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461 引動天罰

關于上古神域的傳聞有很多,但早已湮滅在無垠歷史長河。
  即便是趙太慈、敖悔、蚩蒼生他們這等封神境存在,也僅僅確定上古神域必然存在,知道那里是神明棲息之地,是一片永恒國度!
  但上古神域究竟在哪里,其內有存在著些什么,他們卻一無所知。
  不過越是如此,反而讓上古神域顯得愈發神秘,對那些封神境存在而言,更有著一種致命般的誘惑。
  這就好比人間界修士皆都渴慕霞舉飛升,登臨仙界一樣,對封神境存在而言,他們同樣渴慕超脫三界范疇,抵達上古神域,尋求神道終極奧義!
  ……
  如今,燧人廷那一番話,無疑是直接否定了趙太慈他們的念想,自令他們感到有些難以接受。
  是的,他們早已從院長孟星河的話,品悟出這一場浩劫的降臨,對他們這些封神境而言,危險還伴隨著一線機緣。
  這一線機緣,便是進入上古神域的途徑!
  可如今,燧人廷卻斷然否定這一切,這讓他們如何接受得了?
  當然,他們倒是不會因此而氣餒,或者令道心受到影響,只是一想到若無法從這場浩劫尋覓到那一絲機緣,只怕也再無法逃脫這一場浩劫了……
  “哼,我們若無法避開這一場浩劫,可不見得你們太上教能夠置身事外了!”
  蚩蒼生臉皮一翻,冷哼出聲。
  “嘿,井蛙觀天,莫忘了,我太上教秉持三界天道之力,上承天運,什么浩劫災厄,也奈何不得我等了,這就叫替天行道!”
  燧人廷冷笑,聲音滿滿的不屑和鄙夷。
  此話一出,倒是令趙太慈等人無法反駁,因為正如燧人廷所言,太上教能夠御用天道之力的事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像修士所經歷的三災劫、像古往今來爆發的一場場天地劫難,其背后幾乎都有著太上教的影子了。
  “什么替天行道,歸根究底,你們太上教只是天道掌控的一條狗而已,又有什么驕傲的?”
  見此,陳汐卻是冷冷開口,聲音同樣充斥譏諷,這句話是道皇季禺所言,只不過被他挪用到了燧人廷身上。
  此話一出,燧人廷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一只小螻蟻而已,居然敢直面罵他們太上教是狗,簡直是不知死活!
  不止是他,那左丘北鏞和左丘冷華臉色也是一沉,殺機畢露。
  一時之間,氣氛壓抑沉寂,仿似下一刻就會一觸即發一場大戰。
  啪!啪!啪!
  然而就在此時,一陣清脆的鼓掌聲倏然從遠處響起,富有韻律和節奏,給人一種愉悅輕松的感覺。
  “說的好,不過在我看來,太上教之輩,連狗也不如,充其量也不過是一群泯滅性情的怪物而已。”
  伴隨著鼓掌聲,遠處虛空一陣波動,映現出兩道身影來,一個面容普通,模樣似青年般年輕,眼眸卻包含古老滄桑之色,似早已歷經了無數歲月洗禮。
  遠遠望去,他整個人宛如一片無垠星空,給人以浩瀚無朋的氣度。
  而在他身邊,則立著一個俊美少年,唇紅齒白,眸光盈盈,一襲錦袍著身,天然一段風流。
  這兩人,赫然是道皇學院院長孟星河和神衍山小師姐離央!
  “院長!”
  趙太慈等人眼睛一亮,他們并不認得離央,但當看見孟星河出現時,心頓時大定,不再像之前那般沉重。
  “孟星河!”
  幾乎是同時,軒轅紹、軒轅封塵、軒轅拓北、左丘飛冥等人,也都是認出了來人身份,精神齊齊為之一振。
  這么多年過去了,這位仙界第一學院的院長終于再次顯現世間,他的到來,的確能夠給人帶來極大自信。
  “神衍山離央……”
  在場之,除了陳汐之外,就只有未央仙王認出了那錦衣美少年的身份,一時之間神色間也涌上一抹異樣的光澤,似是激動,又似是忌憚,不一而足。
  當然,最為激動的就當屬陳汐了,自打進入仙界之后,這還是他頭一次見到小師姐,心焉能不激動了?
  可以說,在陳汐心,小師姐離央的存在,簡直和他的親人也無區別,這么多年來,不知幫了自己多少忙,如今意外重逢,自是驚喜交加。
  “師姐……”
  他忍不住呼喚了一聲。
  “唔,小師弟。”
  看見陳汐,女扮男裝的離央一下子笑得瞇起了眼睛,清眸彎彎,笑容可親,有一種發自肺腑的歡喜。
  說話時,她人已憑空而至,拍了拍陳汐肩膀,感慨道:“咱們終于相見了,這些年可委屈你了。”
  陳汐搖頭:“哪有什么委屈。”
  看見兩人這般親昵,更以師兄弟相稱,趙太慈等人皆都不免奇怪,什么時候,陳汐居然多出一個師姐來了?
  左丘飛冥等人也看得一愣一愣的,這女扮男裝的少女能夠和孟星河一起前來,來歷只怕非同尋常了,可他們根本沒想到,她會是對方師姐了!
  她……又是誰?
  “哼,道皇學院孟星河,神衍山十三弟子離央,你們果然出現了。”
  遠處,對于孟星河和離央的到來,燧人廷僅僅只是眼眸一縮,便即恢復平靜,似并不感到有多意外。
  而聽到他的話,卻令趙太慈等人心狠狠一震,徹底明白,原來那女扮男裝的美少年,竟然就是神衍山親傳弟子排行第十三的離央!
  神衍山!
  那可是三大道統最為神秘的一個至高存在,弟子只有寥寥十余個,雖比不得女媧道宮、太上教勢大,可卻無人敢小覷他們,這本身就足以證明神衍山的底蘊是何等之強大了。
  最為重要的是,神衍山一直給三界的印象就是神秘,其門弟子幾乎極少曾出現在三界,可謂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這也令得神衍山在諸多仙界道統的印象,愈發神秘至高起來。
  如今,神衍山弟子離央出現當場,并且還和道皇學院孟星河一起,這怎能不讓人心生震撼。
  不過也正因如此,他們倒是很快理解了陳汐為何稱呼對方為師姐了,因為他們很早之前就已清楚,陳汐和神衍山有著極大關系,只不過卻是誰也沒有想過,他會是神衍山的親傳弟子了!
  這若傳出去,只怕非轟動天下不可。
  ……
  遠處有末法漩渦不斷轟鳴旋轉,一側有燧人廷三人虎視眈眈,在這時候,顯然不適合敘舊。
  很快,眾人便重新把注意力放在眼前,只不過因為孟星河和離央的到來,氣氛卻是迥然不同。
  這就是無形的影響力了,能讓人安心,也能讓人倍受鼓舞。
  “早猜到又如何,這一場浩劫終究和你太上教無關,充其量,你們也只不過借助一些手段,將這一場浩劫提前了一段時間而已,若是你們太上教能夠完全掌控天道,那我等自當認命,可現在……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離央開口,俊美的玉容上一片從容之色,眸光熠熠生輝,舉手投足之間,充盈著一股令人折服的自信。
  哪怕是現如今陳汐已踏足半步仙王境,居然依舊無法窺伺到小師姐離央的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等層次!
  “哼,浩劫來臨,蕓蕓眾生如螻蟻芻狗,尚且能夠茍活一段時間,但對你們這些封神境、仙王境而言,可不亞于滅世末日來臨,莫非你們以為就憑你們這讀能耐也想違逆天道?且不管你什么身份,在這天道之下,也不過一個個待宰囚徒罷了!”
  燧人廷冷哼,卻并未否認離央的話。
  換而言之,他們太上教的確只能御用天道之力,而無法完全掌控,否則,他們太上教只怕在太古時期,就已掌控整個三界了。
  “口舌之爭終究無用,浩劫來臨之際,咱們試一試便知。”
  離央回答的云淡風輕,說到這,她忽然秀眉一挑,似笑非笑道,“燧人廷,你還想再故意拖延下去?”
  說話時,她以意念傳達給眾人:“這一場浩劫已無法挽回,諸位稍安,情況并不像你們所想那般糟糕,這一場交鋒持續到現在,早已脫離了三界范疇,成為了我神衍山、女媧道宮、太上教之間的一場對抗,浩劫即便降臨,也必有爾等一線機運。”
  聞言,眾人皆都一振,輕松不少。
  尤其是趙太慈、敖悔、蚩蒼生三位封神境存在,當聽到可以獲得一線機運時,心姐都一動,生出一抹熾熱希冀。
  希冀什么?
  自然是那一線機運,若能獲得,也就意味著能夠于浩劫之尋覓到進入上古神域的途徑!
  至于陳汐……這些都超出他的認知,唯一能夠做的,就是靜靜等待,看似像淪為了一個配角,可只有真正有心人才會發現。
  若沒有陳汐,軒轅紹、軒轅封塵、軒轅拓北不會出現在這里,未央仙王也不會在閉關沖擊封神境時趕來。
  甚至,趙太慈他們三位封神境存在,也只怕不會趟這個渾水了。
  而再看看孟星河,那是陳汐的師兄,再看看離央,那是陳汐的師姐,可以說,他如今儼然已是一個核心樞紐般的存在,所欠缺的,僅僅只是修為而已。
  就連燧人廷,都不會小覷陳汐了,因為他身上的道厄之劍,乃是太上教傳承的一個克星,他身上的河圖碎片,更是能遮蔽天機,擁有諸多神異逆天之處。
  所以,陳汐看似存在感不強,可少了他一個,是絕對萬萬不行的!
  ——
  PS:第七更送上,第八更下午5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