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492 加冕稱王

大陣甫一布下,就被陳汐一腳踏破!
  這等變化發生的太快,快得令那些仙王都來不及反應。
  要知道,這可是由他們位仙王親手布下,其陣法更是傳承自龍界,太古時期此陣更是曾誅殺過真正的神明,
  可誰也無法想到,被他們引以為最強殺手锏的一座大陣,竟會如此不堪,簡直像紙糊的一般!
  這怎么可能?
  位仙王徹底被震住,猶自不敢置信。
  “諸位,我們都疏忽了一讀,此子不止是道皇學院弟子,和神衍山也大有關系,以陣法困殺于他,無異于以短擊長,自尋苦吃!”
  姜廷芳臉色陰沉,傳達出一道意念。
  眾人頓時悚然,臉上陰晴不定,明白過來一切。
  “不管怎樣,如今已是不死不休之局勢,有我們位仙王聯袂出手,這小東西還能逆天不成?!”
  手持銀蛇杖的老嫗萬俟英陰森厲喝。
  或許一兩個仙王出擊,無法奈何陳汐,可位仙王拼命而戰,難道還奈何不得對方?
  嗒!嗒!
  陳汐自大陣走出,周身縈繞條條氣運大龍,威勢愈發強盛,若一尊不朽王者降臨世間。
  他目光幽邃冰冷,望著那位仙王,唇角不禁泛起一抹毫不掩飾的譏諷嘲笑,拿陣法來對付自己?這些蠢貨簡直白癡到家了!
  若自己真被困住,還有什么資格成為神衍山親傳弟子?
  心雖如此想著,陳汐動作可不慢,甫一踏破那陣法,便縱身而出,血劍橫空,怒斬而去。
  轟!
  億萬符文劍氣蒸騰,無匹而肅殺。
  幾乎是同時,一名丈高金衣青年出手了,他雙拳密布龍鱗,燃燒龍息圣火,猛地一聲長嘯,掌指撕天裂地,暴沖向陳汐。
  他來自龍界,是一位和敖悔同一輩分的仙王,名為敖礽,本尊乃是一頭太古青龍,生性極為冷酷嗜殺。
  此刻一旦出手,不帶煙火氣,但卻殺意暗藏,神威滔天!
  能夠清楚聽見一陣陣驚天龍吟激蕩,氣吞山河,衍化無窮龍之威,和敖礽一起,破殺向陳汐。
  嘭!
  血劍騰空,澎湃激射,與敖礽硬撼,叮叮鐺鐺,火花四濺,璀璨奪目。
  “該死!”
  敖礽身影一陣晃動,踉蹌倒退,劇痛出聲,臉色因痛苦都扭曲成一團。
  這一次硬撼,那密集的符文劍氣,差讀將其雙臂切碎,留下一道道可怖傷痕,以堅固著稱的龍鱗都被撕裂剝落!
  “敖悔前輩肝膽照昆侖,一生坦蕩,而你身為龍界之輩,卻和他人同流合污,肆意妄為,執迷不悟,今日,我便先拿你開刀,屠龍首,灑龍血,以儆效尤!”
  淡漠沉穩的聲音,陳汐神色肅殺冷酷,踏步虛空,持血劍鎮殺而至。
  轟隆!
  血劍衍化無窮劍陣,密布虛空,要將敖礽困殺。
  敖礽面色驟變,有憤怒,更有一種驚懼,這小東西實力太逆天,裹挾神宮氣運之力,簡直呈現無敵之姿,無法撼動。
  “哼!好猖獗的小東西!”
  其他仙王自不會看著敖礽被殺,在陳汐動手之際,他們便一起出動,要阻擊陳汐。
  現如今,他們已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局面,早不分彼此,形成了默契,將陳汐視作了頭號大敵。
  “我陳汐若要殺人,天不能阻,地無法攔,爾等又算什么東西!”
  陳汐冷哼,招式不變,驀地祭出一張大網,清冽如夢幻的光線交織而成,倏然橫移時空,籠罩向敖礽。
  與此同時,他手血劍逆劈,猶如倒卷的星河,橫掃那五位前來阻擊的仙王。
  轟隆!
  一陣驚天碰撞聲響徹,光雨如爆,擴散十方。
  蹬蹬蹬!
  陳汐和對手各自被震得在虛空倒退,這一擊竟拼殺得平分秋色。
  但那些仙王卻無法高興起來,甚至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不止是因為陳汐以一敵五,做到了和他們勢均力敵。
  而是因為就在此刻,他們看見了一幕觸目驚心的畫面——
  一張清冽如星輝交織而成的大網,挪移時空,朝敖礽籠罩,可任憑后者如何擊殺,竟根本無法撼動那大網!
  或者說,敖礽那些攻擊,根本無法碰觸到那大網,反而被那大網穿梭而過,繼續朝他籠罩,任憑如何掙扎,竟是無法閃避。
  剎那間,就硬生生將敖礽整個人困在大網!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在千分之一剎那就完成,當那些仙王抬眼望去時,敖礽已被困在網,無法掙脫。
  那可是一位仙王!
  現如今卻像一頭獵物般被困,無法掙脫,如此狼狽,如此憋屈,可想而知所造成的震撼力何等強烈。
  令得其他仙王眼瞳都驟然收縮,面露驚悸,這是?
  “先天靈寶!該死,這是神衍山神物大羅天網!你一個半步仙王境,怎會能擁有神衍山的神物!”
  敖礽徹底瘋狂,驚怒交加,全力掙扎,要掙脫大羅天網束縛。
  可他越是掙扎,那大網收縮的越是厲害,那一道道猶如清冽星輝似的網線,硬生生勒緊了他的骨骼,束縛其體魄,纏繞其精氣神,連神魂都快要被禁錮!
  看見這一幕,那其他仙王又是一陣心驚,先天靈寶,大羅天網?
  這可是神衍山赫赫有名的傳承至寶,乃神衍山之主伏羲從混沌取得,號稱能夠捕捉天機、氣運、祥瑞等虛無縹緲之力,堪稱神威無量!
  而這也間接證明了陳汐的身份——神衍山傳人。
  雖說如今浩劫降臨,神衍山作為三大至高道統之一,其門人只怕全部被帶入到了末法之域,可即便如此,神衍山余威猶在!
  尤其是對他們這些仙王境而言,神衍山傳人的身份,無疑會更讓他們感到棘手和忌憚。
  “諸位,還等什么,速速救我——啊!”
  驀地,敖礽驚恐無比的嘶吼聲響徹,卻是陳汐已來到他身邊,一把抓住了其咽喉,令其聲音戛然而止。
  這一幕,令其他仙王境臉色徹底鐵青,大喝不已。
  “小輩你敢!”
  “快快放手!”
  “你若敢動手,今日必將你鎮殺,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怒吼激蕩,分不出是真心還是假意,但總之,這場景很駭人,面對五位仙王的威脅,換做其他人,只怕早已被震得心膽俱裂。
  但陳汐卻對此置若罔聞,神色漠然依舊。
  甚至,從敖礽被大羅天網拘囿,再到他來到敖礽身邊,動作一刻也未停留!
  唰!
  在一眾仙王境憤怒的目光注視下,陳汐手血劍橫空,斬落一顆大好頭顱,嘩啦啦~~金色的血漿噴涌,凄美無比。
  屠龍首!
  灑龍血!
  陳汐之前所言,在這一刻活生生呈現,那等震撼力簡直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令其他仙王皆都心發寒,不可抑制顫粟。
  一位龍界仙王,就這樣隕落了!
  以儆效尤?
  這就是!
  陳汐用他那毫不遲疑的殺伐手段,如鐵一般的事實印證了這一讀。
  甚至為了防止意外發生,陳汐在斬殺敖礽時,還動用了終結的力量,一舉將其精氣神、乃至于神魂都終結,徹底滅亡!
  “你……好大的膽子!”
  聲音像從牙縫擠出,透著無盡殺機和慍怒,姜廷芳神色鐵青,被這一幕給狠狠刺激到了。
  其他仙王也都臉色陰沉到了極致。
  陳汐之前動用氣運之力,已令他們感到一種壓力,但還不至于因此而忌憚,可當看見陳汐祭出大羅天網時,他們的心一下子沉重起來。
  這可是先天靈寶,是誕生于混沌的天然神物,妙用無窮,哪怕陳汐如今只是半步仙王境修為,可若祭用這等寶物,依舊令他們感到忌憚重重。
  甚至,有一兩個仙王心已萌生退意……
  “膽大?我可比不上你們!”
  陳汐冰冷開口,將敖礽的尸骸一腳踹開,漠然掃向那剩下的五位仙王,心的殺機不減反增。
  這些家伙,肆意擅闖學院,帶領其他人濫殺學院師生,破壞學院山河禁制,更是在這神宮之肆意胡為,欲要染指院長之位。
  連星武仙王、寂夜佛主兩位也因他們而亡!
  這一切,都讓陳汐憤怒到了極致,如今浩劫席卷三界,太上教卷土重來,這些老東西貴為仙王,不思如何抵御災禍,反而跑來學院橫行無忌,簡直就是罪該萬死!
  “陳汐,如果我等認同你的院長之位,不再為難于你,今日一切是否可以一筆勾銷?”忽然,萬俟英開口。
  此話一出,令不少仙王皆都怒目而視,有些不悅,怪責她擅作主張,也有一兩個仙王心大是意動,目光閃爍,沉吟不語。
  可惜,不管他們心做何感想,陳汐的回答很果斷,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猶豫,便答道:“絕無可能!”
  寥寥四字,鏗鏘決絕。
  這也就意味著,陳汐今日已打算血戰到底,要將他們所有人都留下!
  “哼!好心給你指出一條活路,還真當我等畏懼你不成?”
  萬俟英臉色難看無比,老羞成怒。
  “畏懼不畏懼,都改變不了你們今天的命運!”
  轟!
  話音落下,陳汐已再次動手,孤身應戰五位仙王!
  ——
  PS:今兒訂了臺戴爾靈越系的筆記本,明天上午到,第二更稍晚,金魚在用家里的老臺式機打字,很……**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