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473 對戰仙王

感謝“唐悠悠”女童鞋的打賞捧場~
  ——
  嘩啦!
  陳汐再次出手,駕輕就熟。
  晶瑩彌漫清冽星輝的大羅天網不斷擴展,在蒼穹中捕獵了一塊又一塊破碎天道秩序神鏈,分別將其一一贈予那左丘氏其他八位半步仙王境長老。
  那些長老收獲這等莫大“天運”,皆都驚喜若狂,不敢有任何怠慢,紛紛盤膝坐地,開始全力煉化,不敢有任何大意,生恐浪費了這等機緣。
  “小師弟,我們在上古神域等著你,保重!”
  “哈哈哈,小師弟再會!”
  “小師弟切記,讀書讀的是道理,道之理何在?無他,本心也,是故恪守本心,當殺則殺,當退則退,如此,天地鬼神、諸天魍魎,亦何足道哉?”
  忽然,蒼穹上傳達來一陣辭別聲音,那是小師姐離央、三師兄鐵云海、四師兄老窮酸在向自己告辭。
  陳汐猛地停下手中動作,霍然抬頭,眸如冷電般遙遙望去,就看見鐵云海他們一行人,已一躍沖破萬千秩序枷鎖,進入到了那一道蒼穹門戶內。
  聲音猶在耳畔飄蕩,而他們的人則已消失不見。
  陳汐雙手負背,衣衫獵獵,神色怔怔,心中涌出一抹惜別復雜情緒,好半響才深吸一口氣,不再多想。
  他盤膝而坐,開始靜心煉化體內不斷轟鳴的天道秩序神鏈力量。
  ……
  陳汐清楚,無論是為了替九華劍派復仇,亦或者是為了抗御這一場席卷三界的無上浩劫,終有一日自己也一定會踏入末法之域。
  因為太上教還沒有覆滅!
  更因為在末法之域中,尚存一線進入上古神域的機緣,人不死則大道不止,他的路,注定不會就此止步!
  ……
  三界一處神秘域境中,密布著一座座仙山,這些仙山或雄峻,或孤峭,或厚重,星羅棋布,蘊生五色神氣,氤氳繽紛神光,映照天地,如夢似幻。
  這里便是三大至高道統之一女媧道宮的盤踞之地——五蘊世界!
  補天闋。
  此地乃是女媧道宮開派祖師女媧的潛修之地,傳聞是由一塊真正的混沌五色石煉制而成,其中密布無上神禁、囊括諸天萬般玄妙,號稱是三界第一福地。
  此刻,正有一行仙風道骨的男女齊齊匯聚在補天闋外的平臺上,神色肅穆恭敬,似在等待著些什么。
  仔細看去,這些男女一個個氣息若大淵,若太虛,渾身彌漫著一縷縷神性氣息,恰似一尊尊神明矗立,威勢震撼人心。
  顯然,這是一群神境存在!
  “諸位,道主有令,此刻便可行動,不必再久候。”
  忽然,一頭渾身流溢五色神輝的白鹿憑空而現,端立半空,聲如晨鐘般開口,神異非凡。
  “鹿兒,四靈宮主和石禹、相柳璃兩位弟子還都未曾返回,不如再等上一等?”
  為首一名身披霓裳,頭戴赤火神冠,容如止水的紫發女子開口。
  其他人也紛紛頷首。
  “諸位有所不知,四靈宮主和石禹、相柳璃他們,在此刻已跟隨神衍山三先生他們一起前往末法之域。”
  白鹿答道。
  “那……我們離開了,山門中那些弟子又該怎么辦?”
  紫發女子蹙眉,有些放心不下。
  “道主已決定,施展無上神術,將五蘊世界封印于須彌芥子中,如此一來,足可避開浩劫降臨。”
  白鹿平靜開口,似早已準備好一切。
  見此,包括紫發女子在內所有人皆都放下心來,不再遲疑,紛紛告辭而去。
  “鹿兒,你可還記得通往上古神域的路徑?”
  就在眾人剛剛離開,補天闋深處,忽然傳出一道渺渺冥冥的聲音。
  “啟稟道主,弟子從不敢忘,不過據弟子所知,此路如今已被太上教主把持,為今之計,似只剩下了末法之域中那一條路。”
  “太上教主……罷了,你且隨我走一遭,當年伏羲他們既然以此為路,其中必然有莫大玄機了。”
  “道主可是要和太上教主開戰?”
  “不,路能被把持,卻無法阻擋我步,鹿兒,你這就去封印了五蘊世界,然后就隨我一起離開吧,這三界間的因果,終究是要在上古神域中了斷一下了……”
  “喏!”
  ……
  太上境。
  三十三重天之上。
  “浩劫已臨,三位教宗祭祀,行動準備如何了?”
  一道充斥無上威嚴的聲音轟隆隆席卷整個太上境。
  這一刻,太上教一眾長老、弟子、門徒齊齊心中一震,跪伏在地。
  “啟稟教主,諸位神境長老已抵達末法之域。”
  “啟稟教主,教中仙王境弟子已展開行動,前往仙界。”
  “啟稟教主,教中諸多門徒已前往幽冥、人間二界。”
  幾乎是同時,三道或剛烈、伙陰柔、或陰沉的聲音倏然響徹在太上境中,他們代表著太上教三位教宗祭祀大人。
  他們三位不僅實力深不可測,且在太上教的地位之高,權柄之大,除了太上教主,便當屬他們三位了,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神衍山和女媧道宮的行動如何?”
  太上教主那無上威嚴的聲音再次響徹,若無情天道之音回蕩,充斥攝人心魄的偉力。
  “啟稟教主,神衍山一眾弟子中,除了至今下落不明的二弟子寂道人和十四弟子陳汐,其他弟子如今已前往末法之域。”
  “女媧道宮在今日關閉五蘊世界,依照推測,包括女媧道主在內的一眾神境存在,如今也已開始行動。”
  回答完畢,整個太上境一片沉寂。
  “關閉五蘊世界……這女媧倒是好大魄力,為了門下弟子避開浩劫,竟不恤自損神之本源,施展出這等禁忌秘法,可惜,終究是徒勞而已。”
  太上教主似陷入沉默,許久之后方才開口,聲音中透著一抹令人心悸的無情味道。
  “浩劫來臨,從今以后,整個三界便再無神境存在!這正是我太上教重掌三界的絕佳時機!希望本座從上古神域返回時,這一切將以我太上教的完勝而落幕!”
  “教主圣明!”
  聲音落下,整個太上境中傳出一陣整齊劃一的頌贊聲。
  “三位教宗祭祀,隨本座一起前來吧!”
  至此,太上教主不再多言。
  太上教所有人都清楚,教主已經離開,前往上古神域,要徹底了斷一場在三界中持續無垠歲月的道統之爭!
  ……
  諸天之上,蒼穹門戶矗立,兀自從中洶涌出如潮水般的天道秩序神鏈,密密麻麻,無視時空壁障,沖入三界每一片區域。
  這預示著這一場席卷三界的浩劫,依舊在持續,并無沉寂的跡象。
  但凡修道之輩,在這一日皆都心生惶恐,惴惴不安,浩劫之下,神境如草芥,更何況是他們這些還未臻至神境的存在,內心早已被一股大恐怖淹沒。
  唯有那些凡夫俗子,竟是未曾看到這一幕幕浩劫異象,生活依舊,渾然不知道這三界中正爆發著怎樣恐怖的一場浩劫。
  這等手段,可就堪稱是恐怖了,只針對修道者,隔離凡夫俗子,從某種意義上而言,這一場浩劫,乃至專門針對修道之輩。
  這就正如神衍山四先生老窮酸所言,大道之數五十,天衍四十九,尚留下的一線生機,乃是為天下蕓蕓眾生所準備,而非是他們這些修道之輩。
  是故,浩劫之下,無論境界高低,皆都無法幸免!
  對于這一切,陳汐渾然不覺。
  他盤膝坐在早已化作廢墟的鳶尾沙漠,潛心修煉,不斷煉化體內的天道秩序神鏈,奪自己的道緣,窺探天道秩序之妙。
  嗚嗚嗚~~
  風很大,這天地染血,破碎混亂一片,不斷有天道秩序神鏈呼嘯,不斷有一尊尊神祗被捆縛,卷走,發出悲吼,凄厲無比。
  身處這等浩劫之下,陳汐卻是巋然不動,渾身瑩瑩透亮,忘我入定,用心揣摩,用神去錘煉,周身氣機愈發沸騰,宛如化身大道洪爐。
  這不是修為的提升,而是自身體內宙宇在塑造和擴展。
  陳汐如今汲取了許多碎裂天道秩序神鏈,其內蘊含著三界運轉之本源道力,如今則被他煉化,洗練體內宙宇,熬煉仙王道基,收獲之大,堪稱是一場奪天之運。
  此時此刻,他心神澄凈,體悟天道秩序,探究本源道韻,三界萬物仿若在心中浮沉,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領會。
  轟隆隆!
  在陳汐體內,一股股宏大的道力奔騰,原本只是雛形的體內宙宇,在這一刻也是不斷擴張。
  他的五臟六腑、經脈穴竅就好比宙宇中的星辰、星座、星河……
  他的血液、精氣、神魂、道意、法則……則成為了運轉體內宙宇的一種本源力量。
  體內自成宙宇,乃是半步仙王境最顯著的特征,不過卻僅僅只是一道宙宇雛形而已,唯有當體內宙宇徹底擴展成型穩定下來時,便已具備了晉級仙王境的道基。
  而此時,陳汐便是巧奪天之大氣運,以天道秩序之力不斷在錘煉和開拓體內宙宇,這就如同在筑基,以最堅固的神石筑就不朽仙王之根基!
  同樣,這也是一種對大道、對自我的蛻變和升華,只為來日扶搖而上,開辟自己的仙王大道!
  ——
  ps:今晚三更,第二更10點前,求一下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