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503 異變陡升

陳汐打算閉關,沖擊仙王境界,不過他剛接掌院長之位,有些事情雖可以讓王道廬、周知禮等人幫忙處理。
  但有些事情,卻只能有他親自來解決。
  “學院中,山門破損,禁制也隨之被破壞大半,眼下也只有院長您出手了。”王道廬開口,說出了一些棘手事情。
  現在的道皇學院,歷經了一場禍亂動蕩,早已經被破壞的不成樣子,地脈裂開,大地崩潰,仙靈之氣逸散,群山枯竭,大多都瀕臨廢墟的邊緣。
  陳汐眉頭一皺,冷然道:“這些混賬還真是該死,等掃平了太上教勢力,一定要他們為此付出代價!”
  雖恨得牙癢癢,但陳汐很清楚,當務之急,的確得將這一切殘局修復,否則一旦再有外敵來犯,那后果著實不堪設想了。
  當下,陳汐和王道廬、周知禮一起,前往星值大殿,將其中貯存的大量罕見仙材取走,打算以此來修復學院內的各種上古大陣。
  而后,眾人再次返回道皇神宮前。
  想要短時間內修復學院諸多殘破之地,以陳汐如今的能耐,還需要借助道皇神宮的氣運之力方才可以辦到。
  ……
  轟隆!
  道皇神宮上空,陳汐端立,渾身蒸騰熾盛仙罡,猛地深吸一口氣,雙手在剎那間凝結出萬般法門。
  蒼穹上,驀地降臨下一道道祥瑞甘霖,猶如光雨,紛紛灑落,將整座學院都籠罩其中。
  那光雨中有仙靈之力、五行之氣、造化之氣、鴻蒙之氣、混沌之氣……甫一將落,一株株參天樹木拔地而起,全都是上古靈木。
  而后,一座座靈秀山岳,依照各種禁制布置運轉起來,無窮瓊花異草,開始在其中滋生成長。
  這些年,陳汐不知斬殺了多少對手,奪得了多少儲物寶囊,其中不乏一些珍稀罕見的奇珍異物,再加上從星值大殿中取走的大量仙材,皆都被其拿出,用在了修復學院上。
  嗡!
  在陳汐掌中,九衍玉璽發光,產生出一股宏大波動,擴散而去,頓時引動了外院中的爭鳴道鐘,丹藏院中的九妙寶鼎,演道院中的天衍神鏡,藏經院中的道光玉書……
  這些坐鎮學院的古老至寶,于此刻皆都產生變化,噴薄出各種力量,協助陳汐一起修復學院禁制,再造乾坤!
  那學院地面,皆都被仙火煉化,原本的泥土、山石皆都化作了一種堅硬無比的玉石,蒸騰起億萬丈的瑞氣神輝,如夢似幻。
  那學院諸多禁制,此刻都如同復蘇,煥發新的生機,開始徐徐運轉起來,映現出諸般宏大異象。
  那被破壞的建筑、踐踏為廢墟的藥田、枯萎的山河、崩碎的地脈……所有一切都在此刻得到修復。
  轟隆!
  大地沉淀,整個道皇學院每一個區域中,都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仙霞流溢,奇花怒放,一座座山峰,高聳入云,山峰上,宮殿林立,禁制縈繞。
  所有一切,都全部被再造,重塑了一遍,和以前相比,反而有煥然一新的氣象,防御能力和修煉的靈效,更是比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一刻的陳汐,宛如造物主一般,舉手投足之間,創造乾坤,重塑山河,那等至高手段,無上妙法,深深震撼了學院每一名教習和學生。
  直至七天七夜后。
  整個道皇學院煥然一新,宛如浴火重生的鳳凰,重現往日威嚴,就連斗玄仙城中的一眾修道者,也都親眼目睹了這等驚世變化。
  “以半步仙王之修為斬殺群王,鎮平內亂,接掌院長之位,古往今來,又有幾人能夠做到這一步?”
  “七天時間,重塑乾坤,堪稱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自此以后,誰想要再侵犯道皇學院,只怕也要掂量掂量了。”
  “孟星河院長挑了一個好接班人啊!”
  “誰能想到,當年這個無身份無背·景的弟子,如今已成長為仙界中最具威勢的巨擘霸主?整個仙界蕓蕓眾生,誰還敢小覷陳汐一分?”
  像這樣的議論,這些日子一直在發生,不止是斗玄仙城,乃至于整個仙界,都在傳揚有關陳汐斬殺群王,接掌道皇學院院長之位的事情,令陳汐的威名也達到了史無前例的空前高度。
  以往,還有人拿他和云浮生對比,拿他和仙界六大驕陽對比,但如今,隨著浩劫降臨,神境不存,卻再無人能夠和陳汐相提并論。
  因為在半步仙王境中,誰能如陳汐這般強橫?
  在仙王境中,誰又有信心能力壓陳汐一頭?
  沒法比!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儼然已成為了整個仙界獨一無二的存在,不能以常理衡量,因而顯得極為出眾和獨特。
  但也有人憂心忡忡,“如今太上教卷土重來,不斷染指侵襲仙界各大勢力,道皇學院身為仙界第一大學院,只怕要被太上教視作眼中釘了,屆時,陳汐又能否帶領學院,阻擋太上教的侵襲?”
  誰也無法確定。
  因為如今的仙界各地,同樣也是動蕩一片,幾乎每天都有戰爭爆發,沖突上演,每天都有數不清的勢力被連根拔除,混亂一片。
  就連那上古七大世家,七大學院這一類頂尖大勢力,也都頻頻爆發各種矛盾和沖突,時常有流血死人的事情發生。
  這一切背后,若說和太上教沒關系,誰也不會相信了。
  甚至有傳聞說,現如今的上古世家鐘離氏、萬俟氏以及那大荒學院、枯寂學院、道玄學院皆都完全淪陷,被太上教所掌控。
  可以預見,若當這些頂尖大勢力也都扛不住太上教的侵襲時,那么用不了多久,整個仙界只怕都要淪入太上教之手了!
  ……
  道皇神宮最深處。
  陳汐盤膝而坐,在重塑學院的一切禁制和山河之后,他便返回神宮,開始閉關,不再理會學院事務。
  那些瑣屑之事,自有王道廬、周知禮、軒轅破軍等一眾教習去操辦。
  此刻的陳汐,目光靜靜審視著懸浮在半空中的數件仙寶。
  一桿青銅大戟,一柄瑩瑩發光的銅锏,一條紫光纏繞的軟鞭,以及一個古樸的缽盂。
  這些仙寶皆來自陳汐所斬殺的那些仙王手中,除此之外,還有其他一些仙材丹藥,不過對他沒什么吸引力,統統放在了星值大殿中。
  這些仙寶品階最低的都在太虛階極品層次,最厲害的當屬那一個缽盂,乃是一件后天靈寶,名為“融天缽盂”,能融化諸天之力,威勢驚人之極。
  “除了融天缽盂,其他一些仙寶皆可以煉化掉,和破靈青魘槍、靈雷金如意一起充當提升劍箓品質的仙材。”
  陳汐沉吟片刻,將融天缽盂小心收起,至于其他仙寶,則都被他歸為一類,一起存放起來。
  劍箓如今的品階才只相當于宙光層次,威力有限,想要讓陳汐發揮出全部威能,起碼也要達到太虛極品層次。
  而想要提升劍箓的品階,就需要大量罕見仙材來煉制,早在很多年前,陳汐就一直在為此做準備,也是直至如今,方才將各種材料準備充足。
  “只要將劍箓提升成功,配合我的符之圣道,劍道修為,以及仙王之力,足可以發揮出比以往更強大的戰力。”
  陳汐飛快推演著,“不過在此之前,當務之急還是先把修為突破至仙王境,唯有如此,在面對太上教的威脅時,方才可以不懼一切。”
  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一輩子都呆在道皇神宮,這也就意味著,若是在外界和太上教對抗,他將無法借助道皇神宮中的氣運之力。
  在這等情況下,唯有提升自身修為,才能保證他可以擁有足夠的力量去對抗太上教。
  沒有遲疑,陳汐開始閉關。
  寂靜而莊肅的神宮中,他孤身一人盤膝而坐,渾身籠罩一股股熾盛神輝,更有一條條氣運大龍在其四周盤繞,映襯得他氣息愈發不凡。
  轟隆隆!
  體內宙宇轟鳴,一顆顆星辰釋放明亮光澤,蒸騰玄金神輝,無窮仙力化作滔滔星河,浩浩蕩蕩奔騰,在宙宇中不斷轟鳴循環,產生出宙宇運轉,周而復始,亙古不滅的氣息來。
  早在返回學院之前,陳汐便已奪得一份亙古獨有的“天之氣運”,煉化了諸多“天道秩序神鏈”,有信心隨時隨刻踏入仙王之境。
  但他一直強自按捺著,遲遲不愿晉級,原因就在于,他要開辟一條圓滿的仙王大道,凝練出曠世罕有的“原始道源”!
  如今,歷經一場大戰,誅殺群王,令陳汐對仙王境的認知愈發深刻,隱隱已觸碰到了補全那一絲“缺憾”的征兆。
  所以他很自信,自己這次閉關,再加上道皇神宮氣運之力的加持,足可以掌控“原始道源”,登臨仙王之境!
  到得那時,便真正可以做到“一腳踏破天地籠,雙眼覷開生死門”的地步,成為這三界中的至高存在。
  而以陳汐對自我的認知,完全很自信到那時,自己便可以無懼任何仙王境存在,足可以碾壓同境界諸般對手!
  ——
  Ps:據說還在上學的童鞋要期末考試了,金魚祝大家順利通過,成績優異不掛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