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52 山峰來客


  第一更!拜求收藏!
  ……
  花掉足足一炷香的時間,陳汐這才清點完所有的儲物法寶,望著滿屋寶光繚繞的各種寶貝,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靈液四百萬斤!
  黃階下品法寶二百三十件,中品七十七件,上品二十一件,極品九件!
  其他的各種功法玉簡六十二部、各種丹藥八十九瓶,還有其他的一些靈材、礦石、奇珍異物……林林總總,密密麻麻,簡直數不勝數。
  “天降橫財,果真是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那四百萬斤靈液足夠自己修煉至黃庭境界了!”陳汐不由暗自感慨,旋即便把目光落在這些搜刮到的黃階法寶上,匆匆一瀏覽,他眉頭就是一皺,因為這些黃階法寶中,大多都是一些鐘、錘、刀、鉞一類的奇門法寶,上品的飛劍才只六件,極品的飛劍更是才只有一件!
  看來自己這次要空歡喜一場了啊!陳汐嘆了口氣,他的八柄玄冥飛劍和五十六柄黃階上品飛劍,在魔靈衛首領展空的血嬰屠仙陣中全部銷毀一空,若論價值,甚至還要在這些搜刮到的黃階法寶之上!
  尤其是那八柄玄冥飛劍,乃是從南蠻冥域中得到的一套黃階極品法寶,珍貴無比,如今損毀消失,自是令他心疼無比,原本還寄希望能從這些搜刮到的法寶中獲得一些驚喜呢,卻哪能想到這些法寶中才只有六件黃階上品飛劍和一件極品飛劍?
  現如今,陳汐最強的殺招除了星斗大手印,便是湮風流光劍陣,然而想要發揮湮風流光劍陣的全部威力,卻需要六十四柄飛劍才能施展,并且品階還不能低于黃階上品,如此一來,他就不得不考慮再重新購買補充一些飛劍了。
  當然,他在嵐海城中曾買了兩套黃階上品飛劍,一套五十六柄,如今已經損毀,另一套六十四柄,卻是給弟弟陳昊買的,他也不可能拿來自己使用。
  幸好,地上所有寶物加起來的總價值極為可觀,兌換成靈液,哪怕買六十四柄黃階極品飛劍也是綽綽有余。
  嘩啦啦!
  陳汐袖袍一揮,把地上寶貝都收進了浮屠塔內,再沒有猶豫,開始運功修煉。
  這次的潛龍榜大比,令他收獲良多,也讓他充分認清了自己的實力,或許可以輕易地滅殺尋常紫府修士,打敗黃庭修士,或許可以從兩儀金丹境修士手中逃脫,但一旦對上涅槃境修士,根本就毫無招架之力。
  一想到之前被蘇震天等四個涅槃修士圍攻時的那一幕,那種絕望、無助、彷徨的滋味陳汐實在不想再體驗第二次了。
  并且,如今他寄居在流云劍宗,仰仗的全都是北衡的威勢,一旦失去這重保護,他在龍淵城中的處境頓時就又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不只是因為有蘇家、蒼家、星羅宮、萬云學府這四個大仇家,最為重要的是他身上多了一件令無數人都垂涎不已的仙器!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陳汐對這句話的認知可謂是深刻無比,他甚至懷疑,如果北衡也有染指這件仙器的心思的話,自己根本就無法反抗,除非交出,否則就是死。
  所以,無論是為了保命,還是保住手中這件仙器,努力提升自身實力才是當務之急!
  陳汐盤膝坐在蒲團上,心念一動,玉瓶中的靈液直接飛入嘴中,在《冰鶴訣》的牽引下,在周身飛快運轉起來。
  轟隆隆!
  紫府空間中那巨大的真元湖泊瘋狂地翻滾起來,冰晶似的玄冰真元以一種無比迅猛的速度開始暴漲、擴張,紫府大湖頓時變得越來越大,越老越深,懸掛在大湖上邊的六顆晶瑩剔透的星辰,也變得愈發璀璨奪目,遙相呼應,彌散出無窮無盡的清冽光輝。
  擴張!
  瘋狂地擴張!
  如今陳汐身上的靈液足足有六百萬斤,可謂是家底豐厚之極,完全不用擔心出現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窘迫場面。
  就這樣,一萬斤靈液,五萬斤靈液……悉數化作磅礴渾厚的真元涌入紫府大湖,不斷地煉化著,沖刷著,擴張著,陳汐的實力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點點增進,節節攀高。
  早在南蠻深山時,陳汐便曾感慨過,若非靈液不夠,他甚至可以一舉突破至黃庭境界。原因很簡單,他的神魂之力、道心、以及對天道的感悟,都已超出了自身修為的范疇,其中神魂之力,已經堪比兩儀金丹境修士!對其他修士而言破境或許困難重重,但對陳汐而言,只需積蓄足夠的真元,境界便能一路攀升,高歌猛進。
  破境進階,歸根究底,便是增強神魂、悟道、錘煉道心,三方面的積累到了足夠地步,再汲取靈液修煉,想不進階都難。
  五萬斤靈液!
  十萬斤靈液!
  二十萬斤靈液!
  嘩啦啦!紫府大湖內猛地掀起一股滔天巨浪,而在大湖上空,赫然再次多出一顆璀璨的真元星辰。紫府七星境界!
  這一幕若被其他修士看到非驚掉下巴不可,因為二十萬斤靈液,已經足夠尋常紫府修士進階三個境界了,而陳汐卻僅僅只進階一個境界……
  這便是修煉《冰鶴訣》奇妙作用,這部罕見珍惜的煉氣法訣,令陳汐修煉的紫府大湖要比尋常紫府修士都要寬廣、深厚,積累的真元也是精純到極致,磅礴到極致,所消耗的靈液自然是尋常紫府修士的數倍之多,也正因日次,陳汐的道基如今已被錘煉得夯實無比,以后的修煉之路也會變得坦蕩之極。
  畢竟開辟紫府,便是奠定修道根基,道基越深厚,在日后取得的成就就越大,所掌控的力量也會隨之水漲船高,雄厚無比。
  嘩嘩!
  進階紫府七星之后,陳汐依舊沒有絲毫停留,繼續修煉,他忘記了時間,忘記了身周一切,整個人沉浸在力量增長的玄妙境地里,心無旁騖,物我兩忘。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驀地從修煉中清醒過來,睜開眼睛那一剎那,有著一抹炫亮之極的光芒悄然滑過。
  呼!
  陳汐輕輕一吐,一股匹練般的氣流如箭射出,啪地一聲,在十丈外的墻壁上洞穿出一個窟窿。
  吐氣如箭,紫府圓滿!
  陳汐站起身子,整個人的氣質愈發飄然出塵,仿似一陣風吹來,就要羽化飛升一樣,內外通透,仙風道骨。
  “進階紫府七星消耗了二十萬斤靈液,紫府八星四十萬近靈液,紫府九星足足一百萬斤靈液……我如今的力量,再施展湮風流光劍陣的話,施展十次都沒問題,就是不施展星斗大手印,也能輕松破掉蘇嬌所布下的三水棋籠陣!”陳汐感受著紫府內涌出的磅礴力量,滿意地點了點頭。
  “太上師叔祖,聞玄師叔祖以及端木、杜、宋三家的族長前來拜訪。”便在這時,一道透著恭敬的悅耳女聲從外邊響起。
  陳汐一怔,推門而出,就看見一襲鵝黃裙裳的王婉俏生生立在那里,嫻熟淡雅,氣質脫俗。
  “哦,我閉關多少天了?”陳汐問道。
  “回稟太上師叔祖,已經整整過去一個月了。”王婉低頭道,說話時,她心中猛地砰砰直跳起來,因為她敏銳察覺到,相比一個月前,這位太上師祖的兄弟,修為好像暴漲了一大截,身上逸散出的氣息,竟令她有種面對汪洋大海般的浩瀚感覺。
  一個月?陳汐再次一怔,倒是沒想到,甫一修煉,竟然過去了一個月了。所謂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大抵如此。
  “嗯,他們來多久了?”陳汐收斂心神,一邊說著,一邊朝主殿走去。
  “在您閉關的時候已經來過一次,這次已經是第三次來訪了。”王婉連忙小跑跟上,飛快回答道。
  說話時,兩人便來到了主殿中。
  此刻的恪心峰主殿中,不僅坐著聞玄真人、杜家家主杜武淵、宋家家主宋文沖,端木家家主端木云空,還有陳昊、杜清溪、宋霖、端木澤。
  旁邊自有內門女弟子端茶倒水,送上仙果佳釀,偌大的主殿不顯得空寂冷清,反而透著一股熱鬧氣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