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522 怒吞八荒

封魔峽亂尸堆積,血腥彌漫,到處都是廢墟。
  如果有外人在,只怕都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一個人所為。
  陳汐孤身一人佇足其中,卻是心潮起伏,根本未曾理會這些,域外異族大軍的覆滅,根本給他帶不來任何自豪榮譽。
  他只關心一個人。
  梵云嵐。
  “是你嗎?”
  當陳汐的一股意志擴散到那地底石窟中時,也是被盤膝坐在其中的那一道倩影察覺,她身影猛地坐得筆直,眼眸中露出一抹異樣明亮的光澤。
  聲音,更是帶著一絲顫抖。
  果然是她……
  聽到這一縷聲音,陳汐渾身都是一僵,佇足原地許久,猛地縱身而起。
  鏘!
  一劍出,大地如豆腐般被輕易剖開,露出那地底的石窟,一縷光照射進入其中,驅散黑暗,露出一道身影來。
  她一襲素裳,酒紅色的柔軟長發披肩,露出一張傾國傾城般的絕美容顏,只是此時她臉頰蒼白,清眸暗淡,氣息頗為虛弱,似遭受到什么重創一般。
  當看見對方的那一刻。
  陳汐和梵云嵐皆都怔住,彼此凝視,陷入到了沉默。
  空氣中,只有嗚嗚咽咽的風聲在呼嘯,時值日暮,橘紅色的晚霞暈染天地,斜照兩人身上,涂抹上一層莊肅的味道。
  “這些年……”
  “對不起。”
  許久之后,陳汐和梵云嵐幾乎是不約而同開口,前者帶著愧疚,后者帶著一股傷感,甫一開口,兩者皆都一怔,又齊齊閉上了嘴巴,似要等對方先說。
  于是,氣氛又變得沉寂。
  陳汐忽然感覺心中有些發堵,想訴說什么,可卻無力去解釋,這些年來,他的確太對不住梵云嵐,如今久別重逢,竟是不知該從何說起。
  “陪我走一走吧。”
  梵云嵐起身,看了陳汐一眼。
  “也好。”
  陳汐連忙點頭。
  ……
  夕陽下,兩人并肩,漫步在已淪為廢墟的封魔峽中,到處都是血泊、尸骸、廢墟,場景懾人。
  梵云嵐目光從戰場廢墟上一一掃過,忽然道:“沒想到,你如今已強大到這般地步了。”
  陳汐苦澀一笑:“再強大,終究沒能早早接回你,又有何用?”
  梵云嵐怔了怔,道:“你不必自責,這些年我聽到了有關你的不少消息,只是我不想和你相見罷了。”
  夕陽下,她一襲素裳,酒紅色的柔軟長發在微風中飛揚,一對清眸映照著夕陽紅霞,盈盈如波,畫面美麗得令天地都黯然失色。
  “為什么?”陳汐忍不住道。
  梵云嵐沉默許久,才說道:“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畢竟,你已經有了卿秀衣,有了陳安,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再去插足你的生活。”
  這一下,反倒是令陳汐怔住了,他萬沒想到,梵云嵐之所以這些年不見自己,居然會是因為這樣一個理由。
  他佇足原地,轉身正視著梵云嵐:“那現在呢?”
  “現在……”梵云嵐有些惘然,似有些手足無措。
  “跟我回去吧,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咱們的女兒。”陳汐輕嘆,這些年積攢在心中的所有話,都不想說了,只想接回梵云嵐和女兒,在接下來的時光里好好補償他們母女。
  梵云嵐渾身一僵,玉容變幻不定,許久才說道:“容我考慮考慮好么?”
  陳汐探臂抓住對方的柔荑,抓的緊緊的,一字一頓道:“不必考慮了,就按我說的辦。”
  梵云嵐猛地掙扎起來,卻根本無法甩脫陳汐的手掌,最終似嗔似怨地瞥了陳汐一眼,低下了螓首,似乎……默認了。
  陳汐見此,暗松了一口氣,他還真擔心梵云嵐反應過激,那樣的話,他可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走吧,我們回去。”
  陳汐笑道,看著低頭站在身邊的梵云嵐,眼眸中盡是柔和。
  有些事情,已經過去了太多年,之所以積攢心中,無非是因為無法釋懷,而今已經相見,彼此安然如故,舊事已不再需要重提。
  “諾諾呢?”
  梵云嵐忽然抬頭,問陳汐。
  “諾諾?”陳汐怔了怔,猛地想起了那紫裳少女,笑道,“原來,咱們的女兒叫諾諾,陳諾諾,這名字好聽。”
  說著,他袖袍一揮,靈霞閃爍中,映現出那紫衫少女的倩影來。
  “嗯?這是……”
  當看見映現眼中的那宛如廢墟般的血腥戰場時,紫裳少女不禁眼眸一縮,但旋即,她就注意到了身邊的陳汐,以及……梵云嵐。
  剎那間,她驚喜脆聲道:“娘!”一下子抱住了梵云嵐。
  這一刻的她,毫不設防,清麗出塵的瓜子臉上盡是歡喜激動之色,眼眸中淚光瑩瑩,泫然欲滴。
  這些天,她一直在擔驚受怕度過,像一頭陷入絕望的幼獸,內心所承受的壓力已快要令她崩潰。
  如今當看見梵云嵐那一剎那,她心中的委屈、彷徨、絕望……就像找到了宣泄口,一下子就再忍不住淚流了。
  像個孩子。
  梵云嵐此刻也喜悅到極致,緊緊抱著女兒,淚眼婆娑,被域外異族抓走的這些天,她何嘗不也是在絕望中苦苦捱著,如今,不僅再次見到了女兒,又和陳汐重逢,她心中可想而知有多激動。
  陳汐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幕,心中又是高興又是愧疚,若是自己早些出現,她們母女二人也不會遭受這么多磨難了。
  “諾諾,這是你父親。”
  忽然,梵云嵐神色變得鄭重,將懷中的紫裳少女拉開,認真說道。
  紫裳少女臉色頓時又變得清冷起來,顯然,對陳汐這個父親,她心中還是有著很多芥蒂。
  見女兒對陳汐居然一副不予理會的冷淡模樣,梵云嵐頓時不悅,道:“諾諾!”
  陳汐見此,連忙道:“算了,諾諾和我剛見面,畢竟有些陌生,以后慢慢就會改變的。”
  梵云嵐想了想,心中最終一嘆,不再多言。
  陳諾卻是毫不領情,冷冷瞥了陳汐一眼,卻是并無多言。
  對于此,陳汐卻是并無著惱,這是他的骨肉啊,這么多年未曾見到自己,心中有芥蒂也是可以理解的。
  嗖嗖嗖……
  就在此時,遠處忽然產生一陣又一陣虛空波動,旋即,一道道身影從極遠處的界河中涌現,朝這邊的封魔峽趕來。
  那些赫然都是域外異族!
  想來也是,這封魔峽只是域外異族進攻三界的大本營,除此之外,還有其他許多域外異族部隊分布在界河兩側。
  這些此時出現的域外異族顯然是察覺到了這邊的動靜。
  “我們走吧。”
  陳汐眉毛一挑,施展挪移之法,帶著梵云嵐和陳諾憑空而去。
  “竟然……全部都死了!”
  “怎么會這樣?圣皇大人他們難道都隕落了?”
  “該死,這是誰干的!”
  當陳汐他們甫一離開,一道道域外異族身影出現在封魔峽上,當看見那滿目瘡痍的一片廢墟之地時,皆都目眥欲裂,驚怒到了極致。
  轟隆!
  便在此時,一抹劍氣從蒼穹之上落下,橫亙無垠虛空,煌煌而熾烈,一擊之下,將整個封魔峽都劈為兩半,轟然崩碎在這界河之中。
  那些趕來的域外異族還未來得及反應,直接就隨著封魔峽一起覆滅于此。
  ……
  這一天,陳汐孤身一人,大殺四方,連斬九位域外圣皇,將域外異族侵入三界中的隊伍清剿一空。
  “自今日起,再敢逾越界河之限,斬無赦!”
  臨走前,陳汐在此留下一道意志烙印,釋放無上威勢,響徹整個寰宇星河,久久不曾彌散。
  這一役,后來被三界眾生所得知,皆都震動振奮,將陳汐的威名再次推高,達到了史無前例的高度,成為一個自古至今無人能夠超越的傳奇!
  ……
  斗玄仙城。
  嗡~
  虛空波動,映現出陳汐、梵云嵐、陳諾三人的身影。
  如今的斗玄仙城,已經經過重新,原本的廢墟上,如今已矗立起一座座恢弘建筑,鱗次櫛比羅列四面八般四通八達的寬敞街道上,也是恢復了往昔繁華,行人如織,車水馬龍,顯得頗為熱鬧。
  如今匯聚在城中的,全部都是投靠道皇學院的勢力,他們來自仙界其他區域,由于學院中地方有限,他們也只能駐留在斗玄仙城中。
  不過即便如此,這些勢力依舊很滿足了,如今的仙界,到處狼煙四起,動蕩不安,大半區域都已淪陷,被太上教所掌控,這些勢力既然不愿意被太上教所控制,投靠道皇學院自然是他們最樂意的選擇。
  “陳汐院長!”
  “居然是陳汐前輩!”
  “見過陳汐院長!”
  當陳汐的身影甫一出現,頓時被認出,引起了附近一片躁動,一個個皆都是面露崇敬之色,紛紛向陳汐問好。
  此次接回了梵云嵐和女兒陳諾,令得陳汐心情大好,見此,也是一一含笑點頭,并無流露任何不耐。
  見此,那街道上的一眾修道者愈發亢奮,許多人甚至忍不住叫道:“陳汐院長,咱們什么時候反攻太上教,俺早已準備妥當,久等您一聲令下了。”
  “等時機到了,我第一時間通知你們。”陳汐笑答道。
  眾人轟然應諾,一個個興奮至極。
  一旁的梵云嵐和陳諾見此,望向陳汐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樣了,她們之前也聽聞過有陳汐的不少事情,可那畢竟是傳聞,如今親眼看見陳汐居然擁有這等崇高威望,心中的感受自是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