們神色皆都微微一沉,當即停下身影,施展手段,將一道神性力量所化的光幕籠罩四周,防御著一切。
  “末法漩渦怎會出現在這里,難道那一場波及三界的浩劫要從這里開始爆發?”敖悔臉色陰沉,眸冷電流竄。
  “沒辦法挪移了,看來果然如傳聞那樣,末法一出,大道如囚!”蚩蒼生皺眉,枯瘦暴戾的面容上涌出一抹罕見的凝重。
  其他人聞言,心皆咯噔一聲,臉色微變。
  一道憑空出現的黑暗漩渦,居然令三位封神境如此忌憚,那其威力該有何等可怖?
  尤為令人心悸的是,聽趙太慈三人所言,這末法漩渦竟似和那一場即將席卷三界的浩劫有關,這可有些駭人聽聞了!
  “前輩,什么是末法漩渦?”
  陳汐忍不住問,他剛剛大仇得報,就再次遇上這等變故,心不免有些驚疑不定,隱約感覺,這一切看似巧合,但似乎早已被人算計好的一樣。
  “一種具備滅世之威的天罰手段,來自天道之,一旦出現,也就意味著浩劫降臨,屆時天道如囚,足可禁斷萬法!屆時,甚至說不定會……”
  趙太慈飛快解釋了一句,說到最后,她似有些不敢確定,頓時不再提及。
  旁邊的敖悔同樣凝重提醒道,“大家小心,這一切都雖只是傳聞,但如今卻突兀出現,此等征兆可有些蹊蹺了,背后只怕有恐怖人物操縱一切。”
  得知這一切,眾人心又是一陣心悸不已,這一切竟有可能是被人操縱的?該不會就是太上教早已精心籌謀的吧?
  嗡!
  便在此時,那遠處懸掛于蒼穹上的黑暗漩渦,忽然開始瘋狂旋轉,猶如在天地間張開的血盆大口,噴薄出一股恐怖令人心悸的力量,仿似欲要吞噬乾坤,收納萬物。
  一剎那間,整個蒼穹上倏然彌漫上一層黑色,遮天蔽日,原本的白晝被永夜侵蝕,令天地一下子陷入黑暗。
  旋即,一股令人壓抑無比的威壓倏然擴散,令萬物都陷入恐懼,死一般的寂靜,唯有那一道黑暗漩渦在瘋狂旋轉。
  能夠清楚看見,僅僅幾個呼吸之間,那大地上的殘骸、尸骨、鮮血、乃至于遺落的寶物統統被攝取,被那一道黑暗漩渦吞噬!
  “這是血祭的力量……”
  當看見這樣驚心動魄的一幕發生,趙太慈臉上瞬間變得肅殺起來,咬牙道,“我們似乎上了太上教的當,這鳶尾沙漠明顯早在之前,就被人布置好一切手段了!”
  “這么說,這些死在鳶尾沙漠的家伙,等若是替他人做了嫁衣?”敖悔眸神光一閃。
  “這是必然的,哼,太上教!”
  蚩蒼生冷哼,“也只有他們,才會費盡心思布置下這一切,借助這些仙王隕落時隕落的血和神魂,施展血祭之法,從而引出這末法漩渦的力量!”
  三位封神境的神色皆都有些陰沉,他們之前竟對此一無察覺,這讓他們心皆都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隱隱有一種被人算計操縱的感覺。
  轟隆隆!
  隨著時間推移,那一道末法漩渦旋轉愈發瘋狂,產生出恐怖的雷鳴聲,徹響天地之間,給人以壓抑無比的心悸感覺。
  那等力量太可怖,令陳汐都感覺頭皮有些發麻,感覺如果是自己獨自面對,只怕瞬間就會被那漩渦給撕碎齏粉了。
  其他人的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哪怕他們要么是仙王境存在,要么是封神境存在,可面對這末法漩渦時,依舊感到一種深深的忌憚。
  “怎么辦?總不能如此坐以待斃。”
  敖悔皺眉,心瘋狂推演著破局之法,卻發現天機混淆,亂象叢生,潛藏著各種不可獲知的味道。
  “我們雖已跳出三界外,不再受三界天道力量之控制,可如今,末法橫生,大道如囚,我們又身在仙界,注定無法避開這一場劫數了。”
  趙太慈輕嘆,旋即清眸便涌出一抹傲然睥睨之色,“不過,這末法漩渦哪怕引來浩劫,可也不見得能夠奈何我們。”
  “你們難道忘了,我們前來時,院長曾說過的那句話?”
  忽然,蚩蒼生似想起什么,枯瘦的面容上涌上一抹熾熱之色,“諸天亂象已臨,等待多年的機緣也注定將伴隨而至!”
  趙太慈和敖悔聞言,心皆都一震,似意識到什么,眼眸也是齊齊涌上一抹熾熱,和蚩蒼生如出一轍。
  而此刻,他們望向那一道末法漩渦的目光已是變得不同,不再忌憚,不再驚疑,反而有著一絲異樣的情緒。
  其他人皆都心疑惑,各有所思。
  唯獨未央仙王,她已只差一線就能跨入封神境,聞聽此言之后,一對星眸驟然明亮起來,喃喃道:“機緣……機緣……”
  “哈哈哈,諸位抱歉,本座來遲一步,讓你們久等了!”
  便在此時,驀地一聲驚天大笑聲傳蕩天地,聲音透著一股霸道睥睨之氣,猶如驚雷般在天地間隆隆滾蕩。
  唰!唰!唰!
  伴隨聲音,三道身影破空瞬移而來,為首之人面容俊美,渾身燃燒洶洶火焰,氣焰狂放,宛如掌控天下萬火的王者。
  此人,赫然是燧人廷!
  只不過此時的他,頭樂三尺之地還懸浮著一道紫色符詔,釋放出一股恐怖無上、永恒不動的威勢,竟然隱隱和那末法漩渦產生了一絲獨特的聯系,遙相呼應!
  當看見此人時,陳汐眼眸驟然一縮,頓時明白,果然如趙太慈他們所推測那般,這一切都是太上教背后動的手腳。
  在燧人廷身旁,還立著一黃袍虬髯老者和一個面容冷漠的素衣女子,唯一相同的是,兩者渾身上下皆都縈繞著一股神性力量,擁有無上威嚴。
  顯然,這是兩位封神境存在!
  “兩位老祖!?”
  當看見這二人時,左丘飛冥等人驟然色變,皆都流露出不敢置信之色,旋即他們的臉色就齊齊陰沉下來,難看無比。
  這兩位正是左丘氏碩果僅存的封神境存在——左丘北鏞和左丘冷華!
  看見左丘飛冥等人的反應,陳汐他們也都一下子猜到了那兩人的身份,臉色也皆都微微產生變化。
  他們之前不出現,如今他們卻和太上教真傳七子排名第二的燧人廷一起出現,瞎子都看出來他們早已同流合污在一起了。
  這不是重讀,重讀是,那末法漩渦的出現,顯然和燧人廷他們有關,尤其當看見燧人廷頭樂懸浮著的那一道紫色符詔時,趙太慈等三位封神境存在頓時確認了這一讀。
  因為那一道紫色符詔,便是當今太上教教主所持有的“太上符詔”!
  換而言之,這一切的背后甚至站著太上教教主的影子!
  這可是一尊堪比神衍山之主伏羲,女媧宮之主女媧的無上存在,自太古存活至今,親自籌謀了不知多少場驚動三界的災厄劫難,儼然就是一個令人又恐怖又畏懼的無上傳奇!
  也怪不得他們之前沒有察覺到一絲蛛絲馬跡,若這一切都是來自太上教教主的算計,這三界之,又有幾個人能察覺?
  ——
  PS:第五更送上,第更在下午3半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