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511 紫裳少女

一天后。
  道皇神宮。
  嗡~~
  一塊彌漫著清冽星輝的玉牒浮現,這是小師姐離央所留下的“星靈玉牒”,祭出此物,便可以抵達神衍山宗門所在區域。
  僅僅剎那間,一道仿似由星輝凝聚而成的虛空門戶,浮現身前。
  陳汐深吸一口氣,神色平靜,一步跨入其中,剎那間便消失不見。
  ……
  一片無垠宙宇中,億萬星辰沿著固定軌跡,在其中循環往復,亙古長存,散發著永恒無量的氣息。
  在那宙宇極深處,有著一座橫亙無數星斗之間的神山,常年沐浴在浩瀚無垠的璀璨星光中,神秘而瑰麗。
  這便是神衍山!
  三界中最為神秘的至高道統所在地。
  一眼望去,整座神衍山,群山如劍,直插寰宇,無數條萬丈銀河瀑布,從蒼穹之上傾瀉而下,那皆都是純粹無比的星辰之力,化作銀河傾瀉,仿若無數條銀光玉龍般,熾盛奪目。
  嗡~~
  一道虛空門戶倏然浮現,陳汐那峻拔的身影從中走出,一眼就看見了這樣一幕。
  這還是他成為神衍山親傳弟子之后,第一次踏足宗門所在地,看著眼前這一切壯闊景象,也是感慨不已。
  宙宇星辰仿若近在咫尺,顆顆如斗,散發出柔和明媚的光澤,照亮整個世界。
  沐浴著清冽的星輝,陳汐踏步朝神山之上行去,一步跨出,虛空成寸,一座座山河從眼前呼嘯而過。
  一路上,處處可見老松盤虬,仙草搖曳,顯現出太古蠻荒的氣息。
  很快,陳汐佇足,一座書卷似的大山映現在他的視野中,那山峰筆直通天,形如戒尺,堆積了無數的典籍,有竹簡、玉帛、龜甲、玉簡……琳瑯滿目,浩如煙海,簡直就是真正的書山。
  見此,陳汐腦海中驀地浮現出四師兄老窮酸的身影,想起他在浩劫之下施展的那驚世一劍,斬三位太上教神將,斬天道命輪,斬太上誅神陣!
  “儒道劍旨……這也是一部劍道典籍么?”
  陳汐還記得,四師兄那一劍名為“儒道劍旨”,給他留下了深刻無比的印象。
  一邊想著,他一邊縱身來到那書山之上,一路隨心瀏覽,看見了一部部古意盎然的典籍,有神魔秘文,有金縷銘文篆刻的玉帛,有彌漫佛光的手抄經文,有晦澀奇異的龜甲圖紋……
  以陳汐如今的閱歷,也看得眼花繚亂,心中連連驚嘆,這些典籍任何一部流落外界,只怕都會被無數修道者搶破腦袋,而如今,卻就這樣被隨意地堆放在山中,令陳汐都不免生出一股暴殄天物的感覺。
  當然,其中許多典籍珍稀歸珍稀,對如今的他而言,已沒多少助益作用。
  一路前行,直至來到書山最深處,陳汐看見了一方青石案牘,案牘上,孤零零擺放著一部泛黃書卷。
  還未靠近,就有一股凌厲肅殺之極的劍意,從那泛黃書卷中彌漫而出,浩浩蕩蕩,莊肅凜然,似要斬盡天下魑魅魍魎一般,極為懾人。
  儒道劍旨!
  陳汐一眼就看到,那泛黃書卷上,赫然寫著四個古樸蒼勁的篆字,每一道筆畫都猶如一柄絕世鋒芒,烙印著一股恐怖的劍意波動。
  若換做尋常人在此,只怕還未靠近,就被這一抹劍意斬殺齏粉了!
  甚至陳汐懷疑,半步仙王在此,只怕都無法接近這一部典籍了,因為其上充斥的劍意太過懾人,已超出“劍神”境范疇,擁有了一股神之帝皇般的氣勢!
  劍神之上,便為劍皇!
  此“皇”,乃統馭之意,乃劍道唯一主宰之意,臻至此境,劍道已達到一種驚世駭俗,超乎想象的地步。
  自古至今,也只有通照萬古,不朽而長存的神明,方才有機會掌握這等力量,原因只有一個,難!
  無法想象的難!
  自混沌開辟至今,能夠擁有“劍皇”稱號的存在,掰著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堪稱是鳳毛麟角。
  且這些臻至“劍皇”地步的存在,無一不是封神境以上的存在!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封神境以上,根本沒有出現過一個臻至“劍皇”地步的強者了!
  由此便可以知道,想要抵達這等境界,該有何等困難,即便是封神境中,也只寥寥一小撮人才能參悟掌控。
  其實不止是劍道,像符道、刀道、箭道……等等這一類大道,想要臻至“皇”的境界,皆都困難無比。
  像陳汐修行至今,也僅僅見過一位“劍皇”,還是不滅王冢中的“太古劍尊者”,早已死去不知多少歲月了。
  而此刻,當看見這“儒道劍旨”中所釋放的劍意時,陳汐頓時就判斷出,四師兄老窮酸只怕早已掌握了“劍皇”境的威能!
  否則,他也斷然無法在當時施展一劍,就斬殺太上教三位神將,破滅天道命輪,更是連太上誅神陣都被一劍破開。
  “我已臻至劍神圓滿境多年,遲遲無法突破,或許可以從這儒道劍旨中尋覓出一絲晉級契機了……”
  陳汐沉吟,抬手就將這一卷泛黃書卷收起,打算抽空好好參詳一番。
  做完這一切,陳汐又抬眼看了看四周,袖袍一揮,釋放出億萬仙霞,將整座書山都籠罩。
  嘩啦啦~~
  一部部典籍飛起來,被陳汐一股腦給收走,很快一座堆積無數典籍的書山,頓時變得光禿禿。
  四師兄老窮酸臨走前,可是曾跟陳汐囑咐過,他還有許多典籍擱置在山門中,讓陳汐妥善保管,以免湮滅在這一場浩劫之中。
  對于此,陳汐自不會客氣了,先收走再說,由自己保管,總比隨意地堆放在這里強。
  做完這一切,陳汐不再停留,繼續朝山門深處行去。
  一路上,陳汐見到了三師兄鐵云海曾棲居修行的“骨山”,那是一座堆滿了各種妖獸、異獸、神獸本命骨的山峰。
  見到了五師兄李扶搖所在的“花葉山”,顧名思義,那座山上長滿了各種烙印著神秘紋理的花和葉。
  見到了未曾謀面六師兄蒼圖所在的“音潮峰”。
  七師姐谷梁琴所在的“云光峰”。
  八師兄白染凝所在的“靈感峰”。
  ……等等等等,每一座山峰,都代表著每一位師兄師姐所求索的一種不同的大道軌跡,但殊途同歸,他們從中皆都踏足到了符道上。
  就好比陳汐,以劍行天下,最終所踏足的同樣是符道。
  在這個過程中,陳汐也毫不客氣,看見什么就帶走什么,短短半天下來,他身上已多出無數的典籍、妖獸本命骨、烙印道紋的花葉、充盈著各種音律的奇物……。
  這些皆都是師兄師姐們留下,如今他們都已前往末法之域,有可能再無法返回,陳汐自不會看著他們的心血就如此堆放在山門中,那和明珠蒙塵也沒什么區別。
  ……
  最終,陳汐來到了一座尋尋常常的小山峰上,山頂只有孤零零一座草屋,草屋前是一塊青石。
  這塊青石斑駁暗啞,烙印歲月的痕跡,除此之外,并無任何出奇之處。
  但陳汐卻是一眼就認出,這塊青石便是“觀星臺”,也就是當年神衍山之主伏羲參悟大道時所盤踞修行之地。
  這塊青石的確很普通,可因為伏羲曾在此悟道,于是就變得不再普通。
  “按照五師兄所說,觀星臺之側,便是煉星神淵,可此地又究竟在哪里?”陳汐目光從青石上移開,掃視其他地方。
  卻發現,這座山峰四周,根本沒有什么惹眼的地方,也并無什么禁制波動。
  “那煉星神淵該不會就在這草屋內吧?”
  半響后,陳汐把目光望向了青石后方的那一座草屋,約莫九丈高,由松木支撐而起,屋頂似常年無人打掃,生滿了野草,在風中搖曳不休。
  草屋門扉緊閉,但并沒有落鎖。
  陳汐想了想,便走上前,深吸一口氣,伸手推門。
  可就在此時,一道虛影倏然從那門扉上浮現,令得陳汐心中一驚,猛地閃身后退,警惕不已。
  這一道虛影身材頎長,雙手負背,一頭如雪白發披散于肩,露出一張清奇拙古的面容,一對眼眸開闔間,仿似有無數星辰在其中幻滅、翻滾、蒸騰,映現出一幕宙宇更迭、萬物生滅的宏大景象。
  僅僅和對方目光交接的那一剎那,陳汐感覺靈魂都一陣悸動,仿似渾身上下所有秘密都被窺伺得一干二凈。
  但很快,那虛影的眼睛就恢復平靜,再無任何波動,宛如一泓古井,幽邃靜謐,令人不由自主就心生清寧平和之意。
  這讓陳汐不由震驚,萬沒想到,僅僅只是一道目光,就能讓自己心神被攝,完全無法反抗,這該又多恐怖的修為才能辦到?
  “小師弟,你終于來了。”
  驀地,那人清奇拙古的面容上浮現出一抹笑容,伴隨這個笑容,一剎那間,整個天地都似乎變得祥和,一切都顯得如此井然有序。
  陳汐怔然,連忙行禮:“敢問師兄是?”
  “巫雪禪。”
  虛影開口,聲音溫煦平靜。
  可落入陳汐耳中,卻不亞于一聲驚雷,震得他心神一陣搖曳,大師兄巫雪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