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508 凝練神箓

從天而降,姜太忠神色猙獰欲要拼命。
  陳汐手持劍箓而至,從一側朝姜太忠劈殺。
  一只白皙修長的大手突兀而至,撕裂神禁,抓住時機要擒殺陳汐。
  這一剎那間,三種不同的動作,上演了一場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戲碼,快的不可思議,又驚險到了極致。
  一切,都似乎將以陳汐被殺而落幕,可就在這十萬火急的時刻,一片青翠欲滴的葉子,憑空飄落,劃出一道玄妙難以言喻的弧線,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擋在了那一只白皙修長的大手之前。
  時間,仿似都在這一剎那變得緩慢,時空猶如定格,一切動作都變得漫長。
  能夠清楚看見,這一天葉子渾圓仿若無暇,青翠欲要滴翠,表面密布著絲絲縷縷的脈絡,渾然天成,瑩瑩發光,彌漫著一股無法言喻的神秘氣息。
  當它甫一出現,那一股籠罩陳汐周身的致命危險氣息,倏然消失無蹤,令其原本緊繃的神經倏然舒緩,眼眸也在這一刻變得驚詫。
  幾乎是同時,那一只破空而至的白皙修長手掌出現一絲凝滯,似察覺到危險般,竟硬生生在半途中停頓,而后猶如觸電一般,猛地抽回!
  可還是晚了一步,那一片青葉猶如長了眼睛,飄飄搖搖,像一片花瓣似的,輕柔地落在了那只大手上……
  轟!
  當青葉和那只修長白皙手掌接觸的那一剎那,一抹翠綠無比的光澤驟然亮起,熾盛刺目,浮現出一片神秘而玄奧的符文圖案,轟隆一聲鎮殺而下。
  剎那間,那只大手如遭雷擊,白皙瑩潤的肌膚上被劈出一道裂縫,深可見骨,迸射出金燦燦的鮮血,染透虛空。
  嘶!
  陳汐倒吸一口涼氣,這一切都清清楚楚發生在他眼前,令得他一眼就認出,剛才那一片青葉上浮現的,赫然是一座晦澀而玄奧的神箓圖案!
  難道,是神衍山的師兄前來了?
  不對啊,如今浩劫席卷三界,神境不存,神衍山上一眾師兄師姐都早已前往末法之域,怎會還有弟子存在?
  陳汐心中有些疑惑。
  “伽羅神芝葉!李扶搖,你居然沒有被抓走!”
  驀地,一聲驚怒大叫傳出,聲音陰柔而沙啞,激蕩天地。
  李扶搖!
  是五師兄!
  陳汐心中一震,驀地想起來,小師姐離央曾說過,神衍山一眾弟子中,唯獨五師兄因為某種原因,從而重修仙王大道,如此算來,李扶搖師兄真有可能還在三界中!
  果然,就在這時,一道清越溫和的聲音:“我如今尚未臻至神境,為何要離開?倒是你尹懷空明明早已晉級神境,卻施展奪傀之術,將境界壓制至仙王境,這可違背了你們奉行的天道之意。”
  說話時,陳汐所布下的這座神禁轟然爆碎,光雨紛飛。
  不過令陳汐心驚的是,他此刻所站立之地,竟不再是道皇學院外,而是來到了一片神秘的世界!
  這里一片黑暗,無垠荒涼,宛如一片沒有星辰的宙宇,空蕩死寂。
  這讓陳汐心中一震,瞬間明白,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著了敵人的“道”,有可能被挪移到了一片秘境,或者是一件奇異的寶物之中!
  像孟星河所擁有的“星羅萬象盤”,其內便自成乾坤,可以在無聲無息之間,將敵人帶入其中。
  旋即陳汐就看見,極遠處的地方,立著一個頭戴斗笠,渾身籠罩在黑袍中的身影,令人看不清其面容。
  此人渾身的氣勢黑暗大淵,所佇足的地方,永夜籠罩,黑云洶洶,充斥無盡劫難氣,遠遠一望,仿似這片世界的主宰般,令人心悸。
  “小師弟,此人便是太上教真傳七門徒排名第一的尹懷空,早在數千年前,便已封神晉級,如今他施展秘法壓制境界,方才呈現出仙王境的修為。”
  耳畔,再次響起那一道清冽溫和的聲音,陳汐抬頭一看,這才看見,旁邊還立著一名青年,正含笑望著自己。
  他高冠古服,儀態儒雅,相貌雖普通,眼眸卻比星辰都燦爛,唇角含笑,周身雖無什么神輝環繞,可就那么隨意立著,就有一股淵渟岳峙,虛靜致空,渺渺冥冥的氣度,仿似就是天塌下來,都無法將其脊梁壓彎一寸般。
  此人,便是神衍山五先生李扶搖!
  “見過五師兄。”
  陳汐拱手,心生一抹暖流,關鍵時刻,依舊是神衍山師兄前來相助自己,這讓他心中也是頗為高興。
  說話時,他也是注意到,在李扶搖身旁死死捆縛,雙目緊閉,也不知是生是死。
  “不必客氣,小師妹臨離開前,早已告之我一切。”
  李扶搖笑得很溫和,令人如沐春風,憑生親近感,擁有著一種極為獨特的魅力。
  “哼,你李扶搖不也如此么?晉級神境之后,偏偏要轉世重修,真是愚蠢,如今想要再進入上古神域,只怕已再無任何希望了。”
  尹懷空開口,身影陰柔而沙啞,渾身黑霧繚繞,映襯得他宛如一尊黑暗中的魔神帝皇,令人心悸。
  “我和你不同,這三界天道視我如逆賊,而你……只不過是一條天道手中牽著的狗,如今你卻壓制境界,不愿前往末法之域,這和背棄天道意志也沒什么區別,這可有些大不敬了。”
  李扶搖徐徐開口,雙手負背,眼眸璀璨無比,遙遙望著遠處的尹懷空,言辭平靜,聲音清越溫和,可話中內容卻是字字如刀,句句誅心。
  “哼,死到臨頭,本座也懶得與你計較,這【暗黑厄域】由十二位仙王本源精血祭煉而出,原本是打算鎮殺道皇學院而用,如今,倒是可以充當你們師兄弟二人的埋骨之地,也算死得其所了。”
  尹懷空冷哼,并無任何動怒,顯得城府極為深。
  此話一出,陳汐心中一震,終于明白,為何之前自己斬殺群王時,太上教遲遲不曾現身,原來,竟是要借自己之手,斬殺群王,而后以他們的本源精血布下這【暗黑厄域】!
  這讓他不禁心寒,完全就推演不出,太上教什么時候布置下這一切,又憑什么認定自己一定可以誅殺這些仙王?
  “小師弟不必憂心,無論你是否能夠斬殺那些仙王,他們的下場必然只有死路一條,太上教可從不會把這些家伙當做自己人了。”
  耳畔,傳來李扶搖溫和清越的聲音,為他解惑。
  “至于這【暗黑厄域】的布置,其實很簡單,那十二位仙王在投靠太上教時,體內已被種下禁制,他們死后,體內本源精血便會觸發這種禁制,從而凝聚出了這【暗黑厄域】罷了,這是太上教慣用的伎倆,并無多少玄虛。”
  得知這一切,陳汐這才明悟,心中不禁有些憐憫姜太忠那些仙王,當初他們投靠太上教時,又可曾想過會有今日?
  轟隆隆!
  驀地,這空曠而死寂的黑暗宙宇中,倏然涌動起風云雷電,衍化作一道道兇神惡煞般的諸神虛影,在天地間浮現。
  “李扶搖!陳汐!本座這就送你們上路!”
  尹懷空冰冷出聲,黑袍擺動,整個人宛如化作魔神霸主,大有掌控天下,判定生死的迫人氣勢。
  聲音還未落下,那漫天兇神惡煞,已呼嘯而至,朝陳汐二人破殺而來,氣勢洶洶,彌漫洶洶災厄氣。
  “尹懷空,忘了告訴你,此次下山前,我已悟得封神法,你若愿意,我可以帶你一起前往末法之域!”
  面對這一切,李扶搖淡然而笑,衣衫獵獵,渾身都涌動出一縷縷晦澀而恐怖的氣息,擴散八方。
  一股無形的風,倏然在李扶搖身邊縈繞而起,化作一片片青翠欲滴的葉子,漫天飄舞。
  嗤嗤!嗤嗤!
  那些葉子中,無不蘊生出一座座神秘而晦澀的神箓圖案,鎮殺八極,竟將那漫天兇神惡煞震碎、絞殺、齏粉一空。
  甚至,這一片黑暗空曠的蒼穹都被撕裂、快要支離破碎!
  一旁的陳汐目睹此幕,心中禁不住驚嘆連連,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可以在仙王境中縱橫無敵,可無論是和那尹懷空相比,還是和五師兄李扶搖相比,他這才發現,自己依舊要差上少許。
  那是對力量的掌控,更是對神境力量的一種求索!
  雖說如今的他,距離這個地步,也僅僅只差一線而已,可僅僅只是一線,差距就已分出,高下立判。
  其實他也清楚,這尹懷空原本就是神境存在,而五師兄更是以神境之軀轉世重修,論及對神道的理解,自要遠遠勝過自己。
  簡而言之,李扶搖和尹懷空已踏足求索神道的路上,而陳汐……就差邁入這個門檻了。
  “神境之力!這怎么可能,三百年前,你才轉世重修,怎可能在如此短時間內再次參悟出神之大道!”
  目睹這一切,尹懷空似有些,始料不及,極為罕見地驚怒出聲,聲音中已帶上一抹無法置信。
  “你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別人做不到,更何況,你尹懷空可沒有任何資格和我李扶搖作對比,這樣對比,也只會讓你的人生更絕望。”
  李扶搖含笑,聲音清越溫和如故,并無任何鏗鏘之色,就像在敘述一個再尋常不過的事實。
  可正是這種態度,卻是刺激得尹懷空渾身黑霧洶涌,似陷入到了震怒中。
  ——
  ps:說實話,李扶搖這名字是俺頗為喜歡的,性格也是俺頗為喜歡的,若非早用了,都恨不得用到下本書充當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