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506 煉星神淵

陳汐聲音落下,令姜太忠等一眾仙王色變,這孽障竟要將他們統統鎮殺?
  而那些跟隨他們身后的一眾勢力,則都心中劇震,尤其是那些實力稍弱之輩,更是被威懾得快要發抖,心膽皆寒。
  “好大的口氣,陳汐你以為太上教會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
  姜太忠深吸一口氣,冷笑不已。
  他已經改變稱呼,不再誣蔑陳汐為孽障,可見這一刻他心境也頗不平靜,對陳汐不經意已流露出一抹忌憚。
  太上教!
  此話一出,場中氣氛頓時一滯。
  是的,無論是姜太忠那些仙王境,還是跟隨他們一起前來的一眾勢力,如今皆已投靠太上教中。
  而他們此次攻打道皇神宮的行動,更是受到了整個仙界的矚目,在這等情況下,太上教豈會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看著這一場行動失敗?
  不會!
  只要稍有點腦子都知道,太上教的真正力量,只怕早已躲藏在暗中,正冷眼旁觀著這一切。
  而這,也正是姜太忠敢如此說話的底氣所在。
  “太上教也只不過是天道養的一條狗,而你們,居然還以投靠一條狗為榮,如此說來,你們連狗都不如了。”
  陳汐開口,神色沉靜而淡然,言辭間毫不掩飾自己的譏諷和不屑,似渾然并不在意來自太上教的威脅。
  姜太忠等人臉色頓時再次難看三分,陳汐不但罵太上教是狗,更罵他們連狗都不如,擱在以往,以他們的至高身份何曾被人如此羞辱過?
  沒有!
  他們可是仙王,更是一方頂尖大勢力的掌控者,雄霸一方,呼風喚雨,走到哪里都受人尊崇和敬畏,誰敢以言辭褻瀆他們的尊嚴?
  “陳汐,你若這樣做,整個道皇學院將會因為你而陪葬,這等后果,你擔當得起嗎!”一位身披道袍的枯瘦青年厲聲大喝,他是一位道玄學院的仙王境老古董。
  “呵呵,你們前來冒犯我道皇學院,如今還敢以此威脅,簡直是可笑!”冷笑聲中,陳汐驀地祭出劍箓,身影一縱,展開了攻殺!
  此刻,他已經將體內消耗的仙力恢復七七八八,配合神禁之力,足可以應對各種情況。
  那些仙王境自不可能坐以待斃,見陳汐殺入神禁,皆都祭出最強仙寶,準備趁機拼殺出一條生路來。
  嗡!
  那名來自道玄學院的道袍枯瘦青年渾身發光,猶如天尊臨世,手中驀地祭出一柄黑色拂塵,強勢沖擊,要破除神禁。
  后天靈寶!
  陳汐眸光一閃,認出這拂塵乃是一件神物,心中也不免暗暗驚訝,這些仙王境老古董的身價果然渾厚得超乎想象。
  轟!
  那一桿拂塵神性氣息蒸騰,宛若拂動一片混沌,磨滅震碎諸多符文禁制,要破陣而出,強勢無匹。
  陳汐一笑,縱身迎了上去,與之對抗。
  唰!
  劍箓破空,古樸暗啞的劍身澎湃起一座座神箓圖案,竟和身前神禁彼此相融,借助了其中了神性力量,令得陳汐威勢猛地拔高一籌。
  他青衫展動,空明而脫俗,更有一種天縱神武之氣,和那枯瘦青年交鋒在一起。
  轟隆隆~~~兩者間,寶物硬撼,手段盡出,一個宛如道門天尊臨世,一個若劍之帝皇巡弋,殺的昏天暗地。
  可以清楚看到,甫一交戰,那枯瘦青年便處于劣勢,完全被陳汐打壓,若非依仗手中神寶,只怕早已被陳汐鎮殺。
  “咄!”
  那枯瘦青年同樣意識到這點,猛地噴出一口精血,大吼出聲,一時間一尊虛無金色法身浮現,化作怒目天尊,手持一方大印,鎮殺而下。
  剎那間,神禁嗡鳴,開始劇烈顫抖,那金色天尊法相偉岸無匹,手中大印烙印神力,擁有著超乎想象的威能。
  “哼!”
  陳汐冷哼,眉眼凌厲,祭出一口缽盂,嗡的一聲,擋住了那天尊法身一擊,而他自身則手持劍箓,若一頭人形鯤鵬般,暴沖而去,持劍劈殺而下。
  轟!
  他一劍斬在那一方大印上,劍意滔滔,時空都扭曲爆碎,而后轟隆一聲,那大印硬生生爆碎。
  旋即,那天尊法身猛地一陣裂縫,喀嚓一聲爆碎炸開,轟震四方。
  所有人都震撼,陳汐太強了,竟以己身之力硬撼一尊天尊法身,并且將其一斬而落,這實在驚人。
  噗!
  那枯瘦青年口中咳血,踉蹌倒退,通體暗淡無比,遭受到了重創。
  “怎么可能,周虛六甲天尊法身秉承神明之力,我更自損萬年本源,竟無法抵擋你這孽障一擊!”
  他怒吼,蒼白臉上透著驚恐,更帶著一種濃濃的震撼和不解。
  唰!
  陳汐沒有開口,迎接那枯瘦青年的是一抹劍氣,繚繞著密集符文,熾盛而絢麗,將其整個人淹沒。
  聲音,戛然而止,一股仙王金血噴涌而出,染遍神禁。
  又一位仙王強者隕落!
  姜太忠等其他仙王雖被困在神禁其他區域,可卻清楚感知到了這一切,這一剎那,他們心中也是涌出一抹悸動寒意,如喪考妣,由內而外感受到一股從未有過的憤怒和驚悚。
  他們沒有遲疑,猶如發狂般,運轉全部手段,要破陣而出。
  嗖!
  對于此,陳汐看也沒看,身影一閃,已沖入其他區域。
  這一刻的他,一旦動手,就絕無回旋余地,一是因為這神禁力量消耗太大,不久就將崩碎,另一方面,也是擔心被太上教截胡,打亂了他的行動。
  嘭!嘭!嘭!
  神禁某一處,一位矮胖赤袍老者正在用手中一柄玄青鐵棍轟砸大陣,神色陰沉而猙獰,嘴中兀自咒罵:“該死,該死,這太上教怎么還不出現,早知如此,老子說什么也不趟這一場渾水……”
  驀地,他身影一滯,心生警惕,霍然抬頭,就看見一抹青衫浮現,正穿梭時空朝自己而來。
  一剎那間,他臉上的肥肉都抖動起來,面色驟變,驚叫道:“陳汐!”
  “看來讓你等久了,實在抱歉,我這就送你上路。”
  陳汐冷冷出聲,縱身而至。
  “你……試試看!”
  赤袍老者怒吼,這一刻,他身體宛若燃燒,化成無窮仙光,以極盡之能,舞動手中玄青鐵棍,欲和陳汐拼個你死我活。
  轟!
  陳汐冷笑,催動神禁之力,禁錮四方時空,而后揮動手中劍箓,橫掃而去,浩瀚煌煌的劍氣噴涌。
  噗!
  赤袍老者顯得更是不堪,任憑他拼命,也難擋神禁之縛,更無法阻擋陳汐那劍箓橫掃之威,頓時被攔腰截斷,尸體分家,鮮血飆射而出。
  這一剎那,那凄厲的慘叫聲宛如殺豬一般,響徹云霄,久久方才消失。
  其他仙王渾身又是一震,心中涌出一抹絕望,這還怎么戰?神禁封鎖八方**,而陳汐又強大無匹,誰堪與之爭鋒?
  “一起動手,和他拼了!”
  “只能如此!”
  神禁中,有兩位仙王匯合在一起,商議之后,皆都做出了要和陳汐殊死一搏的決心,唯有如此,或許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也就在此時,陳汐身影憑空浮現,漠然道:“我早先便說過,你們這等不知廉恥,連狗都不如的東西,不配存活于世,更不配和我玉石俱焚!”
  說話時,陳汐氣貫蒼穹,運轉神禁之力,封困十方,這一刻他肅殺無情,手持劍箓,大開殺戒!
  片刻后。
  “啊……”一名仙王大叫,手中仙寶連同其人被斬為兩半,光雨紛飛,血雨滂沱。
  “你……陳汐,我當年曾和孟星河院長有一段交情,如今已知錯,還請放我一條生路,我發誓自今日起,痛改前非,洗心革面,愿隨你一起征戰太上教,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另一位仙王顫聲開口,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頭,竟出動出聲求饒起來!
  這出乎所有人意料,更讓道皇學院眾人鄙夷無比,一位高高在上的仙王,叱咤風云這么多年,如今竟也被嚇得哀嚎求饒,這的確令人不敢相信。
  陳汐黑發披散,眼眸若冷電一般懾人,神色沉靜而無情緒波動,手持劍箓向前逼迫,自始至終根本未曾動搖一分。
  噗!
  鮮血噴涌,這人都來不及抵擋,就被陳汐一劍封喉,神魂崩碎絞碎,就此斃命,橫尸當場。
  “怎么會這樣!”
  遠處傳來陣陣驚叫,那是跟隨一眾仙王而來的勢力,如今見一個又一個仙王伏誅,令他們也失去庇佑,頓時都顫粟起來,被嚇得面無血色,差點癱軟倒地。
  對面的陳汐如同無情而冷酷的太古魔神般,直至此時,竟一人獨自斬殺了八位仙王存在,震撼人心!
  這可是八位仙王啊,就此一一伏誅!
  這在之前,誰能想象到?
  毫無疑問,此刻的陳汐,因為有神禁之助,已取得了絕對優勢,震懾八方,威勢之盛,甚至可以令人聞風喪膽!
  這一刻,道皇學院內一眾人皆都看呆了,內心中蒸騰著翻滾不休的波動,是激動,是震驚,是亢奮,更是一種自豪!
  這是他們的院長!
  今日,要斬群王以告天下!
  ——
  ps:有一種心塞,叫月票數字一動也不會動,多么痛的領悟……俺先哭一會去,大家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