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520 紫冰仙城

大師兄巫雪禪!
  在陳汐的認知中,也是在鳶尾沙漠復仇左丘氏時,他偶然間從小師姐離央口中得知的這個名字,顯得很陌生。
  不過至今陳汐還深刻記得,當時面對太上教七殺神將的威脅時,小師姐離央曾說過的一句話:“如果我大師兄在,你們七個加在一起也不夠看。”
  七殺神將,那可是七位早已踏足神境,跟隨太上教主征戰天下不知多少歲月的恐怖存在,可離央卻竟說出如此一句話,由此便可以知道,大師兄巫雪禪的修為是何等恐怖了。
  “怪不得,以我如今的修為,剛才心神也會不受控制被威懾,原來他便是大師兄巫雪禪……”
  陳汐深吸一口氣,終于確認了這個事實。
  “這是我留下的一縷意志烙印,不久之后便會消弭,恐怕無法和小師弟過多交流了。”
  巫雪禪所化的那一道虛影開口。
  陳汐心中一凜,道:“不知大師兄可有什么吩咐?”
  “并非什么吩咐。”
  巫雪禪笑了笑,滿頭雪發飄揚,他伸手指著草屋前的那一塊青石:“此乃觀星臺,唯有在其上潛心靜修,方才能掌控和駕馭真正的無極神箓,也就是咱們神衍山的核心傳承。”
  頓了頓,他繼續道:“至于這草屋之內,便是煉星神淵,其內充斥神性氣息,被師尊以無上法門封禁,若想進入其中磨礪,首先便需將無極神箓掌握。”
  聞言,陳汐不禁有些奇怪,自己在星辰世界中,可經常從無極神箓中參悟妙法,按照道理而言,似已不必再過多去參悟修行了吧?
  似看破了陳汐心思,巫雪禪輕聲道:“星辰洞府中的無極神箓乃是師尊所留,你只能從中接受和參悟妙法,卻并不能讓你真正掌控屬于自己的無極神箓,這其中的差別,等小師弟你真正做到時,自會明白。”
  至此,陳汐方才徹底明白過來,道:“原來如此。”
  “小師弟,煉星神淵內的磨礪充斥諸多兇險,不過你身懷河圖碎片,定可以逢兇化吉,獲取意想不到的大機緣。”
  巫雪禪語態平靜,徐徐開口,“如今三界浩劫來臨,既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也是一場曠古空前的大機緣,對咱們神衍山而言,真正的戰場早已不再三界,而是在上古神域之中!”
  說到這,他神色變得莊肅,眼眸幽邃若星空,凝視陳汐,“小師弟,我相信以你的能耐,定可以掃平太上教留守在三界中的勢力,但若想等做完這一切,務必要早早前往末法之域,有些機緣,一旦錯過,以后可再無機會了……”
  陳汐心中一震,他原本便打算,等將三界之中的事情解決,便前往末法之域,尋覓機會進入上古神域,可聽大師兄巫雪禪如此一說,令他開始愈發重視此事了。
  難道,前往上古神域還有時間限制?
  “小師弟,大道無邊,這三界之外,遠比想象中更為浩大壯闊,我和一眾師弟師妹先行一步,期待來日與你重逢,保重!”
  溫煦而平靜的聲音中,巫雪禪那一道虛影猶如泡沫般,倏然消弭不見。
  一下子,草屋前只剩下了陳汐一人。
  他佇足沉思許久,最終似想通了什么,當即不再遲疑,來到那一塊青石上,盤膝坐下。
  一剎那間,在陳汐的眼眸中,頭頂那永恒散發著光明的星空頓時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原本靜止懸浮的億萬星辰,在這一刻開始呼嘯循環,沿著一種玄妙的軌跡,朝宙宇中央匯聚,形成一片浩瀚之極的星云圖案。
  那一顆顆的星辰就像筆尖下符文紋理一樣,呈現出無窮無盡的變化,玄奧復雜,仿似涵蓋了大千宙宇的所有衍化之理。
  換做其他人,看到這等浩瀚無窮的宏大景象,恐怕一眼就會被吸走靈魂,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但陳汐不同,他已擁有“符神”層次的符道造詣,一眼就認出,那頭頂宙宇中的星云圖案,正在演繹一種大道!
  那是“無極”氣息!
  神衍山之主伏羲,正是憑借河圖推演天機,參悟掌握出了無極大道的奧秘,開創出了神衍山這等至高道統之。
  而如今,這等神衍山至高奧秘便以一種星云運轉的方式,呈現在了陳汐視野中。
  億萬星辰運轉,勾勒出一座星云圖案,浮現宙宇中心,不斷演繹各種神秘而玄妙的軌跡,呈現出一縷縷無極之氣息。
  這一刻,陳汐心神澄凈,徹底沉浸其中,追尋著那無窮盡的軌跡中,體悟著其中所充盈的奧妙。
  恍恍惚惚,渾然不覺時間之流逝。
  ……
  七天后。
  嗡~
  一股奇異的波動在陳汐體內宙宇中響徹,似來自混沌之中的第一縷聲音,一剎那間,他那體內宙宇徹底沸騰,自動運轉起來。
  一顆顆由五臟六腑、穴竅經脈、精、氣、神……等等所化的星辰,原本只是凌亂無序地在體內涌動,而此刻,這些星辰卻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操控,開始在體內宙宇中沿著各種軌跡循環。
  這個過程一直持續了一天時間。
  直至最后,陳汐體內宙宇中的億萬星辰,竟是演繹成為了一片神秘而燦然的星云圖案,和他頭頂宙宇中所看見的星云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此刻他體內宙宇,和外界宙宇中的變化,已經完全契合在一起,遙相呼應,井然有序,充盈神秘的無極氣息。
  這一刻,那宙宇中的億萬星辰仿似也一下子明亮起來,飄灑出一縷縷清冽星輝,垂落天際,將陳汐整個人籠罩。
  而在陳汐體內宙宇中,那一顆顆星辰仿似久旱逢甘霖,被染上了一絲絲的清冽星輝,變得愈發活潑,循環的軌跡也愈發圓潤曼妙,妙蘊天成。
  這一切,陳汐皆都渾然不覺。
  又是七天過去。
  此時的陳汐,腰脊筆直,神色沉靜而肅穆,周身籠罩著一層銀燦燦的星輝,熾盛耀眼,宛如盤踞天地間的一尊星辰神祗般。
  轟!
  猛地,他渾身一震,體內響起一聲宏大的道音,激蕩九天十地。
  幾乎是同時,那頭頂宙宇中,正在循環呼嘯的星云驟然靜止,一剎那間,仿似世間萬物都歸寂,唯有這這一聲道音在回蕩。
  唰!
  陳汐睜開了眼睛,目光開闔之間,涌動出億萬神秘符文軌跡,不斷演繹,不斷幻滅,宛如宙宇星辰的更迭一般。
  直至許久,他目光中的異象方才消弭,變得沉靜而清澈。
  “果然,這就是無極神箓!”
  陳汐抬眼望去,那宙宇中陷入靜止的一片星云,恰好勾勒出了一個神箓圖案的輪廓,這和他在星辰洞府中所見到的無極神箓如出一轍,一模一樣,不是無極神箓又是什么?
  也就是說,他這些天盤膝坐在“觀星臺”上所看見的宙宇星辰演變的軌跡,正是無極神箓中所蘊含的各種奧妙所在!
  與此同時,陳汐也是注意到,自己那體內宙宇中,五臟六腑、經脈穴竅、精、氣、神等等一切衍化的星辰,竟也衍化成為了一座無極神箓圖案!
  能夠清楚感知到,他所掌控的大道、仙力皆都成為了這一座無極神箓的一部分,不斷衍化,不斷運轉,淬煉著自己周身一切,神異無比。
  “原來,這就是神衍山的傳承,以前的我,只是借助無極神箓之力修行妙法,如今,則是將其掌控,開始自己推演妙法了……”
  陳汐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明悟,就像一法通萬法通般,領悟到了傳承的核心奧秘,再回首看待自己以往所掌握的妙法,大有“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轟隆!
  陳汐嘗試著運轉修為,體內宙宇驟然轟鳴,無極神箓浮現,蘊生出一股股浩瀚無比的仙力,澎湃呼嘯。
  僅僅一剎那間,就讓陳汐清楚感知到,自己的修為竟是更進一步,連戰斗力也發生了一種蛻變,隱隱有飽和、圓滿的跡象。
  “快了,只差一線就可以踏足仙王境極盡之境,求索神之大道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長身而起,望著地上的那塊青石,心中也不免再次泛起一陣驚嘆。
  短短不足二十天時間,就讓自己掌握無極神箓傳承,連實力也再次提升,這“觀星臺”果然是妙不可言。
  旋即,他便收斂心神,不再遲疑,將目光望向了不遠處的草屋。
  草屋門扉緊閉,依舊如初見那般,尋尋常常,普普通通。
  可陳汐如今已經清楚,草屋之內便是“煉星神淵”,按照五師兄李扶搖的說法,當自己從煉星神淵中磨礪而出時,便足可以不懼太上教任何人。
  這任何人中,包括太上教真傳大弟子尹懷空,以及那兩位教宗祭祀長老孔昭和陀空道人!
  “我倒也看看,這煉星神淵中究竟藏著怎樣的兇險,是否真如大師兄巫雪禪所言那般厲害了……”
  陳汐眼眸中閃過一抹好奇,更有著一抹堅定,邁步推門而入。
  嗡~
  當陳汐甫一跨入草屋,還不等看清一切,就被一股無形力量裹挾身軀,轉瞬間挪移而去,失去了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