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515 無堅不摧

神禁開啟,符文密集蒸騰。
  連斬八位仙王之后,陳汐動作未曾受外界任何影響。
  他沉默、肅殺,持劍而行,宛如一道虛無的風,飄蕩在神禁每一個角落。
  此陣乃是由陳汐親手所布下,大陣每個區域任何細節變化皆都纖毫畢現地呈現在其心中,令其行動顯得尤為精準和迅捷。
  這一刻的他,不再如之前那般孤身應戰一眾仙王,而變換成了另一派格局,僅剩的四位仙王被困神禁各個角落,令他完全可以憑借自身力量,去一一鎮殺這些對手。
  唰!唰!唰!
  神禁中,劍氣沖霄,熾盛一片,伴隨如潮密集的晦澀符文,將其中化作一片混亂而動蕩的光霞海洋,令人看不清究竟。
  只能聽見一陣仙王怒吼聲,廝殺聲,凄厲喊叫聲不斷激蕩,響徹九天十地,令人毛骨悚然,駭然色變。
  晚霞如血,染紅蒼穹,凄美而艷麗。
  遠處道皇學院巍峨,籠罩防御在大禁之下,莊肅而神圣,流淌著金色光彩。
  戰斗依舊在持續,慘烈一片。
  但眾人皆都清楚,八位仙王先后隕落,陳汐已占據絕對優勢,僅剩下的四位仙王已難以扭轉死局。
  “啊——!”
  片刻后,神禁中傳出一聲臨死前的慘嚎,透著不甘、憤怒、驚恐,震蕩九霄,令人頭皮發麻。
  “第九個了!”
  學院中,一眾師生心中一震,判斷出又一位仙王喪命陳汐之手,令得他們皆都愈發振奮,熱血賁張。
  對于這些前來冒犯學院的家伙,他們可絕無任何同情心。
  畢竟,此次他們氣勢洶洶而來,人多勢眾,若無陳汐坐鎮,單憑他們學院的一眾師生,根本不可能抵御對方的攻打了。
  那樣的話,被殺被屠戮的,就是他們這些道皇學院師生了!
  而像木融天、趙靈溪、左丘飛冥、龍界、佛界等一眾勢力,在目睹了這一切之后,心中震驚陳汐的戰斗力逆天之余,心中也是暗暗慶幸,這次能夠和道皇學院合作,絕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如今三界神境強者不在,仙王稱雄,雖說太上教勢力席卷三界,如今更是染指掌控了大半仙界。
  可別忘了,太上教勢力雖遍布三界,可堪稱頂尖的戰斗力,也僅僅只是仙王境而已。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所展現出的那絕世逆天般的戰斗力,令得他們也是看到了一抹希望,或許,在陳汐帶領下,他們真可以逆襲剿滅了太上教?
  一想到這,那些勢力的大人物皆都心動不已,若能徹底鏟除太上教,那么他們這些和道皇學院并肩作戰的勢力,在這一場波及三界的浩劫之后,自然可以從中獲得更多的資源和勢力!
  就在此時,兩道慘呼聲幾乎是同時在神禁中響徹。
  “又斬殺了兩位仙王!”
  “就剩下最后一個了!”
  ……
  密集的符文神禁中,霞光流溢,晦澀神性力量彌漫。
  姜太忠狀若瘋狂,臉色猙獰,目眥欲裂,正在以手中“銀曜”神劍沖殺神禁。
  他嘴中兀自瘋狂詛咒:“該死的太上教!竟然見死不救,我早該知道,這些無情無義的雜碎沒一個值得信任的!”
  這一刻的他,再無任何仙王氣度可言,反而像瀕臨絕境的困獸,兀自掙扎,不甘心就此死去,顯得極為可憐。
  身為一位仙王,身為上古世家姜氏之主,地位何其尊崇,權柄何其滔天,如今卻淪為太上教的炮灰,兩相對比,那強烈的落差感刺激得姜太忠差點要瘋掉。
  擱在以往,只怕誰也無法想象,一位仙王,竟會淪落到這般境地了。
  這就是世事如棋,無論尊卑,無論高低,誰又敢說自己有朝一日不會從弈棋者淪為一枚棋子?
  仙王又如何?
  在三界浩劫之下,連神境強者都無法幸免,被拘囿帶去末法之域,命運何嘗不是被那浩劫所操縱,而無法掙扎?
  總而言之,無非四個字:道途維艱!
  自古至今,在求索天道的路途上,多少修道者因為各種因果而亡,又有多少修道者被他人算計,淪為棋子而隕落?
  數也數不過來!
  與天爭鋒,與敵爭鋒,與自身爭鋒,這就是道途!步步維艱,殺機四伏!
  轟隆~~~
  驀地,神禁劇烈波動,硬生生破開重重禁制,快要開辟出一條生路。
  這讓姜太忠精神陡然一振,面露狂喜,果然如此,這座神禁的力量正在快速流失,快要崩滅!
  “哈哈哈,果然天不亡我!等這次脫困,老子再不摻合此時,冷眼看你太上教和陳汐斗,斗得兩敗俱傷之時,就是我姜太忠卷土重來之日!”
  姜太忠心中狂笑,手中動作愈發狂暴,要一鼓作氣徹底破開一條生路。
  “神禁破了,你就能逃走么?”
  驀地,一道清冽而漠然的聲音在耳畔響徹,驚得姜太忠渾身一僵,每一寸汗毛都倒豎起來,臉色剎那間變得難看無比。
  陳汐!
  他霍然收手,目光望去,果然就看見,一襲青衫,濃密黑發披散肩膀的陳汐,正在遠處冷冷望著自己,唇角泛著一抹若有若無的譏笑。
  那種目光,那種譏笑,仿似在看一個垂死之人般,刺激得姜太忠額頭青筋根根爆綻,扭曲成了一團。
  “陳汐,我承認,之前小覷了你,這次若你能放我一馬,整個姜氏我都可以拱手相讓,你大概不清楚,我姜氏自太古延存至今,底蘊渾厚無比,你如今要和太上教對抗,必然會用得上。”
  姜太忠深吸一口氣,努力控制著內心的驚恐和不安,開口道,“怎么樣,用整個姜氏換我一條命,這代價足夠了吧?”
  陳汐唇角的譏諷之色越來越濃:“這話連你自己都不會信吧?你無非是為了拖延時間而已,我可以直言告訴你,一百三十六息之后,這座神禁便會徹底崩潰,但是……你還能逃走么?”
  姜太忠面色驟變,被陳汐一語道破了心思,這讓他心中一沉,咬牙道:“既然明知如此,那你為何還要廢話這么多?”
  陳汐聞言,卻是陷入沉默。
  半響后,他忽然抬頭,道:“你的死亡早已注定,我只是在推演,太上教的殺招會在何時出現。”
  姜太忠臉色愈發難堪,他終于明白,并非是陳汐不想殺他,而是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中,真正令陳汐提防的,乃是太上教!
  轟!
  忽然,姜太忠眸中狠戾之色一閃,渾身燃燒起洶洶本源之力,于剎那之間,竟一頭朝那神禁沖去。
  這一刻的他,氣勢比之前要暴漲許多,明顯使用了某種秘法,欲要畢其功于一役,一舉破困脫身。
  鏘!
  陳汐對此早有防備,在姜太忠甫一行動時,隨手一劃,劍箓在虛空中撕裂出一道可怖的縫隙,朝姜太忠蔓延而去。
  速度之快,已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按照這等態勢,在姜太忠破禁而出的那一剎那,這一抹劍鋒便會及時追上,一舉將其攔截下來。
  姜太忠明顯也察覺到這一切,他猛地再次怒吼一聲,咬破舌尖,張口噴出一團金燦燦的本源精血,轟隆一聲,他的行動速度再次提升一籌,竟趕在那一抹劍鋒之前,硬生生破掉神禁!
  “哼!”
  也就在此時,陳汐唇角忽然泛起一抹冷峭的弧度,旋即,一張彌漫著星輝宛如夢幻般大網憑空浮現在姜太忠頭頂,籠罩而下!
  原來,陳汐早已準備好一切,將大羅天網布置在了姜太忠去路上,恰好上演了一場守株待兔的戲碼。
  “不——!!”
  危險臨頭,刺激得姜太忠失聲驚怒嘶吼,眼見就要脫困,誰曾想這好不容易拼出的一絲希望就此覆滅,這等極大的落差,讓他如何能承受得了。
  這一剎那,他猛地祭出銀曜神劍,自損體內本源,全力以赴,要從大羅天網下掙扎,拼個魚死網破。
  而此時,陳汐已手持劍箓憑空而至,一劍橫空斬來!
  眼下的局勢,已注定姜太忠兇多吉少,再無翻身余地,然而就在此時,異變陡升——
  轟!
  一只白皙修長的大手,忽然從神禁外覆蓋而來,每一根手指都縈繞著縷縷神秘而奇異的烏光,攪亂時空,剎那間,直接朝陳汐抓來!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從姜太忠拼命破陣,再到陳汐祭出大羅天網圍殺,直至此刻他就要持劍滅殺姜太忠,皆都發生在剎那之間,可這只大手竟比他們的速度還快上一絲!
  尤其是,這只大手出現的時機,恰是陳汐舊力剛出,新力未發之際,精準、狠辣、刁鉆到了極致,儼然就是一擊必殺的最佳詮釋。
  轟隆隆!
  眼前,白皙修長大手籠罩而至,令陳汐也是臉色一沉,嗅到了一股極致危險的氣息,刺激得他渾身每一寸肌膚都在顫抖。
  這只大手所籠罩的氣息太恐怖,超乎想象,是陳汐生平僅見,擱在其他時候,他自不懼與之一戰,可現在,對方抓住了一絲破綻,猝然殺來,令他頓時陷入到危險境地之中!
  在這十萬火急的剎那,陳汐眼中狠色一閃,正打算殊死拼一把,然而就在此時,一片青翠欲滴的葉子,憑空浮現,劃出一條玄妙難言的弧度,竟后發先至,飄然擋在了那只大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