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525 緊隨其后

三個呼吸!
  如此短的時間,可對南宮烈而言,卻如此漫長,如此煎熬,混雜著前所未有的恐懼、憤怒、不甘……
  “我答應。”
  在三個呼吸的時間快要來臨那一剎那,幾乎是下意識地,南宮烈開口出聲,做出這個決定后,連他自己都感到一種慌亂。
  怎么了?
  自己已經存活無垠歲月,歷經了不知多少大風大浪,怎會今日卻如此驚恐和無措,難以保持鎮定?
  “明智的決定。”
  忽然,那一道聲音再次響起,令南宮烈毛骨悚然的是,這一道聲音竟是在他背后發出,而他自始至終都未曾察覺,有人已侵近自己周圍。
  他艱難回頭,一道峻拔的身影映入眼簾,一襲青衫,面龐清俊,一對眼眸比星空都幽邃,比星辰都明亮。
  “陳汐!?”
  南宮烈失聲叫出,萬沒想到,那個威脅要滅殺自己全族的,竟會是現如今仙界中威名最為赫赫的年輕仙王。
  “卑鄙!”
  南宮烈額頭青筋暴綻,急怒攻心,一掌就朝陳汐拍去。
  不過,他的手掌卻像砸在一片無形泥沼中,掌力還未靠近陳汐,就被無聲無息化解。
  這讓他又是一陣驚懼,怒吼道:“你堂堂道皇學院院長,竟干出如此卑劣之事,難道不怕被世人唾棄!”
  “若非你還有點價值,換做以前,這一刻你已經是個死人。”陳汐平靜道,“至于我為何找上你,而不是其他人,你自己心中應該清楚才對。”
  南宮烈心中一顫:“我明白什么?”
  “你確定還要繼續裝下去?”陳汐眼眸中驀地涌出一抹冷冽神芒,懾人無比。
  南宮烈艱難地吞了吞口水,神色陰晴不定,最終一臉頹然,似已放棄抵抗。
  “太上教的狗可不是那么好當的。”陳汐冷冷掃了他一眼,“帶路吧,不要再讓我提醒你,那有可能意味著死亡。”
  ……
  唰!
  虛空波動,南宮烈在前邊帶路,陳汐緊隨其后。
  之所以讓南宮烈帶路,而不是讓他指點出太上教的宗門所在地,就在于陳汐一點都不信任這老家伙會給他一個正確而精準的答復了。
  唯有讓他親自帶路,才是最穩妥的做法。
  ……
  對于仙王境而言,一瞬就能橫跨虛空,抵達百萬里之外。
  可這一次,南宮烈卻足足帶著陳汐挪移了將近三個時辰,橫跨了不知多少仙城、山河,一路向西。
  最終,在穿過仙界最西端的“燭龍城”后,陳汐才明白,原來,太上教所在的三十三重天,早已離開了仙界所擁有的疆域。
  極西之西,是一片無垠死寂荒漠,時空紊亂,到處可見碎裂流竄的黑洞,懾人無比,別說是尋常修道者,就是仙王來此,也都得小心翼翼的,不敢掉以輕心。
  一路上,南宮烈都很配合,似已放棄所有的抵抗。
  甚至,在抵達此地后,他還低聲向陳汐介紹:“這片荒漠名為‘吞天荒’,密布重重時空亂流,橫空過去,便是太上教山門所盤踞的‘亂象深墟’。”
  陳汐點頭,忽然問道:“我聽說,早在百萬年前,你便踏足仙王境了?”
  南宮烈一愣,似沒想到在這時刻陳汐竟會提出這樣一個問題,下意識點頭道:“不錯,那時候神魔大劫剛剛落幕,我恰好抓取到了一絲天之機運,一舉踏足仙王之列。”
  “可百萬年過去了,你卻還未封神證道,按照女媧道宮石禹的說法,你的資質可真夠差勁的。”
  陳汐淡然瞥了對方一眼,言辭竟是毫不客氣。
  南宮烈神色一滯,唇角狠狠抽搐了一下,這才低聲道:“陳汐院長天賦蓋世,自非老夫這等平庸之輩可比。”
  “平庸倒是其次,可以用時間來彌補,可若是心性有問題,那可就無可救藥了。”陳汐忽然佇足,似笑非笑望向了南宮烈。
  “陳汐院長這是何意?”南宮烈皺眉道。
  “我本打算給你留一條活路,可很顯然,你并不領情。”淡漠的聲音中,也不見陳汐動作,他的右手已猛地攥住了南宮烈的咽喉。
  “陳汐院長!你這是……”南宮烈憋得臉紅脖子粗,快要窒息,渾身力量都被禁錮,像個快要溺水的人,拼命掙扎,驚怒到了極致。
  “諸位,還請現身吧。”
  沒有理會南宮烈,陳汐眼眸開闔如電,冷冷掃向遠處。
  他們如今坐在的地方,是一片死寂荒漠,天地昏暗,到處時空風暴肆虐,宛如鬼哭狼嚎,空寂無人。
  可隨著陳汐這一道聲音擴散,遠處的虛空猛地劇烈波動起來,似隱隱有什么東西要從其中鉆出一般。
  見此,南宮烈一張老臉變得刷白無比,再無一絲血色,眼眸中透著難以置信之色,似根本沒想到,陳汐怎會未卜先知一般,知道了這一切。
  “看來,非得讓陳某‘請’你們出來了?”
  陳汐皺眉,袖袍一揮,一股無形力量洶涌而去,將一片片時空齏粉、碾碎,而后轟隆一聲,狠狠掃向那一片劇烈波動的虛空。
  嗖嗖嗖!
  也就在此時,一道道身影忽然從那一片劇烈波動的虛空中竄出,于剎那之間,就避開了陳汐那一擊。
  這些身影,足足有十道,有男有女,一個個渾身洶涌著至高而恐怖的氣息,甫一出現,竟令方圓百萬里內的時空亂流都陷入靜止。
  “陳汐院長好毒辣的眼力。”
  “不錯,倒是名不虛傳,比我預想中要稍強一些。”
  “哼,他若是厲害,怎會被騙到這‘吞天荒’沙漠中?也不過是一個蠢貨罷了,諸位可不要抬舉此子。”
  這一眾身影冷笑,一步步朝陳汐這邊逼近而來,眼眸中皆都殺機畢露,毫不掩飾。
  對于此,陳汐不置可否,神色不動,他扭頭看著掌中被攥住脖頸的南宮烈,道,“現在,你還有何話要說?”
  “我……”
  南宮烈心中咯噔一聲,剛要竭力說些什么,直覺咽喉咔嚓一聲爆碎,一股恐怖的力量涌入體內,于剎那間,將他的體內宙宇崩碎,連神魂都被直接齏粉!
  這位活了無垠歲月的南宮氏老古董,竟是毫無反抗余地,就此暴斃當場。
  嘭!
  陳汐隨手將南宮烈的尸骸丟棄,這才望向那遠處十人,道:“當我在學院中得知南宮烈的消息時,便感覺有些不妥,一個活了百萬年歲月的老東西,怎會如此老糊涂,非等著我找上門時才匆匆要離開?”
  頓了頓,陳汐忽然笑了:“這下我總算明白了,原來這一切只是為了引我來此罷了。”
  “現在明白,可有些晚了。”
  一名魁梧中年冷冷開口,他披著一身淡青色仙甲,手持一柄長槍,渾身籠罩在一股懾人的黑霧之中。
  “并不晚,我恰好也要前來太上教一趟,而南宮烈也并未騙我,起碼太上教山門所在的地方,已經明明白白地告訴我了。”
  陳汐平淡道,“我只是有些好奇,你們憑什么如此自信能留下我陳某人?就憑你們十個?”
  他表現的太鎮定,反而令那十人心中有些驚異,并未著急動手。
  “你錯了,‘吞天荒’并非是通往我太上教的正確途徑。”
  為首那魁梧中年冷笑開口,“若是我太上教山門那么容易被找到,那可就顯得我太上教太無能了。”
  “錯誤有如何?你們不是還在嗎?”陳汐云淡風輕,“抓住你們其中一個,我自能找到正確的途徑了。”
  這句話說的極其自信,可落入那十位太上教門徒眼中,卻成了狂妄、目空一切,令得他們的臉色皆都陰沉下來。
  “很好,那我就讓你明白,為何此地名叫吞天荒!”
  魁梧中年冷冷開口。
  轟!
  聲音還未落下,大地猛地劇烈抖動起來,產生如雷鳴般的轟鳴。
  “吼~~~”
  旋即,一聲獸吼響徹云霄,激蕩九天十地,充斥著一股恐怖無比的暴戾嗜血氣息,令天地都色變。
  那吼聲太駭人,擴散而開,音波如潮,將虛空都絞碎、大地被震得龜裂,席卷八方,換做尋常修道者在此,只怕聽到這吼聲,都會被震碎肝膽,神魂俱滅。
  轟!轟!轟!
  一片擎天陰影投射而下,籠罩大地,能夠清楚看見,不知何時,一頭龐大得難以想象的古獸,破空而來。
  它身軀極大,形似龜黿,頭顱似龍首,四肢如擎天之柱,渾身籠罩著一縷縷晦澀的力量波動,將時空都崩滅,駭人無比。
  若從蒼穹俯瞰,就會發現此獸身軀之龐大,足足覆蓋了十萬里之遙,宛如一座會移動的十萬大山般。
  “吞天獸!”
  陳汐眼眸一瞇,認出此獸來歷,乃是早在太古時期就已絕滅的恐怖異種,又被叫做荒獸,傳聞乃是從混沌中誕生,力大無窮,吼聲可碎日月,一呼一吸之間,能翻江倒海,令乾坤易變,厲害之極。
  而據陳汐探知,眼前這頭吞天獸的氣息,起碼擁有仙王水準!
  這可就太驚人了,荒獸和修道者不同,它們身軀龐大無比,儲存的仙元也超乎想象的磅礴,且天生掌控著一些可怖的血脈神通、禁法,同一境界之中,足可以輕松碾壓修道者!
  ——
  PS:今晚會有第3更,另外,昨天新建立的群,如今已經有200多號小伙伴了,有興趣的童鞋可以加一下,這幾天不會設置限制,加一下就可以進入,群號:410189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