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500 連連斬殺

感謝道長的打賞捧場支持~
  ——
  劍吟如潮,驚徹寰宇!
  但僅僅一瞬間,一切都歸于沉寂,令人恍惚之間,還以為產生了錯覺。
  但人們清楚,那不是錯覺,那一剎那的劍吟,所產生的恐怖威勢,早已驚擾到了他們的道心,又怎可能是錯覺?
  甚至因為這一聲劍吟,將姜太忠所撂下的那句狠話給淹沒,令其威勢蕩然無存!
  這一聲劍吟,究竟是由何等仙劍所發出?又出自何人之手?
  所有人都在好奇。
  唯有王道廬、周知禮、軒轅破軍等一眾人清楚,那一道劍吟,來自道皇神宮內!
  換而言之,這一切皆都和院長陳汐有著莫大干系。
  他們把目光齊刷刷望向神宮大門,皆都預感到,陳汐要破關而出了,這讓他們皆都感到振奮。
  ……
  嗡~
  一抹幽冽光澤在平滑如鏡的劍身上一閃即逝,歸于沉寂,令整柄三尺長漆黑劍身顯得愈發古樸,有一種返璞歸真,繁華落盡的味道。
  陳汐將重新祭煉后的劍箓拿在手,仔細端詳,能夠清楚感覺到,劍箓的氣息變了,平平靜靜,卻有一種迫人無比的威勢。
  尤其當心神沉浸其,甚至能看見,一座座神箓在其不斷運轉循環,遙相呼應,產生出一股獨特的聯系,寥寥一個劍身內部,卻浩瀚得宛如可以承載一方大世界!
  喀嚓~~喀嚓~~
  陳汐將劍箓放在虛空,未動用任何力量,但劍箓四周的虛空、時間、卻被一股無形的鋒芒撕裂,發出爆碎之音,化作破碎的漣漪,在劍箓四周生生滅滅,產生出一種奇異的情景。
  也就是說,僅僅只是劍箓自身的威勢,如今就能輕易撕裂虛空,攪亂時間!
  這般威勢,甚至都已超出了太虛階極品仙寶的力量,也只有傳說的后天靈寶,方才能與之媲美!
  后天靈寶,也就是神器,可劍箓之上卻分明沒有任何一絲的神性氣息。
  這也就是說,劍箓如今的品級,依舊是相當于太虛階極品層次,可其威力,卻已足可以和后天靈寶相提并論!
  這個變化,令陳汐自己也欣慰不已,暗道:“不枉我耗費諸多太虛階極品仙寶為仙材,又糅合了其他一百余種曠世罕見的仙材,能擁有這般威力,倒也在情理之,否則可就虧大發了。”
  尤為令陳汐心喜的是,劍箓烙印著諸多神箓,一旦祭用,能夠和自身所掌控的符道完美融合,足可以令自己發揮出更為強大的力量來。
  這才是陳汐最為看重的地方。
  其他仙劍,或許威勢驚人,但終究無法給陳汐一種血脈相連般的獨特感覺,唯有劍箓宛如成為了他身軀的一部分。
  當然,道厄之劍可以算作一個獨特存在,其內自有一股神秘力量,一旦激發,可以釋放出億萬清色劍蓮,同樣也是威勢無量。
  重要的是,道厄之劍在對付太上教時,隱隱能起到一種克星般的作用,完全可以充當一個大殺器。
  仔細端詳許久,陳汐這才把劍箓收起來,心滿意足地起身,離開了星辰世界,返回道皇神宮。
  “嗯?”
  甫一來到道皇神宮,陳汐頓時就察覺,王道廬、周知禮、軒轅破軍等一行人如今正等候在神宮之外。
  “我才剛閉關不足一個月時間,難道又有什么大事發生不成?”一邊思索著,陳汐心念一動,神宮大門豁然開啟。
  “諸位,還請進來說話。”
  王道廬等一眾大人物見此,皆都精神一振,陸續而入,直至看見那盤膝坐在神宮最深處的陳汐身影,他們方才止步,紛紛稽首行禮。
  “見過院長!”
  當真正面對陳汐,這些雄霸一方的大人物們,皆都收斂心神,不敢有任何不敬,原因很簡單,當日陳汐獨自斬殺群王的場景還歷歷在目,他們自不敢再將陳汐當做晚輩看待。
  再加上陳汐如今已是仙界第一大學院院長,威名如日天,代表著整個道皇學院的威嚴,令他們沒敢對陳汐不敬了。
  “諸位莫要多禮,如今究竟發生了何事?”
  陳汐揮了揮手,虛空浮現出一個個蒲團,請一眾大人物坐下,這才把目光望向王道廬,開口問詢起來,
  王道廬略一斟酌,便把這些日子內發生的一切一一告之陳汐。
  “呵,拿那些大勢力當炮灰嗎?這太上教還真是惜命啊。”
  得知這一切,陳汐不禁冷笑,眉宇間已是泛起一抹寒意,懾人無比,“可打探到對方此次聚攏了多少仙王強者?”
  “目前大概有十余個,大多來自鐘離、萬俟、姜氏三大氏族,以及苦寂、大荒、道玄、長空四大學院。”
  王道廬冷靜回答道,“至于其他勢力,則以半步仙王為主力,只要將那些仙王存在擊殺,其他勢力便不足為慮。”
  陳汐點頭,眸光流溢著一縷縷冷電神光,沉默片刻才問道:“可曾發現太上教門徒的蹤影?”
  王道廬搖頭:“雖然暫時未曾發現他們蹤跡,但可以預見的是,太上教必然不會置身事外了。”
  “院長,如今整個仙界的目光都盯在了我們和太上教之間的這一場對峙上,關系重大,還請您早早定奪,做出決斷。”
  一旁的周知禮忽然開口,其他大人物也紛紛頷首。
  如今的局勢已緊繃到極致,令得整個斗玄仙城成為了仙界萬眾矚目的焦點,若再不做出決斷,只怕會失去了先機。
  陳汐起身,目光一掃眾人,淡然道:“若我沒記錯,現如今的仙界,那些還未被太上教掌控的勢力皆都在觀望,擔心和我們合作,會遭受到太上教的打擊。”
  頓了頓,他目光驟然變得冰冷,緩緩道:“既然如此,這一次我們就用行動告訴外界,若是他們淪為太上教的走狗,同樣會遭受我道皇學院的嚴酷鎮殺!”
  說到最后,聲音已帶上一抹冷酷鐵血的味道。
  是的,陳汐對于那些依舊在觀望的勢力極為失望,若還有一些熱血和底線,在這等時刻,就決不會瞻前顧后,猶豫不決。
  畢竟,那太上教可是三界公敵!自古至今掀起了不知多少場腥風血雨,戕害了多少無辜生靈!
  如今太上教席卷重來,欲要掌控三界,將億萬萬蕓蕓眾生統馭,在這等情況下,那些勢力竟會畏懼和忌憚太上教威勢,而猶豫不定,這等行徑何止是愚蠢?
  當然,陳汐清楚,他們也是擔心和道皇學院合作,會遭受太上教血洗,可難道他們不和道皇學院合作,就能避免這樣的悲劇了?
  陳汐對他們的擔憂表示理解,但卻無法接受,這就是他的態度。
  眾人皆都心一跳,從陳汐的話品味出了一股毫不掩飾的殺氣,清楚陳汐已動了一絲真怒,欲要拿那些匯聚在斗玄仙城的一眾勢力立威了。
  “陳汐院長,還有一個情況我不得不多說一句。”
  忽然,木氏老古董木融天猶豫半響,開口出聲。
  陳汐眉頭一挑:“如今咱們各大勢力聯盟在一起,自當同進同退,有什么話,但講無妨。”
  “實不相瞞,現如今的學院,還有不少人在和鐘離氏、萬俟氏、姜氏聯絡,那些師生雖和那些宗族并無血緣關系,但彼此關系卻頗為密切。”木融天沉聲開口。
  陳汐忽然陷入沉默,面無表情。
  王道廬、周知禮、沈浩然等學院教習卻是渾身一陣不自在,這些原本是他們該管轄的事情,如今卻被木融天給捅出來,令他們也大感臉上無光。
  其他勢力大人物心皆都嘆息,以往的道皇學院何等強大,傲視仙界各大勢力,而如今遭逢浩劫,院一些師生卻不惜和其他外部勢力勾結,欲要為禍學院,兩相對比,自令人嘆息不已。
  “在我斬殺群王時,便已經給了他們機會,并未對學院進行徹底清洗,可如今他們既然依舊執迷不悟,那也怪不得誰了。”
  陳汐平靜開口。
  王道廬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什么好,這的確是個棘手問題,而有些師生的確太過了,在這等時刻,兀自不死心,令人失望。
  “王教習,周院長,這件事,就由你們去處理了,我的要求很簡單,在這等時刻,學院內部絕不容許出現一個奸細!”
  陳汐做出決斷,不容置疑。
  見此,王道廬和周知禮互望一眼,當即也不再猶疑,領命而去。
  也就在此時,一名灰衣著身的耄耋老者來到道皇學院外,自報姓名,請人稟報,求見陳汐,言稱他來自太上教!
  “太上教?呵,真是意外,我還以為他們立刻會與我開戰,沒想到竟還派出了一個特使。”
  陳汐眼眸微瞇,僅僅略一思忖,便吩咐下去,允許那一名耄耋老者進入學院。
  “老夫隋文靖,太上教真傳七門徒排行第四,見過院長。”
  那來自太上教的耄耋老者,進入道皇神宮,看見了盤膝坐在神宮央的陳汐,心也是暗自吃驚,傳說的陳汐果然大勢已成,已踏足仙王行列。
  “我此次前來,乃是代表太上教,向院長傳達一種善意,若愿意和我太上教合作,以后這仙界當有道皇學院一席之地,還請院長三思。”
  隋文靖開口,不卑不吭,非常直接,倒是膽魄十足,似渾不擔心陳汐一怒之下,將其血濺五步。
  ——
  PS:年關,很忙~一大堆工作集一起需要處理歸納,努力保持2更已經是金魚的極限了~~大家多擔待哈,最重要的是,請不要忘了投月票……最后,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