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523 化身鯤鵬

道皇學院。
  當陳汐帶著梵云嵐、陳諾返回之后,引起了一眾教習注意。
  “院長,這兩位是?”
  一路上,不止有一位教習如此問。
  “這是我道侶梵云嵐,這位是我女兒,陳諾。”
  陳汐毫不避嫌,無論誰問,都是笑吟吟如此作答,顯得頗為自豪高興。
  不過他高興了,卻是留下了一群瞠目結舌的目光,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這令得梵云嵐和陳諾都微微有些不自在,實在是那些目光太過怪異,震撼,驚詫,愕然,恍然……不一而足,令兩人都有些接受不了。
  當左丘飛冥等左丘氏族人得知此消息時,皆都感慨欣慰自豪高興不已,陳汐身上可流淌著一半左丘氏血脈,如今他擁有了道侶和女兒,他們這些族人自然與有榮焉。
  有人高興,就有人愁。
  當軒轅氏一眾大人物得知這個消息時,皆都如遭雷擊,愁眉苦臉,早在軒轅氏之主軒轅紹還在的時候,他們可都是把陳汐當做了自家姑爺,是跟阿秀天造地設的一對情侶。
  甚至,正是因為有這一層關系,這些日子他們軒轅氏在學院中受到了諸多禮待,很是以陳汐院長為自家姑爺為榮。
  可誰知,陳汐出去一趟,不僅帶回了一位容貌傾國傾城的道侶,甚至都有了一位清美絕麗的女兒……
  這一下,頓時令一眾軒轅氏族人傻眼了。
  總之,當陳汐剛帶著梵云嵐和陳諾返回道皇神宮之后,有關他們的消息已是如颶風般,席卷整個學院。
  在不到一天的時間中,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陳汐帶回了道侶和女兒的事情,一時之間竟是掀起了一場不小的轟動。
  畢竟,如今的陳汐早已非往常可比,位居道皇學院院長之位,前些日子更是怒斬群王,展露出無量威勢,儼然成為了仙界中最耀眼的一位王,無人能與之比肩。
  如今,他竟帶回了自己的道侶和女兒,自然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
  梵云嵐?
  此女是誰?
  又是什么時候和陳汐院長結為道侶的?
  那陳諾都這么大了,怎么以前不知道她父親竟然是陳汐院長?
  像這樣的問題,更是成為了人們口中熱議的話題。
  ……
  道皇神宮。
  陳汐對外界發生的一起一無所知,甫一返回,就讓梵云嵐和陳諾落座,而他則興沖沖開始準備食材。
  “今天我們一家人好好聚一聚。”
  陳汐笑吟吟開口,一家人團聚最溫煦的時刻是什么?自然是在一起和和睦睦用餐,暢所欲言聊天。
  這一刻,陳汐渾然忘記了自己現如今的身份,反而像個廚師似的,興致勃勃地拿出看家本事,開始烹飪菜肴。
  這一幕,若被仙界其他人看見,非發瘋不可,堂堂道皇學院院長,如今仙界威勢如日中天的至高存在,誰敢想象他會親自下廚?
  就連梵云嵐和陳諾看見這一幕,都禁不住腦袋一懵,有些不可思議。
  但旋即,兩人便心中一暖,以陳汐如今的地位和威勢,竟能放下身段親自為他們準備菜肴,單單是這份用心,都足以令他們感動了。
  很快,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呈現上來。
  陳汐招呼梵云嵐和陳諾坐下,又是為兩人盛飯,又是為兩人斟酒,儼然一派合格夫君和父親的模樣。
  餐桌上,基本上是陳汐和梵云嵐在聊天,陳諾一聲不吭,對陳汐的一些問題也是**理不理的。
  不過陳汐已經很滿足了,甚至很享受這種氛圍。
  直至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一頓飯方才落幕。
  陳汐又泡了茶水,遞給梵云嵐和陳諾,這才感慨道:“有時候,多希望就這樣下去,不再理會其他俗事,可惜……身不由己的時候太多了。”
  梵云嵐抿嘴,深以為然。
  陳諾卻是冷哼一聲。
  這時候,阿秀忽然前來拜訪,令陳汐不禁微微一怔。
  “阿秀,你找我有事?”
  阿秀站在神宮外,只是遙遙看了神宮中的梵云嵐和陳諾一眼,便搖頭道:“我聽說你回來了,就前來看一眼,沒事了,你去忙吧。”
  說罷,她扭頭就走,陳汐都來不及去挽留。
  “這丫頭,今天可有些反常啊。”陳汐皺眉,有些疑惑。
  “哼!”忽然,陳諾又哼了一聲,似頗為不滿。
  “怎么了?”陳汐問道。
  “沒事,這丫頭瘋慣了。”梵云嵐瞪了阿秀一眼,這才朝陳汐說道,神色平靜,卻是并未對阿秀的到來表現出任何的情緒波動。
  陳汐卻是頓時意識到了問題所在,神色不禁微微一滯,張嘴欲要解釋什么。
  卻見梵云嵐微微一笑,紅唇輕啟,道:“不必多說,你能陪著我便足夠了。”
  “什么叫足夠了,那女人明顯和……和他關系不一樣!”陳諾氣鼓鼓道,有些替娘親梵云嵐著急。
  “諾諾,以后休要再提及這個話題,否則,可別怪我讓你閉關。”梵云嵐說的輕描淡寫,令得陳諾一愣,又氣又惱,狠狠跺了跺腳,獨自坐在那生悶氣去了。
  陳汐見此,心中不禁苦笑,自己這個女兒對自己的成見可越來越大了……
  “卿秀衣如今應該已跟隨女媧道宮的修道者離開,那陳安呢?”梵云嵐不再理會賭氣的女兒,有些事情,她比女兒更明白,但卻不會多說,這是一種閱歷的問題。
  “安兒?”陳汐怔了怔,道,“他如今在九鼎世界中修行。”
  頓了頓,他最終還是實話實說,“安兒如今也已有了自己的道侶,還給我生了一個孫女……小家伙名叫蕓蕓,很可**。”
  說到最后,他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
  聞言,梵云嵐心中不禁微澀,這家伙如今居然已當上爺爺了……
  “哼!”旁邊賭氣的陳諾眉毛一挑,又冷哼了一聲,“娘,我看我們還是走吧,省得打擾人家的生活了,反倒被別人恥笑。”
  陳汐不禁有些頭疼,有些拿自己這個女兒沒辦法。
  “諾諾!”
  梵云嵐眼眸嚴厲,已帶上一抹慍怒,嚇得陳諾撇了撇嘴,最終不敢多言。
  “好了,別怪她,說起來,諾諾也是為你好,擔心你被冷落,我理解的。”陳汐微微一笑,溫聲道。
  都說嚴父慈母,這下好了,在對待陳諾的問題上,陳汐和梵云嵐反而角色互換,成了慈父嚴母。
  ……
  接下來,梵云嵐和陳諾便在道皇學院中住了下來。
  日常里,陳汐除了處理一些事務,便一直陪伴在母女兩人身邊,也只有這讓做,才會讓他心中的愧疚稍稍平復一些。
  而隨著時間推移,陳諾對待他的態度,也是一點點變得緩和,雖然依舊不愿和他多說話,可起碼也不會再甩給他臉色看了。
  這讓陳汐心中頗為欣慰,這可是自己女兒啊!
  甚至,為了陳諾努力修行,他更是代替起梵云嵐的地位,開始親自指點陳諾修煉,將自身所得所知,毫不吝嗇地傳授給對方。
  至于一些仙寶一類的東西,更是挑揀出最好的給陳諾,那模樣直恨不得把世上最好的東西都一一拿給女兒了。
  這種感覺和對待陳安不一樣,陳安是個男孩,如今更是當上了父親,早已不必他再去指手畫腳。
  而陳諾則是個女孩,天生就受父親寵溺,所謂窮養男,富養女。也就是說,家境再優渥,也要窮著養男孩,這樣可以培養其毅力,同樣,家境再窮苦,也要把最好的供給女兒,這樣以來,則可以讓她在獨自闖蕩外界時,不被各種誘惑蒙蔽了心。
  陳汐如今對待女兒陳諾的心態,就大抵如此。
  ……
  “諾諾,你要記住,修行修到最后,修的便是道心,其他一切都是旁枝末節,包括這天道!心若蒙塵,也根本無法感受到大道的本質之力。”
  “簡而言之,修行,就是修心。”
  這一天,陳汐神色安詳,在講述自己對大道的認知。
  陳諾則坐在一旁,有些百無聊賴地用雙手撐著下巴,怔怔望著遠處蒼穹,似根本就沒有將陳汐所講的一切聽進去。
  對于此,陳汐也不在意,有些道之妙諦的確很枯燥,以陳諾如今的境界也很難能夠理解到,但只要記住了,以后她遲早會明白。
  啪!
  另一旁的梵云嵐卻是看不下了,一巴掌打在女兒腦袋上,柳眉倒豎呵斥道:“再敷衍了事,你就給我去閉關!”
  她實在有些惱火,以陳汐如今的身份和修道境界,若是宣布開壇講道,只怕整個三界的修道者搶破腦袋都要來聆聽。
  可陳諾倒好,對這樣的機會居然一點不在意,這讓梵云嵐直恨得牙癢癢,若非礙于陳汐顏面,她真想揍這不聽話的丫頭一頓。
  “云嵐!”
  陳汐瞪了梵云嵐一眼,“諾諾只是個孩子,不要對她太過苛刻了。”
  梵云嵐頓時苦笑,心中卻說有一股說不出的甜蜜,陳汐對自己女兒這般寵溺,她作為娘親的,心中又何嘗不受用?
  “誰要你呵斥我娘親?”陳諾諾瞪眼。
  陳汐頓時神色一滯,道:“好好好,諾諾教訓的對,我保證不會有下次了。”
  梵云嵐見此,不禁莞爾,這還真叫一物降一物,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這種一家人在一起相處的氛圍,實則極為融洽,其樂無窮,可惜,這一切早已注定不會持續太久。
  這一天,邱玄書急匆匆前來求見,帶來了一個令陳汐意想不到的消息。
  ——
  PS:晚上吃飯后胃病忽然犯了,強忍著搞定這一章,明天補欠下的那一章吧。另外,符皇普通1群已經滿了,其他想加群的小伙伴可以加2群,群號410189159,金魚剛創建的,加過群的就不要再加2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