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499 戰意澎湃

星辰世界。
  神秘空間,無極神箓懸浮,散發出蒼涼、浩渺、神秘的波動。
  此地,乃是神衍山之主所留的真正傳承,一個無極神箓,已經將符道無窮奧義演繹到了極致。
  當年陳汐曾在這里參悟出“五行劍”傳承,“陰陽劍”傳承,“風雷劍”傳承,“星湮劍”傳承……等等等等。
  換而言之,無極神箓并非是真正的神箓,而是一種傳承!
  這種傳承極為獨特,號稱無垠無極,能夠體悟多少,并不在悟性有多高,而在于自身所掌控的大道有多少,符道造詣有多深厚。
  此刻,陳汐神色肅穆,盤膝坐在無極神箓前,雙手不斷掐訣,凝結出一道道晦澀而玄奧的法門。
  在其身前,則懸浮著一柄造型古樸,漆黑暗啞的劍器,表面瑩瑩發光,映現出一重重神箓圖案。
  這些神箓分別是青帝木皇神箓、白帝金皇神箓、黑帝水皇神箓、赤帝火皇神箓、皇帝土皇神箓、風后巽皇神箓、妖祖靈皇神箓、東皇紫薇神箓、玄帝雷皇神箓。
  攏共大神箓,分別坐鎮劍箓內部,此刻被陳汐祭煉,劍身驀地映現出一道道諸神帝皇虛影,一個個神威浩瀚,偉岸猶若神明般。
  嗡~~嗡~~
  幾乎是同時,一個個熾盛猶若小太陽般的光團在半空流轉,每一個光團,都代表著一種世間罕見的仙材,如今都被陳汐以復雜手法煉化,成為了最純凈的煉器材料。
  其還有被煉化的破靈青魘槍、靈雷金如意等等威勢強大的太虛階極品仙寶,如今也都化作了純凈的煉器材料,以光團的方式呈現,綻放出煌煌光輝。
  “咄!”
  驀地,陳汐眼眸猛地一睜,舌綻春雷,道出一個晦澀而奇異的音節。
  轟隆!
  這一剎那,懸浮虛空的劍箓表面驀地釋放出億萬符文,這些符文猶如繁密浩瀚的星空,密密麻麻,簡直無窮無盡。
  它們不斷地循環、組合、構建出一座座陣圖,而后這些陣圖又不斷衍化,不斷呼應,最終組合成為了一座座全新的神箓!
  光明神箓。
  黑暗神箓。
  星辰神箓。
  不朽神箓。
  造化神箓。
  湮滅神箓。
  ……
  一剎那間,劍箓表面之上,竟足足多出八個全新神箓圖案!
  不過那些神箓,只是徒具其形,換而言之,就是只有符紋軌跡,而五神箓的力量和威力。
  很快,陳汐鼓動體內宙宇全部仙力,開始不斷結印,剎那間打出千萬重充盈無盡玄妙的法門,猶如潮水般,涌入到了那一團團的煉器材料之。
  旋即,整個空間大放光明,一團團材料釋放著繽紛神光,猶如絢麗的流星群,呼嘯著沖入到了那一座座新神箓圖案。
  轟隆隆!
  一時之間,一座座神箓轟然運轉,大放光明,激射出億萬神輝光雨,將這一片神秘空間都映照得輝煌而絢爛。
  那其,有光明、有黑暗,有迷離而虛幻的星輝,有沉寂幽微的湮滅之光,有清而不朽之色澤,有演繹多變的瀲滟造化之靈霞,絢麗熾盛到了極致。
  那等壯闊一幕,堪稱是巧奪天工,世間罕見。
  這是在熔煉神箓,乃是祭煉符兵道寶最關鍵的一個環節,一旦祭煉成功,諸般新神箓將烙印劍胚之內,化作劍勢的一部分,平添無窮威能!
  這個過程,一直持續了一個月之久。
  而在此過程,陳汐一直不休不眠,所有心神集在煉器上,臉色也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開始變得凝重,變得蒼白,額頭上更是浸出一層汗漬。
  這次他祭煉劍箓,一股腦將所掌握的諸般大道全部篆刻為了神箓,更是把那些能夠利用的罕見仙材,也都全部祭煉一空,欲要借此一舉將劍箓的威能由宙光階提升至太虛極品階段。
  可想而知這是一個多么浩大的工程,對自身的消耗自然顯得極為驚人!
  甚至,為了以免在祭煉過程出現任何紕漏,陳汐無時無刻都不敢懈怠,祭煉到此時,就連他那“心嬰”層次的道心修為,也大感吃不消。
  要知道,如今的陳汐,可是仙王境存在,仙道根基渾厚無比,可在祭煉劍箓時,兀自有些吃不消,甚至比跟數位仙王境對戰還累,由此便可以預見,當劍箓真正祭煉成功時,那等威能又有該何等驚人。
  ……
  這些時間,空寂冷清的斗玄仙城,忽然涌現出一批又一批的修道者,其尤為顯眼的當屬鐘離氏、萬俟氏、姜氏三大上古世家勢力,以及苦寂、大荒、道玄、長空四大學院勢力。
  除此之外,還陸續有其他一些仙界大勢力前來,皆都是仙界四千百洲的巨擘大勢力,浩浩蕩蕩,聲勢驚人。
  短短不足七天時間,那斗玄仙城匯聚的勢力,起碼不下上百之數!
  這一切頓時引起了整個仙界轟動和關注,人人都緊張,清楚這必然來自太上教的手筆,欲要以絕對力量,一舉摧垮道皇學院!
  畢竟換做往常,像這樣一支各大勢力聯合在一起的行動,都足以橫掃仙界任何一方仙洲了,而如今,他們皆都匯聚于斗玄仙城,可想而知那等威勢有何等駭人。
  與此同時,整個道皇學院也陷入震動,氣氛變得劍拔弩張。
  幸好之前陳汐已囑托王道廬籌備一切,如此方才令學院眾生不至于因此而陷入動蕩,避免了自亂陣腳的情況發生。
  不過即便如此,學院內的一眾教習,以及那軒轅氏、左丘氏、木氏、龍界、凰族、佛界等勢力,依舊感受到了一種沉甸甸的壓力。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些被太上教掌控指使的勢力在抵達斗玄仙城后,并沒有立刻發難,而是駐扎下來,顯得很平靜,明顯是在蓄勢,準備著一切。
  而道皇學院同樣不曾出動出擊,因為王道廬、周知禮等一眾學院高層很清楚,這等情況下,嚴陣以待才是最穩妥的策略。
  總之,現如今的斗玄仙城,一派風雨欲來,暗流涌動的氣氛,大戰一觸即發!
  這一天,王道廬、周知禮、木融天、左丘飛冥、軒轅破軍、佛界、凰族等一眾高層人物,皆都匯聚于道皇神宮前。
  他們在等陳汐。
  如今局勢緊迫,劍拔弩張,他們需要院長陳汐來做出一個決斷。
  可惜,自打上次閉關之后,陳汐便一直未曾現世,令得這一種大人物皆都有些焦慮,但卻談不上憂慮和畏懼了。
  對方勢力雖眾,可戰斗一旦爆發,真正決定勝負的,乃是仙王境這等至高存在了。
  換而言之,這一場大戰若爆發,拼的就是彼此所擁有的仙王境強者數目。
  現如今,道皇學院這邊,周知禮、軒轅破軍、沈浩然三者在煉化天道秩序神鏈碎片后,皆都已踏足仙王境界。
  除此之外,木氏的木融天,左丘氏的左丘飛冥,佛界的玄寂佛主,凰族的趙靈溪……等等也皆都是仙王境存在。
  林林總總加起來,仙王境數目已達到十個左右,這個不算陳汐,在這等情況下,哪怕對方人多勢眾,他們也自不會畏懼了。
  真正令他們擔憂的,反倒是那太上教,此次出動的勢力,皆都是被太上教掌控,而非是來自太上教。
  一旦太上教內的高手也摻合進來,局勢注定會變得兇險之極。
  這也是為何王道廬、周知禮他們會一起前來拜訪陳汐的原因所在。
  “院長他究竟在做什么?”
  久等不見動靜,周知禮忍不住開口問道,其他人也紛紛側目,面露疑惑,據他們所知,陳汐才剛晉級仙王境,這次閉關顯然并非是為了沖擊修為境界。
  “這個我也不甚清楚。”
  王道廬搖頭,換做以前,他或許還會毫無顧忌問詢陳汐一些事情,但如今陳汐已是學院院長,他自不敢逾越了規矩。
  “老夫姜氏家主姜太忠,速速告之陳汐那個孽障,出來與老夫一見!”
  驀地,一道沉渾如雷的聲音從遠處天邊轟隆隆傳來,擴散整個學院,透著一股鐵血肅殺的味道。
  一眾師生心皆都一凜,要開戰了嗎?
  “哼,我學院院長身份何等崇高,這仙界誰有資格值得他出面一見?我看你姜太忠是老糊涂了!”
  驀地,周知禮騰空,遙遙望向學院之外,冷聲開口。
  道皇學院外,斗玄仙城,姜太忠默然,不再多言,陳汐威勢已成,院長威嚴盡顯,根本不與他相見,絲毫不給面子,他也無可奈何。
  許久之后,他方才開口道:“當日他殘忍殺害我姜氏、鐘離氏、萬俟氏等一眾族人,此仇不共戴天,既然他不愿主動贖罪,三日后,我等將一舉踏平道皇學院,血債血償!”
  聲音肅殺,充斥無盡森寒,令人心顫。
  嗡!
  便在此時,一道宏大無比,清越宛若神音似的劍吟,猛地從道皇神宮內響徹而起,直沖寰宇,震蕩天十地,驚擾八方風云!
  那等威勢,令天地都陷入顫粟,風云色變,透著一股直抵人心,攝魂奪魄的恐怖威勢,駭人到了極致。
  這一刻,不止是道皇學院眾人,連斗仙仙城內駐扎的一眾勢力,也都心一顫,感受到一股莫名驚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