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474 力挫王境

這一場席卷三界的浩劫已持續三日。
  陳汐盤坐在鳶尾沙漠廢墟中,被一片熾盛玄金仙霞環繞,將他周身籠罩,由內而外皆都如此。
  而此刻,在其體內宙宇中,已衍化出了億萬星辰、無垠星空,無不被一股玄金之色的道韻浸染,宛如一方玄金宙宇,堅固、晶瑩、剔透。
  在這一方體內宙宇的核心,則懸浮著一道釋放圣道王者之力的星辰,碩大無朋,明亮奪目,光耀整個宙宇。
  此星辰乃是陳汐的“符之圣道”所化,能夠清楚看見,在星辰四周,還有著三道仙王之道在環繞。
  它們分別是時間、空間、生死三種至高法則!
  相較于以往,這三大至高法則明顯蛻變太多,無論威勢,還是所釋放出的氣息,皆都隱隱快要趨向圓滿層次。
  這一切都來源于那“天道秩序神鏈”之力,其內蘊含著三界運轉的本源秩序,如今悉數被煉化,從而極大提升了陳汐對時間、空間、生死三種至高法則的感悟。
  轟!
  當浩劫來臨的第七天,一直沉寂打坐的陳汐霍然睜開了眼睛,一剎那間,他渾身轟鳴起燦然若金的渾厚神輝,映襯他宛如從大道中誕生般。
  一股如蘭似麝的道之氣,由內而外彌漫而開,這是一種身證至高大道,與萬物契合的表現。
  一般情況下,唯有仙王境存在,方才能擁有這等成就,不過如今的陳汐,尚并未踏足仙王境。
  無氣運,不成王。
  如今陳汐已攫取到一股“天大氣運”,更是錘煉道體,擴展體內宙宇,達到了半步仙王境中前所未有的極限之境。
  按照搭理而言,在這等情況下,他足可以扶搖而上,一具踏入仙王境才是。
  事實卻并非如此,原因就在于他對時間、空間、生死三大至高法則的參悟,雖已趨于圓滿,可終究還差一絲的缺憾。
  陳汐也很清楚,自己隨時隨刻便能補全這一絲缺憾,但卻不是現在,因為他在這七天的靜修中忽有明悟,尋覓到了一種圓滿證道之法,于是強忍著晉級仙王境的沖突,硬生生留下了這一絲缺憾。
  所謂圓滿證道之法,便是將三大至高法則和他自己開辟出的“符之圣道”完美融合,從而開辟出最圓滿的仙王大道!
  這種大道一旦凝練而成,便會在體內宙宇中化作一股“原始道源”,融于混沌,容納太虛,那等威勢,絕對不可思議的強大。
  起碼據陳汐所知,以往的三界中,千百個仙王境中,只怕也找不出一個能夠凝練出“原始道源”的。
  由此可見,這一條道途是何等之驚人和艱澀了。
  不過這已難不住陳汐,他抓住了曠世天運,在浩劫中獲得成王大氣運,錘煉出了渾厚無比的仙王根基,如今也只差融合符之圣道和三大至高法則這一步踏出,便可以達成所愿!
  ……
  “尚差一些火候而已,再多逗留也是無益。”
  不再猶豫,陳汐當即起身,渾身彌漫的熾盛金色仙霞收斂,涌入體內,令其整個人頓時恢復到了從前那種模樣。
  不過和以往不同的是,他眼眸愈發深邃,映現著諸天秩序變幻,仿似能窺伺到整個三界運轉之妙,隨意一立著,就有一股無形至高威勢,直抵人心,震懾神魂!
  這就是蛻變之后帶來的益處,修為越高,對三界秩序的參悟越深,令得陳汐也比之以往多出了一股蓋世威嚴。
  天地間,浩劫依舊持續,相較于前些日子,卻已明顯平靜不少。
  那一道矗立諸天之上的蒼穹門戶中,兀自噴薄出一道道粗大的天道秩序神鏈,但卻很難再拘囿到神境存在。
  顯而易見,在這七天中,三界中所存在的神境強者,十有八九已被捆縛抓走。
  不過即便如此,那蒼穹門戶并未消失,那些天道秩序神鏈同樣也在,它們似在查探什么,靜靜蓄勢,確保若有漏網之魚,不被遺漏掉。
  這個真相令人心中發寒,身體冰冷,這明顯是要趕盡殺絕,不放過一個,也可以看出這一場席卷三界的浩劫是何等滲人,堪稱亙古至今前所有為的無上劫難!
  “這浩劫,視三界之神明為獵物,盡顯無情本質。”
  陳汐仰望蒼穹,心中有著一絲憤懣,他知道,當那被拘囿帶進末法之域中的神境存在全部消弭一空時,這一場浩劫,就要降臨到仙王境以下修道者頭上了……
  旋即,陳汐不再多想,目光看向一側。
  左丘飛冥和那八位半步仙王境長老如今一直在靜修,每個人身上都洶涌著一縷縷宏大道韻,暫時沒有任何將要蘇醒的征兆。
  想了想,陳汐沒有打擾他們,揮手布下了一道陣法,將眾人防御其中,他便身影一閃,消失在地面之下。
  ……
  在鳶尾沙漠下方,千萬里之深的一片區域中。
  這里原本是鳶尾仙獄所在之地,如今早已化作廢墟,滿目瘡痍,死絕一片,到處都是崩碎的時空裂縫和混亂的颶風。
  這一方面是因為前些天那一場驚天激戰所帶來的破壞太大,令其遭受到了波及。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末法漩渦”“天罰之眼”皆都出現于此,令鳶尾仙獄成為了“太上誅神陣”的一部分,成為了引動這一場三界浩劫的始亂之地。
  嗡!
  虛空波動,陳汐的身影憑空浮現于此。
  四師兄鐵云海臨走前,曾告訴過陳汐,鳶尾仙獄如今雖已被毀,但其中卻自有一處安然之地,讓陳汐在浩劫沉寂之時,便抵達此地,自會明白這一切。
  明白什么?
  自然是有關母親左丘雪的一切!
  “娘親她……該不會已經離開了吧?”
  望著眼前那破碎的時空、滿目的廢墟、混亂不堪的一切,陳汐心中憑生一股復雜的情緒。
  他佇足許久,沉默許久,最終還是深吸一口氣,踏步朝深處行去。
  鳶尾仙獄所覆蓋之地很大,如今皆都化為了廢墟,虛空中不時流躥著時空風暴、裂縫,顯得駭人無比。
  不過這一切對如今的陳汐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雙手負背,一路前行,仔細感知著四周一切。
  片刻后。
  陳汐倏然佇足,眼眸中閃過一抹驚異之色。
  在他識海中一直沉寂的河圖碎片,竟在這一刻忽然蘇醒過來,產生出一股晦澀的波動,擴散而出。
  那種感覺,仿似有什么東西正在呼喚河圖碎片般,令得它在這一刻竟顫抖嗡鳴起來,顯得有些迫不及待。
  這等情況,陳汐不止一次經歷過,心中頓時一震,猜到了一種可能,他不再遲疑,順著那種強烈的感覺,抬腳朝廢墟深處行去。
  嗡~嗡~
  隨著深入,識海中河圖碎片顫抖的頻率越來越強烈,直至抵達一處殘破的石壁前,河圖碎片甚至有一種要從識海中掙脫的跡象!
  陳汐連忙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住這種沖動,袖袍一揮。
  轟隆!
  那一道殘破的石壁被震碎,煙硝彌漫中,一道無形空間壁障映現在眼前,泛著一股晦澀的力量波動,顯得極為神秘。
  “怪不得,若非是河圖碎片指引,連神諦之眼都無法窺伺到此地竟還有這樣一處所在,難道四師兄所言的一切,就在這壁障后方么?”
  不等陳汐多考慮,河圖碎片的劇烈波動,令得他不得不展開行動,否則再這樣下去,河圖碎片非棄他而去不可!
  唰!
  陳汐身影一閃,下一刻便消失在那無形壁障中。
  青山、綠水、茅屋、籬笆小院,蔚藍的蒼穹,如絮的白云,簡簡單單的景色,組成一幅宛如世外桃源般的境地。
  相較于外界的廢墟和混亂,此地,的確可以稱得上是世外太遠了,清幽寧謐,令人心靜。
  當陳汐看見這一幕時,心中也不免有些驚異,整個鳶尾仙獄都已覆滅,而此地竟能保留如此完好,果然非同尋常了。
  嗡~嗡~
  抵達此地后,識海中的河圖碎片徹底急不可耐,發瘋似的顫抖,透著一股無比的渴望,令得陳汐根本不敢再多想其他,身影一閃,已憑空出現在那一處籬笆小院中。
  籬笆小院中只有一方石桌,石桌上只孤零零放置著一塊古樸碎裂的龜甲物品和一塊淡青色玉簡,再無他物。
  “果然,這是一塊河圖碎片……這淡青色玉簡又是什么?難道是和娘親有關?”
  當看見這一幕時,陳汐心中驀地涌出一股不好的預感,娘親她……該不會真的已經離開了?他忍不住想要沖入那茅屋中再看一看。
  可就在此時,根本不等陳汐反應,唰的一聲,那石桌上的破碎龜甲倏然化作一道烏光,沖入到了他的識海中!
  轟!
  一剎那間,陳汐如遭雷擊,識海中翻滾一片,產生一股股磅礴而古老的力量波動,令得他整個人都呆滯那里。
  熟悉的波動,熟悉的古老圖案,猶如漣漪般在心中擴散而開,仿若再次輪回萬古,追溯到了那混沌起源之所在。
  這感覺,如此之熟悉!
  根本不必想,陳汐就知道,識海中的河圖正在融合第八塊碎片!
  ——
  PS:第3更稍晚,另外推薦老朋友的新書《吞天劍神》,書號434029,正在沖擊新書榜,童鞋們有空可以去收藏、支持一下拜謝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