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505 扶搖而去

這一次,姜太忠等十二位仙王帶領姜氏、萬俟氏、鐘離氏三大上古世家,以及長空、苦寂、道玄、大蠻四大學院等一眾勢力,氣勢洶洶而來,欲要橫掃道皇學院,將其徹底鏟除瓦解。
  不曾想僅僅只是初次交鋒,僅僅只是對付孑然一人的陳汐,就令他們遭受重創,連續折戟四位仙王境存在。
  這等變故,簡直如當頭一棍,令他們渾身發冷,臉色難看無比,感受到一種難言的驚悚和凝重。
  而對那些他們前來的一眾勢力,更是被這一幕驚得亡魂大冒,如墜冰窟,才一個陳汐,都如此棘手和恐怖,這一場戰斗還如何打?
  至此,他們已不復之前的躊躇滿志,猶如被從頭澆了盆冷水,遍體生寒,斗志在一點點的崩潰和消散。
  反觀道皇學院那邊,卻是士氣大振,歡呼聲如驚雷,響徹云霄,無論那些師生,還是木融天等人,臉上皆都寫滿震撼、欣喜、不敢置信。
  陳汐之強悍,同樣出乎他們意料,更讓他們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亢奮和激動,渾身熱血沸騰,直恨不得沖上去和陳汐并肩作戰了。
  ……
  鏘!
  劍箓清吟,若渴望飽飲鮮血的聲音。
  蒼穹上,陳汐再次出動,敵人不死,殺戮不止。
  他已忍耐許久,需要一場絕對勝利來立威,需要用鮮血和死亡告訴全天下人,投靠太上教,必將得到他陳某人鐵血鎮殺!
  同一時間,包括姜太忠在內的八位仙王境都出動,渾身發光,形成一片神圣光幕,籠罩八方,一片璀璨,既是一種防御,也是一種進攻。
  戰斗,不可避免地繼續進行。
  轟!
  這一次,僅僅不足半刻鐘,再次有一位仙王被鎮殺當場,他本抵抗不住陳汐打壓,欲要閃身逃避,卻一舉擒殺掉。
  這已經是喪命在陳汐手中的第五位仙王境存在,所造成的震撼力已不必贅述。
  真正令眾人感到駭然的是,在一眾仙王境皆都施展全力,拼命而戰的情況下,非但沒能扭轉局勢,依舊被陳汐步步逼迫進行打壓,這讓所有人心中都不約而同浮現一個想法——
  在仙王境中,陳汐是否已堪稱無敵,足可以碾壓同境界存在?
  或許,他即便還未抵達這等獨步古今,冠絕群王的一步,只怕也不遠了……
  “走!撤退!”
  驀地,蒼穹上,姜太忠沉聲暴喝,傳音給其他仙王,他很清楚,連續損失五名仙王境存在,已讓他們失去大勢。
  而反觀陳汐則越戰越勇,宛如不可撼動,在這等情況下,已根本無法再扭轉局勢,唯有撤退一路可選。
  其他仙王臉色鐵青,心中雖極為不甘,但卻不得不承認,他們此次的行動,的確要無疾而終了。
  “小輩,下次前來時,必將血債血償!”
  “孽障!任你百般猖獗,面對太上教的意志,爾等也不過螳臂擋車,自取滅亡!等著吧!”
  怨毒而不甘的怒吼聲中,一眾仙王施展挪移之法,就要帶著各自的一眾勢力紛紛撤退。
  “既然來了,何必再走!?”
  陳汐一聲冷哼,猛地身影一閃,剎那間在虛空中游走萬千次,每一步落下,虛空中便浮現出一道若有若無的晦澀神箓圖案。
  轟!
  當他倏然止步,這片天地陡然變幻,一座座宏大神箓從虛空中蒸騰而起,澎湃出無盡符文,遙相呼應,彼此相融,將這一片區域全部覆蓋。
  這里符文若浩瀚星空,符號密布,神秘而晦澀,噴薄一縷縷神性氣息,洶涌起滔天神光!
  這一切,皆都在剎那間完成,化作一片由一座座不同神箓組成的大禁,禁錮時空,令那些仙王還來不及閃避,就被覆蓋其中。
  “該死!”
  “這是神禁!”
  一陣驚呼響徹,那些仙王皆震驚,臉色徹底變幻,不敢擅自亂動,認出這片天地已被一片晦澀而神秘的神性禁制籠罩。
  神禁,就是充斥神性氣息的大陣,可以溝通天地神明之力,一般而言,只有封神層次的無上存在,方才能施展而出,已具備神道威勢。
  但這僅僅只是一般而言,對一些符道造詣登峰造極,擁有“符神”稱號的符陣師而言,憑借一些特殊手段,同樣也可以布下神禁。
  不過擁有“符神”稱號的存在極為罕見,甚至比真正的神明都稀少,原因就在于符道雖是三千大道中最普通常見的,可也是最復雜和晦澀的,能夠在符道上取得“符神”造詣的,萬千個符陣大宗師中,也難尋覓出一個來。
  而如今,陳汐于剎那間布下一座神禁,籠罩天地乾坤,封死所有退路,這也從側面證明,他的符道造詣,已足可以擁有“符神”稱號!
  這出人意料,別說是姜太忠等一眾仙王,就連道皇學院眾人,之前都未曾想過,陳汐竟在符道上擁有了這等超凡造詣。
  其實,他們倒是有些高估陳汐了,他的符道修為誠然已臻至“符神”地步,可若無手中劍箓配合,也是斷然無法在剎那間就布下一座神禁。
  畢竟,他只是仙王境,還未具備神之力,而劍箓則不同,其內坐鎮諸多神箓,以陣法施展而出,則可以借助天地間的神明之力,凝聚成一座真正的神禁來。
  轟隆隆!
  神禁運轉,爆發神輝,交織出一片密集符文圖案,衍化成可怖的力量波動,將這里淹沒。
  這讓姜太忠等仙王驚怒,這神禁力量雖可怖,但短時間內卻奈何不得他們,可如此一來,卻令他們徹底陷入到了各自為戰的境地,無法再像之前那般聯手,這才是最要命的!
  這一刻,他們心神緊繃,眉頭緊蹙,一邊硬撼不斷襲來的神禁力量,一邊尋覓出路,變得更加謹慎小心。
  “諸位莫慌,老夫對符道也頗有心得,最起碼能沖出去!”
  驀地,一位雄峻無比的高大中年沉聲開口,通體鎏金光澤,仙力澎湃,如淵如獄,而他的眼眸開闔間,符文隱現,竟似在推演和破陣。
  對于此,陳汐神色沉靜淡然,渾身沒有一點煙火氣息,并未繼續展開行動,給人以高深莫測之感。
  實則并非是他不愿行動,而是布下此神禁后,已將其體內仙力抽空七七八八,如今正拼盡全力運轉蒼梧幼苗,恢復力量。
  畢竟,這可是神禁,哪怕他能借助劍箓布下,可限制于自身修為并未臻至封神地步,也大感有些吃不消。
  可當看見這些仙王,乃至于他們身后的一眾勢力皆都被困在神禁中時,陳汐感覺這些付出完全物超所值。
  轟!
  神禁中,那高大中年停止推演,猛地邁步,竟要開始破陣,要開辟出一條逃生通道來。
  在其腳下,仙王之力氤氳流淌,金色霞光綻放,鋪成一條路,破除一重重符文,遙遙通往遠處。
  “此禁徒具虛表,不過如此耳!”
  他大笑出聲,大袖翩翩,當前開路,傳音給其他仙王,示意此陣可破,并未如傳聞中那般可怖。
  然而就在此時,忽然,一行密集的符文圖案浮現,在其身前映照,遮蔽阻擋,而后衍化出一道道諸神虛影,鎮殺而至。
  “嗯?不對!”
  他當即色變,危險降臨,讓他提前心生警兆,閃避向一側,一道道攻擊擦肩而過,令其有驚無險閃避而開。
  但卻不可避免遭受到一些上海,一道攻擊擦中其肩頭,血水迸射,深可見骨,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這神禁一直在演變,擁有無極無限之神威!這是神衍山之主伏羲的無極符道傳承之力!”
  此人驚呼,臉色驟變,剎那間毛骨悚然,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慌亂,他對符道頗為造詣,焉能認不出此神禁的傳承,脫胎自神衍山的傳承之力?
  正因如此,他方才深刻清楚,此神禁絕非表面那么簡單,威勢堪稱無極無量,仙王境被困其中,簡直如待宰的牲畜一般!
  聽到這一聲驚呼,其他被困神禁中的一眾仙王心中冰冷,渾身發寒,強大如他們,在這一刻也開始感到不安。
  就宛如墜入龍潭虎穴,尋覓不到生路。
  神禁,可不是說說而已,一旦運轉,便可溝通天地天地神明力量,已具備屠神斬圣之威能,難以阻擋。
  即便他們是仙王存在,在三界中高高在上,可是面對這等神性陣法,也是難擋其殺伐。
  “該死的孽障!竟布下此殺陣,圍困我等!”
  這一刻,姜太忠等仙王清楚,他們已沒了退路,全都嚴陣以待,祭出最強仙寶,守護己身。
  神色,已是鐵青難看到了極致。
  “一群瘋狗的亂吠,當你們投靠太上教助紂為虐的那一刻起,已注定了你們的結局,今日,你們既敢前來冒犯我道皇學院,自當統統鎮殺,否則陳某人又該如何向全天下人交代?”
  陳汐漠然開口,聲音平靜,卻流露出一股睥睨眾生,傲視千古的霸氣。
  這一刻,道皇學院內眾人皆都心潮澎湃,熱血賁張,情不自禁為他們的院長吶喊助威起來。
  ——
  ps:第2更送上,拜求一下月票,金魚繼續去碼第3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