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494 暗流洶涌

時空禁錮,那一尊龍形寶塔流溢神輝,鎮殺而至。
  這一明顯是一件了不得的仙寶,彌漫可怖神威,演繹出一道道龍形虛影,游弋周虛,蒸騰磅礴壓迫之力。
  哧啦!
  陳汐看也不看,隨手一道劍氣劈去,嘭的一聲,竟硬生生將那龍形寶塔切開,光雨爆碎。
  金袍老者噗的一聲咳血,面色驟變,還不等反應,那一抹劍氣余勢不減,當頭朝其斬下!
  “小輩敢爾!”
  又是一名鐘離氏強者出手,要救助金袍老者,他祭出一柄青銅傘,滴溜溜騰空,潑灑億萬符文,要阻擋陳汐這一擊。
  轟!
  劍氣轟震在青銅傘上,爆綻出熾盛碎芒。
  這一擊的確被擋住,可那出手之人,同樣被震得咳血,身影踉蹌倒退。
  “哼!”
  陳汐冷哼,身影原地不動,手中五指則如蓮花綻放,流竄出一縷縷磅礴劍氣,撕裂虛空爆射而去。
  這些劍氣無不縈繞符文之力,挾秩序之妙,衍化玄奧,于劍道之中擴散,那等凌厲之威,似能把青冥都斬落。
  一陣悶哼聲傳來,剛才出手的金袍老者和手持青銅傘的強者,雖然極力抗衡,卻依舊被擊穿護體寶物,當場慘叫,被劍氣抹殺。
  嘩啦~~
  血雨潑灑,尸骨墜地,令人作嘔的血腥彌漫而開。
  這一切都發生在轉瞬之間,開始的太快,結束的也太快,給人一種強烈無比的震撼力,令不少人都驟然色變,猶自不敢置信。
  這未免太強勢,在陳汐面前,半步仙王竟如同土雞瓦狗一般,不堪一擊!
  若非親眼所見,誰能相信了?
  “找死!”
  “欺人太甚,我等念你年輕無知,不愿為難與你,你卻屢屢得寸進尺,橫行無忌,簡直是罪不可赦!”
  現場之中,鐘離氏和萬俟氏、姜氏聯合,乃是在場中勢力最為龐大的一群,目睹這一切,這些大人物們皆都慍怒,殺機畢露,做好出手準備。
  “欺人太甚?你們之中,大半皆都不是我學院之人,誰請你們來了?誰給你們膽子破壞我學院,殺我師生的?”
  陳汐冷漠,字字鏗鏘。
  旋即,他扭過頭,現場之中,不止一伙勢力,其他還有佛界、龍界、凰族、姬氏等大人物們坐鎮。
  望著這些勢力,陳汐漠然開口:“你們……也要抗爭到底?”
  因為趙太慈、敖九悔、姬玄冰、趙夢璃、佛子真律等人的關系,他還是強忍著心中殺機,打算給對方最后一個機會。
  “抗爭?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
  龍界一名老者開口,桀驁自負,透著一股漠然,在他身后,一眾龍界之輩皆都冷笑。
  “陳汐,你休要猖獗,若非念你和玄冰關系不薄,我等哪會容忍你到現在?”姬氏一位男子開口,代表了姬氏的態度。
  “阿彌陀佛,緣起緣滅,因果衍生,如今看來,此非我佛界之機運,自不會再干涉其中。”一名身披月牙僧衣,慈眉善目的僧人開口。
  “好,若你能爭得院長之位,我凰族同樣退出,在此之前,我凰族不會禍害于你。”一名身披玄青宮裝的美艷夫人徐徐開口。
  一下子,四大勢力皆都表態,龍界和姬氏不愿就此收手。
  而佛界和凰族則暫時選擇作壁上觀,最終還要看陳汐是否能夠憑借一己之力拿下院長之位了。
  見此,陳汐點點頭:“不錯,你們的選擇,起碼讓我殺人時,不至于再心存羈絆。”
  “好大的口氣!真當這天下無人能治得了你嗎?!”
  龍界老者大喝,其他不少大人物亦臉色陰沉。
  陳汐卻再也不開口,一字不發,渾然發光,步步生金蓮,站意澎湃,向前邁步,強勢逼向那些勢力,要正面殺入道皇神宮,不再遲疑。
  “放肆!給我留下!”
  一名青年橫移而出,手持一柄木劍,古樸拙奇,釋放迫人威嚴。
  眾人一喜,這是姜氏一位仙王境老古董,名為姜蒼云,手段極為恐怖,威名雖不如四大仙王,可也十分了得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名老者站出,穿著灰衣,一半肌膚如瑩瑩白玉,一半肌膚枯萎死寂,呈現出一枯一榮的怪異模樣,他手持一柄銅锏,散發出一縷縷黑白煞霧,十分可怖。
  這老者乃是鐘離氏一位老古董,名為鐘離圭,傳聞其曾證道神境,雖功敗垂成,卻并未就此隕落,實力若太虛大淵,深不可測。
  “兩位仙王?”
  陳汐笑了,帶著一抹冷意,掃視這兩人:“如今神境不存,你們這些仙王境莫非以為這天底下沒有人能奈何你們了?”
  眾人皆都心驚,這陳汐哪來如此勇氣,誠然,他可以輕易滅殺半步仙王境存在,可他難道以為還可以抗衡仙王境不成?
  不少人甚至隱隱佩服起陳汐膽魄,畢竟,這天底下可不是誰都能夠像陳汐這般,敢無視仙王尊威。
  “膽氣可嘉,卻是不知死活。”姜蒼云道。
  “兩位仙王對付你一人,足可以讓死而無憾。”鐘離圭漠然開口。
  鏘!
  陳汐手中多出一柄血劍,鮮紅欲滴,彌漫古老殺意,正是道厄之劍。
  “此劍在我手中一直擱置沉寂,祭用至今,也不過飲了兩位仙王境之血,今日,倒是可以讓它飽餐個痛快!”
  轟的一聲,陳汐出手,以一己之力,要斬兩位仙王!
  天地之間,倏然染上血色,刮起紅毛風,陰云滾滾,肅殺之氣驚擾天象,隱隱傳出神魔哭泣,誅神怒嗥的聲音。
  嗡!
  虛空中,一片劍影蒸騰,化作日月星辰,姜蒼云搶先出手了。
  與此同時,鐘離圭手中銅锏發光,蒸騰黑白二氣,化作一片時空黑洞,深不可測,吞吐十方,要將陳汐困殺吞噬。
  兩位仙王境出手,時機之精準,配合之默契,已達到天衣無縫的地步,哪怕是換做一位仙王來對抗,都無法避開,更遑論半步仙王層次了。
  嘩啦!
  陳汐根本沒有閃避,與之硬撼,換句話說,他根本就沒想過閃避!
  血劍蕩空,彌漫無量煌煌劍氣,轟的一聲,不止將那日月星辰震碎,連那一片時空黑洞也被斬為兩半。
  一擊之下,竟將兩位仙王境的聯手打破!
  唰的一聲,幾乎是同時,陳汐腳踏罡斗,身影一閃,若一只鯤鵬遨游,竟朝一側俯沖而去。
  不好!
  在場不少人色變,紛紛急速閃避,陳汐明顯是沖著他們來的。
  換而言之,他這一刻已打算大開殺戒,不止是和兩位仙王對抗,還要趁機殺伐其他人,攪亂這一場渾水!
  這等強勢姿態,再次震撼了在場不少人,超乎想象。
  噗!
  在陳汐出手的剎那,一名矮胖中年面色驟變,本想躲避已經晚了,被一道劍幕籠罩,切碎成無數片,血水橫飛。
  那矮胖中年正是丹藏院首席教習左丘勝!
  鮮血綻放,左丘勝的慘呼還在飄蕩,他人已被徹底抹殺,這一切實在太快,陳汐戰斗力之強也超乎想象。
  才一照面而已,不止硬撼了兩位仙王,更趁機殺死了左丘勝,這換做其他半步仙王存在,誰能辦得到?
  “孽障!還不伏誅!?”
  姜蒼云臉色陰沉,手持木劍追殺而至,劍意如磅礴太虛,幻化億萬重異象,從四面八方鎮殺陳汐。
  轟!
  陳汐反手一劍,血光貫沖青冥,扛下了這一擊,而他整個人則被震飛。
  不過趁此機會,他身影一閃,沒入虛空。
  下一剎那,萬千劍陣在虛空中構建而成,宛如一座座劍陣蓮花綻放,彌漫密集符文,熾盛奪目,朝那鐘離氏、萬俟氏、木氏一眾人馬鎮殺而去。
  “退!”
  所有人色變,這萬千劍陣威勢太盛,根本不是半步仙王境能夠抵抗。
  噗噗噗……
  可最終,依舊有七八人逃之不及,被那萬千劍陣聯合磨滅,鎮殺為血漿,暴斃當場,凄慘無比。
  遠處的木融天、凰族、佛界眾人看得心驚,皆都倒吸涼氣,被陳汐所展現出的恐怖戰力所震撼。
  “休得逞兇!”
  那姜蒼云再次追殺而至,臉色已是陰沉如水,連續兩次被陳汐對抗,非但沒擊斃對方,反而被其趁機殺了不少人,這令他顏面無光,心中慍怒到極致。
  轟隆!
  他手中木劍掠空,不斷擴散,若一座巍峨神山鎮殺,平平淡淡,卻透著一股鎮殺萬古,碾滅乾坤的恐怖氣息。
  陳汐凜然,卻并不畏懼,相反心中生出洶洶戰意。
  他不再追殺那些逃竄的半步仙王,一躍而起,道厄之劍若倒卷而下的血色長河,怒掃而去。
  這一劍之下,時空幻滅,世界紊亂,演繹出一片血色劍之煉獄,那煉獄便是劍道囚籠,那囚籠便是符文陣法!
  轟隆!
  兩者交鋒,爆綻無量威,擴散九天十地,將整片廣場籠罩。
  那聲勢太可怖,引動了道皇神宮禁制,方才被遏制下來,如此方才令附近建筑沒有遭受波及。
  否則,單單這一擊只怕都要將整個道皇學院毀掉!
  蹬蹬蹬……
  在一眾震驚的目光注視下,那姜蒼云竟被震得在虛空中踉蹌倒退,每一步退后,虛空塌陷,爆碎一空,而他的臉色也是蒼白一分。
  足足退出七步之后,他唇角再忍不住溢出一縷金色血漬!
  ——
  Ps:第4更10點左右,求一下月票啊大家~到現在才只6張月票……簡直不能更慘!哭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