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51 恪心峰


  第三更!拜求收藏!
  ——
  嗖!
  一道流光眨眼消失在天空,遁入那莽莽流云山脈中。
  陳汐只感覺轟隆之間,一股氣流包裹了過來,四外茫茫,眼前的景色都扭曲成一道道漣漪,還沒反應過來時,便即出現在了一座山峰之上。
  “這難道就是空間挪移之術?”陳汐目光一掃四周群峰,不由大吃一驚,竟然已經到了流云劍宗的山門內!要知道,從浮屠試練塔附近到流云山脈足足有萬里之遙,這才只過去了幾個呼吸,就飛躍了近三萬里之地?
  空間挪移之術又叫瞬移,是只有破劫地仙境的大修士才能掌握的法訣,修煉到極致,一步邁出,就橫跨出千里之地,極為厲害。
  之所以破劫地仙能夠施展,便是因為地仙境修士歷經天劫之后,體內的真元便會逐漸朝仙力轉化,也只有仙力,才能驅動如此厲害的法訣。
  “老弟,你看我為你挑選的山峰如何?”北衡一指下邊的山峰,笑吟吟道。
  “北衡大哥待我不薄,此山峰之清峻已經出乎我的想象了。”陳汐抬眼一望,就看見此峰通體清幽,氣勢如劍,直插云霄,山峰上修建了五座宮殿,金碧輝煌,亭臺樓閣,茂林修竹,處處嶄新。
  “這在世俗之中,要在這山峰中修建起這樣的宮殿,只怕要數萬人,做幾十年苦力,而在仙道門派,區區幾個月就建起來了。”陳汐感慨道。
  “這便是修士的手段,移山填海,摘星奪月,化腐朽為神奇,擁有著種種超乎凡夫俗子想象的通天本領,也正因如此,世人才會如此執著于求仙問道,渴望著一步登天,青云直上。”北衡笑道。說話時,兩人已落到了山峰最高處的宮殿之前。
  頓時,有許多年輕弟子迎了出來,躬身行禮,“參見太上師祖,參見陳汐太上師叔祖。”
  這些都是流云劍宗的內門弟子,比不得真傳弟子,但又比外門弟子高出一籌,個個都在先天境修為,厲害的已進階紫府之境了。
  北衡安排他們來,便是服侍陳汐日常起居的,畢竟偌大的山峰上,宮殿座座,藥田、煉器室、煉丹室、都需要有人來打理,有了這些內門弟子打雜做這些事情,陳汐只需安心修煉就行了,而不會被一些瑣屑事情浪費掉時間。
  看見這么多人向自己行大禮,其中有幾個甚至比自己年齡都大,陳汐感慨之余,就想掏出點禮物送人,但一想自己儲物戒指內的兩個小吃貨早把各種法寶吃得一干二凈,而那些從浮屠試練塔內搜刮到的儲物袋還沒有清點,頓時不知道該送什么了,不由眉頭一皺,心中有幾分尷尬。
  北衡人老成精,豈會看不出陳汐心中所想,袖袍一揮,每個弟子都給了一瓶夯實道基所用的筑基丹,“爾等好好服侍我這兄弟,以后還有天大的好處等著你們,就看你們的表現了。”
  “弟子謹記太上師祖教誨!”這些弟子皆是神色一喜,躬身行禮道。
  “老弟,你看看這座山峰,還缺少些什么?”北衡揮揮手,這些弟子都散去,和陳汐進入了最大的宮殿中。
  “已經足夠了,我一心修煉,于外物卻不甚看重,北衡大哥的安排,已經令我受寵若驚。”陳汐笑道。他的確說的真心話,修煉一途,追尋的是登臨大道,與天地同壽,與天地共逍遙,與此相比,其他的一切都是過眼云煙,不值一曬。
  “妙哉,老弟由此心性,成就大道也是早晚的問題。”北衡哈哈大笑道,“對了,此峰日后便是你潛修悟道之地,你還是給此峰起個名字吧。”
  “名字?”陳汐想了想,驀地想起季禺和伏羲前輩同樣說過的一句話“上體天道,恪守本心”,當即道:“就叫恪心峰吧。”
  “恪心?恪守本心?好名字!”北衡似是對此極有感觸,慨然道:“天道渺渺,變幻莫測,我輩修士一心向道,卻是路途坎坷,遍地荊棘魔障,多少人因為迷失道心,最終身隕道消?太多了,實在太多了……”
  又閑聊了一陣,北衡告辭離開。
  陳汐打量了一遍自己的住處、靜室、煉器室、煉丹室、藥田、靈獸宮……便即回到主殿,把恪心峰上打雜的七十二名內門弟子召集了起來。
  這七十二名內門弟子有男有女,各占三十六,其中有兩個紫府一星修為,其他的大多在先天圓滿境左右徘徊。
  進階紫府境的是兩人,一個是面容英俊的青年,彬彬有禮,眼眸靈活,一看就是個心思乖巧精明的角色,名叫董方;另一個則是一個容貌端莊秀美的女子,舉止嫻靜成熟,溫婉可人,氣質也是頗為不俗,名叫王婉。
  “我一心修煉,日后整座恪心峰的內外事務就交給你們打理了,還望你們處理事務之余,勤修苦練,莫耽擱了自己的道程。”
  陳汐沉吟道:“董方,你帶三十五名男弟子負責管理衣物、財貨、出山采購各種所需的東西,并且值守山門、傳送事宜之事也有你們負責。”
  “是!”董方躬身領命。
  “王婉,你帶三十五名女弟子負責打掃丹室、照料藥田、豢養靈禽等事宜。”
  “是!”王婉躬身道。
  “好,只要你們在恪心峰表現不錯,我會建議掌教凌空子重賞你們,甚至破格提拔為真傳弟子,核心弟子也不是不可能。不過,若你們若是犯下一些不可饒恕的錯誤,我會第一個處置你們!”陳汐沉聲道。
  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太自由散漫,就容易滋生出太多的事端,這是陳汐絕不愿意看到的。他明白,自己如今在流云劍宗的地位極為特殊,可謂是全部依仗著北衡的威勢,細算起來,甚至掌教凌空子都要敬讓自己三分,若不好好約束這些弟子,說不定就仗著他的威勢胡作非為呢。
  “弟子遵命。”見陳汐剛柔并施,賞罰嚴明,在場眾人無不心中一凜,躬身領命。
  陳汐揮了揮手,令他們散去,這才走進屬于自己的靜室,心中一動,一座寶塔滴溜溜懸浮在手中。
  這座寶塔共分八層,通體凈白如玉,散發著一股祥和清寧的飄渺氣息,不過卻是死寂沉沉,少了一份靈性。
  此物,正是浮屠試煉塔,一件殘破損壞,器靈湮滅的仙器!
  在收服此塔的時候,陳汐已經明白,此塔并非分作八宮境、四象境、兩儀境、太極境四層,而是八層。在八宮境之下,還有著四層。每一層都是一個獨立的空間,每一個空間都是一個小世界,比他在浮屠塔內參加潛龍榜大比時所見到的范圍還要大,還要廣袤無邊。
  不過雖說收服了此塔,但在完全修復之前,陳汐根本就掌握不了其使用方法,如今能夠做到的,也僅僅只是把一些物品丟進寶塔內,然后取出來,就像個儲物袋似的。
  當然,寶塔內的空間要比任何儲物法寶都大,足以裝下萬里長的河流,無數座山峰,完全不必擔心空間不夠用。
  并且此塔能收進紫府空間內,隱蔽性比儲物戒指一類的寶貝強了無數倍,除非陳汐被殺死,否則誰也得不到寶塔內的東西。
  “靈白,你可知道有什么方法能修復仙器么?”陳汐皺眉道,把一件仙器當做儲物寶貝用,他感覺自己就是在暴殄天物,說出去恐怕會被人笑話死。
  “我若是知道,早已成了舉世無雙的大煉器宗師了。”靈白笑嘻嘻盤坐在半空,盯著寶塔試探道:“陳汐,既然這件仙器是個空殼子,不如讓我吃了它吧?”
  “吼!”白魁不滿地吼了一聲,似乎也要分一杯羹。
  “別鬧,我說正經事呢。”陳汐無奈地瞥了兩個吃貨一眼,搖頭道:“看來暫時是沒法修復它了,也只能當做儲物法寶用了。”
  “你為何要這么著急修復它?”靈白提醒道:“哪怕你現在能修它,可是以你的修為也用不了啊?這是仙器,只有擁有一絲仙靈之氣的破劫地仙,才勉強能施展一二,想要發揮其全部的威力,除非達到天仙境界。”
  一語點醒夢中人,陳汐一拍額頭:“這倒的確是個問題。”說到這,他徹底失去了研究浮屠塔的興趣,轉而開始清點起這次參加潛龍榜大比的戰利品了。
  嘩啦啦!
  一大堆的儲物法寶堆成了小山,這些儲物袋,有從謝家小公子身上搜刮到的,有滅殺蘇家九十六名精銳子弟得到的,還有從那三十二名魔靈衛身上得到的……密密麻麻,足足有一百一十三件之多!
  “哇,發財了,發財了,這該能吃多久啊!”靈白一下子撲進儲物法寶堆里,幸福地閉上了眼睛。白魁也有模有樣地鉆進小山堆里,活潑地跳來跳去。
  陳汐一捂額頭,仰天無語,心中那股巨大的收獲感頓時七零八落,消失的無影無蹤,
  最終,陳汐一咬牙,把這兩個吃貨先丟進了浮屠塔內,這才敢打開各種儲物法寶,清點戰利品,沒辦法,若這兩個吃貨在,說不定就被叼走了某件好寶貝,靈白吃了還好,能夠補益其修煉,被白魁吃了的話,那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
  PS:已經修改了前邊的BUG,也就是柴樂天老祖的境界修為,統一更正為冥化期,最后,給大家帶來的閱讀麻煩道一聲歉,是我疏忽了,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