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509 煉化星辰

尹懷空頭戴一頂斗笠,黑袍著身,令人看不清面容,更無法令人看清其情緒變化。
  但這一刻,陳汐卻分明察覺到,對方氣息驟然洶涌暴戾起來,明顯是被五師兄李扶搖的話刺激到,令其心生慍怒。
  這讓陳汐心中不禁感慨,神衍山這些師兄師姐們,果然一個比一個驕傲!
  “領悟封神之法又如何,別忘了,你現在依舊是仙王!只要是仙王,便注定將埋骨此地!”
  大喝聲中,尹懷空再次發動攻擊,掌控暗黑厄域,衍化出種種兇神惡煞、災厄異象,聲勢愈發駭人可怖。
  “封神境于我,只不過一步之距而已。”
  李扶搖輕笑,驀地朝前跨出一步,簡簡單單一個動作,卻令他周身氣勢驟然一變,彌漫出一股浩瀚無比的神性氣息!
  甚至能夠隱約看見,一縷縷神焰在其周身縈繞,每一縷神焰中,都仿似坐鎮著一位神明,莊重肅穆,至高無上。
  他竟是在一步之間,封神證道!
  “一步封神!該死,李扶搖你這個瘋,你這么做,難道不怕末法之域現在就將你拘囿帶走!?”
  目睹這一幕,尹懷空徹底震怒,似不敢置信,有些措手不及。
  陳汐心中也是一驚,萬沒想到,李扶搖竟在此時此刻選擇了破境晉級,踏足封神之境界,并且還如此輕松隨意,仿似只要他愿意,隨時隨地都能封神一般!
  這可就恐怖了!
  但旋即,陳汐心中就是一沉,正是那尹懷空所言,一旦封神證道,五師兄李扶搖豈不是立刻就會被那天道秩序神鏈察覺,繼而將其拘囿帶入末法之域?
  對于這一切,李扶搖卻像渾然不覺,他灑然一笑,比星辰還璀璨的眼眸中涌現出一縷縷氤氳神光,右手輕輕一揮袖袍。
  轟隆!
  輕描淡寫一個動作,卻噴薄出萬千片青翠欲滴的葉,彌漫神輝,衍化無窮神箓,鎮殺而去。
  一剎那間,伴隨著一陣恐怖的爆碎音,那無窮兇神惡煞、災厄異象統統都被碾碎,那天地蒼穹,無垠宙宇,也是在這一刻支離破碎,轟然傾塌!
  一擊之威,竟將這“暗黑厄域”打破!
  幾乎是同時,李扶搖猛地一踏步,縱身上前,伸出右臂,劃出一道羚羊掛角般的弧,手掌徑直朝尹懷空籠罩而去。
  “道友,跟我一起去末法之域吧!”
  “不——!”
  尹懷空驚怒,渾身轟然暴涌出一股恐怖的力量波動,居然就在這剎那間,憑空消失不見,硬生生避開了李扶搖一擊。
  哧啦!
  不過就在他閃避的瞬間,卻是被李扶搖掌力抓住,撕掉其右臂,迸濺出一股金燦燦的血漿,染透虛空。
  這一切,皆都在萬分之一剎那完成,快得令陳汐都來不及反應,心中禁不住又是一陣震動。
  旋即,天地搖晃,乾坤易變,眼前景象陡然一換,他們已再次出現在道皇院之前。
  ……
  殘陽如血,紅霞染空。
  道皇院外一片廢墟,滿目瘡痍,偌大的斗玄仙城,如今早已被夷為平地,化作死絕廢墟,觸目驚心。
  場中,卻是再無一個敵人的身影,同樣,也沒有了那尹懷空的蹤跡。
  “可惜了,還是被他逃過一死。”
  李扶搖輕嘆,手掌發力,嘭的一聲將那一只從尹懷空身上撕下的斷臂齏粉,消弭不見。
  陳汐卻顧不得關注這些,擔憂道:“五師兄,你晉級神境,只怕……”
  說著,他望了望蒼穹,那諸天之上,蒼穹門戶矗立,附近纏繞著一道道天道秩序神鏈,宛如懸在眾人頭頂的一柄利劍。
  李扶搖笑了笑,道:“不必擔心,我早就在等待這一天,我若再不前往,大師兄他們只怕會在末法之域中呆得不耐煩。”
  陳汐怔然,這才剛和五師兄見面,馬上就要分離,心中自有些不舍。
  “院長!”
  “院長出現了!”
  “院長他沒死!”
  這時候,一陣滔天歡呼聲響徹,道皇院內,當一眾師生看見陳汐的身影浮現,皆都驚喜出聲。
  之前,陳汐被帶入暗黑厄域中時,他們皆都不明白發生了何事,甚至不知道陳汐去了哪里,還以為他遭遇不測,心中皆都擔憂不已。
  如今見他安然無恙,自然是皆大歡喜。
  見此,陳汐不由微微有些詫異,那上教勢力居然沒有趁剛才的時機強攻院,這可有些不正常。
  要知道,剛才就連他和五師兄李扶搖都被困在暗黑厄域中,無法脫身,而那時候若上教趁機攻打院,后果絕對不堪設想了。
  陳汐正打算問詢,就見身旁的李扶搖忽然微微一笑,目光望向遠處,道:“小師弟,你看誰來了。”
  聞言,陳汐微微一怔,目光順著望了過去。
  一名身影卓然,眉眼溫順,神態謙和的年輕人,一步步從遠處的虛空中走出。
  他儀態悠然,就像一個進京趕考的儒雅秀才,手中還拿著一柄長尺,寬寸,通體黑漆漆的戒尺。
  可當他甫一出現,卻有一股宏大的儒道氣息彌漫而開,給人以剛正不阿的凜然感覺,仿似是一位要重塑世間秩序,還天下朗朗乾坤的圣王一般。
  “邱玄書!?”
  陳汐詫異,認出那人,竟是在人間界玄寰域中有過一面之緣的邱玄書。
  “見過五師叔,見過小師叔。”
  邱玄書上前,稽行禮。
  陳汐頓時一怔,就聽旁邊的李扶搖笑道:“他是四師兄老窮酸的弟,以前在玄寰域不可知之地青麓院修行,后來被四師兄帶回了宗門之中,一直在山上修行。”
  陳汐這才恍然,心道:“當年和這家伙相見時,誰能想到他竟會成了自己的師侄……”
  尤為令他詫異的是,邱玄書如今竟已晉級仙王,觀其氣息,浩然如海,無垠無量,竟似比自己也不差多少。
  道皇院內,不少人皆都一頭霧水,沒有認出李扶搖和邱玄書的身份。
  “那兩位是誰?氣息好強大,遠遠一望,就讓人生不起任何抵抗的念頭,感覺自己如同螻蟻一般。”
  一位龍界的大人物驚疑不定。
  “是神衍山傳人,若我沒猜錯,那位應該是五仙山李扶搖,以草木紋理證道,悟出了造化自然中的符道妙諦,修為深不可測。”
  周知禮低聲傳音給眾人,帶著一抹震撼和敬畏,“至于另外一人,不出意料,也應該是神衍山之人才對。”
  其他人聞言,心中也禁不住狠狠一震,這才幡然想起,陳汐院長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神衍山傳人!
  一時之間,全場寂靜,看向陳汐他們人的目光皆都流露出一抹敬畏,神衍山,那可是大至高道統中最為神秘的一方圣地!
  ……
  噗通!噗通!
  跟陳汐和李扶搖見禮以后,邱玄書便袖袍一揮,地上頓時滾落出顆血淋淋的人頭來,一個個怒目圓睜,透著一抹不甘。
  陳汐眼眸一瞇:“這是?”
  “上教中排名第六、第九、第十二的真傳弟,之前五師叔帶我前來,見他們欲要趁機攻打院,我便將他們攔了下來。”
  邱玄書謙遜開口道,“這也多虧了五師叔指點,否則以我的能耐,也差點被他們的隱匿之法給蒙蔽過去了。”
  陳汐這才明白,之前為何上教不趁機攻打道皇院了,原來是五師兄李扶搖早已安排了一切,然后由邱玄書代為行動了。
  陳汐連忙致謝,這一次若非李扶搖和邱玄書及時趕來,這一場戰斗注定不會這么輕松落下帷幕了。
  而道皇院眾人聽得,那上教位仙王境真傳弟,居然被邱玄書一人斬殺,心中也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這神衍山出來的傳人,果然一個比一個逆天啊!
  “小師弟莫要再客氣。”李扶搖笑了笑,便即把目光望向邱玄書,道,“怎么只是個級?”
  “原本是有十一人,可就在我斬殺此人之后,他們也不知出于何故,突然撤離,令得我也未能將他們及時攔住。”邱玄書歉然開口。
  “這應該是尹懷空的主意。”
  李扶搖沉吟道,“這并不怪你,更何況,單憑你一人之力,也沒辦法將他們全部留下,再斗下去,反而會令你陷入危險中。”
  說到這,他忽然抬頭,望了望蒼穹上,臉上泛起一抹無奈之色,搖頭道:“小師弟,我不得不走了。”
  陳汐一怔,眼眸望向蒼穹,果然就看見,在那蒼穹門戶附近,一條條天道秩序神鏈似察覺到什么,開始從沉寂中蘇醒,變得蠢蠢欲動。
  “五師兄。”
  陳汐心中一震,有些不舍。
  “時間不多,我將一切都記錄在這塊玉簡中,無論是對付上教,還是前往末法之域,皆可以用得上。”
  李扶搖拍了拍陳汐肩膀,就笑了笑,猛地身影一閃,已縱身挪移向諸天之上。
  “小師弟,玄書師侄,保重!”
  蒼穹上,傳來李扶搖灑然溫和的笑聲,然而在眾人視野中,他那身影驟然化作一抹神光,倏然沖入那蒼穹門戶中。
  轟隆隆!
  那蒼穹門戶四周的天道秩序神鏈被驚動,不過還不等它們行動,李扶搖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