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46 人心


  第一更!拜求收藏!
  ——
  傳說中,仙器自成一界,其內擁有著法力無邊的器靈,能夠自主戰斗,智慧如人,通靈之極。
  仙器威力之強,甚至能撕碎虛空,齏粉一方小世界,擁有著滔天蓋地的恐怖力量,只有萬古長存的天仙強者,才能徹底發揮其威力!
  而這浮屠試練塔就是一件仙器!
  雖說這座寶塔早已殘破損壞,器靈湮滅,但這么多年來依舊無人能夠降服它、修復它,所以才會被龍淵城各大勢力拿來當做潛龍榜大比的試煉之地。
  如今,一群神秘的陌生修士竟然不顧性命,打起了浮屠試練塔的注意,豈不是說明,在他們手中已經掌握了降服、修復寶塔的方法?
  若是被龍淵城各大勢力的老怪物知道此事,肯定搶破腦袋也要得到它,而對陳汐而言,顯然也無法拒絕擁有一件仙器的誘惑。
  “陸平,你泄露的事情太多了!”
  就在此時,從那三十二名魔靈衛中,再次走出一個樣貌普通的黑衣青年,正是名為展空的神秘修士。他似乎是這群魔靈衛的首領,甫一站出來,其背后的其他魔靈衛皆露出敬畏的神情。
  “這次回去,自己去罪刑殿接受懲罰!”展空漠然道。
  “展空首領,我……”陸平神情一變,張嘴欲要解釋,可是一接觸到展空那冰冷無情的目光,頓時再說不出一句話來。
  “罪刑殿?看來這些家伙都是一伙的。”陳汐若有所思,目光卻是落在這個名叫展空的青年身上,從此人身上,他隱隱感受到一股詭異強大的氣息,隱而不發,明顯實力極為厲害。
  “陳汐,你這次再無法出去了,只有殺死你,才能保證任何秘密都不被泄露。”展空雙手負背,漠然說道,身上涌出一股掌權天下,高高在上的味道。
  “你知道我?”陳汐詫異道。
  “你出手滅殺蘇家九十六名修士,幫了我們的大忙,我豈會不認識你?”展空面無表情道,“不可否認,你的實力之強的確出乎我的意料,甚至我也不敢保證能拿下你,但是可惜,我不會與你單打獨斗,在我們三十二人一起出手下,你必死無疑。”
  “你就不擔心我現在就捏爆傳送玉符逃掉?”陳汐試探道。
  “因為我已看出,你直至此時依舊賊心不死,想要染指不該得到的東西,不試一試,你根本就不會甘心就此離開。”展空漠然答道。
  “你說的沒錯,不殺了你們,我的確不會離開。”陳汐點點頭,笑道,“誰讓你們身上有我感興趣的東西呢?”
  “找死!”
  “哼,大言不慚!”
  “展空首領,咱們要不要現在就動手,殺了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展空揮了揮手,制止眾人說話,這才漠然說道:“陳汐,敢不敢進入兩儀境之后,決一勝負?贏了,我會交出你感興趣的東西,如何?”
  “再好不過。”陳汐毫不猶豫地答應。
  “展空首領,為何現在不動手,反而要等到進入兩儀境再動手?”一旁的陸平問道。
  “因為剛才你們剛經歷一場惡戰,你們的首領需要借這段時間,讓你們恢復一下體力。”陳汐笑道:“而我也需要這段時間,從你們口中了解一些事情,就這么簡單。”
  “你很聰明,不過聰明的人容易死得早。”展空瞥了陳汐一眼,冷冷道。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說,因為在周圍的虛空中,驀地多出一個個漩渦黑洞,涌出莫大的吸力,瞬間把在場所有人卷入其中,消失不見。
  浮屠塔第三層便是兩儀境,能夠進入其中的,便是潛龍榜大比的前百名,已擁有了獲得大量法寶、丹藥、功法的資格。
  遺憾的是,因為展空等人的出現,此次進入兩儀境的總共加上陳汐也只三十三人,并且兩者之間馬上就要進行一場生死之戰,再沒有什么名次一類的可爭了。所以此次潛龍榜大比,可謂是名存實亡。
  ——
  ——
  “怎么回事,陳汐和那些惡徒竟然沒有動手,齊齊進入了寶塔兩儀境?”
  “跟這些惡徒說說笑笑,難道陳汐和他們是一伙的?”
  “很有可能啊,混蛋,我還以為陳汐嫉惡如仇,打算替咱們出一口惡氣呢,誰知道他竟然是這樣一種人!”
  “或許他們本來就是一伙的!”
  當看到陳汐和那三十二名魔靈衛相安無事,齊齊進入寶塔兩儀境之后,全場都嘩然了,一個個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哼,陳汐這畜生,我早就知道他包藏禍心,圖謀不軌,諸位,我建議待他出來之后,我等一起出手,將他抽筋扒皮,碎尸萬段!”玉臺上,蘇震天見到此幕,心中一喜,當即驀地發出一聲大喝。聲音之大,宛如滾滾雷霆一般,整個浮屠試煉塔四周都是清晰可聞。
  “對!殺了他!欺騙咱們的感情,著實可惡!”
  “為虎作倀,死不足惜!”
  “殺了他!殺了他!”
  蘇震天的聲音剛剛落下,瞬間激起了在場所有人心中的憤慨,齊齊大喝出聲,那些原本還猶疑不定的也都隨之附和起來,一瞬間,陳汐竟然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罪人!
  “蘇兄,你是不是言之過早了?”玉臺上,流云劍宗掌教凌空子看著四周激憤不已的眾人,不由皺眉開口。
  “凌道友,如今在場同道眾人皆親眼目睹陳汐與那些人勾結成奸,為非作歹,已經是證據確鑿,我反而覺得發現的太遲了,若早早揭穿此子的丑陋嘴臉,咱們龍淵各家的子弟也不會傷亡如此慘重。”蘇震天冷然笑道。
  “看來蘇兄對陳汐的意見很大啊。”凌空子皺眉道。
  “意見很大?”蘇震天嘿然道:“我不但意見很大,我甚至恨不得現在就把這小畜生撕成碎片,他不僅殘害我蘇家子弟,此刻更是與那些惡徒同流合污,禍害我龍淵城各大勢力的子弟,此子不除,在場眾人誰能答應?”
  “對!不能答應!”
  “一定不能放過他!”
  “蘇家主說的好!”
  蘇震天的一席話贏得了在場眾人紛紛附和支持。
  因為這些魔靈衛的出現,盛況空前的一場潛龍榜大比卻變成了一個血腥屠場,那些慘死的各家子弟中,有許多都是在場眾人的親朋好友,換句話說,這些魔靈衛是他們共同的仇人,見到陳汐竟然跟這些惡徒勾搭在一起,他們心中如何不憤怒?
  “怎么會這樣?”
  “陳汐不會是這種人!”
  “這些愚蠢的家伙,全都被蘇震天這個老匹夫蠱惑住了。”
  人群中,杜清溪、端木澤、宋霖皆露出憤怒的神情,他們極為了解陳汐,知道陳汐根本就不認識這些家伙,怎可能和他們是一伙的?
  在三人旁邊,陳昊抿嘴不言,眼神卻是堅定異常,他相信自己的哥哥,毫無保留地相信,并且從來都不曾動搖過一分。哪怕哥哥真是十惡不赦的惡人,成了萬千人眼中的敵人,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立在哥哥這一邊!
  便在這時——
  一道尖利的聲音陡然響起,“啊!大家快看,陳汐和那些人打起來了!”
  打起來了?
  正自憤怒咆哮的眾人齊齊一愣,抬頭望向浮屠塔表面,果然看到,在那兩儀境內,陳汐孤身一人,正在與那三十二名魔靈衛戰斗。
  只見陳汐被三十二名魔靈衛包圍在中央,各種法寶、法訣、符箓,不要錢似的朝他身上轟砸而去,戰況異常激烈,根本就不可能作假。
  這……這是真的?
  所有人都傻眼了,心中的憤怒、仇恨頓時不翼而飛,呆呆立在那里,神情尷尬不已。
  “大家莫要被騙了,兩儀境內只有十個人才能進入寶塔最高層太極境,那些人加上陳汐卻有三十三人,肯定要淘汰掉二十三人,陳汐為虎作倀,卻被這些惡徒拋棄了,是罪有應得!”蘇震天心中也是驚疑不定,不過他卻是不能容忍陳汐洗涮掉身上的罵名,當即連忙大叫道。
  “蘇老匹夫,我倒想問問,這些人明知出來寶塔是死,也根本得不到潛龍榜大比的任何獎勵,為何要進入寶塔最高層?我哥若是和他們一伙的,為何要自相殘殺?難道就不能選擇自動退出?”
  見到了這種時候,蘇震天依舊朝自己哥哥身上潑臟水,陳昊再也忍不住,飛身立在半空,指著蘇震天大聲問道。
  “大膽小兒,竟敢罵我老匹夫,找死!”蘇震天暴喝一聲,抬手就朝陳昊抓去。
  “怎么,我這流云劍宗的弟子說的有錯嗎?”凌空子踏步上前,袖袍一揮,一股磅礴真元轟然卷出,徑直把蘇震天震得退后三步。
  “好!看在你凌空子的面子上,我不跟他計較,不過,待會陳汐寡不敵眾,狼狽逃出來,我就殺了他,誰敢攔我,那就是與我整個蘇家為敵,哪怕……”
  蘇震天臉色陰沉如水,森然說道,然而話說到一半,卻是戛然而止,目光望向浮屠塔表面,臉上露出一抹不敢置信之色。
  看到此幕,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投向浮屠塔表面,旋即,所有人都張大了嘴,神情震驚之極。
  ——
  PS:很多書友的意見我都看到了,也很感激大家的支持和指正。但最讓我無語的是,竟然有人說我抄襲,我不想多做解釋,仔細看書的自然明白我抄沒抄,反而那些連收藏都吝嗇給我一個的,卻一個個蹦出來指責我,說實話,看到后真心感覺很惱火,感覺自己一腔心血寫的東西全白瞎了,以后對于有關抄襲的問題我不會再做回應,指責我抄襲的,請移步去縱橫客服舉報,謝謝。
  另外,有關主角對符道修習的東西,以后會著重描寫,請大家給我一點時間,本書名叫神箓,自然是離不開符道的,最后再次拜謝默默投票支持我的書友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