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510 半神之境

李扶搖破空而去,邱玄書則留了下來,協助陳汐坐鎮道皇學院。
  這一場浩大的戰役,至此落幕。
  此戰,來自鐘離氏、姜氏、萬俟氏三大上古世家和長空、苦寂、大荒、道玄四大學院的十二位仙王全部伏誅,弟子族人全部覆滅,無一逃脫。
  除此之外,太上教真傳大弟子尹懷空被斬一臂,六弟子、弟子、九弟子被斬,其余八位弟子逃避潰散!
  這一則消息甫一擴散,頓時在仙界掀起一場軒然大波,轟動天下,新院長陳汐如此強勢一舉掃平太上教侵襲,讓每一位修道者都震撼不已。
  自打這一場席卷三界的浩劫降臨,太上教趁機而至,染指天下,勢如破竹般連連攻克仙界各大勢力,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而這一戰,還是太上教第一次失利,且遭受到了極大重創!
  一下子損失十余名仙王存在,就是擱在仙界無垠歲月中,這樣的損失都堪稱曠世罕見,前所未有。
  由于這一戰發生在黃昏傍晚時刻,于是也被稱作了“血色黃昏”,在三界的歷史長河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而陳汐的威望,也經此一役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令諸天萬界修道者黯然失色,超出尋常仙王所具備的威勢。
  ……
  道皇神宮內。
  陳汐盤膝而坐,正在凝神翻閱五師兄李扶搖所留下的玉簡。
  “浩劫之下,神境不存,如今的太上教中,值得忌憚之輩唯有三人,真傳大弟子尹懷空,教宗祭祀長老孔昭,陀空道人……”
  玉簡中第一段內容,便讓陳汐心中一凜,這才清楚,這太上教為了徹底掌控三界,竟讓三位封神境存在,施展某種秘法,將境界壓制到了仙王層次,故而避開了天道秩序神鏈的查探,方才沒有被帶入末法之域中。
  “這太上教身為天道手中的一條狗,如今卻膽敢違背天道意志,也算一條頗有野心的看門狗了。”
  陳汐沉吟片刻,繼續看下去。
  “此三人雖早已封神,然而境界被秘法壓制,以師弟你如今的能耐,足可以硬撼任意一人,可若想徹底斬殺他們,卻尚不夠。一旦對方拼命,甚至會對師弟你不利,故而想要對付他們,則需另尋他法……”
  看到這,陳汐眉頭驀地緊皺起來,心中不免有些沉重。
  他很清楚五師兄這句話中的含義,對方被壓制境界,以自己之力足可以對付他們任意一人,但若想殺死他們,則根本不可能。
  原因也很簡單,對方一旦拼命,必然會解除秘法,恢復封神境修為,那時候,自己斷然不可能是其對手了。
  哪怕他們恢復神境修為,最終不可避免會被帶入末法之域中,可只要除掉自己,可以說已經為太上教掃平障礙,到那時仙界中還有誰能抵擋太上教侵襲?
  “五師兄既然如此說,只怕早已想到了對付他們的法門……”
  陳汐深吸一口氣,繼續看下去,果然如他所料那般,李扶搖針對這種情況,已準備了一些手段。
  不過這種手段,卻令陳汐微微一怔,動容不已,“神衍山、觀星臺,煉星神淵?”
  也不怪陳汐動容,按李扶搖所留玉簡中所說,神衍山之中,有一修道秘境,名觀星臺,乃神衍山之主伏羲當年悟道之地,坐在其上修行,可徹底掌控無極神箓之力。
  除此之外,位于觀星臺一側,尚有一磨礪修為之地,名為煉星神淵,仙王境層次在其中磨練,對實力提升有著不可思議的作用。
  當年,神衍山一眾弟子中,大先生巫雪禪,二先生寂道人,三先生鐵云海等人,皆都曾在煉星神淵淬煉實力,就已具備硬撼神明的力量!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神衍山弟子早在仙王境時,就可以跨境而戰,抗衡封神境存在!
  這才是令陳汐動容的真正原因,要知道,神明早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號稱無上存在,實力之強,簡直無法想象。
  這些年,陳汐也不止一次目睹過神境存在的戰斗,極為清楚,想要以仙王之力去對抗神明是何等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
  如果說仙王是高高在上的主宰,那么神明就是主宰之上的帝王,滅殺仙王境如捏死螻蟻般,易如反掌。
  可按照五師兄李扶搖所言,神衍山一眾弟子早在仙王境時,就通過煉星神淵的磨礪,具備了硬撼神境之力,可想而知這給陳汐帶來了何等強大的震撼。
  “果然,自己這些師兄師姐如此驕傲也是有原因的,簡直就是一群絕世妖孽般的存在啊!”
  陳汐咂舌,感慨不已。
  他也不想想自己,早在半步仙王境時,同樣跨境而戰,力殺仙王,何嘗也不是一個逆天妖孽?
  甚至,他比神衍山那些弟子還要妖孽三分,那些弟子只是以仙王境之力,硬撼神明,而無法將其斬殺。
  而他則不同,非但做到了跨境而戰,且還將對手給斬殺了!
  陳汐自己也同樣意識到了這一點,按照五師兄李扶搖的說法,觀星臺和煉星神淵相輔相成,一個有利于修行,一個有利于磨礪實力,只要將其中一切吃透,便足可以硬撼神境存在,但這并不代表就可以斬殺神明了。
  “只要能夠立足不敗之地,便足夠了。”
  陳汐沉吟片刻,終于明白了五師兄李扶搖的用心,是的,只要擁有能夠對抗神境存在的力量,便可以在和太上教真傳大弟子尹懷空、以及那兩位教宗祭祀長老的對戰中,立于不敗之地。
  而到那時,他們的神境氣息泄露,時間一長,注定會被諸天之上的末法之域察覺,從而降下天道秩序神鏈,將他們拘囿帶走!
  五師兄李扶搖就是最好的例子,為了破除暗黑厄域,他一步封神,雖成功擊退尹懷空,但最終卻不得不離開,前往末法之域。
  想通這一切,陳汐豁然開朗,心中那一絲沉重也是一掃而空。
  他繼續去翻閱玉簡,卻發現,其中所記載的內容已不同,乃是前往末法之域的一些奧妙,暫時對他無用。
  “罷了,等處理好學院中的一切事務,便讓邱玄書坐鎮學院,而我則前往神衍山走一遭……”
  陳汐收起玉簡,深吸一口氣,做出決定。
  ……
  一連數日,道皇學院中都非常寧靜。
  當然,外界卻是沸沸騰騰,天下局勢大變,一片嘈雜,這一切都來自那一場“血色黃昏”之戰的影響。
  有心人發現,這一戰之后,太上教再無任何舉動,似已蟄伏起來。
  但所有人都清楚,遭受如此慘重的損失,太上教必然不會甘心,或許他們正在蓄勢,欲要再尋覓時機卷頭重來,一舉端掉道皇學院。
  對于此,陳汐卻并不關注,他這些天一直在忙碌,和邱玄書一起,耗費大精力,重新將學院中各處禁制布置了一遍,威力比之以往起碼提升了一倍。
  在這等情況下,哪怕是仙王境來犯,若不拼盡全力,也根本無法撼動學院大陣絲毫。
  這一天,陳汐剛剛將學院中最后一重禁制祭煉完畢,王道廬、周知禮、軒轅破軍等人便聯袂來訪。
  “發生了何事?”陳汐問道。
  “院長,這些天,前來投奔咱們學院的勢力太多,經過層層篩選,并無發現任何和太上教有所瓜葛的勢力,不過……”
  王道廬開口,表明來意,“不過這些勢力人數太多,如今咱們學院內所擁有的福地和洞府,已安置不下這么多人了。”
  陳汐倒也清楚,隨著那一戰自己取得勝利,令得仙界中那些原本觀望的勢力中,不少都已放棄顧慮,前來投奔到自己的陣營中。
  “那就由我們學院出力,重修斗玄仙城,將他們都安置在城中。”陳汐略一沉吟,便做出決定。
  “這……似乎有些不妥吧?”王道廬猶豫道。
  陳汐冷笑道:“當初讓他們和咱們合作,他們卻擔心遭受太上教清洗,不愿前來,如今見咱們取勝,就一窩蜂趕來投奔,像這等墻頭草勢力,我能夠接納他們便已經算仁慈,若在不知好歹,便讓他們去投奔太上教去吧!”
  王道廬等人面面相覷,最終應承了下來。
  “對了,好好安置四圣仙城中的梁氏、古氏、羅氏三大家族,他們當年于我有恩,怠慢不得。”
  忽然,陳汐想起一件事,腦海中浮現出梁冰那修長的倩影,心中禁不住一嘆,這些年實在太忙,以至于不經意間就忽略了往昔不少友人。
  像至今未曾謀面的妻子卿秀衣,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個心結,這些年更是時常因此而慚愧,若非知道女媧道宮所在的五蘊世界,早在浩劫爆發之時就被關閉,消失三界中,他早就前往去接回卿秀衣了。
  像甄流晴、周四、木奎、殤、皇甫清影、凌魚、趙清河、梵云嵐……這些往昔友人如今都下落不知,陳汐每每想起此事,心中總不免會惆悵慚愧。
  可惜,他身上的事情太重,如今更有太上教這個大敵未平,令他也根本分不出精力去顧及這些事情了。
  聽見陳汐吩咐,王道廬等人連忙領命,不敢怠慢,心中卻是頗為感慨,這梁氏、羅氏、古氏三大家族倒是好運,竟在當年有恩于院長,有了院長照拂,以后這仙界之中,必當有他們一席之地,無人敢冒犯他們了!
  當然,前提是先把太上教鏟除了……
  “我打算這兩天便前往神衍山一趟,有可能會閉關一段時間,待離開后,學院中的一切便由你幫我把控了。”
  返回道皇神宮之后,陳汐把邱玄書找來,說出了自己的計劃,“一定要注意太上教動靜,一有風吹草動,便第一時間通知于我。”
  “小師叔放心,我會處理好一切。”
  邱玄書拱手答應。
  陳汐點頭,邱玄書如今的實力僅僅比自己稍差一絲,由他坐鎮學院,只要不是尹懷空這等級數的存在來犯,完全不必擔憂什么。
  更何況,如今的學院中還有十余個仙王坐鎮,上次滅殺一眾仙王之后,更是讓陳汐獲得了大量戰利品,其中還有不少后天靈寶,皆都一一被陳汐賞賜給了這些仙王使用。
  在這等情況下,除非太上教傾巢出動,否則斷然無法給學院造成什么嚴重創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