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462 鯤鵬神術

聽到離央的話,燧人廷臉色一沉,嘿然道:“怎么,離央道友現在就著急上路了?”
  離央卻似有些不耐了,蹙眉道:“若不是清楚太上教七殺神將就在附近,莫非你以為依仗著一道太上符詔,就能活到現在?”
  七殺神將!
  趙太慈、敖九悔、蚩蒼生心中猛地一震,這可是太上教七位早已封神的存在,跟隨太上教主殺伐征戰三界不知多少歲月,神威滔天,其實力之高,完全不是他們這些剛晉級的封神境強者能夠比擬。
  聽離央的話,顯然這七殺神將早已抵達此地了!
  這如何不讓人心驚?
  其他人即便沒聽聞過七殺神將的名號,可能夠被離央點名指出,本身就足以證明這七位神將必然非尋常之輩了。
  而燧人廷聞言,同樣也是驟然色變,再無法保持鎮定:“你已經猜到了?”
  離央不屑道:“也只有你把我等當傻瓜吧?”
  轟隆!
  驀地,蒼穹上響徹一陣劇烈波動聲,一時之間,天降神雨,迷離虛幻,將天地都渲染得一片神圣耀眼。
  旋即,在一眾凝重的目光注視下,七道猶如神明般的身影,腳踏神虹,沐浴神光而至,每一尊都籠罩著濃濃的神性氣息,直沖青冥之外,光照無垠宙宇!
  那等威勢,何止是滔天,仿似連天地都在這一刻顫粟、臣服,不敢對這七位神明絲毫不敬。
  伴隨著他們抵達,這天地都被一股恐怖到極致的威壓充斥,壓迫得時空紊亂,陰陽逆轉、乾坤錯亂,萬事萬物都陷入一種死一般的恐怖氣氛中。
  顯然,他們便是那太上教的七殺神將了!
  即便是陳汐,也禁不住呼吸一窒,感受到一種渺小無比的壓抑氣息,仿似只要對方一個念頭,一個眼神,都能輕易抹殺他!
  幸好他身邊還立著離央和孟星河,僅僅一瞬間,這一股極致的恐怖壓迫氣息就被兩者聯手化解掉,令得陳汐的神色這才好轉起來。
  可即便如此,這一種難得的體驗也令陳汐意識到,這太上教的七殺神將,實力只怕在神明中,都屬于那等恐怖的存在了!
  陳汐如此,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在場中也唯有離央、孟星河兩人自始至終都一派從容不迫的氣勢。
  “弟子燧人廷,見過七位師叔。”
  看見七位神將降臨,燧人廷、左丘北鏞、左丘冷華三人也是變得恭敬起來。
  “不必多禮,一切以正事要緊。”
  為首一名渾身纏繞著一縷縷赤色神性鎖鏈的魁梧中年沉聲開口,他體格極為高大,端立那里,猶若矗立著的一座火山般,充斥著爆炸般的恐怖神威。
  不止是他,在他身邊的那六位神將,有男有女,同樣一個個神威無上,渾身籠罩于神性光輝中,宛如天地間的七位主宰殺神般。
  “那是赤練神將,在他身邊的分別是青魔神將、黃仲神將、黑靈神將、金光神將、白枯神將,每一位皆擁有‘洞微真神’的巔峰實力,是太上教家主身邊最忠誠的狼犬,自太古至今便一直以殺戮聞名。”
  趁此時間,離央飛快把對方的來歷介紹了一遍。
  “像太古時期的誅圣之劫,百萬年前的神魔大劫背后,都有這七殺神將的身影出沒,殺害了不知多少三界強者,不過一直以來他們時時刻刻跟隨太上教主身邊,方才避過了不少劫禍,否則……說不定也早隕落了。
  “總之,待會你們只需小心看著,不要擅自亂動,這等級別的存在,不是你們能夠對抗的。”
  囑咐完畢,離央又特地提醒了陳汐一句,“小師弟,待會你切記緊隨我身邊,莫要逞強。”
  這一番話說下來,別說是陳汐插不上手,連趙太慈他們這等封神境存在,都只能淪為看客了……
  世事發展就是如此無常。
  當彼此實力的差距超脫了某個界限之后,也只能面對現實,被動接受。
  ……
  “離央,這么多年沒見,想不到你還記得我等七人。”
  忽然,那赤練神將開口,渾身纏繞著的一縷縷赤色神鏈猶如一頭頭火龍般,將其映襯得愈發神威不凡。
  說話時,其他六位神將的目光,也齊齊落在了離央和孟星河身上,至于其他人,直接就被忽略掉了。
  不止如此,此刻的燧人廷、左丘北鏞和左丘冷華也都只能呆在一旁。
  “太上教主身邊的七條忠犬,誰能忘記?”
  哪怕是面對七位神威滔天,威名震爍古今無垠歲月的殺神,離央依舊面不改色,說話更是毫不客氣,直言對方就是七條狗!
  赤練神將冷哼一聲,不動聲色:“哼!不必廢話,我等既然現身了,那么女媧道宮的諸位,是否可以出來了?”
  女媧道宮!
  陳汐等人睜大了眼睛,女媧道宮的高人也早已抵達了?
  意識到這一點,他們所有人心中皆都一凜,之前,他們可從未想過局勢會發展到這等地步了。
  先是末法漩渦出現,而后燧人廷三人齊齊跳出來,正當他們心情沉重之際,孟星河和離央也聯袂而來。
  原本以為這一切都要分出個結果了,誰曾想,太上教的七殺神將也在附近,甚至連女媧道宮的傳人,也都早已抵達!
  一想到剛才自己對這一切竟一無所知,就連趙太慈他們三位封神境心中也禁不住直冒寒氣。
  也正因如此,他們終于明白為何離央之前會說,這一場交鋒早已超出了某種范疇,成為了神衍山、女媧道宮、太上教三大至高道統之間的對抗。
  “既然如此,女媧道宮的諸位也一起出來吧。”
  離央輕笑出聲。
  還不等她聲音落下,遠處的蒼穹中,忽然駛來一艘古樸巍峨的寶船,那寶船通體燃燒洶洶光明神火,猶如一輪金烏從宙宇外奔馳而來,光耀九天十地。
  僅僅一剎那間,寶船倏然抵達此地,光芒一閃,映現出六道身影來。
  為首的是一名身披鶴氅,廣袖博帶、明凈美麗的女子,渾身籠罩煌煌神力,宛如從光明中走出的一尊神祗般。
  而在她身邊的三位同樣也是女子,樣貌各有不同,皆都美麗端莊,彌漫神性之氣,最后兩位,則是兩張熟悉面孔,赫然是女媧道宮衛道第一弟子石禹和相柳璃。
  兩人明顯也已晉級封神境,可此刻卻只能跟隨著那四位女子身后,神色間透著一股肅穆尊重的味道。
  顯然,那為首四位女子,必然是女媧道宮中的大人物。
  “離央道友,孟道友。”
  女媧道宮一行人在那為首身披鶴氅的女子帶領下,走了過來,頷首向離央和孟星河見禮。
  離央笑了笑,卻是用傳音介紹給眾人:
  “這四位是女媧道宮的四靈宮宮主,為首的是東靈宮主元澈,其他三位分別是西靈宮主空琳,南靈宮主尉遲婉,北靈宮主云素。”
  “他們四個同樣皆都擁有‘洞微真神’的修為,比之太上七殺神將不相上下,尤其是東靈宮主元澈,乃是混沌光明中的一縷靈體證道,實力深不可測。”
  至于石禹和相柳璃,離央卻并未介紹。
  不過即便如此,得知這四位美麗端莊女子竟是一位位足可以和七殺神將抗衡的存在時,依舊令陳汐等人心中震驚不已。
  這就是三大至高道統的底蘊,尋常不顯山不露水,可當真正顯現世間時,那等力量足以令億萬眾生敬畏,不敢褻瀆。
  在這時候,陳汐也跟石禹和相柳璃打了個招呼,彼此心照不宣的聊了幾聲,便即把注意力落在場中。
  畢竟這時候可不是敘舊的好時機。
  其實從女媧道宮他們一行人出現開始,現場的氣氛就開始驟然一變,空氣中都充斥起一股肅殺的味道,暗流涌動,大有風雨欲來之勢。
  看似離央和女媧道宮一行人隨意地打招呼,可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在無時無刻不在和那太上教一眾勢力交鋒,可謂是殺機四伏。
  若換做尋常人敢在這時候隨意打招呼,只怕早已被抹殺不知多少次了。
  ……
  看見女媧道宮一行人出現,七位太上教神將眼睛神色皆都變得冰冷許多,帶上一絲肅殺的味道。
  “女媧道宮的人手出現了,你們神衍山呢?大先生巫雪禪,二先生寂道人,三先生鐵云海、老窮酸……他們只怕都不會甘于寂寞吧?”
  忽然,赤練神將再次開口,眸中神光轟鳴,閃爍著駭人的氣息,“唔,我記錯了,二先生寂道人早在很久以前就下落不明,但不管如何,你們神衍山總不至于讓你一人前來冒險吧?”
  說到這,他目光又瞥了一眼孟星河,似笑非笑道:“至于這位,乃是那三界罪人道皇的弟子,算起來也算是神衍山的傳人了,可惜你繼承的,卻是逆天滅世之道,一旦浩劫降臨,只怕首先遭殃的就是你了。”
  對于此,孟星河也笑了笑,不以為然,云淡風輕。
  但此話落入陳汐耳中,卻令得他心中一動,逆天滅世之道?看來季禺前輩和伏羲前輩所走的乃是兩條完全不同的道途啊。
  ——
  ps:這一章信息量略大,有關三大道統的人物以后情節會逐漸具體提到,第八更送上,第九更晚上7點,兄弟姐妹們,看得爽不?月末最后一天,月票統統砸給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