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47 鎮靈符文


  第二更!拜求收藏!還差100多枚就破2000了!
  ——
  浮屠試練塔兩儀境內。
  陳汐再出現的那一剎那,就看到了遠處的三十二名魔靈衛朝自己圍攏而來,不吭不響,悍然出手。
  這三十二人幾乎都有著紫府八重的修為,都有著道意境界的武道修為,那展空更是已達到紫府圓滿境界,只差一步便踏入黃庭境界。
  三十二人聯手,足以滅殺任何一個兩儀金丹修士!
  咻咻咻……
  各種艷麗奪目的法寶霞光沖天而起,每一件都是黃階極品法寶,在他們三十二人的操控下,如同狂風驟雨般從四面八方傾瀉而下,虛空顫抖、氣流哀鳴,宛如突然爆發的火山一般,聲勢駭然無比。
  沒有說話,沒有猶豫,一上來就是全力一擊,不死不休,很顯然,這三十二名魔靈衛已經決定在這一擊中徹底把陳汐滅殺!
  在這種情況下,陳汐也不敢猶疑,全身巫力全力運轉,右手朝半空中狠狠一抓!
  嗡!
  仿似天地都在顫抖,一個百丈范圍的巨大手掌橫空出現,只手遮天,通體繚繞著強勁的五彩氣流,明黃色、青碧色、銳金色、赤火色、黧黑色,呼嘯翻滾,神光流溢,掌心紋路上,無數璀璨的星辰運轉不休,忽明忽滅。
  整個巨手甫一出現,一股夾著凝重、沛然、鋒銳、暴烈、浩瀚的恐怖的氣息以據掌為中心,朝四周轟然擴散,虛空都震蕩起劇烈的漣漪,地面上的巖石更是被這股氣息擠壓得寸寸龜裂、爆綻、塌陷。
  遠遠一望,這只充斥著五行之力和星煞之力的巨大手掌,簡直就像來自亙古頂天立地的神魔之手,氣勢滔天!
  半空中,巨大手掌甫一出現,便即狠狠一抓,鋪天蓋地的各種法寶霞光頓時悉數被抓進掌中,五指一緊,便聽一陣陣驚徹天地的爆炸聲轟隆隆響起。
  一件件黃階極品法寶崩碎,毫無招架之力,眨眼間就化作了一堆粉末殘渣,飄灑而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如今,陳汐已修煉至煉體紫府五重境界,神通星斗大手印在融合了戍土、乙木、庚金、丙火、壬水五種巫力之后,宛如脫胎換骨一般,威力比以前暴漲了十倍不止,已達到了第五重境界。
  并且在煉體紫府二重的時候,陳汐施展星斗大手印,便能一舉滅殺六個黃庭修士,如今修為連續暴漲三個境界,星斗大手印的力量已經足以捏爆玄階法寶,這些黃階極品法寶再厲害,在星斗大手印面前,也是脆弱的像紙糊的一樣,一捏就碎。
  噗噗噗……
  法寶被毀,以展空為首的三十二名魔靈衛心神受到重創,皆忍不住噴出一口血來,臉色已是刷白之極。
  “怎么可能?與上次見到這家伙施展大手滅殺蘇家子弟才過去不過半天,這家伙的力量怎會又暴漲了這么多!”
  “這是什么神通,竟能捏爆黃階極品法寶!”
  “該死,這家伙實力暴漲了太多,難道他之前一直在隱藏實力?”
  在寶塔八宮境的時候,這些魔靈衛幾乎都旁觀了陳汐與蘇家子弟的戰斗,對陳汐的實力可謂是一清二楚,所以才會如此自信要在一擊中滅殺了陳汐,然而此刻,陳汐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卻足足比他們之前所見到的強大了十倍不止,不僅令他們的全力一擊徹底落空,更是對自己造成了一定傷害,這讓他們如何不震驚?
  “死!”
  就在展空等人暗自驚懼之際,陳汐暴喝一聲,星斗大手印再次轟然拍下。
  砰!砰!砰!
  澎湃的五行巫力夾著這凜冽的星煞之力狂涌吞吐,包裹在巨大手掌中,就像一尊碾壓萬物的巍峨巨山,狠狠砸下,瞬間就有十幾個魔靈衛躲閃不及,被砸進地面,爛成一灘肉泥,死得不能再死。
  “不好,這次恐怕無法完成梵殿主的任務了……”展空狼狽躲閃開,臉色已是凝重之極。
  “展空首領,怎辦辦?敵人太厲害,咱們不是對手啊!”遠處,陸平大聲叫道,聲音中透著一絲恐懼,任誰看到自己的同伴一瞬間成了一地爛糊似的肉泥,恐怕也會驚恐之極。
  “怎么辦?逃出去也是死,哪怕能活下去,梵殿主也不會放過我們,與其如此,不如跟這小子同歸于盡!一起動手,施展血嬰屠仙陣!”
  展空臉上閃過一絲狠色,把手一揮,一陣陣恐怖的真元傳遞而出,隨后,他的身上飛出了一個巨大的漆黑陣圖,這陣圖上面,黑煙滾滾,血腥沖天,一個個面容扭曲的嬰兒,尖叫著,啼哭著,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猙獰可怖之極。
  “喏!”僅剩的十三名魔靈衛,臉上閃過一絲決然之色,身體化為一道流光,飛入了巨大陣圖之中,一瞬間,陣圖中密密麻麻的猙獰嬰兒把這十三人的血肉、魂魄皆吞噬一空,整個陣圖烏光大盛,濃稠的黑霧如同河流一樣翻滾著,咆哮著,幾欲要透體而出。
  “該死!竟然是血嬰屠仙陣!這需要多少嬰兒靈魂,多少童男精血,多少血煞之氣才能夠修煉而成?陳汐你要小心,這大陣唯一的用處就是自爆,其威力相當于兩儀金丹修士自爆自己的本命金丹,涅槃大修士都是躲之不及,不敢攖其鋒芒!”靈白似是驚怒之極,大咆哮傳音道。
  連涅槃大修士都擋不住?
  陳汐心中一驚,哪里還敢猶豫,全力施展星斗大手印,朝展空狠狠拍砸而去,同時祭出六十四柄飛劍組成一道劍盾,守護身體四周。
  “給我死去吧!”展空猙獰一笑,張口噴出一股精血,雙臂一振,整座陣圖脫體而飛,甫一出現半空,便化作十三個巨大的血色嬰兒,頭生雙角,面孔扭曲邪惡。
  轟隆!
  十三個血色嬰兒甫一出現,就自爆炸開。
  剎那之間,天地好像在這一刻毀滅了,恐怖如海嘯般的氣流轟然席卷天地,四周千里范圍內的山石草木,虛空中的靈氣,都呈現出一種破滅混亂的狀態。
  咔嚓!
  幾乎在眨眼間,當頭拍下的星斗大手印轟然碎裂、解體,而陳汐早已見勢不妙朝遠處遁去,卻不料,那恐怖之極的力量轉眼襲來,周身六十四柄黃階上品飛劍齊齊哀鳴一聲,徹底損壞,化作碎片飛灑天空。
  噗!
  陳汐只覺整個身體有如被萬千把巨錘狠狠砸了一記,腦袋轟鳴,渾身筋骨都發出細微的咔嚓咔嚓的斷裂聲,喉間一甜,猛地吐出一口血來,臉色慘白無比。
  血嬰屠仙大陣,吞噬的修士越多,自爆的威力就越強,完整的血嬰屠仙大陣,需要吞噬掉六十四個兩儀金丹境的修士,自爆的威力完全能滅殺地仙級別的強者。
  幸好,展空祭出的這座血嬰屠仙大陣,才只吞噬了十三個紫府修士的血肉魂魄,自爆的威力雖厲害,但經過星斗大手印、六十四柄黃階上品飛劍的阻擋,威力已經減弱許多,并且陳汐的肉身修為已達到紫府五重境界,身軀比黃階法寶都強悍,因此,當這股自爆的力量轟在他身上時,這才僥幸逃過了一劫。
  “你……你……竟然沒有死!?”遠處,展空驚恐大叫道,“你這個怪物,那可是能滅殺任何兩儀金丹修士,能令任何涅槃大修士遭到重創的威力啊,你怎么可以擋得下來?”
  陳汐沒有理會他,渾身巫力一運轉,斷筋裂骨的身軀瞬間恢復如初,同時在其背脊上,乙木巫紋內的神異小樹苗涌散出一股生機磅礴的青木精華,涌入體內,瞬間令他的傷勢好了一大半,全身巫力也恢復了七八成。
  頓時之間,陳汐再次變得龍精虎猛,神采奕奕。
  要知道,如今他背脊上的五個巫紋中,分別擁有著混沌息壤、無名小樹苗、無名金屬、無名火晶、無名水珠五個神異之極的寶物,相互運轉之下,滾滾的青木之氣、庚金之氣、丙火之氣、壬水之氣就化作各種屬性的巫力,遠遠不斷地補充著他血肉內消耗的巫力。可以說,在戰斗中只要給陳汐喘息的機會,他的巫力完全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看到陳汐轉眼間似已恢復到巔峰狀態,展空再次被狠狠震撼了一把,頭皮發麻,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難道這家伙真的是一個打不死的怪胎?
  “死吧!”陳汐大步而來,伸手一抓,星斗大手印憑空出現,抓小雞似的把展空攥進了手中,竟是出奇的容易。
  想想也正常,剛才施展血嬰屠仙陣,展空早已把一身真元灌入其中,更是不惜消耗掉本命精血來增強血嬰屠仙陣的威力,自身已變得虛弱無比,哪里還會有掙扎抵抗的力氣?
  “慢著!你不能殺我!難道你就不想知道如何收取這座浮屠塔的?”展空驚恐大叫道。
  “殺了你,我自然知道。”陳汐漠然道,咔嚓!話音剛落,展空整個人徑直被星斗大手印捏碎成了一股股濃稠的血漿,撲簌簌掉落地面。
  至此,三十二名魔靈衛一個都沒逃掉,全部被陳汐斬殺一空!
  嘩啦!
  陳汐袖袍一揮,除了自爆的那十三個魔靈衛的儲物袋不見了,地上的十九個儲物袋悉數落入手中。
  他首先打開的便是展空的儲物袋,神念一掃,儲物袋內的所有東西頓時了然于心,這個儲物袋中,除了大量的黃階下品法寶,八十萬斤靈液,小山堆似的丹藥、靈材之外,還有一部名叫《影魔遁法》的法訣,以及一張寶光繚繞的符箓。
  一瞬間,陳汐的目光便落在這張符箓上,紙張柔韌似金箔,散發著柔和純厚的金光,上邊是一排扭曲的文字,認不清楚是哪一種符文。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靈白一口叫出了符箓上的符文發音,晦澀古怪,卻透著一股莊嚴肅穆的凝重感。
  “這是什么東西?”陳汐一頭霧水。
  “若我猜測不錯的話,這應該是上古佛門所用的鎮靈符文!這九個字便是佛門的九字真言!”靈白緩緩說道,聲音中帶著一絲震驚,“據說,這九字真言每一個字中都包含著佛門一種無上神通,神秘之極,也厲害之極,可我也僅僅只是聽主人說起過,這還是頭一次見到真正的佛門鎮靈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