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484 神宮爭鋒

嗡!
  陳靈鈞袖袍一揮,光影驟然一變,浮現出一道蜃影光幕,不斷變換。
  光幕中,是一片浩瀚蒼穹,足有三十三重天!
  每一重天都代表著一方無垠秘境,一名青衣男子神色落寞,步伐匆匆,一步跨出,便橫越一重天。
  這青衣男子眉宇如劍,輪廓剛毅,赫然正是陳靈鈞的模樣!
  但陳汐卻敏銳察覺到,那青衣男子分明不是父親,因為他身上的氣息太過晦澀,充斥無上神性之力,舉手投足之間,仿似能開天辟地,締造乾坤!
  甚至,那等威勢比之三師兄鐵云海都要強上一籌!
  這等無上人物,又怎可能是父親陳靈鈞?
  可偏偏地,這青衣男子的模樣和陳靈鈞如出一轍……
  陳汐腦海中靈光一閃,心中浮現出一個念頭,他深吸一口氣,不再多想,繼續看下去。
  匆匆跨出三十三步,青衣男子已來到三十三重天之上。
  這里一片混沌,呼嘯著神性氣息,日月星辰在在其中沉浮,最為顯眼的是,在那混沌中央位置,矗立著一方輝煌神座!
  神座上,端坐著一道黑袍男子身影。
  那身影仿若有無垠高大,渾身彌漫著無上威嚴,仿若天地之主宰,萬物之至尊,釋放出令乾坤都顫粟的恐怖氣息。
  他端坐神座之上,神座因他而輝煌!
  由于這一道身影太過威嚴無上,氣息空空蕩蕩、渺渺冥冥,煌煌不可逼視,令人根本看不清其面容。
  當看見這一道身影,陳汐心中又是一震,太上教主!
  這一道身影身上的氣息,他在天罰之眼中見過,也在被奪舍的燧人廷身上見過,又哪會認不出來?
  “父親他……不,這青衣男子怎會來到這里,又怎會和太上教主相見?難道他們之間還存在著某種聯系不成?”
  一時之間,陳汐心中升起了無數疑惑。
  “師兄,我要離開了。”
  青衣男子抵達這三十三天之上后,沉默了許久,最終望著那神座之上的無上身影,緩緩開口,神色間泛著一抹堅決。
  師兄!
  陳汐心中狠狠一震,難道他是太上教主的師弟?
  “在這太古歲月,諸神爭霸,萬圣爭鋒,誰都想將三界占為己有,你性情恬靜,與世無爭,我可以理解,也不會違逆你意志,讓你為太上教征南戰北,但如今為何又卻要離開?”
  神座之上,太上教主開口,聲音空冥,毫無感情波動,卻充斥著無上威嚴。
  “道不同,不相為謀。”
  青衣男子沉默許久,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
  “哈哈哈,好一個道不同不相為謀!”
  太上教主仰天大笑,聲如神雷,響徹混沌,旋即他笑聲一頓,霍然抬眼,兩道神光直視著那青衣男子,漠然道,“師弟,我若不答應呢?”
  鏘!
  青衣男子沒有多說,只是手中多出一柄劍。
  “你要和我動手?”
  太上教主聲音中泛起一抹濃濃嘲諷。
  “師兄,你想必早已清楚,我本非三界之輩,你的心思我也早已清楚,但是,你若以為可以留住我,那可就太天真了!”
  青衣男子抬頭,神色肅然,夷然不懼。
  “不錯,你本非三界之人,你的身份我也早已猜到七七八八,可你捫心自問,這么多年來,我何曾強自逼迫過你?”
  太上教主漠然,聲音中透著一股憤怒。
  “逼迫?你敢嗎?”
  青衣男子神色間忽然泛起一抹嘲諷,“不必多說,你的心思可以蒙蔽天下人,可不見得能蒙蔽我了。”
  “真的要動手?”
  太上教主聲音中已帶上一抹殺機。
  這一剎那,陳汐心中也不免緊張到了極致。
  轟!
  然而就在此時,那光幕倏然幻化,一切景象都消弭不見。
  陳汐頓時怔住,怎么消失了?他們之間究竟動手沒?其結果又是什么?
  旋即,他就深吸一口氣,開始仔細回憶剛才所見一切,“太上教主的師弟,卻并非三界之輩……難道,那青衣男子是來自上古神域?不對,若真如此,為何又會出現在三界?”
  “那時候,我道號‘太靈’,乃是太上教教主師弟,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被尊奉為太上教小師叔,名震太古時期,呵呵,可惜,那一切終究只是一場虛妄罷了。”
  驀地,光幕一閃,傳出陳靈鈞的聲音,“汐兒,不用懷疑,那就是我,只不過……卻是來到三界后的第一世輪回而已。”
  聞言,陳汐心中狠狠一震,輪回!果然是輪回!
  他早就猜到了這一點,只是不敢確認罷了,更不敢把太上教主的師弟和自己父親聯系在一起了。
  可很顯然,這一切都是真的!
  “最后,因為某種原因,我和太上教主終究不可避免地爆發沖突,他以為徹底抹殺了我,卻根本沒想過,我既然可以輪回三界中,自然可以輪回第二世……”
  陳靈鈞再次開口,聲音中帶著一抹傲然,但旋即就又變得低沉,“罷了,你自己看吧。”
  話畢,一道光幕再次映現,光影變幻,浮現出一幕幕各種情景。
  陳汐看過之后,心中又不禁一陣震撼,難以置信。
  因為這一世的陳靈鈞,道號寂道人,竟拜在了神衍山門下,成為了神衍山第二位弟子,被尊稱為神衍山二先生!
  后來,寂道人隨著修行深厚,恢復了前世種種記憶,欲要離開三界,然則在踏出這一步時,卻被太上教主察覺,降臨“天罰之眼”阻攔,將其抹殺,身隕道消,再次轉世重生!
  “自己父親,居然成為了自己的二師兄?”
  了解這一切后,陳汐心中生出諸多怪異情緒,“怪不得連三師兄鐵云海他們都不知道二師兄寂道人的蹤跡……”
  光幕再次一閃。
  浮現出第三世轉世的陳靈鈞,這一世的他,拜入道皇學院,苦修劍道,躋身內院弟子行列……
  最終,當他恢復前世種種記憶之后,再次飄然而去,最終依舊未能如愿,應劫而亡。
  這一世的他,名叫云浮生!
  “云浮生!”
  這個名字陳汐再熟悉不過,在他踏入道皇學院那一刻,就被許多人拿云浮生和他對比,甚至連如今他在內院中的“劍廬洞府”,以前便是云浮生所擁有!
  一時之間,陳汐心中復雜到了極致,太上教主的師弟,神衍山二先生寂道人,道皇學院云浮生……
  這些在以往歲月中耀眼無比的人物,居然都是自己的父親陳靈鈞!
  這種感覺實在是復雜得無法用言語來描摹了,陳汐都有些辨認不出,自己的父親陳靈鈞究竟是誰了!
  至此,光幕一閃,重新映現出陳靈鈞和左丘雪的身影。
  “這一世的我,名叫陳靈鈞,成為了凡間一名小修士,我也從沒想過,自己會擁有這么多身份,或許是因為修為淺薄的緣故,有關前世的一切我甚至都想不起來了。”
  陳靈鈞神色復雜開口,“也是后來遇到阿雪,我才覺醒了一小部分記憶,但由于修為太弱,我一度陷入前世的魔障中,無法自拔,以至于犯下了太多錯誤……”
  說到這時,陳靈鈞的神色已痛苦一片,身影都在微微顫抖。
  “我沒能挽救陳氏族人的性命,沒能扶養你和昊兒長大……我太自私!太沒用!太無情!”
  陳靈鈞猛地激動起來,咬牙道,“可我知道,我就是陳靈鈞!我不是太上教主的師弟,也不是寂道人,更不是云浮生!”
  “我……就是陳靈鈞!”
  說完這一句話時,仿似抽空了陳靈鈞所有身體,令得他神色憔悴,落寞痛苦到了極致。
  輪回多次,每一次都代表著一場悲歡離合,所經歷的,所看見的……又怎可能會影響不到他的心志?
  這些年,他何嘗不也惘然無比,分辨不出自己究竟是誰?
  這其中的滋味,這世上又有誰能體會?
  時至如今,他悟了,他就是陳靈鈞,不再執泥于前世種種,放下了心中種種負荷,但可惜,最終卻無法擺脫命運之束縛。
  因為他原本就非三界之輩,因為某種原因,他不得不再次離開!否則,他又何必輪回幾生,苦苦掙扎至今?
  “汐兒,現如今你應該明白了,你、你弟弟和你父親皆都不易。”
  一直沉默的左丘雪開口,聲音中帶著一抹感傷,更有著一抹心疼,一個“不易”,道出了其中多少艱辛?
  陳汐抿嘴,神色卻已漸漸恢復平靜,他已說不出自己是該去恨,還是該接受這一切,內心前所未有的惘然。
  忽然,那光幕猛地激烈震蕩起來。
  “不好!時間不夠用了,浩劫已經爆發了!”
  陳靈鈞神色驟變,神色掙扎不定。
  “靈鈞,走吧!這是你唯一一次機會了,決不能錯過,汐兒和昊兒若知道,必然會理解這一切的!”
  左丘雪神色堅定開口,一把拉住陳靈鈞,身影一閃,轟的一聲,整個光幕徹底爆碎消弭。
  空中,只傳來左丘雪最后一道聲音:“汐兒,那一塊河圖碎片千萬要保管好,那是咱們一家人日后團聚的希望所在!”
  至此,一切消弭。
  而陳汐怔怔立在那里,心潮起伏,久久無法平靜。
  ——
  Ps:第二更11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