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483 誰攖鋒芒

那一片宏偉建筑之上,黑衣年端立,神色冷厲。
  “放肆!岳文海,你看看我等是何人?趕緊讓開,不要自誤!”
  王道廬等一眾教習大喝。
  “諸位,難道你們也要趟一場渾水?我倒是勸你們不要自誤,安心等待新的院長選出,老老實實呆著為妥!”
  那岳文海陰沉著臉,言辭毫不客氣。
  說話時,他啟動了禁制,一股恐怖波動將這片宏偉建筑籠罩。
  “此人是誰?”
  陳汐擰眉,眸子涌出沸騰殺機。
  “內院藏經閣一位教習,一直和上古世家姜氏交好,如今看來,他明顯已投靠到了姜氏陣營。”
  王道廬憤然解釋了一句。
  其他教習也皆都慍怒,這岳文海尋常不顯山不漏水,哪曾想到,如今面目竟如此可憎。
  哧!
  突兀地,陳汐忽然動手,祭出一道粗大通天劍氣,瑩瑩燦然,釋放無窮符文,自蒼穹劈斬而去。
  “哼,還敢動手,簡直是蠢不可言!”
  那岳文海冷哼,不屑之極,自持此地禁制強大,根本不曾將陳汐這一擊放在眼里。
  轟!
  可下一刻,他臉色驟變,那一道劍氣落下,震動整座禁制,劍氣彌漫出的密集符文,更是一下子將這座禁制給硬生生“拆”開!
  一瞬間而已,整片宏大建筑被劈開,爆碎傾塌,煙塵彌漫。
  在這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岳文海遭受劍氣侵蝕,猛地噴出一口血來,身影一下子從空跌落。
  嘭!
  一道身影破空,一腳踏在岳文海胸膛,將其狠狠砸在地面,渾身每一寸骨頭都寸寸爆碎,七竅流血,面目猙獰,透著無盡恐懼。
  “身為學院教習,不思為學院出力,卻勾結外人踐踏學院,當殺!”
  陳汐開口,腳上有力,徹底抹殺了對方性命。
  從破禁,到殺人,前后不過眨眼時間而已,當王道廬等人反應過來時,那岳文海已斃命當場。
  這一下,眾人總算見識到了陳汐如今所擁有的實力,心皆都震動,憑生一抹希望,或許,陳汐真有可能掃平內亂,鎮壓一切?
  障礙掃除,陳汐一刻也不停留,大步上前,今日既然來了,他便沒打算善了,只要能還學院一個穩固,大不了殺個血流成河,也是在所不惜。
  ……
  內院越往深處,是一片又一片的秘境禁地,深不知有幾重,無垠無邊。
  陳汐一路前行,再次斬殺了十多個阻攔于他的對手,無一例外皆都一擊斃命,顯得冷酷果斷無比。
  王道廬他們跟隨身后,原本還打算出手幫忙,可結果卻發現,他們根本就趕不上陳汐的殺敵速度,心不免又是一陣震撼。
  很快,遠處一座煌煌神宮浮現視野。
  那一座神宮矗立天地間,通體釋放淡金神輝,呈現出巍峨、莊肅、祥和的大氣象。
  宮殿四周,樓闕雄偉,城墻厚重,泛著一層神圣般的光澤,遠遠望去,甚至能夠看見一股股若有若無的氣運之力,在神宮四周繚繞,神異非凡。
  道皇神宮!
  陳汐目光如電,遙遙眺望,這座神宮極為浩大,矗立天地間,與宙宇星河相接,殿宇林立,金碧輝煌,有一種古老而莊肅的威嚴。
  那其,更有著一股令人心存敬畏的氣息,實力越是強大感受就越是明顯。
  那就是氣運的力量,這道皇神宮佇立于此,宛如定海神針,鎮壓著整個道皇學院自太古時期延存至今的所有氣運!
  可以說,此地,便是道皇學院的心臟,是核心樞之要地,自太古傳承至今,擁有著諸多神異之處。
  但旋即,陳汐便眉頭一皺。
  此地和道皇神宮之間,看似可以直接通達,實則間隔著重重空間,宛如疊加的世界,換做尋常之輩,一輩子飛馳都難以抵達了。
  因為這是時空的力量,其還有著諸多恐怖禁制相阻。
  對于此,倒是困不住陳汐,只是他敏銳察覺到,那一重重空間、禁制,分布著諸多殺機,若隱若現,明顯是要阻擋來人,為其他勢力爭奪“傳承古鼎”爭取時間。
  “也罷,今日無論是誰,敢阻我去路,必殺無赦!”
  轟!
  陳汐一腳踏破一重禁制,進入一方空間,神威無匹。
  不過就在他剛一進入這片空間,便有一股潮水般的殺機涌來,旋即一群修道者浮現,神色冷酷,遙遙望向陳汐這邊,周身殺機縈繞,不斷騰起。
  這些人,有不少都是學院教習,也有一些陌生面孔。
  “是上古世家姜氏的勢力!”王道廬低語,提醒陳汐。
  “你們這是何意?在我道皇學院地盤上屢次阻攔我等,簡直是無法無天了!”一旁的周知禮沉聲大喝。
  “諸位,我等只是奉命行事,等過了今天再來也不遲。”一名灰衣老者漠然開口,充斥著咄咄逼人的味道。
  “笑話!這是我道皇學院地盤,我等來去,還需聽候你們命令不成?”王道廬等人皆都慍怒。
  “聽不聽不要緊,但今日,你們別想擅入。”灰衣老者不為所動,神色冰冷。
  陳汐皺眉,上前道:“你們之,有不少是學院教習,若是為學院著想,現在就給我讓開,之前一切我既往不咎,若是執迷不悟,繼續助紂為虐,禍亂學院,今日我必血洗之!”
  他神色沉靜,面容清俊,可此刻卻有一種迫人的威嚴,令對方不少學院教習不禁心顫,渾身發毛,但卻并無一人有讓開的意思。
  “陳汐?呵呵,好大的口氣!你一個半步仙王境,也敢說如此大話,也不怕今日伏誅于此?”
  那灰衣老者陰沉著臉,輕蔑冷笑。
  “機會我已經給你們了,可惜,你們卻不珍惜。”
  陳汐聲音冷漠,對方的反應讓他徹底明白,今日之事,必須以血腥殺戮來立威,否則斷無法取得任何成效了。
  甚至,自己再優柔寡斷,反而會被視作軟弱可欺。
  “小東西!既然這樣,今日道爺就送你上路!”
  那灰衣老者猙獰一笑,大喝出聲,說話時,他猛地祭出一口血色洪爐,竟釋放出三十道粗大的血色劍氣,斬向陳汐。
  轟隆!
  血光洶洶,滔天轟鳴,將時空都拉入一片血腥景象,而那三十道血色劍氣,則如同來自煉獄的魔刃,要收割生靈,聲勢駭人。
  在那灰衣老者身后,一眾修道者也齊齊在同一時刻動手。
  王道廬等人臉色一沉,拼命出手,要幫陳汐分憂。
  “讓開!”
  陳汐搶先動手,億萬仙霞從體內轟鳴騰起,沖霄而上,宛若一片破天劍陣,綻放神輝,橫掃而去。
  一剎那間,這片空間被無盡劍氣淹沒,所有人都看不清發生了什么。
  旋即——
  慘呼聲響起。
  爆碎聲震蕩。
  殷紅血水如暴雨滂沱,染紅這片空間。
  當煙塵彌散,所有光芒消失,這片空間恢復清明時,場再無一個對手,除了那些對手的學院教習皆都重傷未死,其他人皆都化作了一片破碎的尸骸血骨!
  一擊之間,斬殺一眾敵人!
  王道廬等人頓時呆住,他們能夠想象陳汐大殺四方的場景,可卻沒想到,這一場戰斗會結束如此之快。
  他們甚至都沒插上手,便已落下帷幕!
  事實上,這些對手無一仙王境,擱在陳汐還未煉化“天道秩序神鏈”前,都足以將他們橫掃蕩平。
  更別提現如今,他那戰斗力已可以滅殺仙王存在,自不會將這些半步仙王放在眼了。
  嗖!
  一柄血色長矛忽然竄出,破殺向陳汐咽喉。
  竟還有敵人藏匿于此!
  不過陳汐卻像早已料到,探手一抓,硬生生將其折斷,而后袖袍一揮,半截長矛倒飛而去,噗的一聲插入一片空間,從跌出一具身影來。
  此人赫然就是那之前的灰衣老者,此刻的他渾身鮮血汩汩,掙扎在地上哀嚎,眼寫滿絕望,猶自不敢相信這一切,最終斃命當場。
  不得不說,這老者也算了得,竟避開了陳汐之前那一擊,可惜,卻依舊免不了身死的下場。
  “不,不要殺我,我等是被逼的。”
  那些重傷倒地的學院教習驚恐,徹底被震懾,求饒不已。
  “陳汐,不如……”
  王道廬他們心有不忍,畢竟以往他們彼此都是同門,情誼猶在。
  “我留下他們的性命,只是為了讓他們死的時候明白,一旦做出某個決定,注定要為此付出代價,沒有例外。”
  陳汐無動于衷,冷漠無情,掌指間劍氣噴吐,嗤嗤聲不絕于耳,斬落一顆又一顆血淋淋人頭,血腥無比。
  王道廬等人見此,心震動之余,皆都喟然不已。
  “諸位,還請留在此地看守,若有外逃之輩,殺無赦!至于其他一切,交給我一人處置便可以。”
  忽然,陳汐頭也不回囑咐了一句,腳踏血腥尸骨,向深處出發,他步伐平穩,腰脊筆直,衣不染血,充斥著一股莫大威勢,令人不敢質疑。
  王道廬等人張了張嘴,最終沒多說什么,全部照做,他們很清楚,即便跟著陳汐,自己也是累贅,發揮不出用處。
  ——
  PS:本打算今天5更,下午突發一些狀況,唉,金魚自己也狂躁無比,因為俺今天可是請了半天工作假就為了這5更!算了,不多說,明天一定5更,搞不定隨便大家怎么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