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482 劍欲飲血

感謝“悠悠”美女的打賞捧場~~
  ——
  一片空間重疊的彩色甬道。
  阿秀帶著陳汐快速前進,很快,就抵達一處宛如小世界般的秘境。
  “陳汐!”
  “你這小子可算回來了。”
  當陳汐甫一抵達,就看見一道道身影正佇足在一方道壇上,似在商議著些什么,當看見他出現時,皆都驚喜出聲。
  這些人,赫然有內院首席教習王道廬、軒轅破軍、外院院長周知禮、丹藏院院長沈浩然等人。
  約莫有二十余人,皆都是學院頗有威望的教習。
  除此之外,還有葉唐、佛子真律、趙夢璃、姬玄冰等內院弟子。
  陳汐上前一一與之見禮,心再次輕松不少。
  可是一想到如今的道皇學院正在發生異變,王道廬他們卻對此不聞不問,甚至還躲避在這秘境,他心就有些不痛快。
  不過陳汐也清楚,自己如今還不了解學院的具體情況,倒也不好發火,只能強自按捺下心這一股不悅。
  “其他人呢?”
  陳汐目光一掃,發現在場并無多少學生。
  “不必擔心,如今學院遭逢大變,辰盟子弟以及一些內外院弟子,皆都被小心保護了起來。”
  阿秀在一旁解釋了一句。
  “這些天,究竟發生了何事?”
  見此,陳汐禁不住皺眉問道,他剛目睹了學院的慘景,路上更是被連連阻攔圍殺,心兀自有一股殺意堵塞,無處發泄。
  “此事說來話長,但歸根究底,還是因為這一場浩劫!”
  王道廬開口,眉宇緊鎖,充斥一抹深深憂慮,將事情緣由一一解釋給了陳汐。
  原來,在這一場席卷三界的浩劫之下,隨著孟星河、華劍空、趙太慈、敖悔、蚩蒼生等人離去,整個道皇學院內部也變得紊亂起來。
  群龍無首,人人惶恐不安,再加上有不少勢力覬覦上了院長之位,從作亂,連王道廬等一眾教習也無力掌控局勢,亂成了一鍋粥。
  而在三天前,來自鐘離氏、萬俟氏、姜氏的學院教習,忽然聯合在一起,要占據“道皇神宮”,扶持新的院長上位。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件事甫一發生,遭受到了諸多教習和學生極力反對,但這三大勢力一意孤行,血腥鎮壓,爆發了一場場沖突,死了不少教習和師生,徹底令道皇學院陷入到了動亂之。
  不止如此,在這等混亂局勢下,姬氏、木氏、佛界、龍界、凰族等學院勢力,也都開始加入起來,欲要扶持各自選的院長上位。
  總之,這一場學院動蕩,因為參與的勢力太多,已是亂成一片,在這等情況下,令王道廬等人都只能避其鋒芒,暫時龜縮了起來。
  亂!
  亂得理不清頭緒!
  這就是陳汐聽完這一切后的感覺,這也說明道皇學院的處境已達到了極為嚴峻危險的地步。
  尤其當聽聞,連姬氏、木氏、佛界、凰族、龍界這等上古世家勢力,也要染指院長之位時,陳汐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這是怎么回事?”
  陳汐面無表情,目光望向一旁的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看得三者心皆都一顫,感受到一絲悸動。
  現如今,人人皆知他陳汐獲得道皇傳承,乃是唯一有資格接掌學院院長之位的繼承人,按道理而言,姬玄冰他們不應該不懂才對。
  “陳汐你誤會了,那是家族意志,非我等能夠抗衡,畢竟如今學院亂象叢生,院長臨離開前也沒有立下傳位詔令,鐘離氏、萬俟氏、姜氏可以爭院長之位,其他勢力自也不甘心就此拱手相讓了。”
  姬玄冰苦澀開口,解釋了一番。
  “為了一個院長之位,就可以肆無忌憚引發動亂,禍害學院教習和弟子,這算什么道理?”
  陳汐擰眉,聲音透著一股罕見的嚴厲,舉手投足之間,透著一股懾人的威嚴。
  “更何況,如今三界遭劫,太上教已趁機席卷而來,在這等情況下,不思共抗大敵,反而為此而自亂陣腳,簡直是罪該萬死!”
  眾人噤若寒蟬。
  連王道廬等一眾教習皆都驚異不已,敏銳感覺到如今的陳汐,已和往常不同,宛如變成另外一個人,有一種不怒而威的大氣魄。
  “陳汐你有所不知,原本情況不至于會如此糟糕,原本我道皇學院有十位神境存在坐鎮,哪怕是上古七大世家一起來犯,也根本不懼什么,可隨著這一場浩劫降臨,學院已是無一神境坐鎮。”
  王道廬喟然,“最重要的是,連華劍空、蚩蒼生、趙太慈等仙王境老古董也一個個銷聲匿跡,才會被他們這些勢力鉆了空子。”
  此話一出,反而令陳汐清醒不少,這才意識到,王道廬他們并不清楚,蚩蒼生他們早已臻至神境,并且連華劍空也跟隨著一起前往末法之域了。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如今的道皇學院,不止是沒有神境存在坐鎮大局,連仙王境存在都沒有一個,又如何能壓制那些勢力對院長之位的覬覦?
  要知道,連以往的左丘氏這等上古世家,還有數位仙王境存在坐鎮,若是其他大勢力的教習帶著自家仙王境存在一起來犯,爭奪院長之位,的確是棘手無比。
  像陳汐之前遇到的萬俟青,顯然就是來自萬俟氏的一位仙王境存在!
  而如果這萬俟氏、鐘離氏、姜氏等等大勢力皆都出動仙王存在,為爭奪院長之位而來,那等情況,的確是王道廬他們無法對抗的。
  這一下,陳汐總算徹底明白了,眼眸寒芒涌動,漠然道:“看來,他們還真當我們道皇學院無人了!”
  字字鏗鏘,流露無窮殺機!
  說罷,他轉身就要離開。
  “陳汐,你要做什么?”
  王道廬心一緊,連忙開口。
  “殺敵!”
  陳汐唇輕輕吐出兩個字,局勢很亂,亂成了麻,可他已懶得理會其因果,誰破壞道皇學院,誰就該殺!
  “你……”
  王道廬厲聲喝斥,“你這跟去送死有何區別?如今你已獲得道皇傳承,只要活著,總有一天能奪回這一切,何必現在拿自己小命去開玩笑!”
  “你這樣做,對得住院長他老人家對你的信任?陳汐,忍一忍,不見得是壞事!”
  “陳汐,我等并非是不愿為學院出力,也根本不愿意忍辱藏在這里,若非為了保全學院傳承,我們早豁出去這把老骨頭了!”
  其他教習也紛紛開口,勸阻陳汐,要他忍耐一時,不要意氣用事。
  陳汐霍然止步,目光從眾人身上一一掃過,看著他們神色間的關心擔憂之色,他不禁深吸一口氣,隨手揮出兩件仙寶來。
  一桿破靈青魘槍,一柄靈雷金如意,懸浮半空,釋放無窮威勢。
  “這是太上教真傳弟子烏霆的寶物!”
  “這是萬俟氏仙王境老古董萬俟青的靈雷金如意!”
  一下子,這兩件仙寶就被認出來,眾人皆都有些驚疑不定,目光望向陳汐,難道……
  “不錯,他們是被我所殺。”
  說罷,陳汐轉身而去。
  眾人如遭雷擊,眼瞳驟然擴張,心泛起驚濤駭浪,陳汐竟親手殺了兩尊仙王?可他……明明只有半步仙王境修為啊!
  “無論真假,既然陳汐已打定主意,我們也不能猶疑了!”
  外院院長周知禮深吸一口氣,眸神光流溢,沉聲開口,“半步仙王境以上教習,請和我一起去支援陳汐,其他人全部留下!”
  ……
  離開秘境,穿過那一條彩色甬道,陳汐重新返回學院。
  內院就在眼前,其一片沉寂,已沒了當時陳汐聽聞到的戰斗之音,似一切都已落幕。
  “他們如今都在爭奪道皇神宮的控制權,那道皇神宮乃是整個學院的樞之地,只要控制那里,就等于控制了整個學院。”
  王道廬和周知禮他們一眾教習及時趕了過來,擁簇在陳汐身后。
  陳汐也聽說過道皇神宮,此地位于內院最深處,傳聞是當年道皇親手締造,一直是院長棲居潛修之地,其還存在著一尊鎮壓學院所有禁制的古鼎,名為“傳道古鼎”。
  此鼎不止是能夠控制學院諸多禁制,且和外院的“爭鳴道鐘”、演道院的“天衍神鏡”、藏經院的“道光玉書”、丹藏院的“妙寶鼎”等古寶存在聯系,遙相呼應。
  換而言之,只要控制了“傳道古鼎”,和掌控了道皇學院也不差多少,很顯然,現如今學院那些作亂的勢力,皆都是奔著“傳道古鼎”去的。
  想通這一讀,陳汐沒有任何遲疑,抬腳跨入內院之。
  沿途上,依舊是斷壁殘垣,處處皆都像被洗劫過一樣,一片狼藉,場景凄涼,沒了往日生機。
  這讓陳汐心殺機愈發沸騰,快要遏制不住。
  學院若大的錦繡福地,仙家境地,如今卻滿目瘡痍,被動亂破壞,這讓陳汐如何能受得了?
  “來人止步,此地已被封禁,速速退去!”
  驀地,遠處浮現出一片宏大建筑,宛如橫亙的城墻,高聳入云,一名黑衣年立在云頭,沉聲大喝,音如驚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