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497 兵鋒壓境

一劍出,天道秩序神鏈被斬,寸寸崩碎!
  當這一場席卷三界的浩劫降臨,幾乎所有人都目睹了一個個神境存在被拘囿帶走的可怖場景。
  在眾人心,那天道秩序神鏈儼然如同是無法戰勝的,可誰也沒想到,陳汐剛踏足仙王境界,居然可以一劍斬神鏈!
  全場震撼,呆滯若泥塑。
  這一劍的威力已超出三界范疇,超乎所有人想象,簡直如同神來之筆,已非任何言辭能夠形容!
  嘩啦~~
  蒼穹上,陳汐一劍斬碎那一條粗大天道神鏈后,便一揮手,祭出大羅天網,清冽猶如星輝般夢幻的大網騰空,瞬息就將那些崩碎的天道秩序神鏈一網打盡,全部攝取。
  當看見這一幕,道皇學院一眾師生又是一陣震撼,誰曾想過,那天道秩序神鏈居然可以被捕獲?
  這等手段,簡直打破了他們所有的認知。
  “王道廬、周知禮、軒轅破軍、沈浩然……爾等且做好準備,靜心煉化這一場‘天運’!”半空,陳汐隨口報出一串名字,就將那捕獲到的秩序神鏈碎片,一一贈予給眾人。
  這些都是學院資歷極老的教習,本身便是半步仙王境修為,仙道根基深厚無比,就差一分天大的氣運,便可以踏足仙王境。
  所謂無氣運,不稱王便是如此。
  不過,這大氣運卻極為難得,曠世難尋,否則他們這些教習也不可能一直滯留在半步仙王層次了。
  陳汐這么做,也是想盡快提升學院的巔峰力量,多出幾個仙王境存在坐鎮。
  王道廬、周知禮等人聞言,皆都心劇震,一時又是感動又是亢奮,萬沒想到,陳汐竟會在此時此刻,賜予這等“天大氣運”了!
  “多謝院長!”
  王道廬等人深吸一口氣,恭敬致謝,發自內心地流露出對陳汐的尊重。
  陳汐笑了笑,示意他們靜心修煉,便將目光再次望向諸天之上,那里,蒼穹門戶矗立,一道道粗大的秩序神鏈纏繞,顯得神秘而懾人。
  原本,陳汐還想趁機多攝取一些天道秩序神鏈,可令他意外的是,在那一擊之后,蒼穹門戶竟似陷入沉寂,再無動靜。
  “呵,還真是恃強凌弱的典型,知道奈何不得陳某人,便龜縮不出了么?”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嘲諷的弧度。
  心,卻是輕輕一嘆,他很清楚,只怕那蒼穹門戶正在蓄積力量,對付被拘囿帶入末法之域的神境存在,暫時無暇理會自己。
  否則,斷不可就如此輕易放過自己了。
  直至許久,天地異象消弭,蒼穹門戶沉寂,一切恢復如初。
  “恭喜院長得證仙王大道!”
  驀地,一陣歡呼聲在學院各個區域響徹,整齊劃一,一起為陳汐慶賀,每一名教習和學生臉上,除了敬慕和尊崇之外,更多了一份與有榮焉的自信。
  是的,自信!
  目睹了陳汐晉級仙王境,一劍斬天道秩序神鏈的舉動,令得學院一眾師生皆都信心大增,一掃心憂慮。
  仿似只要陳汐在,即便天塌下來,也根本算不上什么一樣。
  虛空,陳汐目光一掃,就將學院的一切盡收眼底,心也是涌上一抹難言的情緒,許久才笑了笑,返身降落地面。
  ……
  此次陳汐晉級仙王境極為順利,前后不過花費了三個月時間,由于準備充足,自始至終并未遇到什么凝滯之處。
  晉級仙王境之后,最顯著的變化便是體內宙宇!
  半步仙王境時,陳汐體內宙宇只不過是個雛形,并未完全穩固下來,而如今則不同,他那體內宙宇自主循環,周而復始,密布億萬星辰、彌散著純凈而至高的玄金仙王氣,處處都彰顯出生機勃勃、大道縈繞的跡象。
  而時間、空間、生死三大至高大道則化作了宙宇秩序,籠罩每一寸區域,維系著整個體內宙宇的運轉和循環,生生不息。
  尤其是在那宙宇心處,洶涌著一團純凈、晦澀、古樸原始到極致的黑洞,從不時噴薄出一縷縷的神秘力量,而后涌入寰宇,一點點改變著整個宙宇變化。
  那神秘力量,便是原始道源!
  千百個仙王境存在,也難尋覓出一個參悟出一個凝練出“原始道源”的,這代表一種圓滿的仙王大道。
  古往今來,也只有那些誕生于混沌的先天神靈,方才能擁有這等力量,融入己身,仿若體內宙宇秩序誕生的本源力量,極為驚人。
  仙王境存在,因為掌控大道的不同,也是可以分作三等的。
  一種是【普通】仙王境,僅僅掌控著時間、空間、生死三大至高法則,并未將自身所開辟的圣道之路融合。
  一種是【頂尖】仙王境,這等層次不止是掌控三大至高法則,且將自身所開辟的圣道法之路完全和三大至高法則相融,所發揮出的威力,要遠勝于普通仙王。
  還有一種是【巔峰】仙王境,這等層次是在頂尖仙王境的基礎上,開始突破自我,探索圓滿地步的仙王大道,也就是凝練原始道源。
  最后一種則是【巔峰頂尖】仙王境存在,這等存在曠世罕見,萬無一,原因就在于此等仙王境,對“道”的感悟已經達到了自身境界的盡頭,已掌控原始道源的力量,這時候就需要去探索封神之路,參悟神道力量了!
  如果按照這等劃分,掌控原始道源力量的陳汐,足可以稱得上是【巔峰頂尖】級的仙王境存在。
  但是,他的情況又和其他仙王境完全不同,因為他才剛剛踏足仙王境界,對自身大道的掌控,也才剛剛達到【頂尖】仙王境的層次。
  所欠缺的,就是將自身掌控的大道,全部臻至圓滿地步。
  所以,嚴格而言,如今的陳汐,如果純粹以修為來劃分,是普通仙王境水準。
  如果以悟道境界來劃分,則是巔峰仙王境水準。
  如果按照所掌控的力量而言,則已可以媲美巔峰頂尖仙王境存在。
  最后綜合在一起,以最終的戰斗力劃分,只怕陳汐已可以達到同輩獨步古今的地步了,談不上完完全全的碾壓同境界人,但卻已極少會有人會是他的對手了。
  總之,陳汐所具備的威能,完全無法以常理來衡量,否則他也不可能在半步仙王境時,就可以做到跨境而戰,滅殺仙王境存在了。
  如今他自身已是仙王境,降至以往,其所發揮出的威能自不可同日而語。
  “接下來,就開始祭煉劍箓……”感受著自身力量的變化,陳汐不禁陷入到了沉思。
  隨著力量的不斷提升,尋常寶物已根本無法讓陳汐滿意,像玄黃葫蘆、恨天印、青兜宮燈這一類古仙寶,力量強歸強,可用作戰斗時,卻不適合陳汐所掌控的劍道修為。
  換而言之,這些古仙寶或許可以用作一些特殊的戰斗,而無法成為陳汐最信賴的戰斗手段。
  像如今,他身上已搜集了能夠煉制出五火七靈扇的各種仙材,可遲遲卻沒有去煉制,原因就在于,陳汐感覺這一類寶物,只能歸為“奇物”,在一些特殊戰斗環境,方才能發揮出意想不到的威力。
  總之,對于所擁有的寶物上,陳汐大致將它們分為了兩類,一類就是主戰斗寶物,像劍箓,一類則是特殊戰斗寶物,像大羅天網、玄黃葫蘆、恨天印等等。
  而想要發揮出自己的全部威能,顯然首先要將劍箓的威能提升起來,起碼也要達到太虛階極品層次了。
  所以甫一晉級仙王境,陳汐就將心思放在了祭煉劍箓上。
  劍箓乃是符兵道寶,來自神衍山的不傳之秘,除了擁有無限晉級的的特質,其內還密布著諸多的神箓。
  也就是說,想要祭煉劍箓,一方面需要諸多罕見的仙材,一方面則需要在其篆刻和祭煉更多的神箓。
  仙材上,陳汐已準備充足。
  而神箓準備上,陳汐也大致已有了思路,那就是從星辰世界的“無極神箓”推演出各種適合自己的神箓,用以祭煉和篆刻在劍箓之。
  不過就在陳汐打算再次閉關祭煉劍箓時,阿秀匆匆找來,明凈清靈的瓜子臉上,罕見地浮現一抹憂慮。
  “怎么了,阿秀?”
  見阿秀這般模樣,陳汐登時擱置了自己計劃,連忙問道,“是誰欺負你了?”
  阿秀搖頭,猶豫了半響,才期期艾艾道:“陳汐,我軒轅氏如今的處境并不好,所以我想……”
  陳汐心頓時了然,拍了拍她肩膀,溫聲道:“我明白了。”
  阿秀詫異抬頭,望著陳汐,道:“你明白了什么?”
  陳汐笑道:“這還不簡單,能讓你這么反常,肯定是軒轅氏遇到了一些棘手事情,按我推測,只怕跟太上教脫不開干系了。”
  頓了頓,他口吻堅定道:“放心吧,阿秀,有我在,決不會讓誰欺負到軒轅氏了。”
  其實說此話時,他已猜測出了大概,浩劫之下,神境不存,而當今軒轅氏家主軒轅紹和軒轅封塵、軒轅拓北三人,早跟隨三師兄鐵云海前往末法之域。
  失去了這三位仙王境坐鎮,軒轅氏的處境可想而知有多糟糕了。
  阿秀萬沒想到,自己還沒開口,陳汐就已猜測到了七七八八,那種被悉心理解和關照的感覺,令得她眼圈一下子紅了,淚水泫然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