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477 殺入學院

鳶尾沙漠,風在呼嘯,時刻裂縫閃爍,流竄八方。
  諸天之上,蒼穹門戶矗立,不曾沉寂,一道道粗大的天道秩序神鏈從中涌出,仿若在巡弋三界,要拘囿藏匿起來的神境存在。
  這一場席卷三界的浩劫,明顯短時間內不會消弭了。
  唰!
  一道身影憑空而現,漫步鳶尾沙漠上,衣衫獵獵,濃密烏黑的長發飛舞,露出一張怔怔出神的清俊面龐。
  此人,自然就是陳汐。
  直至此刻,他依舊未曾從剛才所經歷的一切中回過神來。
  在鳶尾仙獄中的經歷,讓他獲得了第八塊河圖碎片,再次參悟出了五個晦澀的古老文字,以及一副烙印著染血殘劍的圖案。
  但最重要的是,他終于得知了有關父親陳靈鈞的線索,心中積攢多年的憤怒和不理解,仿似也在一朝之間被驅散。
  可在陳汐心中,卻依舊空蕩蕩的難受。
  畢竟,這一次他終究還是沒能和父母相見,這不得不說是一種無比的遺憾。
  “輪回三界的第一世,你是太上教主的師弟,第二世你是神衍山二先生寂道人,第三世你是云浮生,而如今,你是陳靈鈞……可你究竟來自哪里?”
  陳汐怔怔,陷入沉思,他還記得,父親陳靈鈞說他并非是三界之輩,那么在輪回之前,陳靈鈞又來自哪里?又是怎樣的身份?
  這一切,皆都不得而知。
  但陳汐如今已清楚,父親陳靈鈞和母親左丘雪離開了,已經趁著這一場席卷三界浩劫爆發的契機,離開了三界。
  至于他們究竟去了哪里,為什么要如此匆匆離開,陳汐卻無法判斷。
  當年身為太上教主師弟的陳靈鈞,因為某個原因要離開,卻被太上教主鎮殺,也同樣因為那個原因,他在第二世、第三世先后應劫隕落。
  或許,正是這個無法得知的原因,才是陳靈鈞如今不得不離開的關鍵所在吧?
  陳汐深吸一口氣,默默感受著識海中懸浮的河圖碎片,心中清楚,既然母親左丘雪離開時說,讓自己好好保管好此物,那么只要自己一步步解開其中奧秘,終究有一日能夠和他們重逢的。
  嗯?
  就在此時,陳汐心中一動,眸中冷電流溢。
  唰!
  下一刻,他身影已消失原地。
  ……
  嗖!嗖!嗖!
  距離鳶尾沙漠極遠處的蒼穹上,驀地浮現出三道身影。
  “仔細搜查,七殺神將和燧人廷師兄他們便是隕落于此,如今浩劫降臨,神境不存,一定要抓住那些左丘氏逆賊了!”
  為首一名身披血袍,面容慘白,嘴唇泛著濃郁烏青之色的青年冷冷開口,他名叫烏霆,太上教真傳弟子。
  烏霆本身便是一位仙王境存在,但卻并未躋身真傳七門徒的行列,原因就在于,他的實力相較于燧人廷、江靈笑等七位最頂尖的真傳弟子,還有著一定的差距。
  “喏!”
  在烏霆身旁,兩名老者齊齊躬身,皆都身披灰袍,胸前衣服上烙印著一只晦澀眼眸圖案,這是太上教門徒的標志。
  這也就意味著兩名灰袍老者乃是太上教中的普通門徒,地位大致和魏刑相當,修為在半步仙王層次。
  “記住,一定要抓住要找出那個名叫陳汐的小子!”
  烏霆似想起什么,再次出聲囑咐了一聲。
  唰!唰!
  當下,兩名灰衣老者領命而去。
  “這次我太上教席卷三界,首先該滅的便是這左丘氏,若非因為他們,燧人廷師兄和七殺神將等前輩怎可能在此遭劫隕落?這些敢和我太上教作對的東西,皆都該殺!”
  烏霆沉吟,神色森然無比。
  可惜,他渾然不知道,燧人廷的死亡根本和他人無關,而是被太上教主的一縷意志給奪舍了。
  “大師兄和江靈笑師姐他們如今也不知是否成功,只要拿下了這上古七大世家,仙界七大學院,足可以將仙界大半領域快速掌控于我太上教掌中了……”
  烏霆撫摸著下巴,若有所思,越想心中越是興奮。
  以往,他們太上教被三界視為公敵,只能隱忍藏身于太上境,久久不曾現身于世間。
  如今這一場席卷三界的浩劫終于降臨,他們太上教終于可以傲立三界中,成為這天地間的唯一主宰,這讓身為太上教真傳弟子的烏霆如何能不激動?
  “啊——!”
  “烏霆師兄……”
  驀地,兩聲慘呼從極遠處虛空中傳來,旋即便戛然而止,令得烏霆頓時從沉思中驚醒,臉色一下子陰沉無比。
  “該死!難道發生了什么意外?”
  唰!
  烏霆根本沒有任何遲疑,身影一閃,施展挪移之法,頓時消失原地。
  鳶尾沙漠深處。
  兩具血淋淋的尸體橫亙地面,雙目圓睜,神色恐懼,死不瞑目。
  在這兩具尸體不遠處,便是左丘飛冥和那八位半步仙王境存在,他們如今依舊在盤膝打坐,未曾有蘇醒的跡象。
  再加上有陳汐布置下的陣法防御,竟是對這周遭一切渾然不覺。
  嗡!
  虛空一陣波動,烏霆的身影映現出來,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這樣一幕,那慘白的臉色上頓時泛起一抹猙獰。
  浩劫席卷之下,居然還有人敢對他們太上教弟子動手!這簡直就是活得不耐煩了!
  “呵,怪不得,我還以為太上教什么時候這么膽大,居然派兩個半步仙王來找死,原來背后還跟著一位仙王存在。”
  驀地,一道清冷漠然的聲音響徹,令得烏霆臉色又是一沉,他目光霍然一掃,頓時就鎖定了聲音來源之處。
  那原本空蕩的虛空中,倏然浮現出一道身影來,一襲青衫,長發飛舞,露出一張清俊沉靜的面容,一對眼眸如冷電般漠然。
  “陳汐!?”
  烏霆一眼就認出對方,那原本猙獰的臉色忽然變得消失,被一抹嘲諷和興奮之色所取代。
  “哈哈哈,怪不得我這兩位師弟死的這么快,我聽說魏刑他們足足七十號半步仙王境存在一起動手,也無法奈何于你,如今看來,果然名不虛傳啊。”
  烏霆渾身猛地涌出一股恐怖而暴力的仙王之力,整個人宛如化身一尊掌控乾坤的王者,睥睨傲岸,大笑道,“可惜,你再如何了得,也只不過是半步仙王而已!今日你死在我烏霆手中,你也足可以驕傲了。”
  說著,他竟是直接動手!
  轟!
  他腳步一跨,整個天地驟然一變。
  方圓十萬里的天地、空間、時間全部都陷入靜止,被烏霆完全掌控!
  這便是仙王境的威勢,一念之間,操縱時空,扭轉乾坤,足可以不動聲色就將對手逼迫到絕境中,無力掙扎!
  一下子,陳汐整個人宛如被凍僵,一動不動。
  “哈哈哈,小東西,看到了嗎,這就是仙王的力量!至高偉岸,掌控時空,任憑你如何掙扎,又怎可能逃過時間和空間的捆縛?”
  一擊得手,烏霆不禁再次大笑,猛地探出一臂,隔空虛抓,要撕裂陳汐胸腔,將其心臟掏出來!
  這是烏霆最喜歡的殺人方式,掏敵心臟,大口吞咽,那等滋味簡直是妙不可言。
  “真的么?”
  然而就在此時,那原本一動不動的陳汐霍然抬起頭,唇角泛起一抹冷冽的弧度,目光更猶如盯著一個死人。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得烏霆心中咯噔一聲。
  唰!
  不等他反應,陳汐已出手,一抹劍光蒸騰而起,撕裂虛空,斬破時間之桎梏,裹挾著磅礴而至高的符文力量,席卷而出!
  轟隆隆!
  這一刻,天地間都被一股震耳欲聾的劍吟聲充斥,時空爆碎如亂流,皆都在那一抹劍氣中潰散。
  這一劍,簡直駭人到了極致,充斥晦澀天地秩序之力,卻由無窮符文衍化而生,充斥大道至簡,返璞歸一的妙諦。
  烏霆臉色又是一變,竟是從中感受到一抹極度危險的氣息!
  這怎么可能?
  一個半步仙王境,怎可能施展出這般戰斗力?
  嘩啦!
  烏霆不敢遲疑,猛地一口氣祭出九九八十一道暗黑色仙刀,每一柄都纏繞仙王之力,凌殺無雙。
  這是一套仙寶,名為“戮靈陣仙刀”,雖只有太武階層次,可組合在一起的威力,卻堪比太虛階仙寶,被他以仙王之道祭出,更彌漫上一股至高恐怖威勢。
  嘭嘭嘭!
  可令烏霆心驚的是,僅僅一剎那間,這一套“戮靈陣仙刀”竟無法阻止對方一劍,反而被悉數斬碎,化作爆碎光雨,飛灑漫天!
  并且,那一抹劍氣余勢不減,橫跨時空界限,繼續朝他劈殺而至!
  這這……這還是半步仙王能夠擁有的戰力?
  烏霆臉色驟變,心中巨震不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什么時候,連半步仙王都能威懾到仙王境存在了?
  這簡直就是亙古以來絕無僅有之事!
  要知道,半步仙王和仙王之間的差距,簡直就是天壤之別,一位仙王境足可以輕松碾壓一眾半步仙王存在,根本無法相提并論。
  可偏偏地,這樣跨境而戰的一幕,卻硬生生在他眼前親自上演了,甚至令烏霆也感到了一種強烈的危險氣息!
  這一切換做任何一位仙王境存在,誰能不震驚了?
  ____
  ps:今晚木有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