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486 新的院長

感謝騰霄少年的100000打賞捧場~~撒花慶賀~
  ——
  不管如何震驚,烏霆身為一位仙王境存在,反應自是不慢。
  鏘!
  一剎那間,烏霆周身泛起一片靛青色霞光,光彩奪目,一套靛青色仙衣浮現在其體表,與此同時,他手中多出一桿玄青色長槍,吞吐恐怖鋒芒。
  轟!
  玄青長槍僅僅輕輕一掃,陳汐劈殺而出的那一抹劍氣就被直接崩碎,端的是無堅不摧,肅殺無雙。
  顯然,這玄青長槍乃是一件來歷非凡的恐怖仙寶!
  “哼,以半步仙王的實力能逼得我祭出破靈青魘槍,你足可以瞑目了!”
  一槍在手,烏霆周身氣勢再次一變,大有天上地下舍我其誰的霸氣,言辭更是咄咄逼人,睥睨傲然。
  陳汐眼眸一瞇,試探著祭出一件仙寶,乃是一柄太武階匕首。
  哧!
  烏霆揮動長槍,玄青色鋒刃劃過,那件匕首當即被震碎,化作光雨飛散。
  “技止此耳?”烏霆不屑冷哼。
  陳汐神色不動,盯著烏霆手中玄青長槍:“這寶物不錯,不如交給我保管如何?恰可以充當仙材,融入我的寶物中。”
  “哈哈哈,好猖獗的小家伙!仙寶雖好,可你也得有命去拿!”
  烏霆大笑,單臂持長槍,遙指陳汐,一股凜凜殺氣頓時沸騰,鋪天蓋地,這一刻,天地肅殺,時空猶如停滯,哀鳴不休。
  “我的命一向不錯,既然你答應,那我便來取了!”陳汐眸中神芒流竄,唰的一聲,憑空消失原地。
  “不知死活!”烏霆出手,長槍劈刺,猶如一道青色神電,又像是一片茫茫青冥,殺氣滔天。
  陳汐身影一閃,避開這一擊,這寶物太過鋒殺,攪亂時空,蕩起萬千殺機,令得他也不得不小心。
  鏘!
  烏霆再次暴殺,青光沖霄,殺氣如潮,那等可怖力量,僅僅氣息都足以斷送掉尋常半步仙王的性命。
  這是仙王之威,輔助以至寶,可想而知有多駭人。
  然則這一切對陳汐仿似造不成任何影響,他身影在虛空中頻頻閃爍,挪移輾轉,而后向前猛沖,駢指一劃,哧啦一聲,一抹劍氣激射而出。
  嘭!
  劍氣和玄青長槍對撞,爆綻亂流,擴散八方,將這里化作一片混亂熾盛之地。
  烏霆心中一驚,寥寥一抹劍氣,竟真得他手臂都隱隱作痛,這是一個半步仙王境能夠擁有的實力?
  他不敢再保留,玄青長槍震動,涌出億萬仙王法則,將天地覆蓋,要將陳汐快速抹殺,以免夜長夢多。
  轟隆!
  長槍破空,似要洞穿乾坤,彌漫至高威勢,驚動八方。
  陳汐臉色微微有些凝重,掌指連連變幻,劈斬出各種至高劍氣,彌漫秩序之力,衍化無窮符文,將這里化作一片符文汪洋。
  這是他煉化“天道秩序神鏈”后,所明悟出的戰斗手段,以“無極神箓”中的至高傳承之力為核心,融入符之圣道,輔助以時空之妙諦,最重化繁為簡,合而為一,徹底融入劍道之中。
  如此一來,他那每一道看似簡簡單單的劍氣中,實則已蘊含了他所掌握的諸般巔峰之力,威勢之強,已達到驚世駭俗的地步。
  叮叮當當,火星四濺,接下來的戰斗很激烈,烏霆持破靈青魘槍和陳汐廝殺,激戰天地,將整個數千萬里的鳶尾沙漠化作戰場。
  一時之間,天地間浮現出鬼哭神嚎、電閃雷鳴、滄瀾怒卷、乾坤泣血等等可怖異象,震蕩九天十地。
  這一幕若被世人看見,絕對不敢置信,一位半步仙王存在,竟和一尊至高仙王殺得不相上下,平分秋色,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
  激戰中,烏霆臉色一點點陰沉下來,心中甚至產生一抹悸動。
  征戰至今,他已動用了秘寶,施展了各種殺招,換做尋常半步仙王境存在,只怕分分鐘就被抹殺了。
  可這一切竟無法奈何眼前這只該死的螻蟻!
  若僅僅如此,烏霆倒也不至于多心驚,可關鍵就在于,戰斗至今對方可依舊是赤手空拳,沒有祭用任何仙寶!
  這意味著什么?
  想一想都令人頭皮發麻!
  這還是烏霆晉級仙王境一來,第一次遇到這樣逆天的存在,簡直打破了他以往所有對半步仙王境的認知。
  “武道意志、修為道基、道意境界、戰斗技巧、劍道修為……只怕這小子每一方面甚至都已勝過仙王存在,否則怎可能赤手空拳和自己戰一個不相上下?”
  “該死,這混賬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未免也太妖孽了吧?”
  “按理說,憑借他這樣的能耐,足可以輕輕松松踏足仙王境行列了,為何直至如今依舊滯留在半步仙王層次?”
  “難道……他打算凝練‘原始道源’?”
  當這個念頭浮現在烏霆腦海中時,令得他心中又是一震,原始道源!這可是只有在證道時,開辟出最圓滿仙王大道之輩,方才能夠擁有。
  一旦達到這等地步,體內宙宇融于混沌,容納太虛,那等威勢,絕對是不可思議的強大!
  不過,由于此道太過晦澀艱辛,若無曠世天運,若無逆天資質,若無驚世之仙王根基,根本無法參悟掌控。
  據烏霆所知,千百個仙王境中,只怕也找不出一個能凝練出“原始道源”的!
  哪怕就是在太上教中,參悟掌握出“原始道源”的真傳弟子,也只不過屈屈一二人而已,包括他烏霆都沒能掌控這等力量了!
  而如今,這陳汐才半步仙王層次,便已擁有這等能耐,甚至極有可能參悟掌控“原始道源”,這已足夠令烏霆感受到莫大威脅了。
  “此子,必須于今日抹殺了!”
  一想到這,烏霆眼眸中涌動出一抹決然之極的森然殺機。
  轟!
  玄青長槍震空,虛虛實實,冥冥滅滅,衍化無情災厄之力,一瞬間將這個天地都拖入到一種森羅地獄般的情景中,處處災難洶涌,萬物破滅。
  這是烏霆的壓箱底手段,名為“災厄滅殺道”,乃太上教十大傳承之力排名第五的法門,一經施展,威勢之強能夠瞬間滅殺一方大世界!
  對于此,陳汐唇角卻泛起一抹冷冽弧度。
  似是嘲諷。
  烏霆敏銳捕捉到了這一切,頓時被徹底激怒,碾壓而來。
  幾乎是同時,陳汐周身仙霞熾盛,構建億萬符文之力,若一道神環籠罩身體,劈手就是一劍,橫掃烏霆頭顱。
  “死來!”
  見陳汐竟主動沖來,烏霆再忍不住一聲暴喝,通體發光,和陳汐硬撼在一起。
  轟!
  兩者硬撼,似日月相撞,轟震乾坤。
  陳汐身影一閃,退避到極遠處,唇角溢出一絲血漬,可神色卻不見一絲氣餒,反而愈發堅定肅殺。
  在這一擊中,烏霆同樣受到了影響,被震傷肩胛,像斷裂了般,傳來陣陣劇痛,這讓他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
  自己……居然受傷了!
  “殺!”
  烏霆暴怒大吼,渾身涌現一道又一道仙王之光,已動用渾身解數,再次沖出,要將陳汐徹底鎮殺。
  嗡的一聲,這片天地災厄滅殺之力暴漲,威勢猛烈驚人。
  這個時候,陳汐忽然笑了,自信而飛揚。
  這是他第一次和仙王境存在對決,之前并無多少自信,可征戰至此,令他終于確定,自己已具備了與之抗衡的威能!
  甚至,在他心中感覺,仙王之境,也不過如此!
  這一切都來源于他這些日子的參悟,目睹了末日浩劫,見識了神境存在的交鋒,而后靜心煉化了諸多“天道秩序神鏈”,等若是巧奪天之運,加持己身!
  這一切感悟再配上他那近乎圓滿的渾厚仙王根基,已令得他如今的產生了諸多蛻變,隨時隨刻便能跨入仙王行列之中,具備了跨境而戰的潛能!
  這一切的變化,如今都體現在了和烏霆交手上!
  換而言之,之前的陳汐,完全把烏霆當做了靶子,通過戰斗在磨礪和認知自我的力量!
  烏霆吃驚,他感覺對面的陳汐變了,流露無盡自信,周身氣勢之盛,似可以震碎山河,能撼動宙宇!
  這讓烏霆不敢任何遲疑,用盡全部威能沖殺,施展出的災厄滅殺之氣愈發恐怖,將天地都籠罩入災厄洪流中。
  鏘!
  便在此時,陳汐手中終于多出一件仙寶,是一柄鮮紅透亮的仙劍。
  哧啦!
  一劍出,若一輪旭日當空,光耀乾坤。
  剎那之間,無盡災厄之力被輕易撕裂、震碎、齏粉,消弭無蹤,天地重歸朗朗乾坤,唯有一抹劍氣在飛揚!
  轟!
  烏霆劇震,手中青色長槍脫手而飛,整個人踉蹌倒退不止,大口咳血,他驚怒咆哮:“道厄之劍!該死的東西,這件寶物果然在你手中!”
  “白癡,難道燧人廷從未和你提及此事么?著實可憐!”陳汐再次持劍而來,如同劍中魔神,揮劍破殺。
  烏霆連連閃避,最終卻被陳汐抓住一絲契機,一劍劈下,硬生生將其右臂斬落,讓他鮮血淋淋,仙衣破碎。
  嘭!
  陳汐一腳踏在烏霆胸部,其身上仙衣直接崩潰,威勢無量!
  一尊仙王,竟被一位半步仙王境存在打敗!
  這若被世人知曉,非引起一場軒然大波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