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495 兵鋒壓城

一擊之下,仙王境存在姜蒼云顯露敗象!
  這一幕太驚人,令人不敢置信。
  之前陳汐擒殺半步仙王如殺雞宰牛般輕松,便讓眾人認知到了其不凡之處,認為同輩之中,幾乎無人能與之抗衡。
  可誰也沒想過,他的戰斗力竟強橫到不止可以和仙王境對抗,甚至還隱隱鎮壓了對方一籌!
  縱觀古今,遍數天下半步仙王境,又有幾個像陳汐這般逆天的?
  簡直就是亙古未有,創歷史之先河!
  姜蒼云臉色奇差無比,驚怒之余,心中也不禁凝重,此子可怖,非尋常可比,更不能以常理度之。
  哧!
  一抹渺渺劍氣再次斬來,似浮光流竄虛無,快得令人頭皮發。
  姜蒼云神色凝重,雙手極速凝結一道神秘手印,嗡的一聲,一抹大道金光蘊生,將他整個人籠罩其中。
  “萬法辟易,道光護體!”有人驚呼,認出這是一種了不得的秘術,與天地道源結合,凝結古印,化身大道。
  這是姜氏傳承下的太古秘術,傳聞是由一種威勢奇大的神術“無量道光”衍化推演而來,奧妙無窮。
  這姜蒼云明顯很不凡,比之木融天也不逞多讓,不然何以能擁有如此手段?
  嘭!
  一聲劇烈碰撞,劍氣斬在那大道金光上,竟未曾將其劈開。
  陳汐眼眸一瞇,發現這家伙還算有些本事。
  他如今若非為了開辟“原始道源”,求證圓滿境的仙王大道,隨時隨刻便能踏足仙王境。
  即便如此,他自身戰力也足可以跨境而戰,力挫仙王,這一切皆源自他那渾厚的仙道根基和從“天道秩序神鏈”中煉化獲得的一股秩序之力。
  心中如此想著,陳汐動作卻不慢,再次沖殺而去。
  哧啦!哧啦!
  劍氣和大道金光交鋒,不斷轟鳴。
  半響后,姜蒼云再堅持不住,臉色發白,渾身大道金光轟的爆碎一空,令得他再忍不住咳血連連。
  眼見他就要被斬殺當場,忽然——
  一道黑白二氣所化的太極圖憑空而現,不斷旋轉,將時空扭曲,化作一道幽邃混洞,似要將天地萬物都拖入其中。
  這是鐘離圭動手了,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動用上自己最強大的殺招“陰陽混洞”,此招一出,甚至能吞吸日月星辰,扭斷乾坤與宙宇的聯系,可怖之極。
  這一刻,不光是陳汐動容,便是其他人都震驚,這等秘法可著實了得,即便擱在仙王境中,也算罕見。
  “哼!”
  陳汐不閃不避,與之硬撼,發出沉悶的聲響,讓這片蒼穹轟鳴不止,爆碎為亂流。
  若非道皇神宮附近有無上禁制相護,絕對要被毀掉不可。
  而其他勢力大人物都已倒退遠遠的,神色震動,一旦被這等交鋒所擴散的波動席卷,后果絕對不堪設想了。
  此時,陳汐早已和鐘離圭戰斗一團,不斷碰撞,上殺九天,輾轉四方,戰況極為激烈,殺招盡出。
  僅僅片刻,噗的一聲,鐘離圭咳血,橫飛了出去,在上千次的對抗中,他終究不敵,被陳汐一道劍氣傷及本源,擊潰于九天之上。
  看見這一幕,眾人驚得頭皮都發麻,呼吸停頓,這未免也太強了,若非他們已確認陳汐是半步仙王境修為,打死都不敢相信這一幕了。
  那可是一尊仙王!
  擁有大氣運,掌控三界至高之力,在這浩劫之下,神境不存,當以仙王為尊,可如今……連續兩位仙王全部在一位半步仙王面前敗北!
  這若傳出去,誰敢相信?
  唯獨木融天早已見識了陳汐的戰斗力,表現還算鎮定,只是心中愈發遺憾,沒能早早和陳汐交好了。
  轟!
  戰斗并未結束,鐘離圭敗北,但并未死去,陳汐自不會留手,當即俯沖而下,要徹底將其抹殺。
  這一刻的他,渾身氣息若沸騰熔漿,體內宙宇轟震,與天地共鳴,周身縈繞著縷縷道氣,威勢顯得極為強盛。
  “住手!”
  有人欲要攔截,卻被陳汐揮袖之間,徹底鎮殺為劫燼,死的那叫一個干脆利落。
  噗!
  鐘離圭終究難逃一死,被陳汐一劍斬頭顱,血染蒼穹。
  一代仙王,至此都怒睜眼睛,憤怒不甘,無法想象,一個半步仙王境螻蟻,究竟是如何做到這一步的。
  這一幕,徹底震懾全場,令鐘離氏、姜氏、萬俟氏一眾大人物臉色煞白,心中不可抑制蔓延上一股驚恐。
  他們之中最強大的人物,正在道皇神宮中爭奪“傳承古鼎”的控制權,如今姜蒼云敗北,鐘離圭伏誅,他們之中,已再無一個仙王存在,還拿什么和陳汐斗?
  不止是他們這一方,其他如姬氏、龍界兩個勢力的大人物們,目睹這一切也是心頭發涼,渾身如墜冰窟。
  之前對陳汐的不屑、藐視、鄙夷……此刻都被一股驚懼所取代,不敢置信。
  唯有木融天、凰族、佛界等其他勢力大人物暗自抹了一把冷汗,慶幸不已,剛才沒有摻合進這一場渾水,絕對是明智之舉。
  “快退!”
  姜蒼云怒吼,他清楚認知到陳汐的可怕,知道憑借在場那些人,根本不是陳汐對手了。在這等情況下,唯有暫避鋒芒。
  說話時,他人已撕裂虛空,挪移而去,逃的干脆利落。
  哧啦!
  陳汐早有防備,一劍斬出,虛空崩斷,遙遙破殺向裂縫無垠深處。
  一重重空間外,虛空猛地炸開,潑灑血雨,而后一具碎裂尸體墜落而出,赫然就是那姜蒼云!
  這也活該他倒霉,這道皇神宮外,密布一重重空間和禁制,令得他挪移時,頻遭阻攔,最終功虧一簣,喪命陳汐劍氣之下。
  其他人此時已如夢初醒,轟然退散。
  “逃?既然敢來我道皇學院撒野,哪有隨隨便便離開的道理!”
  陳汐冷漠,掌心劍氣流竄,輾轉騰挪,寥寥片刻之間,就將他們殺得一干二凈,無一活口。
  現場鴉雀無聲,噤若寒蟬!
  什么叫所向披靡?陳汐給出了最好的詮釋,同境界無敵,跨境而戰,遍觀八方,誰堪與之爭鋒?
  廣場上,斑駁古老的青石地面染血,彌漫血腥,處處縈繞殺伐氣息,慘烈一片。
  鐘離氏、萬俟氏、姜氏三大上古世家聯手,竟都不是陳汐之對手,反而被全部斬殺,令剩下的一眾勢力震動,還如何去對抗?
  尤其是那龍界、姬氏一眾大人物,臉色發白,內心惶恐,萬沒想到,事態竟會發展到這等地步了。
  一個人,對抗一眾勢力,竟無人能夠攖其鋒芒,這般人物,天上地下又能找出幾個來?
  唰!
  就在此時,陳汐目光如冷電般掃視而來,令姬氏和龍界眾人頭皮發麻,一個個十分不自然,臉色難看無比。
  “陳汐,我愿意支持你接掌院長之位!”
  一名投靠姬氏的教習顫聲開口,欲要投誠陳汐,換取諒解。
  “之前助紂為虐,執迷不悟,如今心不甘情不愿投誠于我,毫無氣節可言,像你這般反復無常的軟骨頭,留之何用?”
  淡漠而冰冷的聲音中,陳汐手指輕輕一彈,一抹劍氣飛出,噗的一聲斬落其頭顱!
  “我等知錯!”
  一些投靠其他勢力的教習皆都惶恐到極致,真的被嚇怕了,心中悔恨交加。
  至于那些姬氏、龍界中的外人,則都選擇沉默,他們各自代表著一方大勢力,可不會就此屈服。
  “陳汐,如今浩劫降臨,太上教虎視眈眈,人心動蕩也是在所難免,你若要接掌院長之位,就不宜在此時大開殺戒,以免自損元氣,對學院處境不利。”
  忽然,木融天傳音,提醒陳汐。
  “什么浩劫,什么太上教,在他們眼中,永遠比不得自身利益,這等鬼迷心竅之輩,留下來遲早也是禍患!”
  陳汐不悅,皺眉掃了木融天一眼。
  他不打算就此收手,既然是立威,就要肅清那些包藏禍心之輩,如此,學院內部方才能徹底穩固,才能共同對抗浩劫和太上教的侵襲。
  所謂攘外必先安內,便是如此。
  鐺!
  這時候,忽然有一道古樸悠揚的鼎音從道皇神宮從擴散而出,透著一股令天地都顫粟的神秘力量。
  陳汐臉色頓時一沉,目光遙遙望向遠處道皇神宮。
  他隱約猜到,那“傳道古鼎”的爭奪,只怕已快要落下帷幕了。
  沒有任何遲疑,陳汐轉身,向道皇神宮沖去,因為他感應到,身上佩戴的九衍玉璽,竟隱隱有不受控制的征兆。
  這絕對是一個壞消息。
  見此,在場眾人心中沒來由暗松一口氣,神色復雜地看著陳汐離去,無人敢阻,亦真無人再敢挑釁造次。
  之前陳汐已經用鐵血冷酷的手腕將他們徹底震懾。
  “那其中可都是仙王境存在,也不知這家伙能否扛得住了……”
  木融天喃喃,據他所知,為了控制“傳道古鼎”,此刻的道皇神宮中早已匯聚了不下十個仙王境存在。
  其中三位來自萬俟、鐘離、姜氏三大上古世家,其他幾位則來自龍界、凰族、佛界、姬氏等勢力。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不容忽視的存在——星武仙王!
  ——
  Ps:第5更凌晨12點以后吧,有些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