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502 斬群王以告天下

大戰落幕。
  六位仙王伏誅。
  此時的道皇神宮大門敞開,煙塵彌漫,熾盛光澤流溢。
  趙靈溪所化真凰當空而舞,絢麗羽翼飄灑著億萬火焰,神威無量,照亮山河萬朵。
  但最耀眼奪目的,卻當屬那一道孑然傲立大門前的峻拔身影!
  他濃密長發飛舞,眼眸幽邃若冷電,開闔之間,仿似能窺伺九天十地的奧秘,一柄鮮紅若血的古樸長劍隨意拎在手中,兀自流淌著一滴滴金燦燦的仙王血漬。
  哞~~哞~~
  整座神宮的氣運之力化作一條條大龍,縈繞其身體四周,昂首而吟,響徹九霄寰宇,映襯得他宛如這一方天地的主宰,口銜日月,掌控乾坤!
  在其腳下,是兩具血肉模糊的仙王尸骸,為其平添一份迫人的威勢。
  “之前貪心過熾,如今已迷途知返,還望見諒。”忽然,那身外真凰的趙靈溪開口,羽翼收斂,化作了一道修長身影,明眸皓齒,青絲如瀑,美麗的俏臉帶著一抹歉然。
  陳汐揮手:“我心中已了然,此事不必再提。”
  說話時,他收起血劍,目光倏然望向大殿外的廣場上。
  “拜見院長!”
  也就在此時,一陣山崩海嘯似的歡呼聲響徹,整齊劃一,震動云霄,蔚為壯觀,透著一股浩大莊肅的氣息。
  在陳汐鎮殺六位仙王之前,那廣袤無垠的廣場上,早已匯聚了許多人,密密麻麻。
  其中不止有木氏、龍界、凰族、姬氏這等外來者,更多的是以周知禮、王道廬等一眾教習為首的學院師生。
  換而言之,在得知陳汐獲得“傳承古鼎”,接掌學院之位的那一刻起,整個學院的師生皆都振奮,不約而同匯聚而來。
  外院、內院、藏經院、丹藏院、演道院……只要在這一場禍亂中幸存下來的師生,皆都如數抵達。
  此刻,他們皆都親眼目光了陳汐斬殺二王的場景,那睥睨之姿宛如蓋世帝王,震撼在場每一個人心魄,于此刻,他們皆都忍不住,吶喊出聲。
  這是他們的新院長,是整個學院的領袖!
  看見這一幕,他們心中皆清楚,此次為禍學院的一眾仙王,皆都被陳汐孤身一人斬殺,化解了這一場劫難,令他們重見希望,心中自是激動亢奮之極。
  那歡呼聲中,透著的盡是真心的喜悅,匯聚成海洋,震蕩九天十地。
  至于那些來自木氏、凰族、龍界、姬氏的一眾外來者,心中也是震撼之極,被陳汐的氣勢所攝,有些誠惶誠恐。
  之前,他們皆都意圖不軌,后來方才迷途知返,如今見陳汐斬殺群王,鎮平動亂,裹挾無上威勢重臨世間,心中自不免有些忐忑。
  總之,這一刻的陳汐,端立道皇神宮之前,周身氣運繚繞,舉手投足之間,充盈君臨天下的威勢,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
  而對于這一切,陳汐表現的出奇鎮定,他目光一一掃過廣場上眾人,看見了王道廬、周知禮、軒轅破軍等一眾教習,也看到了阿秀、姬玄冰、趙夢璃、葉唐、凌輕舞、佛子真律等一眾學生。
  他們神色間皆都一片振奮,一片激動,望向自己的目光中更透著一抹敬仰和發自內心的歡喜。
  同樣,陳汐也看見了那龍界、姬氏、木氏等一眾外來者,看見了他們神色間流露出的忐忑和敬畏。
  這一剎那,陳汐方才終于意識到,自己已經是這座仙界第一學院的院長!
  “拜見院長!”
  又是一陣整齊劃一的大喊聲響徹,震蕩四野。
  陳汐心中忽然涌出一抹沉甸甸的責任感,更有一種自豪,他知道,從這一刻起,自己的命運已經和整座學院息息相關。
  ……
  “咯咯,恭喜陳汐院長執掌道皇學院,可喜可賀!”
  驀地,那蒼穹之上突兀地響徹一道悅耳叮咚的笑聲,響徹這片天地,將這莊肅的氣氛打破。
  伴隨聲音,一道曼妙的身影,浮現九天之上,她氣質婉柔如水,眉宇間閃爍著智慧光澤。
  全場所有人心中一凜,此女是誰?竟能無聲無息出現在此?
  “江靈笑!”
  當看見這一道身影時,陳汐眼眸倏然變得冰冷,肅殺一片,那赫然是太上教真傳七門徒之一的江靈笑!
  她……怎么會出現在學院內?
  “這一次,還要多謝陳汐院長幫我太上教一個大忙,鏟除了那些仙王之輩,待我太上教處理完其他雜事,再來叨擾陳汐院長,告辭!”
  江靈笑渾身流溢著一抹淡藍色仙霞,如夢似幻,巧笑倩兮,語聲嚦嚦,仿似知交好友般,跟陳汐對話。
  說罷,她身影一閃,便要離開。
  轟!
  就在此時,一只遮天大手憑空而起,朝其狠狠抓去。
  “既然來了,不如多盤桓一段時間也好!”
  陳汐那肅殺而迫人的聲音伴隨想起。
  “這次可不行,不過很快,咱們就又會見面的。”
  江靈笑也不知施展了何種秘法,在一陣嬌笑聲中,她身影一點點變淡,竟閃避開陳汐的攻擊,消弭不見。
  陳汐騰空而起,仙識掃視八方,最終確認,對方已經逃離學院,再無法抓捕,這讓他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
  居然在自己眼皮底下逃走,這太上教還真是好手段啊!
  陳汐眼眸中寒芒涌動,原本放松的心情,也因為這個變故顯得有些沉重,他隱約能推測到,此次禍亂學院的一眾仙王背后,只怕也有太上教的影子在其中推波助瀾了!
  否則,哪可能讓姜氏、鐘離氏、萬俟氏、姬氏、佛界、龍界等一眾仙王聯袂而來?這一切未免顯得太巧合了。
  甚至,陳汐還能猜測到,無論此次爭奪院長之位的禍亂是否成功,對太上教而言,皆都是利大于弊。
  成功了,道皇學院就將淪為其他勢力掌控的棋子,必然存在諸多隱患,會被太上教趁虛而入。
  失敗了,這些仙王就會被殺,如此一來,太上教想要對付那些仙王背后的勢力,只怕會更輕松一些。
  就像現在,萬俟氏、鐘離氏、姜氏一眾仙王橫死此地,那么失去了這些仙王坐鎮,這些大勢力還如何能抗衡太上教侵襲?
  反過來,如果道皇學院被這些勢力把控,學院一眾師生只怕皆都不服氣了,屆時免不了會生出諸多事端,被太上教伺機侵入了!
  “果然是好計謀,好算計,不過下一次來時,我會讓你們太上教有來無回!”陳汐沉默片刻,眼眸中閃過一抹無法掩飾的恨意和殺機。
  對于太上教,他真的是恨到了骨子里。
  這一刻,廣場上眾人也都心悸,面色驟變,太上教!這一切禍亂的背后,居然也有太上教的影子在!
  尤其是那木氏、龍界、凰族等外來勢力,在這一剎那心中皆驚怒交加,萬沒想到,自己之前的行動,居然被太上教當槍使了!
  尤其是想到之前被陳汐斬殺的六位仙王,在場所有人心中就不可遏制升起一抹寒意,若這一切都有太上教在背后推波助瀾,那未免也太可怕了……
  “院長,值此關頭,當務之急還是……”王道廬和周知禮迎了上來,神色間帶著一抹恭敬,連稱呼也變了。
  陳汐明白對方心思,當即將目光望向木融天、趙靈溪等一眾外來勢力身上,“諸位,如今我學院正值動蕩,無暇照拂客人,還請離開。”
  聲音平淡,卻充斥一股莫大威勢。
  木融天等人非但沒覺得過分,反而在心中暗松一口氣,起碼這證明,陳汐并無秋后算賬的打算。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我等來日再來叨擾院長和諸位同道。”木融天拱手,話畢,便帶著一眾木氏族人轉身離開。
  其他勢力見此,也都紛紛辭行。
  如今他們皆知,陳汐一人獨斬一眾仙王,又接掌院長之位,威勢已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這時候就是仙王在此,也不敢違逆陳汐意愿了。
  這就是威勢!
  放眼如今三界,神境不存,還有哪個仙王敢陳汐對峙?
  唯有陳汐自己清楚,若非借助那道皇神宮的氣運之力,自己也斷然無法取得今日之戰果了。
  當然,如果是面對一兩個仙王,哪怕不借助道皇神宮的力量,陳汐自也夷然不懼。
  “他們肆意破壞學院,為什么放走他們?”
  阿秀湊了過來,兀自有些憤懣。
  “大勢使然,這些勢力也不過是受人蒙蔽而已,我們的敵人歸根究底還是太上教。”陳汐神色平靜道。
  聞言,王道廬等一眾教習心中皆都欣慰不已,寥寥一句話,已經讓他們看出,陳汐如今的目光,已不再局限仙界各勢力的傾軋,而是放在了整個三界的高度上。
  而身為道皇學院的院長,正需要擁有這樣的氣度和眼界。
  “接下來,學院中的各項事宜,還要拜托諸位了,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爭取在太上教來犯之前,踏足仙王之境!”
  陳汐深吸一口氣,目光望向王道廬等人,緩緩開口,他很清楚,自己的敵人有多么強大,也只有讓自己實力更強,方才能夠在這亂世中延存下來。
  ——
  Ps:今晚沒了,卡文,寫不出來,憋也憋不出來,需要捋一捋思路~大家擔待一下,寫不出來金魚自己更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