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4)     

神箓1488 斬龍灑血

風停了,漫天天道秩序神鏈兀自懸浮諸天之上,拱衛著那蒼穹門戶,雖一動不動,仿若陷入沉寂,但那等天威,兀自震懾三界。
  三界神境強者似已不復存在,天地間的浩劫之氣也仿似消弭,一切看起來都很祥和。
  可諸天萬界的修道者皆都清楚,這一場浩劫并未結束,當那些被拘囿帶入末法之域的神境存在全部隕落時,便輪到他們遭劫了!
  唰的一聲,陳汐化作一抹流虹閃爍虛空,施展大挪移趕路,辭別了左丘飛冥等人以后,他便打定注意,先返回道皇學院。
  “浩劫持續這些天,也不知如今的仙界究竟亂成了什么樣子……”
  一邊趕路,陳汐一邊沉吟,憑借感覺,他知道,這世界一定發生了許多事,或許三界眾生都在顫粟和惶恐不安。
  不止是因為浩劫,還有太上教的陰影,也開始籠罩三界!
  一炷香后。
  陳汐離開鳶尾仙洲,輾轉許久,終于踏上了星武仙洲,抵達一座古城中,盤桓了半天時間,打探到了諸多消息,一時心中也不免驚疑不定。
  原來從浩劫爆發那一天至今,整個三界陷入大動蕩,天降神鏈,拘囿擒殺神境存在,橫掃諸天萬界,令世間所有修道者心顫恐懼。
  一時之間,整個三界到處都陷入動蕩,再無一片寧靜之地,戰亂、殺伐、逃亡……也隨之伴隨而生。
  沒有人清楚,這三界中的神境存在是否全都被拘囿,但幾乎所有人都目睹了這一場浩劫爆發的威勢,看見了一尊尊神境存在被捆縛抓捕的恐怖景象。
  最為令人吃驚的是,連女媧道宮的“五蘊世界”也被關閉,消弭于浩劫之下,再無任何消息傳出,誰也不清楚這一方至高道統是否還存在。
  “這可是三大至高道統之一,難道也就此遭劫了嗎?”陳汐震動,旋即就隱約感覺,事情絕非如此簡單了。
  畢竟,女媧道宮可是和神衍山、太上教并肩的存在,怎可能就此遭劫覆滅了。
  不過從這件事中,還是能夠令陳汐意識到,這一場被太上教提前發動的浩劫之威是何等可怖,令女媧道宮都不得不避其鋒芒,選擇了沉寂。
  而神衍山,何嘗也不如此?
  “太上教已經開始席卷三界了,現如今的仙界七大學院,上古七大世家,乃至于仙庭勢力……不少都已被太上教染指掌控了!”
  在一座酒樓中,一位老者嘆息。
  “這一場無上浩劫來自上蒼之力,神境亦無法抗衡,可相交于此,這太上教的陰謀和手段才是最可怖的,可惜,世人對此缺乏警惕,著實可悲!以后之三界,只怕要悉數納入太上教囊中了……”
  陳汐心中一震,果然,在暗中苦心籌謀不知多少歲月的太上教,于這一場浩劫中終于開始顯露出猙獰的爪牙了。
  “如今孟星河師兄、趙太慈、蚩蒼生、敖九悔、華劍空他們皆都前往末法之域,如今的道皇學院中,儼然如同群龍無首,值此浩劫之際,只怕會生出不少事端了……”
  意識到這一點,陳汐不再遲疑,匆匆動身,前往斗玄仙城。
  道皇學院不同于其他勢力,其內部勢力復雜之極,既有來自上古七大世家的勢力,也有來自佛界、凰族、龍界等等其他勢力的教習和子弟,在這三界浩劫之下,沒有了孟星河等一眾老古董坐鎮,必然會被太上教趁虛而入了!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尤為令陳汐擔心的是,太上教還沒打上門來,道皇學院內部先亂起來,那才叫棘手。
  畢竟,孟星河他們已經離開,難免會有人心存不軌,欲要染指院長之位,從而將整個道皇學院都掌控手中。
  這可是仙界第一大學院,一旦淪陷被他人所掌控,后果簡直是不堪設想!
  ……
  斗玄仙城。
  宏偉依舊,人來人往,摩肩接踵,依舊很繁華和熱鬧。
  不過當陳汐抵達時,還是能夠嗅到一絲非同尋常的味道,感受到一種惶恐、緊張、動蕩的氣氛。
  隨著一些不好的傳聞擴散,而今的斗玄仙城中,也是暗流涌動,殺機四伏,令得整座仙城都彌漫上一絲風雨欲來的味道。
  當然,這種氣氛尋常之輩是察覺不到的,也只有像陳汐這等存在,方才能從這天地氣象中洞察到一些端倪。
  陳汐進城之后,便一路向前,不曾停留,一路上,他也是聽到了各種傳聞和議論聲,令得他心境也變得沉重。
  “亂了,道皇學院也亂了,孟星河院長才離開多久,那鐘離氏、萬俟氏、姜氏三大上古世家勢力竟聯合一起,要推舉出新院長,這不是造反嗎?”
  “難道沒有人管嗎?”
  “唉,如今連道皇學院一眾教習都亂成一鍋粥,誰能管得了這么多?”
  “院長的親傳弟子華劍空呢?”
  “消失了,不止是華劍空,連那藏經院的龍界老祖、凰界老祖……幾乎都沒了蹤跡,現如今都在傳,他們都被拘囿,抓去了末法之域!”
  “聽說,那內院第一弟子陳汐不是獲得了道皇傳承嗎?即便是接掌院長之位,也應該是陳汐接掌才對。”
  “陳汐?他在年輕一輩中的確很了不起,但可惜啊,他資歷尚淺,才只圣仙境界而已,又如何能夠和那些學院老家伙對抗?”
  “不對吧,我聽說他早已晉級半步仙王境了,前些日子,還有傳聞說他參與到了那一場爆發在鳶尾仙獄中的神戰呢。”
  “唉,半步仙王又如何?如今的三界,神境不存,仙王境才是至高存在,沒有這般威勢,即便他接掌道皇學院院長之位,又如何能服眾?只怕根本就鎮不住場子了!”
  一路上,聽著這些各種議論聲,陳汐的心境并無多少波瀾,但卻對道皇學院的處境感到了一抹憂慮。
  這一切都驗證了他的推測,唯一令他慶幸的是,至今還沒聽聞太上教對道皇學院展開行動的消息。
  嗯?
  似察覺到什么,陳汐猛地佇足,眸中涌現出一抹森然冷電。
  街道上人很多,車水馬龍,熱鬧喧囂,可卻在這一刻,忽然變得寂靜,整條街道就像被隔離開,幽靜空曠,行人也被一股無形力量挪移開,露出一片空蕩之地。
  對于這一切,那些行人渾然不知,顯得極為怪異。
  可陳汐清楚,這是仙王境的手段,操縱時間、空間之力,一下子將這片天地扭轉,乾坤互換!
  “出來吧!”
  陳汐神色變得沉靜而漠然,如電般的眸子冷冷鎖定遠處蒼穹。
  “小家伙,你還是暫時離開斗玄仙城吧,有些東西,不是如今的你能夠染指的。”
  伴隨著一道威嚴無比的聲音,一個女子身影浮現遠處,她一襲冰藍色華袍,眉宇涌動慧光,姣好白皙的面容上掛著一抹孤峭傲岸之色。
  她隨意立在那里,卻像一位至高王者在俯瞰世間,高高在上,有著一股發自骨子里的驕傲和威嚴。
  顯然,這是一位仙王!
  “你是誰?”
  陳汐冷冷開口。
  此刻,整條街道上只剩下他們兩人,遙遙對峙,氣氛沉寂中透著一股肅殺,蔓延在每一寸空間中。
  “我名萬俟青,來自萬俟氏,大概你沒聽說過,但這并不重要,你只需明白,今天有我在,你就必須離開斗玄仙城,若不然,小命恐怕不保。”
  女子開口,她儀態雍容威嚴,言辭平淡,卻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你早已在等我?”
  陳汐皺眉,他并不認得此人,但卻隱隱判斷,這萬俟青恐怕代表著上古七大世家之一萬俟氏的意志!
  而她在這一刻忽然現身,阻攔自己,又是為了什么?
  “不錯。”
  萬俟青并未否認,顯得很坦蕩,可正是這種態度,卻顯得強硬迫人之極。
  “為什么?”
  陳汐不為所動,只是眼眸中的溫度已消失,徹底冰冷,再無任何情緒波動,他已隱隱猜到了某種可能。
  “何必明知故問?小家伙,我耐心有限,若你再拖延下去,那就只好由我來幫你做出決斷了。”
  萬俟青平淡開口,氣度威嚴,眸子如水,充斥的卻盡是漠然之色。
  “呵呵,一個院長之位而已,竟出動一位仙王來阻止我,你們萬俟氏果然好大的魄力,不過若你們以為可以掌控一切,可不見得!”
  陳汐輕笑,笑容卻一絲感情波動都沒有。
  “小家伙,你還是太年輕了,憑你這點修為,能抗衡多少強大存在?這一次出手的,可不止我萬俟氏,念在你修行至今頗為不易的份兒上,奉勸你一句,莫要因小失大,倒葬送了自己的小命,可就不值當了。”
  萬俟青輕嘆。
  “我也奉勸你們一句,如今三界淪陷浩劫之下,你們不知去對抗太上教,卻要在我道皇學院地盤上撒野,和助紂為虐又有何區別?”
  陳汐神色嚴肅,動了一絲真怒。
  “小家伙,你動怒了,我這時候說什么你也聽不進去,可惜啊,這三界中又要隕落一個驚世奇才了……”
  萬俟青再次嘆息,聲音還未落下,一股沛然殺機轟然激蕩四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