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526 靈寶排名

眨眼之間,一尊堪比仙王境的域外異族強者就被陳汐挫敗,無力掙扎!
  當看見這一幕,紫裳少女也是禁不住微微一怔,倒吸涼氣不止,她這才終于意識到,遠處那個和自己有血緣關系的男人,遠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強大!
  可是……他既然如此厲害,為什么這些年不曾前來尋找我和娘親呢?
  紫裳少女怔怔,心緒波瀾洶涌,無法平復。
  嗡!
  一盞青兜宮燈浮現,飄灑出一縷縷圣潔火焰。
  陳汐探手一抓,一股無形符文禁制擴散而出,直接將圖光的靈魂硬生生從軀殼中剝離,啪的一聲,封印進了青兜宮燈中。
  茲啦!茲啦!
  青兜宮燈乃是一件古仙寶,其內火焰霸道無匹,那圖光的靈魂甫一被封印,就被一陣焚燒,發出煉化油脂似的聲音。
  “啊——!我說,我什么都說,求求你給我一個痛快!”
  圖光疼得嘶聲尖叫,整個靈魂都在劇烈扭曲,再無法承受這種無法忍受的痛苦,徹底屈服。
  “給你三個呼吸時間。”陳汐淡然開口。
  “那女人……并沒有死,而是被皇靈界之主虛象圣皇他們抓走了!”圖光飛快答道,聲音中帶著一抹難言的頹然和絕望。
  “虛象圣皇?他們現在在哪里?”陳汐繼續問道,梵云嵐還未遭難,這讓他心中暗松了一口氣。
  “界河中央,封魔峽。”
  “有多少幫手?”
  “加上虛象圣皇一起,攏共有八位域界的王者坐鎮,以及十萬異族大軍,那是我們域外此次攻打三界的大本營所在。”
  嘭!
  得知這一切后,陳汐毫不留情,直接將那圖光的神魂抹殺。
  “你……不擔心他是騙你的?”
  紫裳少女見此,禁不住疑惑道。
  “他不敢。”
  陳汐笑了笑,并無過多解釋,在他如今的意志下,對方是否說謊,根本就瞞不過他的法眼。
  “走吧,去界河。”
  陳汐說著,便施展挪移之法,帶著紫裳少女離開。
  ……
  界河浩渺,將域外和三界劃分而開。
  在那界河中央,漂浮著一塊黑色的陸地,綿延無窮盡。
  這片陸地就是封魔峽。
  自古至今,一直是三界陣營和域外陣營必爭之地,只要掌控了這里,就能長驅直入,殺入界河了另一側。
  而如今,這封魔峽已是淪陷,被域外異族所掌控。
  此時,在那封魔峽陸地上,駐扎著十萬異族大軍,密密麻麻,仿若蝗蟲似的,分布在每一片區域之中。
  每一個都殺氣騰騰,匯聚在一起,大軍所釋放的煞氣宛如一條條黑龍般,在蒼穹中翻滾不休,駭人之極。
  在封魔峽中央,有著一座形似戰爭堡壘的城池。
  此刻,在那城墻之上,正佇立著一道道氣勢沖霄的偉岸身影,攏共八位,每一位都擁有媲美仙王境存在的威能!
  這八位,便是來自域外八個域界中的至高王者!
  “圖光死了。”
  中央一位黑袍瘦削男子皺眉開口,他膚色潔白干凈,眼眸宛如一對紅寶石般,血紅一片,流溢出懾人的光澤,他便是虛象圣皇。
  “看來,三界中來了一位狠角色啊。”一位白發老者冷冷開口,滿頭銀絲飛舞,宛如銀河瀑布般,彌散出一縷縷耀眼的銀輝。
  如果陳汐在此,一定可以認出,這人便是那玄寰域“蒼梧神淵”眾妙之門中逃走的那位白發圣皇!
  當時,小鼎配合螞蟻至尊所留下的烙印,都未能將其留下,實力可怖之極。
  “熾焱,可曾推演出來人身份?”虛象圣皇瞥了一眼旁邊的男子。
  這男子一襲火紅長袍,眉宇間烙印著一個晦澀的符文刺青,此刻,他正閉目推演著什么,渾身蒸騰著一縷縷神秘的波動。
  此人,便是熾焱圣皇,一位來自熾焱界的至高王者,誕生于天地自然中,極為擅長推演之法。
  “推測不出,此人命格極為奇特,竟似完全被遮蔽……”
  熾焱圣皇皺眉,睜開了眼睛,透著一抹凝重,“這種跡象只表明,來人實力只怕非同尋常了。”
  其他圣皇聞言,皆都眼眸一瞇。
  三界之中,如今正遭受太上教侵襲,各方仙王人人自危,在這等情況下,又有誰有閑暇理會這里的事情?
  “你們說,該不會是那個剛剛接管道皇學的年輕人吧?如今在三界中,可當屬他最有名氣,一連斬殺了不少仙王,連太上教都碰壁敗退,無法奈何于此人。”
  虛象圣皇挑眉道。
  “陳汐?”
  聞言,其他圣皇皆都想起了是誰,這段時間,陳汐怒斬群王的消息太過轟動,令他們這些域外強者也早已注意到了陳汐的存在。
  “如果真是這年輕人,恐怕就有些棘手了。”
  熾焱圣皇沉吟道。
  “哼,怕什么,他若真來了,憑我等的手段,足可以將其徹底留下,如此一來,也等于是掃平了咱們進攻三界的一個障礙。”
  白發圣皇冷冷說道,不以為然。
  “不管如何,這陳汐能在三界中贏得如此威名,必然非尋常仙王可比,我等還是先做好準備吧。”
  虛象圣皇揮手,做出決斷,“鬼蘇、熾焱、玄宸……你們去統馭各部隊伍,聯合布下祖靈煉神陣。”
  祖靈煉神陣!
  聞言,其他圣皇皆都感到意外,這可是他們的殺手锏,僅僅只因為一個猜測,就要勞師動眾布下此陣,可有些小題大做了。
  “圖光死了,我不希望再有人隕落。”
  虛象圣皇一掃眾人,道,“就按照我所說的去做。”
  這一下,其他圣皇哪怕各自心中依舊對此不以為然,也只能領命,當即分頭離開了城墻之上。
  “圣皇,那女人依舊不屈從。”
  忽然,一道聲音傳入虛象圣皇耳中。
  他皺了皺眉,眸中涌出一抹濃烈殺機,“告訴她,若再不配合,就抽離她的神魄,封印進靈魂戰偶,那時候,她可再無任何意識,只能成為一個非人非獸的怪物!”
  吩咐完這一切,他目光一掃遠處,忽然看見,極遠處的界河中,正有一道身影橫跨星河,穿梭重重時空,朝這邊飛馳而來。
  “果然是那小子!”
  “呵呵,沒想到,他居然還真敢來!”
  “身邊只跟隨一個小丫頭,這小子很狂啊,莫非他以為咱們域外大軍只是擺設不成?”
  幾乎是同時,早已分布在封魔峽各個區域的其他圣皇,也是發現了這一道身影,皆都冷笑出聲。
  “布陣!”
  城墻上,虛象王揮手。
  轟隆隆~~~
  一剎那間,整個封魔峽都像動起來,一群又一群異族大軍飛起,在七位圣皇的調遣下,聯合在一起,布下一座座禁制。
  最終,這些禁制組合一起,化作了一座完整的大陣,將整個封魔峽覆蓋,彌漫出一股恐怖滔天的氣息。
  ……
  遠處,陳汐目睹這一幕,身影并未停頓,神色也自始至終未曾流露出任何情緒,平靜之極。
  “你……要和他們硬拼嗎?”
  紫裳少女看著遠處的封魔峽,感受著從中彌漫出的恐怖殺氣,心中也不免一陣膽戰心驚。
  八位圣皇,十萬異族大軍!
  面對這樣的恐怖力量,誰能不驚心了?
  陳汐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不會魯莽的,先委屈你藏起來,等我救出你娘親時,你再出來。”
  被陳汐手掌拍在肩頭,紫裳少女渾身一僵,似有些抗拒,但最終還是沒有掙扎,算是默認接受了這種關心。
  陳汐見此,禁不住微微一笑,袖袍一揮,就將紫裳少女藏進了自身攜帶的仙寶中。
  唰!
  做完這一切,陳汐不再遲疑,全速朝遠處的封魔峽趕去,他的速度格外快,撕裂重重時空,剎那間,竟已抵達封魔峽之前。
  “這么快?”
  坐鎮封魔峽各大區域的七位圣皇皆都吃了一驚。
  “嗯?”
  幾乎是同時,城墻上的虛象圣皇眸中寒光一閃,望向了剎那間趕來的陳汐,而后者,目光也是遙遙望了過去。
  二人的視線碰撞,殺機流溢。
  “有些意思,實力似乎已達到頂尖巔峰仙王層次,怪不得敢孤身來犯。”虛象圣皇冷笑,“可惜,孤零零一人前來沖陣,不是自陷絕境么?難道這家伙還以為他是神境存在,可以橫掃一片?”
  ……
  這時候,封魔峽十萬異族大軍都注意到了陳汐。
  “這三界土著瘋了嗎?”
  “那就是陳汐吧,聽聞他乃是如今三界中最負盛名的王者,不過他竟敢這么猖獗直接沖過來,簡直是不知死活。”
  “我看也是。”
  當看見陳汐只孤身一人時,那域外異族大軍都覺得這位名氣頗大的三界王者發瘋了,簡直是自尋死路。
  鏘!
  對于這一切,陳汐置若罔聞,隨手祭出劍箓,奔襲而去。
  “去,攔住他!”
  封魔峽中,鬼蘇圣皇下達命令,指揮上萬靈魂戰偶大軍,展開行動。
  轟!轟!
  頓時一片又一片靈魂戰偶騰空,宛如黑云般,密密麻麻,暴殺而來,令虛空都爆碎,這些靈魂戰偶都是鬼方偃師一族所煉制,最厲害的堪比半步仙王境。
  鬼蘇圣皇不求他們能滅殺陳汐,只要能纏住對方片刻,就足夠從容安排殺陣將陳汐困殺了